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陷空岛(四)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357字
  • 2020-02-22 12:47:42

剑尖在黑暗中泛出寒光,电光闪过,一张惨白而扭曲的脸露了出来。

他慢慢朝展昭一行人靠近,再靠近。

然而,就在他准备挥剑砍下之时,手臂却突然停在了半空中,仿佛一瞬间泥塑了一般。

“装神弄鬼的滋味不错吧?”一个声音从后方传来。

黑影还来不及反应,面前三人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们。。。”

九妹挤出一个笑容,“我们自然没事喽。像你这种智商,是怎么混到现在的。”

柴玉冷冷道:“他根本就没有。”

黑影拿不准是说他没长脑子还是混到现在的问题。

白玉堂将他手里的长剑打飞,认真的看了这张惨白扭曲的脸一阵儿。忽然伸出手,四扭五扒,从黑影脸上硬生生扯下了一块东西。

“这种东西套在脸上不怕长斑吗?”白玉堂看了看手中的面皮说道。

九妹靠过去’咦’了一声,“看这材料应该不怎么靠谱,恐怕不只会长斑。”

白玉堂搜了搜身,打算找个东西将这人捆起来。但搜了半天,也没拿出像样的东西来。

此时,九妹忽然嗖的一声从白玉堂腰间抽出佩剑,手轻轻挥了挥,黑影的腰带已经凋落了。

展昭觉得九妹太过莽撞,不满意的哼了一声。

白玉堂则竖起大拇指,笑道:“厉害厉害。”

柴玉摇头,顺便将舱壁上的灯点了起来。

在黑暗中待的太久,船舱里忽然亮了起来。众人还真有些不适应。

九妹揉了揉眼睛,死死的盯着一张陌生的脸,“你是谁?谁派你来杀我们的?”

那人转过脸,不答话。

九妹不甘心道:“你是哑巴?”

白玉堂将那人捆好,又点了穴道,说道:“别跟他废话。”他拔出匕首,顺手插入了那人的腿上。

那人吃痛,接了一声,狠狠的盯着白玉堂,却仍旧不发一语。

展昭看了他半晌,突然道:“阁下可是巨鲸帮的人?”

那人眼珠动了动,似乎对有人认出自己的身份感到有些惊讶。

“巨鲸帮?”白玉堂扯开了他左臂上的衣袖。

这时,一个灰蓝色的鲨鱼印记露了出来。

巨鲸帮是在水上立足已有数十年,帮众众多,专门以偷盗为生,现任帮主雷振彪,武功虽不怎么样,但为人诡计多端,是个十分难缠的角色。

“说!雷振彪派你来做什么?”白玉堂大声喝问,“陷空岛四鼠是不是你们抓的?”

来人哼了一声,冷冷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你!”

展昭按住白玉堂的手臂,说道:”你以为他会说吗?他敢来杀人自是做了最坏的打算。雷振彪是心狠手辣之人,他敢派此人前来,自是抓住了此人的软肋。“

白玉堂恨恨道:”难道就这么便宜他们了?“

展昭道:”现在咱们最要紧的是找到那些水手,否则咱们可能都到不了陷空岛。“

他又转向白玉堂道:”你在船上走了这许久,可有发现什么?“

白玉堂拍拍脑袋,”光顾着说话了,把好东西差点都忘了。你们瞧。“他从身后摸出一个水瓶,瓶子里有大半瓶水。

”这是在厨房找到的。想来是这些家伙带上船来忘在那里的。“他递给九妹,”省着点喝,喝了可就没有了。咱们离岸边还远着呢,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靠岸。“

九妹看着那只水瓶,并没有马上去接,而是思索着道:“这船上肯定不只他一个人,他肯定还有别的同伙。咱们找了一圈都没发现人迹,那只能说明,他们并不在这上面。”

白玉堂有些听糊涂了,“什么不在这上面?那他们能在哪里?难道在海底不成?”

柴玉道:“暗道。”

展昭点头:“不错,咱们既然在甲板上找不到,那说明这艘船上必定还有一条暗道。”

他想了想又道:“但愿咱们不算太晚。”

接下来的半个时辰,船上到处传来敲敲打打的声音。展昭他们在找暗道。

此时,暴风雨已经过去了,天边漏出了极点星光,大海也已恢复了平静。仿佛刚才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一样。

巨鲸帮的人看着展昭他们,嘴边挂着一丝冷笑,“你们别忙了。。。”

四人停下看着他。只听他又一字字道:“因为根本就没有。”

九妹过来歪头看着他:“那你倒是告诉我们,那些水手都被你弄到哪里去了?”

“想知道?”

“自然喽。”

“他们——都去海里喂鱼去了。”

九妹“哦”了一声,不以为意道:“那你真是厉害啊。那么多水手,那得多费劲儿啊。”

“不过——“她接着道:“你在这里受罪,同伙却在喝酒逍遥。我真的很同情你。”

“是吗?”来人嘲讽的笑了一下,似是嘲笑九妹的激将法。

九妹从背后拿出刚才白玉堂给她的那支瓶子,“这上面有酒味。我刚才喝了一口,是一种味道很淡的酒。老实说,暗道就在厨房下吧?”

来人瞳孔骤然收缩,显得十分惊异,但很快镇定道:“胡说八道。根本就没有。”

“哦——”九妹这一声拖得老长,忽然起身对其余三人道:“喂,暗道在厨房下面。”

“胡说!你胡说八道!”来人怒吼道。

九妹不再理他,径直朝厨房的方向走了过去。

展昭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在厨房的地方下发现了一条暗道。

那条暗道非常深,黑幽幽的,摸不准下面的情况。

展昭让众人在外面守着,他决定自己亲自下去瞧。

白玉堂道:“我跟你一同去。”

九妹道:“不妥不妥。”

白玉堂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九妹看了看被捆在甲板上的那个人,笑道:“好好的盾牌不用,干嘛自己去冒险。”

于是,巨鲸帮的这位杀手就自然而然的成了前锋。在开始前,白玉堂顺便还点上了他的哑穴,好让他来不及出声提醒同伴。

“走吧。”九妹笑嘻嘻的看着他,“我还得多谢你提醒呢。”

那人狠狠的瞪了九妹一眼,别过了头。

暗道呈垂直状,要下去得费好一番功夫。大概是常年不通风的原因,此时里面散发出一股酸腐的味道。

展昭紧紧抓着那人,以防他发出什么异动。她身后跟着白玉堂,白玉堂身后是九妹,柴玉在最好走着。

下了垂直型旋梯,是一道悠长的走廊。走廊里没有灯,黑的让人发慌。

但一行人走过一个转角后,前面对面的墙壁上隐隐透出了些许亮光,还散发出一股酒的味道。

巨鲸帮的那个杀手扭了扭身子,趁着众人眼眸适应光亮之际,一膀子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这下惊动了里面的人。

”是谁?!”一人粗声而戒备的喊道:“老三是你吗?”

“不是他。是你爷爷我!”白玉堂忽然纵身跃了出去,一脚踢翻了前来查探的巨鲸帮杀手。

“来人!有人闯进来啦——啊!”旋即出来的一人也被白玉堂一拳打倒。

展昭一行四人闯了进去,见刚才在甲板上消失的水手都被绑在一起,靠墙歪着,也不知是死是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