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陷空岛(六)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351字
  • 2020-02-22 12:48:03

茉莉花山庄依山势而建,并无甚特别之处。

但白玉堂告诉九妹,别看这山庄从外看不出什么,实则占尽了地利。只有你站在望楼之上,山下的一切尽收眼底。

九妹仰视着对面的山庄,审视良久,忽然问道:“为何叫茉莉花山庄?”

她语气自然,绝没有要嘲笑这名字的意思。

白玉堂神情一尬,“这、这个嘛。。。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九妹回头。

“其实也没什么意思。早前这里一到夏季就漫山遍野的开茉莉花,因此得名罢了。”

“后来呢?”九妹敏锐的抓住了他话里的漏洞。

“后来嘛。。。嗯。。。”白玉堂显然不情愿说。

“说!”九妹开始瞪眼。

“后来我大哥娶了江南丁家村的大户丁小姐为妻,因丁小姐闺名茉莉,所以。。。”

九妹笑道:“想不到你大哥还是个痴情人呢。”

白玉堂暗叹一声,“不提也罢。做人做到这种份儿上,我都替他觉得丢脸。”

九妹沉吟:“你大哥失踪,大嫂。。。呃,我是说茉莉夫人应该在山庄内吧。”

“非也。嫂嫂住不惯这里,她有花粉症,是以常年住在娘家,难得回来一次。”

花粉症?白瞎这好听的名字了。

“如今茉莉花山庄之内还有何人?”九妹问。

“丁贵。”

“丁贵是何人?”

“丁贵是嫂嫂的陪嫁,为人精明能干,大哥极为欣赏。我们不在,山庄就由他全权打理。”

说着话峰一转,“你该不会。。。”

九妹点头。四鼠失踪的太过诡异,再说他们这趟押送任务极为隐秘,除了身边的心腹不可能有第二个人知晓。

“可丁贵不可能。”

“为何不可能?你对他很了解吗?”

“丁贵是丁家的老人,对嫂嫂一家极为忠心,怎会伤害大哥呢?这说不通。”

“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信得过的。”柴玉的声音适时从身后传了过来。

白玉堂蹙眉,“关你什么事。”

柴玉悠然摇着扇子,“朝廷赈灾银两丢失,而且很可能跟四鼠有关,你说关我什么事?”

“哼!姓柴的,莫非你是怀疑银子是咱们陷空岛独吞的?“

”本公子可没这么说。“

“哼,你就是这个意思。告诉你,咱们陷空岛光明磊落,从来不做这等不义之事,你别诬赖好人。”

柴玉冷冷道:“是吗?那你就拿证据。没有证据,谁都脱不了干系。”

这话说的极重,似乎柴玉已经认定此事是陷空岛做下的了。

“哎呀,你们别吵了。。。”九妹夹在中间真是左右为难。

“好!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拿出证据的。咱们走着瞧。”白玉堂狠狠瞪了柴玉一眼,气哄哄的走了。

“喂,你去哪儿?”九妹朝他喊。

“不用你管。”白玉堂也不回头。

“你干嘛激他,难道你真的认为银子是四鼠偷的?”九妹回看柴玉。

“自然。”柴玉面无表情道。

“可四鼠没有这么做的理由。。。”她话还未说完,柴玉冷冷道:“你站在他那一边?”

“这跟站谁一边有什么关系?我是就事论事。”

“哼,就事论事。我看你就是对他有情,故意颠倒是非黑白。”

“我。。。”

柴玉不再理她,转身竟也走了。

“喂——”她今天是招谁惹谁了。

天色不早,小店的烟囱里缓缓飘出了炊烟,一个黑影在后厨一闪而过。

吃过午饭,白玉堂没有露面,柴玉自然也不知去了何处。

九妹跟着展昭按照原定计划来到了茉莉花山庄。

丁贵接待了两人,当展昭说起四鼠失踪之事,丁贵一脸惊讶。

他一直在这岛上,并未接到白玉堂的书信,是以并不清楚船上发生的事。

九妹从旁细审,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之处。如果眼前这个人真是在演戏,那确实是个极为厉害的人物。

展昭:“既如此,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丁贵:“两位长途跋涉而来,不如就在山庄里休息一两日再走吧。”

展昭:“不了,既然岛主不在,在下就不打扰了。”

丁贵也不勉强,亲自送两人出山庄。

不料,走到半路,手下突然来报说,账房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了。

账房暗室之中藏有大量的财物,如果丢失后果不堪设想。丁贵急了眼,连客人也顾不得,急忙带人赶了过去。

展昭见状对九妹道:“走,咱们也去瞧瞧。”

账房有被人撬动的痕迹,看守的两名侍卫也给人打晕了,书柜后的暗室大门敞开着,丁贵刚进门就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待他进了暗室,瞧见满地的狼藉,心登时凉了半截。

“丁管家。。。”手下见丁贵脸色泛青,话到嘴边却没出口。他本想问说,要不要立即报官。

丁贵愣了半日,突然骂道:“家里被盗,还不赶快报官,愣着干什么?大老爷白养了你们这些废物了吗?”手下刚要走,他又沉着嗓子道:“等等,将山上各处要道都封了,不许任何人进出,要是走了贼人,小心你们的腿。”

“是,小的这就去。”手下见状不敢迁延,向门外奔去。正好撞见展昭、九妹二人。

展昭:“丁管家!”

丁贵一见展昭,忽然想起什么,奔过来道:“失礼,贵客乃是开封府中人,可否。。。”

他的意思很明白,希望展昭能帮他一臂之力。

“丁管家既然如此说,展某自当尽力。不知庄里丢了些什么东西?”

“这~”丁贵光想着抓盗贼了,竟也百密一疏,忘了检点财物。

展昭见状拦住他问,在这之前,除了盗贼还有谁进过暗室。

丁贵道:“除了在下在门边逗留,并无人进入。”

展昭点头,第一现场是完好的,它会告诉人们许多线索。

暗室之内十分凌乱,箱子、器物、财物散了一地。展昭勘查一圈发现,现场尽管林乱,却像是有人故意为之,并非职业的大盗。

展昭:“丁管家,暗室之中所有东西都在此处吗?有没有丢失什么。。。或者多出什么。”

丁贵一听,心里乐了,贼来偷东西,还会顺带带点东西过来留给主人家吗?但展昭既然说了,丁贵少不得得捡点一番。这不检点还好,一查之下竟然真个发现多出了几口从未见过的箱子。

”这是何时进来的?我怎么不知道?”丁贵十分纳闷,这账房平日里都由他负责,昨日他还查过一遍,这什么时候竟多出几口黑木箱子?

“真是咄咄怪事,怪事。。。”

展昭:“这几口箱子莫非不是陷空岛之物?”

丁贵:“绝非陷空岛之物。你们瞧这箱子箱底潮湿,还生了青苔,一看就是在海上随船漂了许久。可茉莉花山庄建在高处干燥之地,怎会生青苔呢?”

九妹上前看了看那几口箱子,果真如丁贵所言。

“你确定吗?”展昭问。

丁贵点头,他自小在这江边长大,对水上之事再熟悉不过,绝不会看错。

“大哥。”九妹看展昭。

展昭点头,看来鱼儿已经上钩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