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汴河鬼船(二)上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189字
  • 2020-02-19 14:26:58

展昭:“情况怎么样?死因是是什么?”

仵作道:“就目前的情状瞧,应该是中毒而亡。至于是何毒物,恐怕还得回去进一步勘验。”

展昭叹道:“也罢。。。”

“大人!”

“何事?”

张龙:“发现尸体的苏老儿已经带到。”

展昭:“让他进来。”

“是!将人带上来。”

苏老儿一进门便见到一个眉目俊朗的年轻人,想来这就是名闻天下的展昭,赶紧拜了下去。

“小。。。小人苏先拜。。。拜见展大人。”

展昭:“老人家不必多礼。听闻你是第一个发现死者的人?”

“正是。小老儿。。。”苏老儿如此这般将自己见到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展昭。

听了苏老儿的供述,展昭沉思半晌,问道:“依你说来,你是来送鱼的?那你口中所说的那个年轻人可在这几个死者之中?”

“小老儿当时过于害怕,根本没瞧仔细。。。”

“原来如此。”展昭点头,走到摆放尸体的夹板上,将其中一具尸体身上盖的白布掀开,”老人家过来一一辨认一下。”

苏老儿惊惧的望着夹板上那一排尸体,心里直发寒,觉得连腿脚似乎都不是自己的了。

“可是这具?”

“。。。不是。”

“这具呢?”

苏老儿摇头。待将尸体一一辨认过,苏老儿道:“展大人,这里面根本没有作夜我见的那个年轻人。”

“哦?”展昭眉心微皱,“他可有告诉你,他叫什么?”

“他说将鱼送给一个叫邱工的人。所以,小老儿还以为这就是他的名姓。”

张龙指着其中一具尸体道:“那邱工正是这楼船的船主,已经死了。”

苏老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瞠目结舌道:“什,什么?他死了?难道。。。难道小人昨夜见了鬼不成?”

“哦?老人家何出此言?”展昭问。

“实不相瞒。这汴河中有不少冤死鬼,听闻这些人死后都会变成水鬼,每夜在河边游荡,戏弄过往的渔人。小老儿怕。。。怕是遇见了鬼吧。。。”

张龙:“真是胡说。这青天白日哪里有鬼?”

苏老儿:“大人,话不是这样说。那汴河之中有一处河道,多年前,那里停靠了一艘船。可第二天,那艘船上的人都不明不白的死了,至今也没个结果。后来,每年一到春秋两季阴雨连绵之时,人们就会听到鬼哭声。您想,那不是冤鬼吗。。。”

“好了!”张龙不耐烦的挑了挑眉,粗声粗气道:“越说越邪乎。咱们开封府可不信这些东西,你再说小心治你个妖言惑众之罪。想蹲大牢吗?”

“不敢。。。小人不敢。”

“好了!张龙你先将老人家带回衙门问话,顺便让人将尸体抬回去。”

“是。”

......

开封,汴梁城,南街。

秋菊绽放,游人如蚁。花市之中菊花争奇斗艳,色彩缤纷。

包九妹跟风儿被人群拥来挤去,待好容易脱出来坐下喝茶,头上戴的便帽跟袍子已经皱皱巴巴。

九妹:“小二哥来壶好茶!快些!”

“好嘞!客官您的茶!慢用!”

“小。。。公子!今日前来赏菊的人还真不少,我刚才差点给一个胖妇人挤得憋死。”

“我说人多的地方不好。谁让你偏要挑今天出来呢?还来南街,不挤你挤谁?”九妹边喝茶边埋怨道:“如今菊花没看几颗,人倒是见了不少。”

风儿赔笑:“小姐平日里最爱凑热闹,怎地最近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唉!”九妹叹气。

她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自从上次庞府那件案子后,自己就一直打不起精神来。最近脑子里总是出现刘玉生死前那一幕,虽说他是罪有应得,可难道庞家小姐就做的对吗?高高在上之人,怎会理解平民百姓的心酸?高高在上之人想要什么,都轻而易举。可卑微小民呢?因为一无所有,所以常常会为了一件在权势者眼中最不堪的小事而付出一切。。。甚至是生命。

“小姐?!你想什么呢?”

九妹:“没有。快喝吧。喝了咱们去大相国寺见见妙心和尚。”

风儿:“妙心大师?前几日不是说妙心大师远游去了吗?这么快就回来了?”

九妹点头:“是啊。大相国寺的监寺死了,方丈让他回来接任监寺一职。正好,我也有事想问问他。”

风儿见小姐神色不对,便不再问。

......

汴梁城,大相国寺。

僧庐幽静,檀香袅袅,竹柏森森,鸟雀啾啾。

一俗一僧相对静坐,面前茶汤滚沸。

妙心:“阿九最近可是遇上了什么烦心事?”

阿九浅笑:“很明显吗?”

妙心:“阿九向来是个藏不住事的人。佛说,贪嗔痴爱恶欲。世人如果人人能遇事喜怒无碍,心无挂虑,也不会有这许多烦恼了。”

九妹:“坦白说,我最近心绪是有些不宁。我问你,如果以前觉得是对的事情,可如今觉得好像不那么对了,该怎么办?是坚持还是改变?”

妙心沉而不答,半晌指了指旁边的竹林,缓缓道:“你瞧那叶子。无一刻不动。”

九妹细细咀嚼这四个字的含义:“你是说我应该抛弃过去的一切,重新寻找?”

“道家说,人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佛说,随心而动。一切不过都是二字罢了。”

“哪二字?”

妙心:“本心!”

九妹:“本心?”

“不错。人之所以混乱是因为想做的太多,可能力又有限,所以才会有忧虑,有沮丧。如果抛开一切的世象,只是从本心出发,会不会好些呢?”

从本心出发!从本心出发!九妹闭目静思。

以前的自己断案之时,完全是出于自傲的心理。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即便是在狡猾的诡计,自己也可一眼看穿。可自从刘玉生案件过后,才蓦然发现,其实任何事情都不是那么简单。这世间其实无所谓善与不善,只是个人站的立场不同罢了。有时候,受害者也不一定就是善的,行恶者也不一定不善。

只是那时的自己太过自以为是,认为只有自己才是正义的使者,却不想往往忽视了作为人最应该存有的悲悯之心。。。

九妹:“我明白了!凡事一切从本心出发,便是大道。”

妙心浅笑,点头:“贫僧一向认为,阿九是有慧根之人。”

“你这是夸我?”

“算是吧。。。”

“什么意思?”

“哎哎,你怎么又开始胡搅蛮缠。。。”

“我才没有。。。”

“哎,柴公子你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