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血色雕像(四)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583字
  • 2020-02-19 14:23:22

见柴玉那个惊慌失措的样子,九妹笑道:“瞧着庞家三小姐对你还挺热情的。”

柴玉提扇子的手顿了顿,故作轻松道:“是吗?我怎么没瞧出来?”

九妹心想你就装吧,又道:“你觉不觉得刚才那个驼背的匠人挺奇怪的?”

“怎么奇怪?”

九妹说:“刚才你只顾跟三小姐打情骂俏,没瞧见。那人瞧她的眼神十分复杂,怎么说呢?明明十分痛恨,可里面却又夹杂着崇拜爱慕之情。”

柴玉听她损自己,用扇柄子在九妹脑门儿上狠狠的敲了一计,“就你话多。”

“我是说真的,可不是打趣你。”九妹呲牙咧嘴道。

“罢了罢了。从你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柴玉啪啪摇了两下扇子,又转头道:“你对庞羽侍妾被杀一案有什么想法吗?”

九妹嗯了一声,皱眉道:“我猜这八成是妻妾之间的内斗,估计跟那几宗少女被杀案没什么关联。”

“哦?何以见得?”

九妹道:“我虽没正经见过那几具尸首,但也约略听展大哥提起过。”

那三具尸首身上穿的红衣的料子十分粗糙,一瞧凶手就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可庞羽侍妾身上穿的红衣却是上好的绸缎制成的,这是疑点一。另一个疑点是,凶手抽干人血的手法十分独特,都是先从抽心头血开始,然后慢慢遍及全身。可庞羽家那具尸首用的却是郎中给生病之人放血的法子,先从手腕开始的。

“所以,我想这两桩案子根本就不是一人所为。恐怕是借了吸血魔的东风,借刀杀人罢了。”九妹一股脑儿将想法和盘托出。

柴玉沉吟道:“所以,你觉得是庞羽之妻李氏因妒生恨,故意布的局?”

“哎哎,我可没说是谁干的。再说,这是人家家事,我这个外人也不好说什么。”九妹清了清嗓子,将自己推得一干二净道。

柴玉笑说,平日九妹老骂他是狐狸,其实她才是一只不折不扣的小狐狸。

“那你打算怎么办?”柴玉末了问道。

“自然是要你柴大公子出马咯?”

“我?我能做什么?这不是你的事吗?”

九妹伸手扯住他,“你可别想逃。别以为我不知道,庞羽之所以来找我,根本就是你给他出的主意对不对?你既然一开始就没有置身事外,此时也休想拍拍屁股走人。”

柴玉没有否认,耸耸肩道:“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如果是什么半夜穿墙越户之事,那在下就不奉陪了。

“放心。我不会坑你的。”九妹笑颜如花道,心想不坑你坑谁?

......

九妹让柴玉去查这半个月来跟李氏有金钱往来或是接触频繁之人。

没想到过了三天,柴玉那边还真有信儿了。九妹憋着一肚子坏笑见了他,他却绷着脸生了气,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

想当年,九妹她老爹包大人还在地方之时,家隔壁住了一个兽医。正巧,那一年闹猪瘟,方圆十里八乡的猪都生了病。有所需就有所求,那家兽医铺子那年的生意自然变得十分的红火。九妹那时贪玩儿,天天跑去隔壁瞧人家给猪看病。

据那兽医说,凡是猪瘟,多半是猪体内热火过剩,非得放血不能了事。正因小时候看多了给动物治病放血之事,那天一瞧见彩虹的伤口,九妹就知道凶手八成儿以前干过兽医这一行。结果,果不其然,李氏近来确实借着自家宠物狗生病请过几回兽医。那兽医从庞家出去之后就发了财,最近刚盖起三间大瓦房。知道内情的人都说,他这是攀上了庞家的高枝儿。但具体是怎么攀上的,外面就众口不一了。

柴玉为了查清此事,特意放下身段去了兽医铺,还差点给一只大狗咬了,弄得十分狼狈。他从小爱洁,衣服上稍微有些不对味儿都受不了。这回可是去了那么一个臭气熏天的地方,内心的挣扎可想而知,确实是做出了巨大的牺牲。所以,他此刻对自己这个态度,九妹认为算是友好了。

见他不理自己,九妹郑重道:“我保证确实不知对方是个兽医。。。嗯,如果知道一定不让你以身犯险。”

柴玉怎么听这话都像是在嘲笑他,脸色越发的难看,冷冷道:“线索已经给你了,接下来你自己看着办吧!”说毕,掉头就走。

九妹赶紧拦着,陪笑道:“柴大公子何必那么生气。小女知道您受了委屈,不如这样,今儿个我做东,请你去鸿宾楼吃一顿当是赔罪,怎样?”

柴玉正眼儿也没瞧她一眼,冷冷道:“不敢!在下哪有这种福气。”

“有的有的!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赏个脸呗!”九妹自知这回确实做的有些过火,故而又是倒茶又是揉肩,临了还说了不少的好话,柴大公子那张冷傲的俊脸终于有了起色。

晚上,九妹诚惶诚恐的请柴玉吃了饭,为了活跃气氛,还请来了最近汴梁城里最好的歌人。

柴玉横了她一眼,说道:“你如此殷勤,可是知道错了?”

九妹赶紧点头,诚恳道:“错了,大错特错。你瞧,我都道了八百回歉了,你总得给个面子吧。”说着给他斟了杯酒。

柴玉淡淡道:“姑且记下这笔账,看你以后表现。”

“是是。柴大公子真是厚道人。。。”九妹刚想说几句奉承话,却突然被一个甜甜的女声给截断了。

她回头一瞧,赶紧背过脸,庞三小姐那个冤家不知何时已经走了进来。

“柴公子!”庞三小姐笑道,“都说有缘千里来相会,咱们还真遇到了。”

柴玉客气的寒暄了两句,说道:“三小姐是一个人来的?”

“可不是嘛!”说着转头神色不善的瞧了瞧面前这个绿杉女子,“这位姑娘是。。。”

不待柴玉答言,九妹赶紧站起来说自己还有事就先走了,说罢捂着脸一溜烟儿走了。柴玉见九妹这般没义气,竟撇下他自己溜了,脸都气的绿了。本想说两句话就将庞三小姐打发了,谁料人家一心看上了他,拉着他东说西聊,末了柴玉出于道义还将庞家小姐送回了家。

......

从酒楼出来,躲过了庞家小姐的火眼精金,九妹终于松了口气。

那姑娘可不是个省油的灯,万一真给她瞧破自己就是那日的小道士,还不知会引出怎样的轩然大波呢。九妹摸了摸空空的肚子,刚才只顾讨好柴玉了,那些好酒好菜竟一口没动,真是赔了。她掏出随身佩戴的钱袋,不由得叹了口气,为了请这顿饭,花了她一个月的月钱,此刻袋子里只有几个铜板了。想吃好的看来是不能够了,不过吃一碗馄饨想来还是够的。

她将铜板小心收好,去了开封府巷口那家张老儿馄饨摊。

夜里客人不多,九妹要了碗馄饨就随便坐下了。可她屁股还没坐热,就瞧见一个黑影探头探脑的往她这边瞧。

九妹心念一动,付了帐,也不言语,直往巷子深处走去。那黑影见她离开,也默默的跟了上去。

秋夜沉寂,月光淡淡的照在巷口的石板路上,越发显得夜的凄冷。

九妹故意放慢脚步,走走停停,看着好似欣赏月光一般。那黑影不远不近的缀在后头,意态也甚是悠闲。

拐了几个弯,眨眼间,九妹就不见了踪影。那黑影紧上几步,四周围除了泛白的围墙,黑色的树影,干干净净,连个人影也没有。

突然,黑影感觉背后一寒,一柄短刀已抵住了他的后腰。末了,一个清脆的女声冷冷道:“你是谁?为什么要跟着我?”

黑影双手打开,正待答言,九妹突觉手腕一紧,反被对方制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