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县衙魅影(四)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7444字
  • 2020-02-19 14:17:14

日高人渴,九妹与莫雨已然跟了萧有道他们半个时辰,腿都快走断了。可萧有道跟他那位红颜知己倒好,一路上谈谈说说,信步而走,这哪里像是来查案的,分明就是来谈情说爱的嘛。

莫雨见公子那副得意洋洋,谈笑自若的样子,脸色铁青,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谁家雇来的打手。

九妹看不下去,用胳膊肘捅了捅他,道:“放轻松。有你跟着,你家公子跑不了。即便他真跟那月华姑娘好,也没什么。表哥都二十岁了,迟早也是要讨媳妇儿的,如今就当练练手好了,省得他来日被女人骗。”

莫雨跺了跺脚,气哼哼道:“那怎么成?公子临上任时,夫人特地嘱咐我要好生看着公子,不要让他结交狐朋狗友。”

“可那月华姑娘看着也不像狐朋狗党。”九妹喃喃道。

莫雨语塞,脸憋了通红,忽然义正言辞道:“可她身处贱籍,是个风尘女子。夫人说了,这些女子都是伐腑毒药,自古跟着这些人倾家荡产,身败名裂的大有人在。小的可不能让公子如此执迷不悟下去。”说罢加快步子又往前赶了几步。

望着莫雨那决然瘦弱的身影,九妹不禁莞尔。莫雨对月华的态度虽偏激了些,但大抵还是不错的。像月华这样整日与贩夫走卒,名门豪富周旋的女子,行事都有其目的。即有所求,言语也就不尽不实,暗中设套逼人入瓠,那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可她这位天真的表兄却为色所迷,不辨真伪,毅然抛却一片真心,的确是个隐忧。

想到此处,九妹眉眼微拧,追上莫雨交给他一个烟铳,嘱咐他到了地方就发信号。莫雨诧异,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九妹推说自己肚子疼,便一溜烟儿没影了。

莫雨也不知九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想追上去问个明白,又担心公子给人家设套,只得拿了烟铳继续悄悄的跟在萧有道身后。

萧有道今日得有月华相伴,什么找证据查案,早就跑到了九霄云外。这一路上,他都在跟月华谈诗论文。月华虽出身娼籍,但却是个雅妓。翠华楼的老板见她资质好,一心要将其培养成一棵摇钱树,曾不惜重金凭请名师前来授书,所以月华诗文都作的极好。萧有道自从来了平乐之后,就一直有种郁郁不得志之感,特别是那日跟娄老爷那班附庸风雅的假文士欢宴之后,更是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失意之感。如今听月华将诗文讲的头头是道,又能洞悉他心内的孤寂,更加将眼前的女子当做了自己此生的唯一知己。

“月华姑娘蕙质兰心,萧某人今生能遇到你也是前世的福分所致。只可惜遇上佳人却这样迟。”萧有道瞟了月华一眼,突然想到此女此时心中还有另外一个男子,不禁有些怅然。

月华如何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她心中既已有了一人,自然就容不下其他人了。

午后,人寂,街上除了躲在凉处歇晌的一两个人外,只留下被炎日炙烤的黄土街道。

萧、月二人各怀愁思,不觉间又走出了老远,直到拐到一处偏窄小路上,月华这才停下了步子,指着左近一处宅子说到了。

萧有道蓦然抬头,果然见一处外观不甚齐整的宅院出现在眼前。

......

灰蓝的天空划过一抹淡色红烟,很快街角一个青衣女子翩然而来。

“表姑娘,您去哪儿了?小的还以为你不来了。”莫雨待九妹走进,悄声埋怨道。

九妹笑而不答,“你家公子跟月华姑娘呢?”

莫雨朝院子里努了努嘴,“进去好半天了,也不知在里面干什么?还不出来。”

“自然是大事了。”九妹诡秘一笑,眼光四下里乱扫,像是寻些什么。

“找什么?丢东西了?”莫雨眼睛也不由自主的随着九妹乱转。

九妹一瞥眼间,见角落里一堆竹竿,抄起来掂了掂,摇了摇头,“太轻!”话落,又顺手在竿子里拨了拨。

莫雨奇怪,问她到底做什么。九妹转头笑了笑,“自然是要找件趁手的兵器了。”

“趁手的兵器?”莫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咱们又不打架,找兵器做什么?”

“谁说不打架了?”九妹说着,抄起了一根看着还算粗壮的木棍,顺手掂了掂,点头道:“这回成了。你要不要也来一根,兴许待会儿用得着。”

九妹这话说的前言不搭后语,莫雨怔怔的瞧了九妹一眼,正待说些什么。忽然,院子里传出重物倒地的轰鸣声以及叫喊声。

莫雨听出那是他家公子的声音,二话不说冲了进去,待进去一瞧,竟见一个蒙面人手持钢刀追着萧有道跟月华砍。莫雨愣了一下,随即醒悟,顺手抄起立在门边的一个没了毛的扫把就冲了上去。

扫把对钢刀,这不是以卵击石吗?很快,只听砰砰几声脆响,那秃扫把就给刀削的只剩一根杆子了。

“公子快跑!”莫雨扔了扫把棍,就朝那蒙面人冲过去,试图牺牲自己,拖延时刻,好救公子脱险。

但那人凶悍异常,还未等莫雨扑过去,便一脚将其瞪了个四脚朝天。刀柄一横,直冲萧、月二人削去。萧有道将身边的女子一把推开,两眼一闭,打算做英雄。

但他这英雄到底没做成。关键时刻,只听有人喊道:“表哥,低头!”萧有道闻声将头一伏,嗖的一声,一根短棒扫过头皮像那蒙面人砸去。蒙面人横过刀背一档,只闻咔的一声,木棒断成了两截。但这片刻的时间已够萧有道跟月华逃生了。

“表哥,快去叫人来!”九妹趁着蒙面人劈木棒的间隙,将萧、月二人拉到了院子里,催他二人快去找人。

“你怎么办?还有莫雨!”萧有道撇了屋中一眼,莫雨俯身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

说话间,蒙面人已纵身跃了出来,九妹只觉面前一凉,一道银光劈空而至。

“别废话!快走!”九妹大喊一声,翻身避过刀锋,抽出腰间匕首,一招百步银红,雨点般连攻数招。

萧有道见势危急,急忙拉着早已吓傻的月华出去找人。

但来人的目标显然是萧有道他们,他虚晃一招,用掌力将九妹逼开,几个起落跃出了门外。

九妹腿伤未愈,又给那人的掌力震破了虎口,也顾不得疼痛,急忙追了出去。但出去之时,那人已没了踪影。她担心萧有道出事,一瘸一拐的顺着巷子又追出几箭之地。

这城南街道纵横交错,九妹不熟悉地形,很快便迷了方向。她又转过几条巷子,奈何这些巷道都长的极其相似,九妹绕来绕去,也未绕出去。正想着找个人来问问路,却不料穿过一条僻巷子时,忽然后背一凉,跟着兵器破空之声擦耳而来。

九妹但觉头皮一寒,一抹寒光如风斩来。但来人出手好快,待她反应过来,已然迟了。

......

噗!巷子里传来兵器入肉之声,霎时间空气中充满血腥之气。

九妹回过头,正巧见那蒙面人睁着一双怪眼,倒在自己身前。

“你。。。”强烈的疼痛感从小腿传来,九妹眼前花了花,一张陌生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你没事吧?”

九妹定了定神,那人的面目更加清晰的映入眼帘。

那是一个年轻男子,一白衣,眼如流星,面容硬朗英挺,此时正手持长剑立在九妹面前。

“你没事吧?”那人看了她一眼,冷冷道。

九妹摇头,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匕首。眼前这人面如严霜,浑身杀气,为何会杀了这个蒙面人呢?莫非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白衣人似乎看出了九妹眼中的防备,盯了地下之人一眼,收起长剑,容色也渐渐和缓,说道:“姑娘莫怕。在下并非匪类。”

九妹不知他这话是真是假,拱手一礼,定定道:“多谢兄台救命之恩,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好说!”来人道,“在下姓白,白玉堂!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白玉堂?九妹觉得这名字好生熟悉,忽然想起,三年前因展昭被圣上封为御猫,而大闹皇宫的那个什么锦毛鼠好像就是叫白玉堂。

“小女子。。。阿九。。。阁下,莫非就是江湖上鼎鼎大名的锦毛鼠白玉堂?”九妹不动声色问道。

白玉堂没说话,九妹当他是默认。

“姑娘可是受伤了?你住在这附近吗?”白玉堂话锋一转,问九妹道。

九妹一低头,才发现不知何时,小腿上已渗出了一片血红。

“多谢兄台好意,我自己可以走。后会有期!”九妹刚要逞英雄,想着潇洒的离去,不料脚下一软,瞬间摔了个狗吃屎。

“姑娘。。。”白玉堂皱了皱眉,上前将九妹扶了起来。

“。。。没事,没事!”

九妹虽没什么太深的官盗成见,但想到来人跟开封府结过梁子,又听闻白玉堂这人脾气不怎么好,怕时日一久,给他看出身份,心想还是速速离去为妙。于是,再次谢绝了白玉堂的好意。

但白玉堂这人似乎有那么点小固执,他见九妹逞能,二话不说,扛麻袋似的扛起九妹就走。

九妹大惊:“喂,你做什么?快放开我!”

白玉堂笑道:“阿九姑娘不必慌张。在下没有恶意,只是瞧着姑娘行动不便。故而想送你一程罢了。”停了停又道:“不知姑娘家住何处?你要不说,就别想下来了。”

这人有毛病吧。九妹刚想说话,就听不远处有人喊她。

“表妹。。。你。你是谁?快放下我表妹!”萧有道见九妹给一个年轻男人扛着,以为她遭遇了危险,厉声朝那人喝道。又转身道:“来人!快把这个歹徒给我拿下!”

萧有道只顾表威风,早已忘了,自己身后的不是什么武功高强之人,而是一群闻讯赶来,拿着扫把、擀面杖的平常百姓。那些百姓见面前这人手执刀剑,似是个会武功之人,都不敢冒然上前。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我可是本县县令,你们连本官的话都不听了吗?”萧有道见那群人不敢上前,呵斥道。

那些人人发了一生喊,就要冲上来。

九妹知那白玉堂并非什么善类,怕他将这些人给伤了,忙道:“别打,别打!表哥,是这位公子救了我。”

白玉堂轻蔑的瞟了萧有道一眼,将九妹轻轻放下,问道:“这人你认识?”

“你说什么?这人。。。这人救了你?”萧有道诧异道。

萧有道得知是白玉堂救了九妹,少不得改了容色,啰啰嗦嗦的表达了谢意。但那白玉堂为人甚是高傲,对萧有道爱理不理,只是对九妹说,让她好生将养着,便掉头去了。

萧有道见此人如此无礼,拉过九妹问是怎么回事,这人又是谁?

九妹将前情说了,又把这白玉堂的来历也一一说明。萧有道一听这人竟是白玉堂,不禁额上直冒冷汗,埋怨道:“你怎地不早说。他们这些江湖人士,行事可怕的很,万一早知你是什么人,一怒之下还不把你先杀了。”

马后炮!刚才是谁上来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抓人的?九妹瞪了萧有道一眼,也懒得跟他废话,说道:“那刺客给白玉堂杀了,尸体现下在后巷呢。你最好叫两个人抬回衙门再说。”

萧有道先前只顾说白玉堂的事,经九妹一提,这才想起来,忙叫了两个人去后巷抬尸,又见九妹腿脚不便,就近问邻人借了一辆大车,将她先送回衙门了。萧有道将今日之事跟城南的里长交涉了几句,也回了衙门。

他到家时,刘师爷请来的大夫已给九妹裹好了伤口,莫雨也清醒了,大夫正在给他查看伤情,索性只是摔了一跤,问题不大。

九妹见萧有道进来,问他月华怎么样了。

“那会儿子已派人送回去了,只是受了点惊吓,没什么大事。”萧有道说。

莫雨在旁边白了白眼,嘀咕道:“她能有什么事?说不定她跟那刺客就是一伙儿的,今日要不是表姑娘来的及时,只怕公子就要给这女人害死了。”

“不许胡说!”萧有道脸一板,厉声喝止道。

莫雨哼了一声,不敢再言语了。

屋子里的气氛一时有些尴尬,刘师爷见状况有些不对头,借着送大夫开方子的名头,一溜烟儿走了。

九妹待他离开后,问萧有道在那间屋子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萧有道告诉她,自己跟月华进屋后刚拿出那包东西,那个蒙面人就从空而降,要抢那东西。

“那人手里有刀,又凶神恶煞的,咱们要往外逃就给他逼了回去。没法子这才喊了救命,只盼左邻右舍能赶来,却不料莫雨先冲了进来。”萧有道说罢,停了停又问莫雨道:“对了,你怎么在那里?莫非你跟踪我们?”

莫雨脸一红,又见萧有道那疾言厉色的样子,使劲儿吞了口唾沫,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九妹赶紧说道:“是我带莫雨去的。你想,你堂堂一个县令,出门也不带个随从,万一遇上歹人该怎么办?我们这也是关心你。”又道:“再说,那皇甫谧死的不明不白的,搞不好下一个就是你呢。”

给她这一说,萧有道不由得打了个激灵,暗自庆幸自己逃了一命,“不对。皇甫谧之事,月华姑娘只告诉了我一个人,你们又是怎么知道的?”萧有道眯着眼盯着九妹跟莫雨。

得!说漏嘴了!九妹跟莫雨交换了个眼色,清了清嗓子道:“这个嘛。。。嗯!”忽然脑中灵光一闪,“表哥,那刺客的身份你查了没有?”

“回来的匆忙,还未查到。”萧有道愕然。

九妹赶紧顺杆子往上爬,郑重道:“嗯。如今查清刺客的身份要紧,至于其他都不重要。”

萧有道见她说的有理,忙起身唤衙役让画匠画了刺客的画像,悬赏能提供线索者。

萧有道去后,九妹跟莫雨这才松了口气,心想要不是这位萧大人呆头呆脑的,他们跟踪之事就暴露了。

“你家公子这个脑子。。。哎!”九妹得了便宜还损人道。

莫雨郑重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一事,“表姑娘,你是如何知道公子会被刺杀?你刚刚究竟去哪儿了?”

九妹摊了摊手掌,她就知道莫雨要问这个。他们跟萧有道去城南之时并未发现身后有尾巴跟着。只是快到地方之时,九妹才觉得不对劲儿。故而,她找了个借口,佯装绕到岔路上去,为的就是看看那人的真面目。果然,萧有道他们过去不久,那蒙面人也悄悄的跟了过去。九妹尾随那人,一直不近不远的跟着,只是那人十分谨慎,似乎对城南的道路还颇为熟悉,所以九妹跟了不久就跟丢了。恰在此时,莫雨放了烟雾,九妹怕萧有道有个闪失,这才赶去跟莫雨会合。

“没曾想,这人如此凶残。夺个包袱也就罢了,还要害人性命。”九妹皱眉道。

“依表姑娘说来,这包袱还真是个大麻烦呢。那我家公子,该不会。。。”莫雨说到此处,不由打了个冷战,心想他家公子手无缚鸡之力,这要是再有人杀来,那岂不是小命儿休矣?

“放心!”九妹拍了拍莫雨,“本姑娘虽然武功不怎么强,但保护你家公子量来还没问题的。”

是吗?莫雨低头瞧了瞧九妹那只伤腿,一脸不以为然,心想保护公子还得自己想法子。

“你在想什么?”九妹见他半天不作声,问道。

莫雨摇头。九妹道:“你扶着我,咱们去停尸房瞧瞧去。”

停尸房?莫雨愕然,表姑娘怎地口味这般重,总爱跟尸体打交道?

......

这个世界总是充满了各种狗血的巧合。当那刺客那张满脸横肉的脸出现在包九妹面前时,她顿时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此人竟是那日在翠华楼撞她的那个大汉。

“孽缘!”九妹小声嘀咕道。

萧有道见九妹举止大变,忙问:“你认识此人?”

“一面之缘而已。”九妹将那日醉酒撞见这人的前因后果说了,只是隐下了貌似见过柴玉这一节。

萧有道沉吟半晌,喃喃道:“这倒奇了。”

从停尸房出来,九妹问萧有道月华交给他的那包袱里究竟是什么东西。

萧有道将她领到书房,将布包交给她。九妹扯开一瞧,见里面是一本蓝皮册子,她顺手翻了翻,不禁讶然,这上面竟然一个字都没有。

“怎么回事?难道是假的不成?”九妹将册子前后左右翻了个底朝天,连缝隙里都没放过。

“不知!”萧有道说,“月华姑娘交给我之时就是如此。为兄在想,会不会是那皇甫谧交给月华之时就已经给人调了包?”

确实有这种可能,九妹伸手摸了摸下巴,笑道:“表哥就没怀疑过月华姑娘吗?她将你引去城南,那刺客偏偏也到了那里,这不是很巧吗?”

“月华姑娘绝不会骗我。”萧有道斩钉截铁道。

“你就如此相信她?”

“正是!”萧有道毫不犹豫道。

九妹见他如此,微微叹了口气,这人完了,鬼迷心窍到如此地步,将来肯定是个妻管严。

这时,衙役进来说,娄府来人报案,说是他家昨夜遭贼,娄老爷最心爱的金蟾丢了。萧有道一听,嘱咐莫雨将九妹扶回去,换了官服去前面升堂去了。

......

“表姑娘,咱们怎么办?依小的看,那月华八成有问题。”回去的路上,莫雨一本正经的断言道。

“可你家公子绝不会动他那位心上人的。你没瞧见吗?咱们就是说说她,人家都不让呢。”九妹笑笑着瞧了瞧一脸愤然的莫雨,又道:“不过,办法还是有的。”

“是什么?”莫雨问。

“你今晚陪我去个地方。”

“去哪里?”

“翠华楼!”九妹淡淡道。

莫雨不知九妹要做什么,但想到自家公子马上就要给跟月华走了,少不得决定再牺牲一回,去那里探探底细。

华灯初上,九妹一身翩然佳公子的着装,带着脸色不清不白的莫雨来到了翠华楼。

今夜的翠华楼,歌舞升平,人声沸腾,好一派热闹景象。

“这位公子是第一次来吧?快请进!”掌柜的见九妹衣着不凡,举手投足间贵气十足,忙迎了上来,”不知公子怎么称呼?”

“在下姓萧。”九妹轻摇折扇,不紧不慢道。

“原来是萧公子!”掌柜的赔笑道,“咱们这里的姑娘都是万里挑一'的。公子楼上宽坐,小的这就给您叫她们来。”掌柜的说着就朝一边的伙计打了个手势。

不料,他刚抬手,九妹笑道:“不忙。在下听闻这翠华楼的头牌月华姑娘才艺出众,实不相瞒,在下此次正是为了她而来。不知,月华姑娘可否出来相见?”

掌柜的皱了皱鼻子,今晚这都是怎么了,怎地这么多男人都要见月华?“不瞒萧公子,月华姑娘今晚刚好有客,不如我给您介绍别的姑娘。我瞧就萃烟姑娘吧,她可是我们这里第二歌唱的好的。”

“不成!不成!”九妹将扇子啪的一收,板着脸道:“掌柜的是怕我付不起钱吗?莫雨!”给莫雨递了个眼色。

莫雨咬了咬牙,心不甘情不愿的从袖子里摸出了一锭银子,这可是他们一个月的花销,就这么花了,还着实有些不甘心。九妹见莫雨那小气的样子,连忙哼了一声,莫雨会意将银子交到了掌柜的手上。

掌柜的接了银子早已眉开眼笑,但还是忍痛推辞了,说今晚实在不便,又道:“公子你瞧,坐在那边的那位公子也是要见月华姑娘的。可月华只有一个,他既然已经排了队,公子只怕就。。。”说着顺手指了指对面桌子上的一个白衣公子。

九妹顺着他的手指一瞧,认出此人竟就是那白玉堂。大概是听见有人也要见月华,此时也抬眼望了过来,正好跟九妹目光相遇。

九妹一阵心虚,心想可不要给他认出来才好,忙说既然月华今日不便,他明日来便了,说着就扯着莫雨往外走。但二人还未转身,白玉堂已然跟了过来,扬声道:“阿九。。。公子!别来无恙啊!”

九妹硬生生挤出一个笑容,拱手道:“原来是白公子,真巧!”

“公子也是来见月华姑娘的?”白玉堂将九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眼,笑问道。

“。。。正是,正是!”九妹给他瞧的心虚,忙赔笑道。

“只可惜公子来晚了一步,听说月华姑娘已有约,咱们还得等一会儿。”白玉堂悠悠然道,“我看不如这样吧,阿九公子过来一起喝一杯怎样?”

“我看不必了吧。。。”九妹还未说完,白玉堂经一手攀住她的肩膀将她半推半夹的领到了对面桌子上。

这人好没礼貌。九妹心中不快,但这里人多不便发作,少不忍了下来。

“你究竟要干什么?”坐下后,九妹没好气道。

“阿九公子这是怎么了?见不到月华姑娘也不用如此生气吧。”白玉堂笑道,“来,先喝一杯酒顺顺气。”

九妹听出他有意调侃自己,板着脸道:“不喝!明人面前不说假话,你来有什么目的?”

白玉堂自顾自给自己斟了杯酒,悠然道:“姑娘今日又干什么来了?让我猜猜,给你的那位县令表兄当探子来啦?还是给你的那位表兄当说客来了?”

“关你什么事?”九妹脖子一扭,“是我在问你。”

“在下自然是寻。。。寻人来了。一个大男人出现在这种地方,还有别的理由吗?”

九妹听白玉堂这话说的不悦耳,细眉一皱,“不要脸!”

白玉堂也不生气,反而觉得面前这姑娘甚是有趣,正待再逗逗她。忽见,一个年轻女子从楼梯上连爬待摔的跌了下来。

“怎么了?”掌柜的见状急忙奔了过去。

只见那女子头环散乱,死死的揪着掌柜的衣袖,说道:“杀。。。杀人了!”

在场众人均是一惊。掌柜的忙问:“杀谁了?”

那女子嘶声道:“是,是月华姑娘。。。”

九妹跟白玉堂闻言,也不待细想,拂开人群朝出事地点奔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