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血色雕像(一)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332字
  • 2020-02-19 14:21:44

他喜欢这样的夜晚,特别是缺月照临的时刻。

屋中的一盏灯在风中徐徐摆动着,好像面前这个徐徐颤抖的女子。

她长得并不美,至少没有那个人美。但他知道他们的血液的甜度是一样的。他喜欢这种略带腥味的味道,如同雨后泥土的清香。他自小对这种味道不能自已,特别是他在潜心工作的时候。

他将一柄宛如寒星的流纹匕首在灯下缓缓的炙烤着,静静打量着面前这个即将为伟大事业殉葬的女人,心里面竟缓缓升起一阵怜悯。但这怜悯之情很快被记忆中那张天真无邪的笑脸所取代了。他低头沉思,这世上再也找不出那样一张充满恶意跟天真的脸,只要凝目注视它一眼,你就再也不是你自己。你会被它震撼,俘虏,直至对她俯首称臣。

他静静的回味那张脸,嘴边挂着一丝甜笑,忽然他的宽额皱成了一团,将视线慢慢移到了床榻之上。

“你是为了伟大的事业而死。”他对面前的女子说,语气平静和蔼。

话落,他将那闪着流光的匕首慢慢移近女子的腹部。那腹部因战惧而轻轻颤抖着,有一种别样的律动。他笑了笑,在她还来不及叫喊的时候,将刀快速而准确的切入。

世界再度恢复了平静,当那殷红而灼热的液体缓缓划过喉咙之时,他再一次感到了满足与欢欣。这一切都是为了那项伟大的事业,他的视线划过壁龛里的一座无面雕像。

它还没有完工,但他却时常在这样恬静而美好的时刻看到它那张绝美的脸。

世间有太多的掠夺与背叛,可他们都不懂那种令人心碎甚至悲伤的美。我在彼岸,美在此岸,美总是邪恶的。他端起琥珀色的酒碗,将那剩下的液体一饮而尽。。。。。。

......

大宋仁宗天圣九年,汴梁城。

时值金秋九月,但暑热仍未退去,反而有变本加厉之嫌。

这日早起,卖馄饨的刘老二挑着自己的馄饨担子正准备进城做生意。只是他今日起早了,赶到城门时,门还未开。抬头瞧了瞧日头,这才发觉自己看错了时候。他只得歇了担子,等在城墙脚下等候。

昨日下过一场大雨,今早起来,城外荒地里的水雾还未散去。转眼瞧去,乳白色的晨雾大片大片的将远处的树林子罩住,倒显得那林子更绿了几分。

刘老二扶了扶便帽,正盘算着今日的生计,忽一瞥眼间,竟看到对面的草丛中是有那么一片红露出啦。

会是什么呢?刘老二盘算着,听说最近汴梁城已发生了好几起人命案,死者都是十六七八的少女,而且都身穿红杉。会不会又是一具少女的尸体呢?想着想着,刘老二被自己这种不祥的猜测给吓了一跳。他眯眼盯着那个方向,竟越看越心疑,末了到底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慢慢挪了过去。

此时,阳光的威力比刚才稍微强了些,晨雾也在光照下慢慢的散开。刘老二哆嗦着腿肚子慢慢靠近那一滩红,额上阵阵发冷,伸手一摸,竟辨不清是汗水还是雾水。

大清早的,没那么晦气!刘老二给自己打气,然后闭着眼喃喃念了句佛,有朗声道:“那边那个要是没死就吭一声儿?”

没有动静!刘老二的心一颤,又道:“你,你别吓俺。告诉你,俺可是跟茅山的道士学过的,专门抓你们这些邪祟的。”

那滩红仍旧不吱声。刘老二顿了顿心想也许是自己瞧花了眼,兴许就是一块红绸子的。他转过头睁大眼睛瞧了瞧,当即吓得眼珠子差点掉出来。那是一具身穿红衣的女尸,内脏被挖了出来,脸色干瘪,如果没了骨骼撑着,活像被剥下的一张人皮。

“死,死人啦!”刘老二抱着头歇斯底里的喊叫了一声,往城门方向奔去。

只听远处城楼上开门的鼓声砰然响起,那两扇坚如巨石的大门,轰然而开。。。。。。

.....

等九妹一觉醒来,展昭已经出外回来了。

九妹见他双眉紧拧,正要询问,却看见随后有两个衙役抬了一具尸首回来,往停尸房而去。

“又出事儿了?”九妹上前问道。

展昭道:“今天一早,一个卖馄饨的在城外发现了一具女尸。”说着又补充道:“这已经是这个月来第三具了。”

“该不会又是那个专门吸人血,刨内脏的那个变态干的吧。”九妹惊道。

展昭叹了口气,转身朝包大人的书房而去,刚走了一步,又转头道:“你这两天没什么事儿不要乱跑,就在府里呆着知道吗?”

说着,也不等九妹答言,径直走了。

九妹伸了个懒腰,她倒是想出门,可他老爹也得肯呢。上次因偷偷去平乐之事,她回来就给关了牢房,还说这是让她长长记性。这一关就是三天,试想谁家老爹能做出这种惨绝人寰的事儿?也就只有包大人了。

关了三天倒也罢了,她包九妹从小跟着牢头长大,住个牢就跟住自己家似的,根本不放在心上。可住完牢又给关一个月,闭门思过又是怎么回事儿?一个月呢,连大宋最有名的说书人柳静亭说的《狄仁杰智斗武三思》这么有趣儿的说话她都没赶上。真是招儿谁惹谁了。

哼,这都是那姓柴的害的。虽日子都过了一个多月,但每回想起,自己当时要逃跑被柴玉拉回来这事儿,她就愤愤不平。

正想着心事儿,风儿过来说,柴家打发人送东西来了,又道:“小姐要不要见?”

“不见!”九妹甩下一句话,就气哼哼的回屋里去了。

风儿追上几步道:“小姐,您这么做恐怕不妥吧?好歹人家也是郑国公府的,咱们这不是不给面子吗?”

“面子,面子!他又给我面子了?要不是柴玉那个扫把星,我怎会给关了这么些日子都出不了门儿?”九妹连珠炮似的说。

风儿转了转眼珠子说:“可人家这次专程来赔礼的。还送了帖子,中午在慧昌楼摆了宴等着你呢,还说晚上带你去游湖。”说罢又自言自语道:“嗯,想想这柴公子也是够可气的。小姐回了他是对的,谁叫他惹你生气呢,我这就回了柴家去。”

“慢着!”九妹听了心思一动,“你说柴玉要请我吃饭?”

风儿道:“是啊,那家人说,柴公子知道你因上次之事生了气,特意给你送了一摞子红山书坊新出的话本。小的刚才去翻了翻,都是些讲办案的故事。里头有个叫什么八大山人的。。。”

风儿话为说完,就给九妹截住问:“你说谁?八大山人?”

风儿心中暗笑,面上仍旧不动声色道:“是啊,是叫这个名儿。既然小姐不喜欢,我这就让人丢了。”

“不要,不要!在哪儿呢?”九妹一听柴玉送来了自己最喜爱的话本,早忘了自己刚才还将人家祖宗八代骂了个遍,这会儿兴冲冲的往前厅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