第41章 汴河鬼船(三)中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034字
  • 2020-02-19 14:28:32

汴梁,鸿宾酒楼。

“我说阿九姑娘,你是最近没吃饭还是怎地?”

九妹从满桌的狼藉中抬头:“你不是请我来吃的吗?姑娘要是斯文了,岂不是太不给你柴大公子面子了?”

柴玉:“......”

柴玉:“听说开封府最近在追查汴河码头那件血案?”

“是啊?公子也有兴趣?”

“听人说,倒也有些意思。”

九妹斜眼瞧着柴玉,心想这人眼线广的很,倒是可以。。。。。。

“对了,柴公子怎地想起请我吃饭了?你不是去北地游学去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柴玉:“宋辽边境最近发生了小股冲突,已经封关了。”

“怪不得!日理万机的柴大公子有机会理睬小女子。”

柴玉白了她一眼:“最近鸿宾楼来了个新厨子,不知味道如何。正好请你来试试菜。。。”

说句好话会死吗?九妹也懒得理他,思忖了半晌,说:“郑国公府在汴梁码头也有些产业吧?”

柴玉:“父亲是有艘楼船,怎么了?”

九妹抬头望了望他:“那你可听说过一个名叫邱工的船主?听闻他家的船已是极为华丽的楼船。。。”

柴玉敲了敲桌子:“包九妹!你老是说,是又想让我帮什么忙吧?我就知道,每次叫你出来准没好事。”

“都是一同光着屁股长大的兄弟。。。”

噗!柴玉刚喝了一口茶,硬生生喷了九妹一脸。

“咳咳。。。”

九妹很淡定的擦了茶水,继续道:“何分你我。。。”

柴玉:“。。。说吧,这次又是什么事?”

九妹笑嘻嘻的给柴玉倒了杯茶:“郑国公府的势力,我也是知道的。既然你们家在汴河有产业,想必查个个把人不是难事。”

“说重点!”

“是是!那邱工身后有个金主,开封府查了许久都没有下落。不知柴公子可否帮着查查?你放心,我绝不会白让你劳神的,大不了下顿我请?”

说的好听!柴玉依稀记得上次九妹请自己吃饭,结果中途开溜,害自己差点被那个花痴庞三小姐吃了。

“怎样?好了,明日将消息送到我府上,我还有事就先撤了。”九妹挑起筷子最后吞了一大口肉,扬长而去。

柴玉:“哎,我答应了吗?”

“宋奇!去查查!”

......

汴梁城,东水桥,十里堡。

“官爷!”

张龙打量了对面身穿蓝布袍的小老头一眼:“你就是十里堡的里长?”

里长:“正是小人。”

张龙:“你们这儿听说有个叫黄牛儿的混混,你可知道?”

“咋的不知道?这小子可是个泼皮无赖,整日里游手好闲,尽干些违法乱纪的营生。。。怎地?他又犯什么事儿了?”

“有一桩案子牵扯他。你带我去他家瞧瞧!”

“是。官爷这边请。”

里长带着张龙跟五六个衙役,没半盏茶的功夫,便来到了一处破败的院落前。

里长:“官爷!就是这里。”

张龙在院子周围瞧了瞧,吩咐两个衙役去堵住后门,示意里长去叫门。

里长会意,他当了三十年的里长,经常帮着官府办案,这点子规矩还是懂的。

“哎,黄牛儿!是我,快开门!该交租了。。。牛儿,牛儿!”

“官爷你看。。。”

张龙对身边的衙役使了个眼色,衙役会意,见墙边有株泛黄的银杏树,几个翻身,翻进了院子里。

砰!片刻,大门忽然打开。

衙役急匆匆的出来:“张爷,不好了。那。。。那黄牛儿死了!”

“啥?死了!”张龙推开衙役,径直冲了进去。

......

开封府,衙役房。

展昭屁股刚挨着椅子,就听院子里传来了张龙那破落似的骂人声。

“妈的!真晦气!展大哥!”

展昭:“出什么事了?”

张龙:“黄牛儿死了!”

“死了?尸体呢?”

“带回来了。仵作正验尸呢。”

展昭:“哦?看来这个凶手对咱们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不然我昨夜刚得了消息,他就动手了呢?”

张龙:“那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展昭思忖:“走!先去瞧瞧尸体再说。”

开封府,验尸房。

仵作:“展爷,张爷!”

展昭:“黄牛儿的死因查出来了吗?”

仵作将验尸格目交给展昭:“同样的毒药,乌头碱。”

“死亡时间呢?”

“昨夜寅时到卯时之间。”

“哦?张龙,你在那里可有得到什么线索吗?”

“据那里长跟周围的邻居说,平日里跟黄牛儿交好的都是一些泼皮无赖。这里面有个叫癞头七的人是他的赌友,我已经派人去找了。“

展昭点头:“也罢。希望能问出些线索。”

正说着话,衙役来报,癞头七带来了。

展昭:“走,去瞧瞧。”

......

开封府,班房。

“官差了不起吗?老子有没犯法,凭什么抓老子!快放我出去!”

“你嚷什么!再耍泼皮,小心爷们不客气!”

“嘿!你是哪里来的嫩犊子!老子蹲大狱那些年,你毛还没长齐呢。敢跟老子横?”

“你。。。”

“怎么了?”

衙役:“展爷,张爷!这小子不老实,嘴里不干不净的。”

展昭摆手让衙役退下,盯着一个满脸麻子,秃发胖子问:“那就是癞头七。”

“正是大爷!”癞头七眯着一双肿眼泡斜眼觑着来人,“哟!这位想必就是开封府的展昭展爷了?”

“正是在下!”

癞头七大剌剌的放椅子上一坐,翘起个二郎腿道:“可算是找着正主了。听闻开封府公正无私,从不欺压良民。敢问大爷犯了何罪?”

“喂!你小子规矩点!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找死吗?”张龙见癞头七无礼,火冒三丈吼道。

“哈哈!老子又没犯法,难不成你们要屈打成招?”

“你!”

展昭示意张龙不要冲动,对癞头七道:“你说的不错,开封府的确不是欺压良民之所。咱们找你回来,也只是问话而已。”

“哦?倒要听听,怎么个问话?”

展昭瞧了瞧他:“你可认识黄牛儿?”

“那是我兄弟!咋啦?”

展昭盯着他:“黄牛儿死了!”

癞头七大惊:“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