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血色雕像(九)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554字
  • 2020-02-19 14:25:22

汴梁城,庞府,辰时三刻。

庞太师铁青着一张脸端坐在太师椅上,他女儿已经失踪了将近一个时辰。

按他的想法,是决不愿跟开封府打交道的。但家人们已经散开网似的找去了,至今没丁点儿消息。以他庞太师的势力,竟找不到女儿的踪迹,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个打的侮辱。

他气哼哼的将手下统统臭骂了一顿,骂他们是没用的草包,就知道吃饭的蠢货。但骂人又有什么法子,庞三小姐仍旧没有下落。

期间,也不知是谁说了一嘴说,三小姐最近与柴家走的挺近。不说则可,一说庞太师当即气炸了。郑国公柴家自恃得圣上礼遇荣宠,向来没将他庞某人放在眼中。瞧不起也就罢了,更可恶的是,柴家居然还跟开封府穿一条裤子,数次在皇上面前揭他的短,害得他好几次都扫了面子。思忖自此,新仇旧恨一股脑儿涌上了庞太师的心头。

他咬牙切齿道:“定是柴家那小子拐走了老夫的女儿!“说着又扯着嗓子叫来了护卫,要跟柴家讨要女儿去。

管家见太师生了大气,一边吩咐护卫整队,一边却派人偷偷的将消息告诉了庞羽。可巧庞羽今日正在校场练兵,等得了消息赶回家,他老爹已经气势汹汹的去柴家闹去了。

柴家乃是皇室身份,平日连皇上都要礼遇几分,父亲这样跑去闹,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再说,他现正在气头上,万一怒极做出点出格之事,柴家一告御状,圣上怪罪下来,轻则革职查办,重则那是要流放的。庞羽心惊肉跳,赶紧骑马赶到了柴家。

但他还是晚了一步,庞太师已经带人不由分说的冲进了柴家。

那时,柴王爷正在花园侍弄自家的花草,整个府中也是一派祥和之气。可他这剪刀刚放下,就听见前院轰的一声巨响,借着叫喊呵斥之声传来。他不知出了何事,只瞧管家连跑带爬的奔过来说,庞太师带了十几个护卫,明抢执杖的闯进来了。

柴王爷大惊,忙丢了剪子,往前院奔来。

一到前院,见庞太师气势汹汹的立在当院,身边护着十几个手执长刀的军士,正仰着脖子骂人,“柴让老匹夫还我你女儿来!”

柴王爷给他搞得莫名其妙,心里一肚子火。但他是个谦和之人,拱了拱手道:“庞大人为何这般?咱们进去慢慢说不迟。”

庞太师山眉一横,骂道:“柴让,你平日里在朝堂上作威作福也就罢了,老夫也不跟你一般见识。可今日你竟纵容你儿子帮了我女儿,你说这事该怎么办?”

“犬子绑了你女儿?”柴王爷愣怔了一下,忙道:“庞大人这话是从何说起。小儿柴玉一向秉公守法,绝不会做出这等事的。”

“今日明明有人瞧见我女儿坐上了你家的车就没了影儿?难道你还想抵赖不成?快将小女放出来,否则老夫定要捣了你这郑国公府。到那时再向皇上请罪便了。”

天下竟有如此蛮横之人!柴王爷脸气的刷白,斥道:“庞老贼你不要欺人太甚。你敢闯我府邸冤枉我儿子,难道欺我柴家没人么?”喝道:“来人!统统给我围起来。”话落,廊子下冲出来三十几个护卫,都狠巴巴的出来盯着这群不速之客。

“好好!老家伙!你儿子绑了人,你还敢横!别以为老夫怕你,识相点赶紧叫出我女儿,否则咱们没完。”

“你说我儿绑了你女儿,有何证据?别是空口白话,胡说八道。”

“要证据?”庞太师冷冷道,“一问你家车夫便知。”

“好!管家将车夫找来!”柴王爷怒气冲冲,“如果待会儿说没这回事,老夫定要去皇上那里去告你。”

“悉听尊便!”庞太师梗着脖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管家找来了车夫,柴王爷问他:“今日可是你替公子赶得车?”

车夫不知出了何事,回道:“回王爷,正是小人。”

“那你可有见过庞家的三小姐?”

车夫道:“今日庞家小姐确实来过府上,只是三小姐家的车今儿断了一根轴,没法子走了。公子就吩咐小的将小姐送回去。”

“小姐可安全到家了?”柴王爷没好气的盯了一眼庞太师。

“小人亲自将小姐送到门口。之后小人就回去了。。。”

“你胡说!”庞太师气的胡子乱飞,“明明是你家主子将小女骗去了。你竟敢撒谎?”

车夫吓得一哆嗦:“小。。。小人不敢。确实是送回去了,小人敢以性命担保。”

“你的狗命值多少钱?”庞太师指着车夫的鼻子骂道:“你家主子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睁眼说瞎话?我看你们都是一伙的,柴让休得废话,快将我女儿交出来。”说着一把推开身边的护卫,伸手噌的一声扯出了护卫腰间的佩剑上前就要砍那车夫。

“好狂的老家伙!来人给我上!”柴王爷大叫,耳边只闻兵刃出鞘之声,下一瞬间,这两拨人已经斗在了一处。

眼瞧着,情况越来越紧急。这时,只听一人大喝:“都住手!”那人声如洪钟,昂然而来。

众人闻声暂时罢斗,都往身后望去,只瞧庞羽走了进来。

“父亲!”庞羽来到庞太师身边。

“羽儿,你来的正好!柴让老匹夫教唆他儿子绑了你妹妹,今日定要让他给个说法,否则为父这官也不做了,拼上杀头也要跟这老家伙闹到底。”

柴王爷冷哼一声:“老贼口出狂言!”

见势不对,庞羽一把拉着父亲,对柴让赔礼道:“这都是误会。家妹失踪,家父一时愤然,还请王爷原谅。”

庞羽向来比他老爹名声好,再说柴让也不想就此两家闹僵,毕竟同朝为官,抬头不见低头见,闹僵了总是不好。

柴让点点头道:“想来庞大人是急糊涂了。老夫也不计较他,你送他回去吧。”

庞太师喝道:“胡说!”又转头打了他儿子一个耳刮子,骂道:“我才是你亲爹,你妹妹给人绑了。你竟向仇人赔罪?不孝孽子。”

庞羽立在当地硬生生受了父亲一巴掌,扑通跪倒道:“父亲息怒。三妹失踪,孩儿也一样心急如焚。但现下一切真相未明,孩儿已去开封府报案了。展昭料来已经到了家中,咱们不如回去查清此事,再来问罪不迟。”

“你。。。”庞太师指着庞羽气的说不出话来。末了指着柴让道:“老匹夫,这事咱们没完。”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庞羽重重叹了口气,也告辞而去。柴让见此事开封府介入了,倒也不甚担心,但这场气到底气不过,叫人备了车马进宫讨理去了。

另一边,展昭、柴玉、九妹、张龙、宋奇五人此刻已经到了庞府。

他们刚坐下,庞太师就气冲冲的回来了。

听下人说开封府来人了,来人中还有柴玉。他正憋了一肚子气,听说罪魁祸首来了,也不顾庞羽的劝阻,带人往客厅闯来。

庞羽气的没法子,只得跟在后面,待出事时出面周旋一二。

听见廊子外脚步杂沓,在座五人都是一惊,他们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

就听庞太师一声断喝:“将柴玉小贼给我绑了。”

话落,五六个家丁一哄而入,都朝柴玉奔来。看庞太师的神色,柴玉已猜知了一二,平静道:“庞大人你真的想好了?如果查清真相,小侄是不会干休的。”说着一眼逼退了挡在身前的宋奇。

“黄口小儿,老夫还怕你不成?绑了!”

庞太师一声令下,家丁执绳哄然而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