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汴河鬼船(二)中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044字
  • 2020-02-19 14:27:28

开封府,衙役房。

赵虎:“展爷!你让我查的事已经有些眉目了。”

展昭:“哦?说来听听。”

赵虎:“据码头的人说,这邱工不是汴梁人氏,三年前来的汴梁。之后一直跟人合伙做航道生意,可那合伙人一年前死了。贸易行也跟着倒了。三个月前,一位金主找到了他,承诺给他三千两银子,要从扬州往汴梁运一批物资,可没曾想却出了这样的事。”

“那金主是谁?”

赵虎摇头:“目前还没有查到,据见过的人说,那人高高瘦瘦的,一副有钱人家的派头,想来不是官府中人,就是富人家账房之类。”

展昭:“好,你再去探查。如果查到什么立马告诉我。”

赵虎:“是!”

“诶?展大哥,你回来了?听说又发生命案了?”

展昭抬头,见一身男装打扮的九妹走了进来。

“是啊。汴梁码头一艘船上的船主连带船工一夜之间都被毒死了。”

九妹:“可知道中的是何种毒?”

展昭:“目前还不清楚,仵作正在解剖,想来一会儿应该就清楚了。”

“唔。。。”

展昭抬头:“你去哪儿了?公孙先生说一上午没见你的人影,该不是又去哪儿玩儿了?”

九妹挨着几案坐下,笑嘻嘻道:“还不是风儿那丫头,偏要瞧什么菊花。”

“你们去南街了?”

“正是。。。”

“展爷!”

“查的怎么样了?”

张龙叹口气,边倒茶喝边粗声道:“没找着!你爷爷的!管卷宗老秦真是个老糊涂蛋。找了半天才想起来,十年前开封府的卷宗室发生过一场大火,二十年前的卷宗都烧了。”

展昭惊讶:“都烧了?这倒是难办了。”

九妹问:“你们找二十年前的卷宗做什么?”

张龙:“还不是为了码头那件案子?那苏老儿浑说,说什么汴河二十年前发生过一桩无头凶案,从此那一带一到阴雨连绵之际就鬼哭狼嚎的。展大哥就信了呗?非要查查那桩悬案。”

九妹摸了摸下巴:“你们说的可是二十年前,一艘从扬州来的货船,船主被一夜灭门那件案子?”

张龙:“你如何晓得。。。”

砰!一声巨响,九妹跟张龙都纷纷回头惊讶的盯着展昭。

展昭:“是了!阿九你小时候贪玩被包大人罚,曾帮着老秦整理过卷宗是不是?”

“是。。。是呀!”九妹一脸惊诧,展昭明明十年前还未到开封府,怎么就知道了自己劣迹斑斑的过去?嗯,是了,一定是公孙先生那个大嘴巴老头闲着没事信口说的。

展昭:“那究竟是怎么回事?”

九妹清了清嗓子,将事情娓娓道来。

二十年前,汴河虽不如现在这般繁华,但自从汴河通往南方的航道开拓后,常常有江浙一带的货船北上。英宗年间,某天开来了一艘从扬州来的货船。船主姓白,是江浙一带十分有名的商人,这次除了出货之外,还带来了自己的家眷前来游玩。可不是为何,白家上下五口人连带船工都在当夜神秘死亡。

“官府也去查过,但由于船上之人都已死亡,没有一点线索,再加上白家也没有苦主上告,所以这事就不了了之,成了一桩悬案。”

展昭点头:“原来如此。白家人一夜死亡,是中毒还是他杀?”

九妹摇头:“就这点最让人奇怪。案卷上对白家人的死因记载的十分含糊,只说是无故死亡,也没有提凶器的事。所以,我在想应该是中毒吧?”

张龙恍然:“怪不得会有鬼怪的传闻。。。”

九妹:“是啊。从那之后,汴河那处河道就一直流传着水鬼之说,想来人们也觉得那家人死的不明不白挺冤枉的。”

展昭沉思半晌:“不知白家可有后人?”

九妹摇头:“想来是全死光了,否则这案子也不会不了了之。”

展昭:“这倒是。。。”

“展爷!”

这时,仵作捧着尸体格目走了进来。

仵作:“那些船工的死因已经查出来了。”

张龙:“是啥?”

“乌头碱!最厉害的毒药,只要一点便能当即要了人的性命。”

展昭:“这种碱哪里可以买到?”

仵作:“不好说。这种东西在我大宋是属于违禁药物,一般药铺是绝不敢卖的。不过,如果是黑市就不好说了。”

九妹:“黑市?药品竟也有黑市?”她以前一直认为,只有古董文玩才有黑市交易。

展昭:“是啊,在黑市只要你肯出价,没有买不到的东西。。。”

九妹嘴角弯了弯:“这倒是有趣极了。”

......

汴梁城,黑市,丑时。

星月暗淡,黑云堆积,展昭提着一盏风灯穿街过巷,最后在一处矮墙边停了下来。

“出来吧!都跟了一路了,不累的荒?”

“嘿嘿,展大哥真是好本事,还是给你听出来了。”

展昭:“我就知道你八成会跟来,没想到还真来了。”

九妹除下头上的斗笠:“大哥你就带着我嘛!我阿九将来是要做向你一样的女捕快的,你不让我跟着学学怎么成?”

展昭:“想法倒是不错。可包大人会答应吗?”

九妹笑嘻嘻的将斗笠重新戴好:“这么说,你答应带我去了?”

“下不为例!”展昭甩下一句话,往前慢慢走去。

两人走了不多时,转过一道巷口,眼前透出了昏黄的灯光。

展昭:“我们到了!”

九妹睁大眼睛细细打量着,眼前是条不甚宽敞的破败街道,道旁挤满了上百个摊位。摊主或作或站,面前有的摆满了古董瓷器,有的干脆什么也没有,只大眼瞪小眼的盯着熙来攘往的人潮。

九妹惊叹:“想不到黑市的生意这么火。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展昭转身,神情严肃:“阿九我接下来说的话很重要,你好好听着。待会儿进了黑市,不要东张西望,不要多话,只要乖乖跟着我就好了,知道吗?”

“可。。。”

“嗯?”

九妹:“是是,只要你要我跟着,我保证不开口就是了。”

“走吧!”

展昭说了一句,两人转眼已融进了人潮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