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陷空岛(七)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167字
  • 2020-02-22 12:48:17

箱子找到了,可里面的金子却不翼而飞。

展昭看着一脸困惑的丁贵:“数日前,朝廷下拨的赈灾银两丢了。”

丁贵:“。。。。。。”赈灾银两丢了,与陷空岛何干?

展昭见他茫然,再次提醒道:“这几口箱子正是用来装运那笔银两。”

“什、什么?”丁贵瞪眼,脑子跟着转了几转,不翼而飞的钱款在陷空岛暗室之中发现,这岂不是意味着陷空岛有私吞朝廷钱款之嫌?

丁贵上前:“大人请听小人解释。”

展昭看着他,笑容可掬:”好好说。“但语气却暗含着警告的意味。

呵呵,丁贵心脏抖了抖,心想大人这阴险的笑容着实。。。好看!

”大人明鉴,小人可以性命发誓,昨日这东西绝不在此处。“

展昭:“今日呢?”

“今日小人还没来得及查看,着实不知是怎么回事。”

“嗯~~”展昭吭了一声,然后没了下文。

丁贵的心口又抖了抖,莫非大人不相信?

“小人明白了。”过了片刻,丁贵忽然灵光乍现。

展昭笑眯眯的看着他,示意他说下去。

丁贵:“一定是有人意图栽赃陷空岛。”

展昭‘嗯’了一声:“你倒说说看。”

丁贵略微思索,赶紧说道:“究竟是谁,小人一时想不起来。不过,最近巨鲸帮来找过咱们的麻烦。”

“何事?”

陷空岛占尽江南地利之势,这里的水运码头自然也极为重要。巨鲸帮近年来有壮大之势,自然希望将江边几个重要的码头都收在自己麾下。那些实力弱的自然不敢说什么,但陷空岛却是硬气的很,绝不愿受人摆布,是以巨鲸帮早就看陷空岛不顺眼,每年总会找几次麻烦。只是往年五鼠都在岛上,根本不将其放在眼中。但今年五鼠为了一件大事离岛,正好给了巨鲸帮生事的机会。

“大人,如果小人所料不差,定然是巨鲸帮搞的鬼。”丁贵说。

展昭道:“听起来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只是。。。这几口箱子如此巨大,虽不装着金子,恐怕也有十来斤,他们是怎么运进来的?而且还神不知鬼不觉?”

丁贵:“大人的意思是~~”陷空岛内有古怪?

展昭悠悠道:“既然目前说不清楚,不如丁管家与我去一趟衙门如何?”

“大人,小人着实不知情。”

展昭拍拍他的肩膀:“丁管家不必惊慌,只是去问问话,顺便住几天而已。”

顺便住几天?在哪里?牢里?

“大人——”丁贵一脸凄然。

“好了,这就走吧。”展昭从不多话,今日却破费了些口舌。

九妹在旁同情的看了看丁贵,也跟着走了出去。

丁贵被关,陷空岛一下子没了主心骨。暂代主事性子懦管不住手下,茉莉花山庄如今是一片散漫。守卫松懈不说,连门客也趁机溜了不少,还有个别顺手牵羊之人,那也不必细说了。

夤夜,月光稀微,海水暗涌。

不知何时,山上的草丛之中突然多了许多黑影。

对面高处的望楼灯火明亮,几个侍卫在来回巡查,只是他们神色疲惫,心不在焉。

如此过了许久,望楼上的身影渐渐少了,里面竟鼾声如雷,此起彼伏。

“动手!”

语声如针般钻入风中,如泥牛入海,消失不见。

“来人~~”望楼之人来不及呼救,已没了声息。

瞬息间,黑影如鹰鹞出现在茉莉花山庄中的所有岗哨之内。几个寒光闪烁之后,里面便再无半点生气。

随后,黑影迅速集结向着庭院而去。

院中一片漆黑,廊檐上的灯笼在寒风中一摇一摆,却无半点亮光。

这院子为何此时如此安静?黑影们迟疑片刻。

“哈哈哈~~欢迎欢迎~~”黑暗处,一个声音响起,不辨男女。

“是谁!休要装神弄鬼。”黑影握紧了手里的长刀。

“当然是你爷爷我咯~”

突然,院中灯火通明,黑影抬头间,一个白衣人从对面房顶上飘然而落。

“白、白玉堂?”

“正是你大爷。”白玉堂懒得与他废话,“说!哪个混蛋让你来的?”

“你等死了就知道了。兄弟们,给我上!”

院中兵刃之声不绝于耳,白玉堂左支右绌,如鱼得水。

在他对面的屋顶之上,三个人悠然站在那里瞧着,绝没有要插手的意思。

“老白这身手真是越发熟练了。”九妹赞叹道。

展昭:“嗯。”

柴玉:“没见识,就这几下子也值得大惊小怪。”

九妹:“......那你倒是下去露一手啊。”

“没兴趣。”

“你......哼~“

展昭看他二人一眼,转身道:“客栈里的人兴许等的久了,我先去了。”

话落,几个起落,蓦然消失于夜色之中。

九妹冲他招招手:“待会儿见。”

柴玉奇道:“你竟不跟去看热闹?”

九妹:“一个老头,两个伙计有啥热闹好瞧,还是这里热闹。”

说话间,白玉堂已亮出了腰间长剑,对手们明显落了下风。但这些人甚是顽强,仍旧没有要收手的意思。

九妹:“看来这巨鲸帮也不是那么浪得虚名嘛。”

柴玉:“你才知道啊。”

白玉堂一人奋力擒敌,这两人却还在屋顶聊天,心内不觉气愤。

“你们俩还不过来帮忙?想累死小爷吗?”

九妹“嗯”了一声,旋即冲他喊道;“我武功不行,就不去添乱了。”

白玉堂:“那你身边那个呢?”说话间,几炳长刀已经劈了过来。白玉堂荡开长刀,专心对敌。

九妹回看柴玉,见对方似乎没有要出手的意思,仍旧冲下面喊道:“柴玉说武功没你厉害,也不去了。”

柴玉:“......谁说我功夫不如他高?“

九妹一脸无辜:“我瞧你半天不敢下去,自然就作如此推测了。”

“没见识。”说话间,柴玉已经飞了下去。

九妹嘿嘿笑了半日,却忽然笑不出来了。

她喉间忽然多出一柄刀,刀锋贴着皮肤,已经能感觉到丝丝寒意。

“笑啊,怎么不笑了。”一个瘆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九妹:“你、是你!”

“就是我!”一个老者的面孔出现在灯火中。

那人正是山下客店的窦老头。

窦老头看了眼院中的形势,轻轻在九妹耳边说道:“叫他们住手。”

他口气中带着刺骨的寒意,九妹不禁头皮发冷:“老爹莫开玩笑,他们不会听我的。”

“是吗?”窦老头嘴角浮出一丝冷笑,朗声冲院中喊道:“下面那两位,还要不要这丫头的性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