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县衙魅影(二)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3139字
  • 2020-02-19 14:16:23

天空变得越发阴沉,凉风掠过树梢,将一股泥土的潮味送进了人们的鼻腔。对面的凉亭整个隐没在黑暗中,萧有道他们三人都感到了一种刺骨的寒意。那寒意从心里发出,像藤蔓一般,慢慢占领了全身的每一寸血液。

沉默了许久,萧有道问:“我们要不要去瞧瞧?”他说这话时口气虚弱,九妹知道他内心是抗拒去那样一个没有光亮的,看起来充满危险的地方的。

九妹很坚定的看了表兄一眼,做了肯定的表示。有些事,如果你必须要面对,那逃避是一种错误的做法。

于是,三人回书房提了一盏昏黄的油灯,慢慢朝那黑暗的亭子移去。

那道通往亭阁的浮桥并不长,但他们却足足走了一盏茶的功夫。对于一个生活在光亮之下的人来说,黑暗永远意味着未知跟说不尽的危机。所以,他们都觉得自己脚下灌满了铅,每走一步就意味着离痛苦的深渊又近了一步。但他们没有选择,或者说,他们只有眼前的选择。

昏暗的光芒渐渐靠近漆黑的所在,他们以为自己会见到这世上最可怕的一幕,但结果却是令人又欣喜又失望的。他们没有见到那可怕的鬼魂,只觉得围着密树的凉亭,此刻变得十分气闷,一刻也不能多待。

趁着雨滴将落未落,三人心安理得,脚步虚浮的退回到了书房之中。

书房雅致温馨,即便灯光昏暗,也让人觉得安全放心。

“兴许是你看花眼了。”萧有道坐回到椅子上,对莫雨说。

莫雨摇头,显然不同意主子的看法,他确实看见了那东西,只是当时太过惊惧,此刻留在脑中的印象不那么明晰了。

“或许,莫雨说的有些道理。”九妹若有所思的说。

萧有道一惊,往前凑了凑身子,说道:“阿九,你是说这里真的有古怪?”

九妹点头:“还记得刘师爷提到书房时的反应吗?当你说要去书房之时,他浑身战栗,脸色苍白,似乎这里这里面有什么可怕的怪物。”

萧有道沉吟,蓦然记起了刘师爷那一张沟壑纵横,惊惧万分的脸。

“但。。。兴许,他是有什么别的原因也未可知。”萧有道试图麻痹自己,不想将事情跟鬼魂扯上关系。孔老夫子说,敬天祀鬼,并没有说要跟鬼打什么交到。他自忖,自己似乎也没有这个能力。

九妹见萧有道脸色阴晴不定,心内已猜透了八九分。表兄有天下读书人,救世济民的理想,也想当一个好官,造福一方。但他们骨子里其实是极其怕事,况且这次还是这种事关幽冥之事。她不想逼迫他承认什么,但也绝不相信什么鬼魂之说,她知道这里面或许另有隐情。

“好吧,时候不早了,咱们吃点东西就休息吧。有什么事,明日再说。”九妹将刚才胡乱穿上的衣衫重新穿好,转头对二人说。

说起吃饭,萧有道的肚子此时很配合的叫了起来。

“没错,没错!”萧有道搓了搓手,转身吩咐莫雨,“不必重新做了,将咱们中午吃的鱼拿来热热就成。我还真饿了呢。”

莫雨一脸难色的瞧了九妹一眼,悻悻而去。

......

夜里下过一阵雨,隔天起来,天气大好。

站在窗前像院子望去,院里的草木、池水、亭子都沉浸在金色的阳光中,九妹啥时间有一种庄周梦蝶的感觉。好似昨夜的一切都只是一场噩梦,但眼前的景象又让她觉得不那么真实。

“表姑娘,吃点东西吧。”莫雨手里捧着个食屉子进来说。

九妹见是早餐是一碗素面,“你家公子呢?怎地一起来就不见人影?”说着拿起筷子挑起几根面条尝了尝,竟意外的好吃。

“你做的?”九妹诧异。

莫雨摇头:“今儿一大早,刘师爷就说县里来了几个缙绅要见公子。此刻,公子正在前厅见他们呢。”说罢,皱了皱眉又道:“你现在手里这碗面也是那里面一个姓娄的缙绅带来的厨子,说是让咱们先使着,等什么时候咱们雇了新厨子在打发回去就是。”

九妹笑了笑,这平乐县的缙绅可真是手眼通天呢。表兄这才来了不过一日,这些老爷们竟连他没厨子这事都知道了,还亲自打发了自己的厨子来,这份苦心倒也难得。

“人家对你家公子这般殷勤,你怎地不高兴呢?”九妹从莫雨进来就瞧见他愁眉不展,似乎有什么心事。

莫雨叹气道:“咱家公子是个书呆子,哪里晓得这些人的心思呢。以前老爷在的时候,这些人天天登门,不是送这就是送那。可老爷一死,这些人都不知道哪里去了。你想想,他们为什么这般,还不是见有利可图就巴结,一旦靠山没了,就翻脸不认人。哼,这般小人嘴脸,我见的多了。”又喃喃道:“我真怕咱家公子给他们利用了。”

九妹一直觉得莫雨这孩子挺不错,可没想到,他小小年纪竟有这样一番见识,可比他家那个书呆子强多了。

“这些事都是谁跟你说的?”九妹问他。

“不用谁说。咱们做奴才的,自小就在这富贵门中长大,要是不懂得察言观色,识人断物早给人打死了。”莫雨说。

九妹听他说的心酸,不禁眼眶一热,说道:“你家公子有你这么个人在身边也是他的福气了。行了,你去前面盯着去吧,否则表哥脑子一热,又不知道答应什么难事呢。”

莫雨应了一声,收拾了碗筷,自去了。

太阳暖暖的照着,九妹坐在廊子下逗鸟。这还是昨日傍晚刘师爷送来的,说是送给县老爷解闷儿的。可他这个马屁却偏偏没拍在地方上,萧大人从小怕长毛的东西,说是小时候调皮掏鸟窝的时候,被母鸟给啄了一口,从此就留下了后遗症,一见到这东西就直冒冷汗。

萧大人怕鸟,可萧大人的表妹可不怕。于是,九妹就心安理得的将这副重任给接了过去。不过,她这也是有私心的。上次在田家庄弄伤了腿,虽现在能走了,但多走上两步伤口还是隐隐的疼。萧有道劝她静养几日,否则留下病根儿就不好了。她想想也是,如果包家的小姐总是跛着脚走路,那还不瞬间成为汴梁城里的一道奇葩的风景线。但话说回来,九妹是个闲不住的人,整日让她呆呆的坐着,还不如杀了她来的痛快。这下好了,有了这笼鸟,她算是暂时给自己找了点事做。

她刚喂完食儿,萧有道就红光满面的回来了。

“阿九。。。”但他见到廊子上的那笼鸟,立刻止步,远远的站着不肯过来。

九妹示意他进屋说,萧有道挪着步子,惊惧的钻进了屋子里,末了出了一身的汗。

九妹觉得好笑,边给他擦汗边埋怨道:“一个大男人还怕鸟?你这要是说出去给人知道,人家还不笑掉了大牙?”

萧有道接过帕子摸了摸额头,这才道:“哎哎,为兄也是没法子。”停了停又道:“对了,今晚娄老爷请我去酒楼吃饭,可能会回来晚一点儿。你不必等我,早点休息就是。”

“娄老爷?就是刚才来拜访你的缙绅?”

“是,这娄老爷是平乐的大户,还是商会的会长。我本来不想去赴宴的,但刘师爷说,娄老爷在朝廷里有靠山,让我不要随便折了人家的面子。”

“靠山?是谁?”

萧有道脸一沉:“听说是庞太师的大公子。娄老爷的表外甥女嫁给了庞公子做小,娄家自然也跟着翻了身。”

九妹摸了摸下巴,“我今晚跟你一起去。”

“什。。。什么?你要去?”萧有道有些吃惊。

“自然。”

“可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子,去那种地方总是不好呢。。。”萧有道吞吞吐吐说。

那种地方?九妹眼珠子转了转,恍然道:“你该不是要去喝花酒吧?”

萧有道急忙摆手:“不是,不是!我本来是不去的,可刘师爷说只是去喝酒吃饭,没什么。。。所以。。。”

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九妹哼了一声,“那我就去定了。那种地方是盘丝洞,万一你回不来,我不得去救你吗?”

“盘丝洞?”萧有道诧异,“有那么严重?”

九妹不理他,催促他有什么干什么去,她得为晚上好好准备一番才是。

萧有道不知九妹口中所说的准备是什么意思,疑惑的瞧了瞧她,他深知自己这个表妹,满肚子怪主意,也不知这次又想出了什么整人的法子。但他也不敢说什么,只得悻悻的走了。

萧有道离开后,九妹叫来莫雨,在他耳边如此这般的嘱咐了一番。

莫雨听完,惊讶的望着九妹,问:“这成吗?万一给人瞧出来呢?表小姐,恕我直言,你可不能想一处是一处呀。这事要是给包大人知道了,那。。。那咱家公子是要倒大霉的。”

九妹伸指戳了他脑门儿一下,狠狠道:“怕什么?难道你放心你家公子一个人去那种地方?再说,天高皇帝远,他们怎会知道?快去办吧,什么时候也跟你家公子似的,满脑子礼教大防,我看你赶明儿别服侍你家公子了,干脆去当夫子去得了。”

见九妹心意已决,莫雨不敢吱声,叹气道:“好吧。”但他转身时,到底还是犹豫了一下,这才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