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血色雕像(六)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643字
  • 2020-02-19 14:24:30

办了一夜的公事,展昭回到开封府天已经大亮。

昨夜,刑部大牢三名重犯被劫,还死了一名协助押运的大内侍卫。展昭因久在江湖走动,刑部尚书特意请了圣旨调他协助办案。

他拖着疲惫的身子进了院门,却见张龙、赵虎、王超、马汉这四人站在廊子下商议着什么。从他们焦虑的眼神中,展昭猜到可能出了事,忙上前询问。

赵虎告诉他,九妹不见了。他们昨夜找了一夜,“凡是亲戚朋友家都去了,甚至还去了柴家,但都说没见她。展大哥,你说这个咋整,该不会是被什么歹人绑架了吧?”

“包大人呢?包大人可知此事?”展昭问。

张龙道:“包大人这几日忙着皇上在护国寺进香之事,昨夜就在那边歇着了。这事咱们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呢。”

展昭嗯了一声,又道:“这事先不要告诉大人。兴许是阿九贪玩去了什么地方,咱们再找找。”

四人应了一声,吩咐衙役整队,分头又去找了。

四人刚走,包兴就过来请展昭,说是公孙先生有话要说。九妹无故失踪,他也正想听听公孙先生有什么看法,毕竟包大人不在,公孙先生此刻就是开封府的主心骨。

......

开封府,书房。

一夜风狂雨骤,到了早上,窗外的荼蘼花架倒了一地,可怜那藤上的花瓣也被风雨摧残,深深陷入泥土里。

公孙策站在窗前,望着这一地的碎瓣,但深思却早飘到了别的地方。

蓦然,廊子上传来脚步声,回首间,展昭已走了进来,“公孙先生。”

公孙策点了点头,神情略显疲惫,“阿九失踪了。”他一开口便将此事说了出来。

展昭道:“此事我已知晓。不知公孙先生此刻手里可有什么线索?”

“昨夜,巷口的张老儿说,阿九曾在他摊子上要了碗馄饨。但不知为何,馄饨还未煮好,她却突然付了钱就离开了。”

“那他可有见过什么行迹可疑之人在府前一带徘徊吗?”展昭皱眉道。

“我正要说此事。”公孙策说,“张老儿说,阿九离去之时,他似乎见到她身后跟了个戴斗笠的人。那人身长七尺,看着十分壮硕。你想那人会是江湖中人吗?”

展昭沉吟:“难说。阿九进来结交了不少江湖人士,又办了不少疑难案件。难保没有人想要找她的晦气。所以,属下认为,她可能是掌握了什么重要东西,否则人家也不会想着动一个小姑娘的心思。”

“但也有可能是咱们办案之时无意中结了仇家。那人动不了大人跟你我,就从阿九身上入手,以此做要挟。”公孙策说。

“确实存在这种可能。”展昭抬头望了望,公孙策额头的深纹,“先生想必一夜未睡,你先去休息一会儿。我这就去街上打探一下,看咱们的暗线中有没有人能打探出阿九的行踪。”

“也好!”公孙策点头,“一切小心。”

展昭别了公孙策,径直往城南根儿的破庙而来。

城南是汴梁三教九流聚集之所,那里有一座荒废的寺庙,乃是城里乞丐团头的歇宿之所。

官府为了方便办案,一般会在这些人中安插眼线。但那也是情急所需,大多时候会凭乞丐团头为自己的耳目。这些人无论善恶,只要你肯出钱,即便是你想知道皇帝最近爱吃什么,都能打探的出来。

做了几年的公差,展昭在这里自然也有自己平日里相熟的眼线。此人名叫鬼七,明面上乃是城南丐帮的头头,但展昭知道在他身后还有更庞大的势力,只是官府向来对此种势力持纵容默许态度,毕竟只要不犯法,何必一定要赶尽杀绝呢。

展昭赶到了这里已是辰时一刻,大部分乞丐都已出去乞讨去了,只有两三个老弱病残走不动,咱那里坐着等同伴回来赏饭吃。

“官爷,您找谁?”展昭刚进门,身后就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展昭转头,见对方是个独眼老者,说道:“告诉你们当家的,展昭前来拜访。”

独眼老者一听来人是开封府的,应了一声,急忙转身去了后院。过了片刻,独眼老者出来将展昭领了进去。

后院比前院稍微干净些,但也是到处杂草重生,地上到处丢着什么食物残骸啦,女人的衣服啦之类的红红绿绿的物件,看着像个垃圾场。展昭步上台阶,里面之人便已迎了出来。

“今儿是什么风?将展大人吹来了?”来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个儿不高,满面风尘,身穿一件油腻腻的汗衫。

“七爷!”展昭客气了一声。

“不敢!”鬼七拱了拱手,转脸吩咐那独眼老者沏一壶茶来,说着将展昭请进了偏房中。

奉茶已毕,鬼气道:“展大人今日前来,可是有什么事让小的帮忙吗?”

展昭点头:“实不相瞒。包大人幼女昨夜无故失踪,现今下落不明。在下前来正是想请七爷帮忙。”

鬼七沉思半晌,复又笑道:“展大人说哪里话。为包大人爱民如子,小人能为开封府办事那是荣幸。只是不知这包姑娘长什么样子?”

展昭从袖中拿出一副卷轴附加对那掳走九妹之人的描述,交给鬼七道:“就是这画上之人。如果七爷能帮忙寻访,那自是感激不尽。”说着从怀中摸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

鬼七将银子推回,笑道:“展大人客气了。这银子小人不能收,只是帮中有个兄弟前几日醉酒闹事,被关进了牢里。还请展大人能周旋一二,救他出来。”

前几日,城中一户人家办喜事,满城的乞丐都上门讨彩头。内中有一个多喝了几杯,竟跟城东的乞丐发生了口角,结果两帮人一言不合就动了手,连人家的喜宴都给砸了。那家人当即报了案,张龙便带人将闹事者统统抓了回去,而那牵头闹事的就是城南丐帮中人。

听鬼七将事情的原委道出后,展昭道:“七爷放心。这事包在兄弟身上,况且只是喝酒闹事,惩戒几句也就完了。”

鬼七哈哈一笑,“那就多谢展大人了。”话落,拍了拍胸脯道:“大人放心,小的这就将次画像分发出去。最晚明日傍晚就给您回话。”

展昭拱手谢过,随即告辞。送走展昭后,鬼七当即召集手下寻九妹的踪迹不提。

......

九妹失踪实在九月初八,如今已是九月初九重阳佳节。

当汴梁城的百姓家家户户都在喝菊花酒,登高望远之时,展昭却在衙门里坐立不安。九妹已失踪了一天一夜,张龙他们却没半点头绪,鬼七那边至今也还未有消息。眼瞧着天就快黑了,如果再找不到,该如何向包大人交代?

心念自此,展昭再也坐不住,只在廊子下急的乱转。

这时,守门的衙役说,刚才有个乞丐送来一封信给他。展昭听了脸色微变,将信扯开。但奇怪的是,里面除了一张写着汴河的字条外,还有数十片被水跑的失了色的枫叶。

“送信那人可有说什么?”展昭盯着手中的枫叶问道。

“没有。只说您一瞧就明白了。”衙役答道。

展昭眉头微皱,将叶子翻过,眼中顿时有了光彩。原来每片叶片背面竟用眉笔模模糊糊写着我在柳。。。几个辨不清楚的字。

我在柳。。。这是什么意思?莫非九妹在名字里有柳的地方。展昭沉吟半晌,问问道:“咱们城中可有名里带柳的地方?”

衙役皱了皱眉,说道:“据小人所知,这汴梁城里名儿里带柳字的就不下百十个地方,像什么柳叶巷,柳橙街,大柳树,多了去了。”

这确实是个难题。展昭打发走衙役,急忙转步将这一消息告诉了公孙先生。

公孙策赶忙叫人拿来了汴梁城的详细地图,根据枫叶飘来的地方,立刻锁定了一个叫柳叶坞的地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