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血色雕像之终章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4095字
  • 2020-02-19 14:26:13

没有经历过黑暗的人,是无法知道夜的魅力的。但他知道,黑暗是能让人心灵深处滋生出恶的时刻。

人们大多觉得自己很纯洁、很光明,但只有在夜的时刻,才能真正了解自己内心的卑污。

但很庆幸,他不用。他从来就知道,自己是恶的崇拜者,有时甚至觉得它美的让人窒息。他一直在寻找这美的化身,直到遇见她,他知道自己找到了。她就是那聚集了所有罪恶的化身,她脸上从来都挂着天真的微笑,但眼睛里却时时透露着攫取的光芒。

时候已经不早了,他在暗室中点起来灯烛。那灯盏里浸满了好闻的桐油,只需插入细长的捻子,就一切就绪了。他吹亮了火折子,轻轻点燃了灯捻。他转头看了看此刻正躺在草床上的女子,脸上尽是满足跟崇敬。

他跟别的女子不一样,只有她才能让这雕像永生。想着想着,他不由得将目光转向了旁边一尊未完成的佛像上。

它高大的身躯挡住了午后暗淡的日光,在地上投下一片阴影。它的脸还没有表情,但很快就有了,并正是面前这红衣少女脸上时长挂着的那抹无邪的笑容。

他来到草床边,轻轻的抚摸着那少女光滑白腻的脸颊。多么好看的一张脸!可惜肉体的美永远无法衬托出她灵魂的美,只有用此种方式才能让她永生啊。他默默的注视着那少女,缓缓的踱到灯前,拿起桌上那柄闪着寒光的流纹匕首在灯火上炙烤着。

刀身发出嘶嘶之声,冒出了阵阵白烟。他用拇指试了试温度,指肚传来一阵灼痛,直直钻进心里。但他脸上却没有一丝痛楚,他喜欢这种略带刺痛的感觉。他擎了灯,又回到草床边。

少女呼吸均匀,已经进入熟睡的状态了。他拿刀在她的心口比了比,自信自己能快刀斩乱麻般切开她的血管。但当切下的一瞬间,他挥在半空的手还是顿了顿。他觉得自己浑身燥热的很,好像体内有一股灼热马上要爆发出来。他长长的呼了口气,试图让自己镇定下来。

但当他再度决定下手时,低头间却遇上了少女那双纯洁无瑕的眼眸。它们再也没有了往日的从容跟凶狠,此刻从满了恐惧跟震惊。她开始挣扎起来,哀求他放了自己。

他觉得很奇怪。她为什么就不明白自己的一番苦心呢?他没有理会她,而是再次拿刀向少女心口挥来。

......

门发出一声爆响,很快四个人破门而入。

“刘玉生!放开她!”一个男人喊道。

他抬头望去,认得来人是庞太师的儿子,这红衣少女的兄长。他脸色十分平静,没有惊慌,更没有恐惧。他叹口气,自顾自道:“你们还是来了!”

刘玉生的神情如此安详平静,九妹有一种感觉,好像他此话并不是对他们几人说的。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觉得,这屋子里还有另一种她瞧不见的生命存在着。会是什么呢?九妹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投向了窗边那尊雕像上。

那雕像半明半暗的隐在光影里,看着一种静穆危险的味道。九妹走近几步,忽然发现,它竟没有一张脸。

“刘玉生,放下刀,跟我回开封府。”展昭说,“你已经杀了太多无辜的人,现在该付出代价了。”

刘玉生嘴角浮现一丝怪笑,他默然的盯着眼前之人,缓缓伸出了双手。那姿势像是一种无奈的妥协,也是一种缴械投降。

展昭缓缓走过去,试图将那把刀夺过来。

然而,在他即将靠近的那一瞬间,那把刀却忽然划过一个弧度,当他凝目时,温热的血液已经溅上了他的袍子。而那眼前之人则扑通一声栽倒在血泊中。

众人都没想到刘玉生会突然拔刀自刎,但当他们反应过来,刘玉生已经气绝身亡了。

展昭过去拖住了他的身子,他最后留给他的是一抹微笑,一抹不夹杂尘世任何情感的微笑。

所有人都被眼前这个人所震惊了。他看起来很无邪,可他却做出了最残忍的事。

展昭默默的将刘玉生的尸体放在草床上,那时庞羽已经先将妹妹抱上一同赶来的马车上了。

九妹看得出,展昭有些同情这个人。其实,她又何尝不是呢?不管他做了什么,或许他都是为了自己心中那份执着的感情,只是他用错了方式,用了法理所不能容忍的方式。

“走吧,展大哥!”九妹小声说了一句。

展昭点点头,顺手将灯烛拨倒,草屋瞬间被泼天的烈焰所吞噬。

......

刘玉生死了,柴玉的嫌疑自可洗脱,况且还有庞三小姐在一旁证明。

庞太师扳着一张脸,将儿子女儿当场骂了个狗血喷头,还说这两个都是混账,自己好吃好喝养了这么大,他们却胳膊肘往外拐,简直就是逆子。

庞羽跟庞三小姐都是有口难辩,只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听父亲责骂自己。

皇上见这件事有了了断,眉宇舒展,毕竟两边都是朝廷重臣,他偏向哪边都不好看。他也瞧出来了,这次柴家确实是受了委屈,竟被一个小木匠耍的团团转。他又是好言抚慰又是赏赐东西压惊的,总算给柴让挣回了面子。

可柴玉就不那么好对付了。当皇上下令解去他身上的绑缚之时,柴玉坚决不从,说庞家不道歉,自己情愿一辈子这样。

皇上知他受了委屈。读书之人向来将尊严名节看的十分重,这回无端给人按了个罪名不说,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将人帮了送进宫来,这搁谁身上,谁都觉得气愤难忍。但庞太师是他老丈人,他又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让老丈人亲自认错,心中还着实犯难。

庞羽心思通透,怕事情闹僵,赶紧亲自解了柴玉的捆缚,又亲自赔了礼。柴玉也不是得理不饶人之人,况且他跟庞羽还有些交情,自然也不能不买这个面子。

“柴兄大人大量。改日庞某定当摆酒赔罪。”庞羽说。

“不敢!”柴玉冷淡道。

庞太师见儿子如此,心里早就气炸了,跟皇帝说自己身子不适,掉头拉着女儿气势汹汹的走了。

皇上讨个没趣,让众人都散了。

庞羽展昭进宫之时,九妹跟张龙一直在宫门外等着。但许久都不见里面有什么动静。他们又不好问值班的宦官,只得等着。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忽见庞太师黑着一张脸,气哼哼的出来了,身后还跟着一脸泪痕的庞三小姐。

九妹怕她认出自己,急忙背过身去,只张龙问了声“庞太师!”庞太师刚刚受了气,见到开封府的人就恨的牙痒痒,正眼也没瞧他二人,拉着女儿上车走了。

九妹见庞太师那个样子,笑着对张龙道:“看来八成是给圣上责骂了。”

张龙道:“活该!这庞老贼一向自恃清高,看不起咱们开封府,这回咱们以德报怨,看他还有什么话说。”

九妹摇头道:“张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道这老贼,即便咱们这次帮着他找到了女儿。他也不会领情的,只怕会更恼咱们呢。”

张龙点头:“说的是。”

正说着话,展昭跟庞羽也出来了,只是不见柴家那父子俩。

九妹问:“柴王爷跟柴玉呢?怎地没跟你们一道出来。”

展昭道:“皇上留他们说话,兴许一会儿才能出来。咱们先回去吧。”

九妹想问里面的情形,但碍于庞羽在一边,也不好开口。

庞羽经这事后也觉得意兴索然,拱手跟展昭他们三人告别,说道:“这次多亏列位帮忙,庞某记下了。来日各位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在下,在下定当尽心帮忙。”

展昭回礼,说的无非是什么这是分内之事,不必言谢之类的话。

庞羽又郑重道了谢,这才要上轿,却被九妹叫住了,“小女子有几句话想单独跟庞将军说。”

庞羽会意,说了个请字,两人信步来到不远处。

庞羽道:“不知姑娘有何话要跟在下说?”

九妹道:“庞将军让我访查之事,我已查清楚了。府上之事与刘玉生并无关系,而是另有其人。”

庞羽吃了一惊,问道:“姑娘是说,刘玉生并非真凶?”

九妹道:“刘玉生的确就是京城这几件案子的主凶。但府上之事,跟一家兽医铺子有关。”当下将两名死者伤口如何不同等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庞羽,又道:“那家铺子就在城东。庞将军如果想知道真相,不妨去瞧瞧。”

九妹言尽于此,掉头而去。庞羽心内已猜到了几分,也悻悻而去。

回去的路上,张龙问她刚才跟庞羽说了什么。

九妹笑着眨了眨眼,一本正经道:“天机不可泄露也。”

展昭跟张龙都笑了起来,展昭对张龙道:“这丫头越大越古怪了,跟咱们也不说实话了。”

九妹笑了笑,一瞥眼瞧见了开封府巷口那家馄饨铺子。。。。。。

......

刘玉生第一次见到庞三小姐是他进府那天。那时他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木匠,得了师傅的举荐才来到了庞府。

可庞家嫌他资历不够,还邀请了另外两个木匠。那两个人都是京城有名的好手,家中父辈也都是名匠。可刘玉生跟他们比起来,就是个其貌不扬,来自乡下的穷木匠。他们对刘玉生百般嘲笑,说他是个背了锅的乡下傻子。

刘玉生十分生气,但也无可奈何。他除了手中的刻刀跟学到的本事,一无所有。

那天,夫人将他们三人叫到了房间,旁边还坐着庞三小姐。

庞三小姐笑他是个驼子,还说这人一开就是个傻子,怎能刻出好的东西呢?

刘玉生也不知自己那天哪里来的勇气,他说只要夫人小姐肯给他机会,自己就一定能做好令他们满意的作品。

庞三小姐不信,还斥责他不懂规矩,让下人打了他一顿。他给人打的奄奄一息,浑身上下没一处好肉,但他还是苦苦哀求给他一次机会。他并不怨小姐,他只是想让她知道,自己可以。

庞夫人见他如此执着,下令三个木匠在十日之内没人雕一尊小姐的木像出来,还说小姐喜欢哪一个,哪一个就能留下在府里做事。

从那以后,刘玉生不分昼夜的开始工作,为的就是得到小姐的认可。

但过程并不顺利,他废了好多的木块,都没有雕刻出心中满意的小姐像。也正是从那时候起,他开始喝血,一开始是鸡血,之后是牛血。血让他一下子有了活气,他开始将自己关在房中,白日黑夜的做工。最后一日时,当那两位木匠将作品交出去时,他还没有完工。

大家都以为他要失败了,他们甚至轻蔑的说,一个乡下土包子懂得什么,就会说大话。可当最后一日的黄昏,他将自己的作品搬到夫人跟小姐面前时,所有人都震住了。他们从未见过如此一尊栩栩如生的雕像,那笑容、那神态,简直就是小姐本人。

庞三小姐非常喜欢这尊雕像。令刘玉生没想到的是,庞三小姐竟对他露出了甜美无邪的笑容。

这笑容彻底让刘玉生沦陷了。他开始只是偶尔回味,到后来简直是五体投地。小姐成了他心中的神,每天他只需远远的望着她,就觉得心满意足。然而,小姐却并不把他当一回事,她时常拿他的驼背嘲笑,还甚至让人用刀子将那驼背割下来,要瞧瞧里面是什么东西。

后来要不是夫人及时呵斥,他可能就死了。但不知为何,他心中一点也不恨她,甚至发觉自己对小姐的爱与日俱增。

所以当庞夫人让他雕一尊佛像时,他内心便不时浮现出小姐的笑影。他想赶走它,却徒劳无益。他疯狂的喝血,但无济于事。直到那天他尝到了自己的血液,他才突然明白,只有血才能让她得到永生。

他开始到处找人血。每杀一个人,他就会把她当做小姐接近永生的一次考验,直到小姐自己来最后完成这神圣的祭祀。

那一天终于来了,他在门口见到了小姐,告诉她雕像即将完工,他希望小姐能第一个看。

庞三小姐相信了,同他一起上了马车。但她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是一次可怕的旅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