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汴河鬼船(一)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1910字
  • 2020-02-19 14:26:36

大宋仁宗年间,关于汴河有这样一则传说。。。。。。

传说,汴河之中有一处极窄的水道,每年春秋两季,阴雨连绵,人们便会在夜里听到水里的鬼哭声。

住在水边的老人们传说,二十年前,扬州飘来一艘货船,但不知为何,一夜之间,船上之人全部枉死。从那之后,每逢夜里,人们都能听见鬼哭的声音。。。。。。

月夜,汴河。

风静人定,沙鸥潜翔,水波不兴。一船一月,相得益彰。

“哗!扑棱棱!”

“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惊起回头。

一只水鸟飞掠而去,击碎一池新月。

“原来是你啊!”老者呵呵笑道,紧了紧手中的渔网,一个白色的弧度,渔网又潜入了水中。

很快,网子动了起来,老者弯腰屈膝,咬了咬牙,手一紧,一大兜锦鲤活蹦乱跳,跳入船中。

“伙颐!今儿运气不错。”老者七手八脚将网兜解开,拉开船板,将刚网到的鱼儿预先准备好的水仓中。

“回去喽!”老者吆喝一声,水声哗哗,船已向岸边荡去。

......

一酒一人,一月一鱼。此外天地间,再无一点声音。

船在靠在岸边,老者烧起炉子,将刚钓上来的一尾鲤鱼放进铜锅之中后,便掏出随身带的一坛好酒,自饮自酌。

这时,夜雾兴起,远处堤岸上,静静走来一个素衣男子。

“老丈!在下有礼了!”素衣男子走近,对老者深深一揖。

老者惊讶,连忙站起还了一礼,“公子有何事?”

素衣男子浅笑淡淡,“实不相瞒。在下本来在湖边散步,忽闻鱼香,是以不自觉而来。”

老者摸了摸山羊胡子,笑道:“原来如此。公子如不嫌弃,请坐下用一些如何?”

素衣男子并未推辞,在老者对面静静坐下,“那就叨扰了!”

“好说!”老者拿出一个空杯,提壶注酒,“老朽瞧公子器宇不凡,就是这汴梁城里的人吗?”

“不错!”素衣男子端起酒杯,“不过,离开这里已有十多年来,今日才回来。”又道:“回来就闻到了汴河的鱼香,甚是怀念。”

“是啊,别的不敢说。咱们这汴河里的锦鲤确实是佳品啊。”老者提壶又将空杯注满。

“公子是回来探亲还是访友?”老者又问。

素衣男子抬头看了看新月,淡淡道:“来见一个老朋友。。。”

“哦。汴梁城这些年变化可大了,公子没到处去走。。。哎呀!鱼好了!我给你盛一些尝尝鲜。”

“多谢款待!”素衣公子说道。

酒足饭饱,老者曲臂躺在船上,素衣男子则静静的盯着平静如镜的水面,仿佛在思索什么,又好像什么也没在想。

“公子刚才是从虹桥外的那片水道过来的吗?”沉默半晌,老者问道。

“是。”

老者惊异的打量了年轻人一眼,“公子就没听到什么声音?秋季多雨,听闻那里夜晚时常有鬼哭,你没听见?”

年轻人淡淡一笑:“神鬼之事在下从不信。告辞了!今夜多谢老人家款待!”年轻人起身,从怀中掏出一锭银子放在船头。

“这如何使得?快拿回去!”老者道,“再说,这也太多了。”

“不必客气。老丈今夜应该打了不少鱼,这锭银子就算是在下买剩下鱼的定金。”

“这。。。”老者犹豫,“可即便舱所有的鱼加起来也卖不了这许多钱啊。”

“不必纠缠。老人家收下便是。”说着话,素衣男子便挥袖而去。

老者盯着手中银锭子,忽然想起一事,追上几步,扬声道:“不知公子住在何处?老朽好明日一早将鱼送去。。。”

“汴河码头,找邱工便是。”说着,人已渐渐消失在白雾里。

老者停在岸边,望着那月下身影消失在视线深处,复又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银锭子。嘿,今日运气还真不错,刚才那年轻人还真是奇怪。他将银子揣进怀中,收拾了器具自去睡觉。

隔天是个大晴天,老者收了船,提了一篓子鱼赶往汴河码头。

平日里,汴河码头人来人往,十分热闹,但今天更甚。老者手搭凉棚瞧了瞧岸边,拉住一个船工打听邱工的船。

“邱工么?”船工直起身子,右手一指,“那二层楼船便是。”

老者瞧了瞧远处那艘装饰华丽的楼船,心中不禁赞叹,果然是个有钱人家的公子。他向船工道了谢,往船边迤逦而去。

“请问有人吗?老朽是来送鱼的。”老者站在岸边喊道。

然而,整艘船上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也不见人员走动。

莫非还没起吗?老者又喊了几声,但还是没有回音。

老者感觉有些奇怪,便慢慢踱上夹板来到了船上。

“请问邱公子在吗?老朽是来送鱼的。”老者靠近舱门说道。

门吱呀吱呀的在晨风中摆动着,微风一送,一股子刺鼻的血腥味迎面而来。

老者探鼻一嗅,心中咯噔一下,脚下不由得退了几步。他左右瞧了瞧,岸边尽是卸货装货,忙忙碌碌的船只跟人群,似乎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边的异动。

“兴许是早上宰杀了什么东西。。。”老者喃喃自语,将鱼篓子搁在一边,大着胆子走了进去。

“打扰了!邱公子在吗。。。”

然而,下一瞬间,当他看见船舱里的景象时,整个人都呆了。

舱里共有十七八个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地板上,眼珠暴凸,表情狰狞,此时似乎都在盯着看见他们的人。

“死。。。死人了!”老者脚下一软,整个人瞬时跌坐在地上,之后连滚带爬的爬出了船舱。

小半顿饭的功夫,展昭带着开封府的衙役赶到了汴河码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