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县衙魅影(十)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5339字
  • 2020-02-19 14:31:03

柴玉去衙门见九妹不久,仿佛一夜之间,平乐县就到处流传说,县太爷萧大人已经掌握了前任县太爷皇甫谧死亡的真相,并即日起就要着手抓人。

故而,不过两日的功夫,不论是茶馆、酒肆、还是歌舞行院,皇甫谧被杀的真相已成了人们茶余饭后最喜爱的八卦谈资。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也就不能没有八卦。但老话儿说得好,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平乐第一大富娄老爷就对此事毫无兴趣。当然,这也不是因为他有多清高,只因前几日他丢了一尊赤金打造的金蟾。

要说这金蟾也没什么特别,除了浑身注满金子外,顶多能让几家人几年生活不愁。可娄老爷自从丢了这金蟾之后,每日都苦着一张如丧考妣的脸,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家出了什么大事。

前日他已向县衙报了案,可萧大人只是嘴上说的好,都好几天了,他连个信儿也没收到。要是平日里,家里丢个把东西,那算什么?娄老爷家财万贯,放在屋子里都快生尘了,偶尔施舍几件也没什么。但这金蟾就不同了,那可是他全部的身家性命呢。万一不走运,给人瞧出里面的秘密,那可不是灭族就能解决的了得。

他越想越觉得心慌,今儿一早又打发管家去衙门等信儿了。可这都巳时了,管家还未回来,娄老爷仰着一张“生无可恋”的胖脸,两眼直瞪着房梁发呆。

沉思间,忽闻门外脚步声响,他笨重的身子麻溜的离开椅子,三步两步便迎了出去。

“老。。。老爷?!”管家没料到平日里连路都懒得走的老爷,今日竟主动迎了上来,着实惊讶不小。

“怎样?金蟾有下落了没?”娄老爷迎着管家诧异的目光,问道。

“还没呢。县里的捕头老爷说萧大人已经贴出了告示,但连个知情的人也没瞧见。所以。。。”

“所以怎地?”

“捕头老爷让老爷做好心里准备,这东西十有八九是回不来了。”管家说。

娄老爷一听金蟾回不来了,恍如晴天霹雳,两眼一花,扑通一声栽倒在地,就此不省人事了。

......

这边娄老爷生死不明,那一边萧有道大人却怡然自得的坐在自家的院子里啃西瓜。

酷暑难熬,这时来颗甜嫩多汁的西瓜,足以解去不少蕴结在体内的暑热。

九妹瞧萧有道吃的满嘴红汁,无奈道:“表哥,好歹你也是县老爷。这吃相要是传出去,你也不怕别人笑话。”

萧有道笑呵呵的用帕子抹抹嘴,“阿九,你这就不懂了吧。这叫齐人之福,世上有几个人能有为兄这样闲散的日子?得乐且乐,能享受一刻是一刻。”

听了他的歪理,九妹低头笑了一回,心想倒也是,因为待会儿他就不会这么好运了。

吃着香甜的西瓜,九妹和萧有道一直坐到晚饭时候,吃了晚饭,他说还有些公务要处理就先回书房去了。九妹觉得热的难受,干脆搬了凳子,跟莫雨坐在廊子下有一搭没一搭的闲磕牙。

月上东山,整个衙门里除了书房还露出几缕灯光外,其他人早已睡去。

萧有道一个人歪在椅子里,随手擎着一册《搜神记》,正读的津津有味。

忽然,窗格子磕巴一动,一阵热风吹了进来。这风里夹杂着雨腥气,似乎不久就要来雨了。萧有道抬头瞧见窗子给风打的乱颤,便起身去关窗子。但当他关好窗户,回头之际,却蓦然发觉屋角站着一个蒙面人。那人身材颀长,两眼如萤火,此刻正死死的盯着他。

“你。。。”萧有道吃了一惊,还未说出一个字。只瞧那人身形一晃,闪电般出现在他面前。

有那么一瞬间,萧有道甚至闻到了来人身上的一股混杂着檀香跟汗水的气味。

“说!账册上有什么秘密?”不等话落,一柄长刀已逼上萧有道的脖子。

这是自他来平乐以来,第二次被人脖子上架刀子了。萧有道很不高兴,他生平最不喜无礼凶悍之辈。

萧有道大手一挥,将蒙面人的刀子蛮横的拨开,生气道:“我说这位刺客君。古人说,侠有侠道,刺客也自然有刺客的道。你这样不守规矩,上来就给人随便架刀子,连个姓名也不通,不觉得无礼吗?好歹,咱也是朝廷的官员,虽然。。。虽然小了点,难道芝麻官儿就不是官儿了。。。”

萧有道连珠炮儿似的说了一大堆。那蒙面人向来是一亮刀子,对方不是吓晕了,就是吓得哭爹喊娘,何曾见过这种一说话就收不住的书呆子?他脑子一懵,登时不知该如何是好。但萧有道还是不依不饶,大道理说完了,干脆跟他谈起了人生。什么人生来都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想来你是小时候没有好的环境,这才学坏了,没关系,只要现在放下屠刀,还有希望,叽哩咕噜说了一车话。

那刺客先前被萧有道这个奇葩给整晕了,缓了缓,又听他叽叽喳喳的说废话,只想赶快摆脱这家伙。末了,刀一横,喝道:“你说是不说?再不说,别怪大爷下狠手!”

萧有道正说的高兴,见他两眼冒出凶光,愣了愣,心中这才开始阵阵的发寒冷。

“你。。。你说什么?”

蒙面人无法,只得又问了一遍账册之事,谁让他遇上了萧有道这个县令中的奇葩呢?

“没,没发现啊。里面什么都没有!”萧有道战战兢兢道。

“你说是不说!再废话,大爷真要下手了。”蒙面人怒喝道。

其实萧有道说的是实话,九妹跟柴玉定计之时,萧有道可不在跟前,自然他更不知道自己光荣的成为了包柴二人的诱饵。

蒙面人见萧有道只是不说,再加上他先前装疯卖傻,认为这狗官根本就是有意消遣于他。心中一怒,手下当下用力,萧有道忽觉脖子一凉,竟给划出了血。

九妹跟柴玉他们此前只待在暗处查看,此时见屋中情况不对,纷纷跃进了屋中。

那蒙面人见屋中来了人,知道中了计,右手突然一翻,顺势将萧有道拉入了怀中,卡住了他的脖子。

“好哇!你们竟敢设计你爷爷。都滚出去,信不信我杀了他。”蒙面人冷眼扫视众人,手上加了劲儿。萧有道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脸憋的涨红。

“冷静!你这是何必呢?”九妹怕他当真掐死萧有道,忙道:“你不就是想走吗?容易!我们放还不成?你千万别伤他。”

“不行!不能放他走!”柴玉冷冷道。

“你疯了?你想他死不成?”九妹悄声对柴玉道。

柴玉冷冷的盯着蒙面人,“你杀了净心长老,想走没那么容易。”

蒙面人冷哼一声:“你不怕我杀了他?识相点的就让开,否则老子活不了,他也别想活着。”

柴玉淡淡道:“好啊!你杀啊!反正他的命跟我没关系。你们杀了也不止一任县令,多死少死一个又有什么关系?”

蒙面人见丝毫不将萧有道的命放在眼里,一时倒不知该如何。疏神之际,只闻空中嗖的一声,再回神间,一柄折扇流星般迎面射来。蒙面人也顾不得手里的人质,挥刀便挡。趁着间隙,柴玉两袖鼓鼓生风,如鹰隼般扑向蒙面人。蒙面人还未出刀,柴玉已一招“擒龙手”将他制住。萧有道则给柴玉的来势迫住,一时气息不畅,晕倒在地。

九妹赶紧上前将其拖到椅子上,过了好半天,萧有道才恢复了意识。

......

“说说吧,净上长老!为什么要杀净心长老?你又是什么人?”

柴玉将蒙面人的的面巾往下一拉,一张沟壑纵横的老脸立刻露了出来。

净上斜眼瞧了瞧柴玉,冷哼道:“你既什么都知道,又何必多此一问。我只是不知,你们是如何知道是我的?”

柴玉淡淡道:“还记得净心长老临死前做了个向上的手势。当时我们都以为他指的是房梁,其实不是。他是想告诉我们,杀他之人名字里有一个上字。我也是偶然看到庙里的花名册才想到的。烂柯寺里名字里有上的僧人,除了你就只有弟子法上。可我暗中观察过法上,他脚步沉重,根本就不像是会武功的人。而你就不同了。”

“据我所知,烂柯寺除了护院武僧会几手拳脚之外,只有净心长老会功夫。可你已年逾五十,走路时虽故意放慢,但仍步履矫健轻省。这说明,你身有武功而且还有意藏拙。”柴玉又道。

“那能说明什么?难道贫僧会武功犯法吗?”净上道。

“当然不!”柴玉瞟了他一眼,又道:“我查过净上长老的履历,他年轻时是个寒儒,因仕途不得志,这才愤然出家。此后,便一直潜心修佛,不问世事。试想这样的人又从何学得武功呢?由此看来,你根本就不是净上。说!你究竟是谁?净上长老又身在何处?”

净上冷笑:“我不知你在说什么?”

“很好!”柴玉话音未落,出手如电,一伸一抓间,手里已多了一张人皮面具。

当面具解开后,在场众人都被面皮后面的那张脸惊呆了,那人竟是皇甫谧!

“你。。。你没死?”白玉堂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皇甫谧扯出一丝冷笑,盯着白玉堂道:“白兄别来无恙!”

“怎么回事?你明明活着,为何他们却都说你死了?”白玉堂不解。

皇甫谧道:“白兄,事到如今,我还得多谢你。为了追查我的死因,你倒也尽心尽力。只是你管的未免太多了,否则我也不会沦落自此。”

自己犯了错,还要错怪别人!九妹盯了皇甫谧一眼道:“你搞这么多事,还有脸说别人?说吧,又假账册又是假死,你究竟为什么这么做?法从之事也是你干的吧。”

皇甫谧也不否认,反而笑道:“不错,就是我。不过,这也怪不得我,谁让他闯进我的院子,还探听到了我的计划。我不杀他已经是仁慈了。”

九妹道:“那要月华引诱萧大人呢?你故意将假账册交到他的手上,就是为了嫁祸自己的对头,是吧?你很聪明,也成功了。拜你所赐,萧大人的确差点给你害死。”

皇甫谧冷冷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我十年寒窗,好不容易考上了进士,还不就是为了为百姓做些实事。可朝廷那帮没用的混蛋,妒贤嫉能,竟将我贬到个鸟不生蛋的小县,毁了我的一生。我算看透了,什么好官,为民请命,都是狗屁。只有抓在手里的才是真的,人生如白驹过隙,做个清官又有什么好?连肚子都吃不饱!”

九妹盯了他一眼:“你没说实话!这固然是你变质的理由,可最重要的理由你还没说?”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屠龙帮!”九妹一字字道,“你投靠了屠龙帮,是不是?”

皇甫谧脸色白了白,“你。。。你胡说!”

“是胡说吗?”九妹从袖中扯住一册书册,继续道:“这才是真的账册。里面详详细细记载了你上任三年来跟屠龙帮以及本县大户娄老爷的所有银钱往来。”

“你,你们去过旺龙坡的墓地?”皇甫谧惊讶道。

九妹笑着跟白玉堂相视一眼。他们在墓地确实没发现皇甫谧的尸体,但也并非一无所获,因为白玉堂在探查棺木之时,在夹层里发现了这本账册。只是当时他们怕走路风声,这才没将此事公之于众,甚至连县令萧大人也不知道。

九妹不理他,接着道:“这三年来,屠龙帮借用你的权力做掩护,暗地里干了不少欺压良善,买卖人口,逼良为娼的买卖。这中间,你总共收受贿赂高达一百万两白银。一百万两啊,只怕一个京官,十辈子也没有你挣得多。可你们的小集团也不是铁板一块,娄老爷就因跟你分赃不均生了嫌隙。他在京城有靠山,你怕他告发你,才想了假死这一招来骗过世人,甚至可能还梦想着带着你的月华远走高飞去过好日子。”

“可惜啊!”九妹叹息道,“你杀了净心长老,他一死你的丧钟也就敲响了。”

皇甫谧刚才是气势汹汹,这时已经如同蔫了的茄子,愣在当地。

说着话,宋奇忽然进来了,手里还揪着一身黑衣的月华。月华白着一张脸,俏生生的看着在场众人,直到目光钉在皇甫谧身上。见皇甫谧给五花大绑的制住,一脸丧气,就什么都明白了,从宋奇手里挣开,哇的一声扑到皇甫谧身边大哭起来。

只听宋奇道:“这女子潜入法从的房间意图不轨,给我抓来了。”

柴玉点了点头:“法从没事吧?”

宋奇道:“公子放心,法从师父现在已经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了。”

......

萧有道晕了大半天,刚清醒就瞧见了月华。但下一刻,月华直扑皇甫谧怀中,还哇哇大哭,萧有道涌上心间的喜悦之火立刻给一盆冷水浇灭了。

“表哥,你还好吧?”九妹一回头见他呆呆的注视着面前这一男一女,关切道。

“无事!想不到,为兄终究跟月华姑娘无缘!”萧有道凄然道。

九妹拍拍他的肩头让他即刻下令去抓娄老爷,并将刚才之事简约说了。

萧有道失魂落魄的瞧着衙役将皇甫谧跟月华带走,传令差役去抓娄老爷回来问话。

顾及到娄老爷家中有不少护院打手,宋奇也跟了过去。

九妹跟柴玉、白玉堂、还有哭丧着脸的萧有道坐在凉亭里等候回信儿。

今夜月色极好,正是喝酒赏月的时候,可此时亭中的四个人都没这心思。莫雨端来一壶茶,见众人这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倒了茶,默默的退到一边。一时之间,凉亭里倒比这深夜更加安静。

更鼓敲过三下,忽闻走廊里传来急切的脚步声,众人回头望去,只瞧一个狱卒鼻青脸肿的奔了进来。

“出什么事了?”萧有道见狱卒这副样子惊问道。

“大人。。。不好了。皇甫谧跟月华给人杀了。。。”狱卒气喘吁吁道。萧有道一听此话,当场软瘫在地上,脸无人色。

“你说什么?人好端端的,怎会给人杀了?”九妹插口道。

“小的们好好的守着牢,可谁知半夜进了个蒙面人。那人好生厉害,一出手就将小的们打翻在地。等兄弟们醒来去牢里一瞧,才瞧见皇甫大人跟那女子都给捅死在牢房里了。”狱卒说。

“杀人灭口!好个屠龙帮!”白玉堂一听此言,气往上冲,即刻奔了出去。

九妹跟柴玉也随后跟到牢房。只瞧牢里桌椅给打的稀烂,狱卒们个个灰头土脸,都在那里敷药,一瞧他们进来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将当时的情形说给三人听。

白玉堂径直走到牢房瞧了瞧尸体,脸上尽是哀戚之色。纵然皇甫谧多了诸多错事,但毕竟白玉堂曾与之交好,那种朋友间的情感,不是一两下能散去的。九妹见皇甫谧死状凄惨,心中老大不忍,转头吩咐狱卒好生将两具尸首收敛了,等朝廷有了回判再做道理。几个狱卒抬了两付担架,将尸首抬到停尸房去了。

从牢里出来,柴玉沉声道:“看来,这姓娄的富商是抓不回来了。”

“你是说,屠龙帮也会杀了他灭口?”九妹转头道。

“他为什么就不能是凶手呢?”白玉堂冷冷道,“他为了自保,照样有可能雇凶杀人。”

话未说完,只瞧前院廊子上灯火通明,不一会儿,宋奇带着衙役走了进来。

“娄老爷呢?”九妹瞧了瞧他们身后,并未发现娄老爷。

“已经跑了!”宋奇说,“今日他借口金蟾被盗装病在床。谁知,我们赶去之时,给他看病的郎中给他绑在床上,他自己却换了郎中的衣服从后门走了。”

九妹面色一沉,忽然听见后院传来萧有道的叫喊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