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汴河鬼船(二)下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060字
  • 2020-02-19 14:27:47

九妹:“展大哥,我们究竟要去哪里啊?”

展昭:“刚刚跟你说什么来着。。。”

九妹捂嘴:“是是。”

两人来到一处货摊前,借着昏暗的灯光,九妹看清摊主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汉子,骨瘦如柴,一脸精明相。

“北地可有上好的生铁?”

“什么。。。您说什么,小人不懂!”

“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你?!”

待汉子看清来人的面貌,只听哗啦啦一阵碎裂之声,汉子拔腿就跑。

展昭一个箭步,手腕微转,汉子的手臂已经被展昭扭住了。

“展爷饶命!展爷饶命!”

展昭:“说!见了我为什么跑?”

汉子:“没有,没有!小人认错人了,还以为是对头找上门来了。”

展昭手紧了紧:“还不说实话?这条手臂不想要了?”

汉子痛的呀呀直喊:“要要!展爷有什么尽管吩咐就是。”

“我问你,最近哪条线上的再买乌头碱?”

汉子边揉红肿的手臂边道:“展爷您老人家说哪里话。那乌头碱可是辽人的东西,再说这几年大宋严禁贩卖乌头碱,谁不想活了?敢趟这趟浑水?”

“你别跟我打哈哈。你们这些人我还不知道?只要有利可赚,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的。”

砰!一柄清亮的长剑已架在了汉子鸡皮似的脖子上。

“饶命!展爷您老给留条活路,我这就去给您打听去。”

展昭;“打听出来倒也罢了。如果是想趁机溜号!听说你最近欠了顺义赌坊一大笔钱,正好那掌柜的跟我有一面之缘,要不要我。。。”

汉子连连摆手:“不必不必。小人这点子事还不劳展爷费心。小人这就去。。。”

“去吧!”

......

更鼓敲响,时间已过了丑时二刻。

九妹等的有些不耐烦,站在道旁不停地走来走去。展昭则抱着剑柄,靠在一边闭目养神。

脚步杂沓,越来越近,蓦然间,人声响起。

“展爷!”

展昭:“可有眉目了?”

“有了有了!”汉子将一张纸条交到展昭手上,“这是最近黑市里买乌头碱的药商的名单。”

展昭将纸条揣起:“也罢。这次辛苦你了,这碇银子拿去还债吧。”

“这。。。小人怎敢。。。”

“别废话了!以后戒了赌吧!”展昭叹气,拉着九妹离开。

九妹:“展大哥,你真的打算照着那单子上的名单一家一家的查?”

展昭:“不然能怎么办?”

九妹搓搓手:“那我们现在先去查哪一家?”

“是我查,不是我们!”

九妹:“什么意思?”

展昭:“前面有家酒馆,掌柜的跟我是老相识,你先去他那里待一会儿,我办完事再来找你。”

“那怎么成?你过河拆桥!”

“黑市上的人背景复杂,我也不知那药商是什么来历。万一打起来,我可不敢保证能保护住你。”

九妹:“我才不用你护。我自己就可以保护自己。”

“好吧,就当你能。可现下我还有一项任务交给你。”

什么叫“就当你能”?九妹拉下一张脸,狠狠的瞪着他。

展昭一脸没所谓:“你干是不干?要不行,我现在立刻送你回去。”

算你狠!九妹赔笑道:“干干干!大哥尽管吩咐就是。”

展昭嗯了一声:“这家店平日里也会有黑市上的人光顾,你是生面孔,说不定能听到些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剩下的不用我多说了吧。”

九妹撸起袖子,抱拳道:“大哥放心,小妹一定马到功成。”

......

黑市,酒馆。

“老板!再来一坛酒!”

“老板!大爷点的菜怎么还没烧好!”

“妈的!那个混蛋,今天可捞了一大笔。老子干这行这么多年,能让他小子吭了。。。”

“伙计!过来!”

......

“展大哥,这就是你说的酒馆?”九妹左右打量着这间污浊油腻,臭气熏天的小酒馆,一脸的生无可恋。

“你老是说,这是帮派的堂会吧。”

展昭:“老实呆着,别多话!又忘了?”

“哟!原来是爷来了!”

这时,一个肥胖凶恶的短衣汉子迎了上来。

展昭点头,目视短衣汉子;“老古,借一步说话。”

老古点头,将二人领进了阁间。

“展爷深夜前来不知有什么吩咐?这位小爷是?”

展昭:“老古你不必紧张。我来黑市办事,这位小兄弟就托你照看一下,等一下我再来寻他。”

那叫老古的人打量了九妹一眼,了然点头:“展爷有什么事尽管去。这位小兄弟就交给我了。”

展昭抱拳:“多谢!”

“阿九,你好好在这里待着,我一会儿便回。记住我的话。”

九妹点点头,心想还不是嫌我拖累你,说的那么好听。

展昭走后,酒馆里的人比刚才更多了,老古将九妹安排在靠柜台的一张桌子上,伙计端来了几碟点心跟一坛黄酒。

“小兄弟,咱们这儿没啥好东西,你委屈一些,随便用用吧。”

“多谢老古大哥!大哥陪小弟喝一杯可使得?”

老古哈哈笑道:“小兄弟客气了。你跟展爷是兄弟,那就是我老姑的兄弟。”

九妹给老古倒了碗酒,赔笑道:“听老古大哥的口音似乎不是汴梁人?您是怎么认识展大哥的?”

老古将酒喝干,用袖子抹了抹嘴:“实不相瞒,展爷是老古的恩人呢。三年前,我一时气愤失手杀了一个调戏良家女子的恶霸,要不是展爷救护,只怕早就被砍了头。所以啊,展爷对我有再造之恩呢。”

“原来如此!如此说来,古大哥也是个疾恶如仇之人呢。小子敬你一杯!”

“哪里!跟展爷相比,我这又算得了什么呢?”老古说,“对了,小兄弟跟展爷又是什么关系?”

九妹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道:“实不相瞒,在下是开封府新来的捕头,第一次出任务,此次是跟展爷来观摩的。”

老古:“原来如此。小兄弟年纪轻轻便进了开封府,实在是让人羡慕啊。如今又跟了展爷,将来一定大有前程。来!为兄敬你一杯!”

“不敢!多谢!”

老古跟九妹正说的高兴,忽然砰的一响,一个大汉凶巴巴的闯了进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