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县衙魅影(七)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3159字
  • 2020-02-19 14:18:41

“只是皮毛。”白玉堂道,“所以才想着借你们的力量来查清此事。”

九妹见白玉堂说的含含糊糊,料想他还隐瞒了一些事,便道:“如果只是皮毛,你又如何知道月华有账册之事?”又问:“那天那个刺客又是谁?”

白玉堂瞧了瞧九妹,笑道:“姑娘何必寻根究底。这世上有些事还是不知为好。”说罢叹气道:“知道了反而有杀身之祸。”

见他不肯说,九妹也不便再问,抬头道:“那你此刻有什么打算?”

白玉堂道:“我虽不知那账册之中究竟写了些什么,但可以肯定,凶手对其极其重视,否则也不会三番五次杀人灭口了。如今册子在你表哥手里,最多不过明日,凶手自然会找上门去。”

“你是想瓮中捉鳖?”

“不错!”

九妹沉吟半瞬,开口道:“你说的不无道理。但现下我还不能走,还有件事要做。”

说了这么多,见九妹还是不为所动,白玉堂脸色一沉,“还有何事?”

九妹告诉他,要见见那名叫法从的和尚,又道:“我怀疑法从发疯绝非偶然。皇甫谧死时,他定然是看到了什么?柴玉说,法从是近期病情才变得越发不稳定。所以,我在想,那凶手很可能就藏身寺中,说不定还是一名僧人。”

白玉堂想了想,点头道:“你说的不无道理。只是我怕凶手不止一人,如果他们同时行动,那将会对我们非常不利。”

“是呀。这就要你白大侠帮忙了。”她狠狠拍了拍白玉堂的肩膀。

他眉毛挑了挑,眼中满是不解。九妹复又笑道:“咱们分头行动,我家表兄的命就交给你了。。。哎!别跟我说什么官盗不两立这种鬼话,现在我们是合作关系,如果你想彻底查清皇甫谧的案子,就必须听我的。”

白玉堂嘴唇动了动,硬生生将刚出口的话吞了回去,抬头盯着九妹,肃然道:“下不为例。”

以他骄傲的性子,本没想着他会让步,如今见他如此,想起刚才那一场气,九妹觉得倒显得自己小肚鸡肠了。

“好吧!萧大人之命就交在你手上了。我这里写一封信,你给他带回去,量来他不会出什么幺蛾子的。”说着,九妹转回柴玉住的那间禅室,问他借了笔墨,给萧有道写了一封短信。

信写好之后,九妹又道:“我将刚才发生的之事都写在这信里了。月华死了,量来表哥此刻也无心管府里的事,你就多费心了。”

九妹在白玉堂那里从来都是蛮不讲理,如今突然变得如此多礼,白玉堂反而有些不习惯了。

他笑道:“咱们之间不必如此多礼!那我先走了。”话声未落,人影早消失在月色中。

“你跟他很熟吗?”九妹正低头沉思,柴玉忽问道。

九妹转头,见他不知何时已来到自己身边,目光沉沉,神情寡淡。

“见过两次而已,不算特别熟。”九妹说。

柴玉冷冷道:“见过两次?你什么时候才能长点心!一个刚见过几面的人也敢如此信任。”

他这话说的刺耳含酸,她抬头瞧了瞧他:“是啊,我向来如此。况且,我也并非所托非人。他虽在官府里名声不好,可在江湖上却赫赫有名,是鼎鼎有名的侠义之士。这样的人最重名声,怎会亲手砸了自家的招牌?”

柴玉转身回到几案边,半天没说话。九妹瞧他那一张不咸不淡的脸,也不知是否生了气,清了清嗓子,道:“我虽觉得他不是坏人,可毕竟你我才算至交。我对你的信任自然是他不能比的。否则,我也不会留下来。”

听见这话,柴玉脸色缓了缓,说道:“说吧,你又有什么事要我帮忙?”

给人看穿的感觉还真不好玩儿。九妹笑颜如花道:“柴大公子果然心思过人。净心长老之事你打算怎么办?”

他看了看她,避而不答,反问道:“姑娘有什么高见?不妨说来听听。”

这人还真是狡猾的紧,九妹道:“从进门到现在都没见到宋奇,他该不会去保护什么人了吧?”

柴玉抖了抖袍子,重新坐下,淡淡道:“你倒是猜猜?”

九妹不是拐弯抹角之人,直截了当道:“我需要见法从一面,不知他现在身在何处?”

柴玉顿了顿,起身道:“你随我来!”

......

这山间古寺名叫烂柯寺,寺庙虽不大,但前任主持却颇为有名,曾是东京大相国寺的主持,名叫了缘。

十年前,了缘不知为了什么事,突然辞去主持之职,孤身来到了这间僧众不到十人的寺庙清修。自后一直在此潜心佛学,直到圆寂。了缘死后,弟子们为表崇敬,将师父的尸身火化之后,遗骨存放在了寺后的一座矮塔中。山中野兽多,僧人怕师傅的遗骨有什么闪失,还特意派了一名僧人结庐在旁,以供每日扫洒。

“法从疯癫之后,就随这名扫洒僧人住在此处。”柴玉跟九妹讲了这寺庙的来历,又说道。

九妹所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想来你已见过这法从了。其中可有什么古怪吗?”

柴玉道:“我替他诊过脉,他脉象紊乱,确实得了失心疯。而且,整日都在山上游荡,问他也不说话,所以并未有什么疑点。”

“可你明明说他近来情绪不稳定,常常大喊大叫的。如今又说他不说话,到底怎么回事?”

柴玉见她吹毛求疵,又道:“他这病只在深夜发作。。。”

他话未说完,只听前面的草庐中传来一个男子的哭闹声。那声音在夜里听着犹如鬼魅,让人不寒而栗。九妹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走!”柴玉转头瞧了瞧九妹,垂手牵了她的手,往那草庐而去。

静夜之中,一灯如豆,青光闪烁,远远望去,仿佛将这黑谧之夜跟尘世隔开,傲然矗立在另一个世界之中。

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宋奇迎了出来,“公子!”看到身旁的九妹后,仿佛吃了一惊,“包姑娘。。。”

他话未说完,柴玉便道:“里面情况怎样?”

宋奇边跟着走便道:“情况不太好。大概是昨日受了风寒,夜里发了烧,一直叫着有火在烧他,还喊着净心长老的名字,让长老救他。”

说着话,他们已来到了法从住的那间草室。屋里十分简陋,除了一床、一桌、一凳,别无他物。法从躺在床榻之上,形容消瘦,他身前站着一个皮肤黝黑的粗胖和尚,此时正一脸油汗的给法从敷毛巾。

“情况怎样?”柴玉走到窗前探了探法从的体温。

胖和尚见到柴玉恍如见到了救星,急忙道:“柴施主你可来了。法从一直发着绕,我们药也给喝了,毛巾也敷了,能想的法子都想了,可温度还是降不下来,您说可怎么办?”

柴玉给法从诊了脉,微一沉吟道:“如今也只有这个法子了。”说着从腰间拔出一个细刃匕首,又让胖和尚拿来一个空碗,接着在法从左胳膊上轻轻一划,紫黑色的血液立刻流到了碗里。约莫流了半碗,柴玉这才掏出一个细瓷瓶,从里面倒了点白色粉末出来,又用白布将伤口裹住。

这一番治疗过后,已然过了小半个时辰。法从由刚才的躁动不安,渐渐平静了下来。

“这就成了?”胖和尚盯着那半碗黑血,迟疑道。

“他只是受了风寒,放了血,血脉通了就没事了。”柴玉拭去额头上的细汗,又问胖和尚道:“法边师傅,今晚可有什么人来看过法从师傅吗?”

那叫法边的胖和尚摇头:“没有。今晚除了小僧跟这位宋兄弟。。。”

他还未说完,只听宋奇大喝一声:“什么人!”跟着门扇大开,宋奇瞬间不见了踪影。

隔了一盏茶的功夫,宋奇才回来。

“怎样?发现什么了吗?”九妹急问道。

宋奇摇头:“那人身法轻盈,显然熟悉周边的地形。我追到山上的松林里,他就不见了。”

身法轻盈?九妹忽道:“你觉得那人是男是女?”

宋奇想了想,肯定道:“从身法看,应该是个女子。瞧她的武功路数,似乎来自松江一个大帮派。”

“什么帮派?”九妹沉吟。

“屠龙帮!”

柴玉一听这个名字,脸色不易察觉的变了变,但很快恢复正常。

九妹诧异的瞧了他一眼,又问宋奇:“这帮派什么来历?怎地我没听过呢?”

宋奇瞧了他家公子一眼,说道:“不是什么有名的帮派,就是普通。。。普通的水盗罢了。”

九妹见他吞吞吐吐不肯吐露实情,不知这中间有什么猫腻,也不再追问。

想了想道:“既然法从师傅病情如此凶险,不如随我回县里,可好?一来县里请大夫容易,二来也能好好养病。我听说城东有位专门医治失心疯症的名医,说不定能看好法从师傅的病也未可知。”

法边一听九妹这话,忙问柴玉道:“这位女施主是柴施主的朋友?”

柴玉听九妹这话,已猜着她的心思,冲他点了点头,“这位是阿九姑娘。”

九妹跟法边见过了礼,问道:“不知法边师傅意下如何?”

法边道:“如此当然是最好。只是我这师弟神志不清,怕给你们添麻烦倒是真的。”

“没事!柴公子是我的朋友,他的事就是我的事,师傅不用客气。咱们就这么说定了。”九妹笑着睨了柴玉一眼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