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陷空岛(二)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258字
  • 2020-02-22 12:47:19

”你说什么?所有的金银都不翼而飞了?“

白玉堂郑重点头:”不错。一共二十箱,一箱不剩。“

九妹摸了摸下巴,”是船中进了贼?还是遇上了强盗?“

白玉堂摇头:“船舱是封闭的,舱外有守卫,进出也有好几道卡口。当夜也并无陌生人,可是还是不见了。”

半个月前,白玉堂他们受人之托,要运送一批金银细软去松江府。然而,船在刚入江州,那批财宝就不翼而飞了。

九妹沉吟不语,按说二十箱的金银绝不是小数目,搬运也极为费力,一夜之间全部丢失并不容易,而且还是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

“箱子丢失前可发生了什么怪事?”

“怪事。。。”白玉堂皱眉思考,突然一拍桌子道:“我想起来了。箱子丢失之前,空中突然出现了很多金蝶,漫天飞舞,十分诡异。”

金蝶?九妹笑道:“大千世界中还有此种品种?我怎么不知道。”

白玉堂一脸无所谓:“别说你不知道,连我都不知道。”

“你们没调查过那金蝶的来历?”

“当时并未觉得奇怪。”白玉堂看她一眼,“你知道,在海上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即便是再怪的事也是有可能的。”

九妹故意拖长声音“哦”了一声,眨眨眼道:“你那个四个哥哥就因为你丢了二十箱金子而要杀你?”

“不错。”

“那你也着实太惨了些。堂堂白玉堂的命居然连二十箱金子都比不上。”

“阿九!”

在白玉堂死亡般的注视下,九妹摆手求饶道:“好了好了。我不说了。”

她想了想又接着道:“不过,这事你在当地报官不就成了?为何要千里迢迢的来找展大哥?你们和好了?”

白玉堂别过脸:“大丈夫能屈能伸。”

九妹笑道:“这样说来,你来咱们开封府好似还挺委屈的。”

“反正不怎么舒服。”

九妹夹了颗大丸子放入嘴里,“别的不说,咱们这里的伙食还是不错的。”

白玉堂鄙夷道:“我又不像你,天天就知道吃。”

“你有意见?”

“没有没有。”白玉堂笑道,“我只是为柴大公子感到不幸。”

“柴玉?这关他什么事?”

白玉堂道:“他要是真娶了你,估计连家底都给你吃光了。”

“白玉堂!”九妹咬牙切齿。

“怎样?”

“滚!”

。。。。。。

九妹不是第一次乘船,但这次不知为什么晕船晕的特别严重。

展昭将清水递给她:“就跟你说不要来了。”

九妹勉强喝了点水,“那怎么行?这种好玩的事,我是不会错过的。”

展昭道:“这是玩儿吗?”

”反正你们不能丢下我。“九妹将水吐到河里,“你们俩去那么好的地方,丢下我一个人好意思吗?”

白玉堂道:“好意思。”

九妹瞪他一眼:“闭嘴。”

白玉堂耸了耸肩,到船头看鱼去了。

展昭扶她在甲板上坐下,“这次我可是瞒着公孙先生带你出来的。咱们得约法三章。否则,你待会儿就给我下船去。”

”好好,三章三章。“

展昭道:“这一路上,你不准擅自行动,一切都要听我安排。”

“没问题。”九妹答应的很诚恳。

“不许自以为是,有事大家一起商量。”

“好好好。”九妹开始不耐烦了。

展昭还待说什么。这时,舱门动了动,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真的以为他会遵守吗?“

九妹转头,见那说话之人竟是柴玉。

”你怎么来了?“她转头看着展昭。

展昭道:“这次事关重大,柴公子特地来督办此事的。”

九妹忽然想起来,柴玉现在不是白衣身份了,他可是朝廷封的侯爷呢,专门督办一些疑难案件。

“所以,白玉堂其实并没有被追杀?”九妹开始明白什么了。

“当然没有。”白玉堂从船头过来,“咱们只是演了一出戏罢了。”

九妹不解道:“为何要演戏?演给谁看?”

白玉堂道:“自然是能偷走二十箱金子的人了。”

“什么意思?”

白玉堂神情忽然变了变,“昨日我还没告诉你的是,我四个哥哥在金子丢失的那晚全部不见了。”

不见了?怎么回事?九妹愕然。

白玉堂摇头:“我不知道。现在连一点线索都没有,也不知那些人究竟有什么意图。”

九妹想了想道:“这些金子究竟什么来历?“

白玉堂看向柴玉。柴玉仍旧盯着远处的青山,一字字道:“是赈灾的钱款。”

“赈灾?”

柴玉点头:“数日前,云平县发大水,数千亩良田被淹。。。”

九妹看着白玉堂,白玉堂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看来这离奇之事的背后不简单。

夜幕初降,天边淡淡一弯眉月。

甲板上摆着一张方几,四人正围坐在桌旁。一盏淡黄的马灯在桅杆上一摇一摆。

”我求求你,不要再吃了。“白玉堂看着盘子里的薄饼一张张的消失。

九妹将最后一张饼咽下,”这跟你有什么关系?管得着吗?“

白玉堂瞪她一眼:”胖死你。“

“你再敢说?!”

“我就说,我就说,胖死你!”

九妹适时飞起一脚,白玉堂箭般弹射而出,绕着桌子跑了起来。

“胖死你,胖死你!”白玉堂嬉皮笑脸的做了个鬼脸。

“你给我站住。”九妹嚷道,“有本事你一直不停,否则你就完了。”

展昭对白玉堂无奈道:“好了,你不要逗她了。”

柴玉欣然欣赏九妹跟白玉堂,悠闲的喝了口茶。

突然,他眼眸中闪过一丝厉色,展昭抬眸,看见前方的水中出现了一艘船。

天色昏暗,这艘船上远远透出暗绿色的光,一面黑旗迎风招展。

“这是?”九妹停下追逐的脚步,侧头看着那艘向他们驶过来的犹如幽灵般的大船。

“死灵船——”白玉堂不知何时也已经停了下来,幽幽说道。

“什么死灵船?”九妹大奇。

据说,海上一直有一艘船,总不定时出现,犹如鬼魅。见者必死,所以人们给它起了个名字叫做死灵船。

白玉堂解释说,“看来咱们遇上硬茬儿了。”

“阿九,到我身后来!”柴玉冲她喊道。

九妹惊异回头,看了看展昭,似是有些为难。

展昭很平静的冲她点了点头。九妹便站到了柴玉身后,柴玉一手将她紧紧拉着,目光却死死盯着对面的船只。

海上的雾气开始变浓,那艘船看似慢慢悠悠,船速却十分的快,很快便离他们不到十尺。

船上的绿光多了起来,却都死气沉沉的,看着着实骇人。

九妹下意识的往柴玉身后躲了躲,手心微微冒出了冷汗。

“不怕!”柴玉温柔的语声从夜风中传来。

九妹怔怔的看了他一眼,紧紧的握住了柴玉的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