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红英书院(十)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3562字
  • 2020-02-22 13:38:55

进了书院这么久,九妹最认同的一件事就是:围墙特别的高。

黑暗中,九妹盯着试图跨越书院围墙的一个白影。

这个白影已经翻了足足有一盏茶的功夫,但它还是没有成功。

这人缺心眼儿吧。九妹转头看一旁的柴玉,柴玉木立在她旁边,一声不吭,好似睡着了。

扑通!那只白影挣扎了几下,终于掉在了地上。只是这一摔听着声音有点大,九妹吸了口凉气,替他疼得慌。

因为天色暗,所以并不能看清它脸上的表情,但想来不会好到哪里去。白影一瘸一拐的站起来,重新拉了拉手里的绳子,再次试图往外翻。

“得了得了。”一个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那白影似是惊了一跳,惊恐的转过头。

只听那声音又道:“阿秀兄,你明明知道自己四肢不协调,就不要做这种高难度动作嘛。”

说着,那人走了出来,站在了白影面前。

白影倒退一步,“你、你。。。”

九妹一把夺过他身上的包袱,“就跟你说半夜不要做坏事,你瞧,被人发现了吧?”

“把包袱给我!”白影看清来人,突然恶狠狠道。

“我要是不给呢?”九妹将包袱顺势拦到了身后。

“你不要逼我。。。”白影亮出一个亮闪闪的东西,直指九妹。

九妹打量着那柄寒光闪闪的刀:“你这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

“快把包袱给我!只要你放我走,你保证不会有事。”

九妹啧啧称奇,“你连墙都翻不出去,还好意思让我放你走?”

“那就怪不得我了。”白影说罢,手臂一动,那柄刀便向九妹胸口刺来。

“啊呀——”

白影轰然倒地,但这声啊呀并不是他发出的,而是九妹。

九妹回头道:“你不能轻点儿吗?人家可是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呢。踢坏了怎么办?”

柴玉冷冷道:“凉拌。”

九妹表示很无奈,走上前看了看王秀,他张着一张嘴,早已晕了过去。

九妹忍不住摇头叹息,这战斗力真是太差,太差。不过,大晚上穿一身白是怎么回事?怕人家认不出他?脑子看来也不怎么聪明。她拿着包袱看了看,径直走了。

柴玉:“喂——”

九妹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拍拍脑袋,回头道:“把人随便拖进来就行,我在书房等你啊。”

柴玉:“。。。。。”随后,嫌弃的看了一眼地上的白影。

王秀睁开眼睛,晕晕乎乎的看见天上有两颗黑色的星星正在他眼前闪烁。

他这一辈子都未见过黑色的星星,这是怎么回事?

他努力瞪了瞪眼,这回黑色的星星不闪烁了,而是直接说话了。

“你为什么要偷古籍?”

王秀:“山、山长。。。”看到山长倪楚秋那张古铜色的脸,他似乎微微感到些许错愕。

倪楚秋看了他一眼,冷冷道:“你究竟受谁的指使,又为何要杀害百里先生?”

王秀看了看在场的四个人,选择了沉默。

“说!”倪楚秋吼了一声,九妹微微一惊。

这大半夜的怒吼,还真让人身上凉飕飕的。柴玉察觉了她的异动,拉住了她的胳膊。一股温热传来,九妹稍稍安心了些。

王秀似乎也给吓了一跳,但他并未答话,再次选择沉默。

林静一道:“我看是问不出什么了,不如将其交给衙门处置吧。好在古籍并未丢失。”

倪楚秋见说的在理,正打算点头赞同。

只听九妹上前道:“林姑娘,你这么做可是有点不厚道。”

林静一淡淡道:“包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你是想维护一个凶手?”

九妹笑道:“这么大的罪名,我可不敢当。不过,王秀这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能一个人杀了百里先生,还偷盗得了古籍吗?”

倪楚秋看她:“你什么意思?”

柴玉道:“帮凶。”

九妹很是赞同点了点头,“确切的说,是主谋。”

倪楚秋疑惑的盯着她:“主谋?是谁?”

九妹一字字道:“林姑娘,你说我说的对吗?”

林静一冷冷道:“我不明白包姑娘的意思。”

倪楚秋怒道:“一派胡言。这跟静一有什么关系?你最好说清楚。”

九妹不慌不忙,迎着倪楚秋的目光道:“这桩案子里有两个疑点。第一,王秀一个初来乍到的学子,从未来过书院,为何就能轻而易举的潜入藏书楼的暗室?要知道进入藏书室必须得有山长的钥匙,可山长并未将钥匙交给过别人。门上也没有撬动的痕迹,那他是怎么进入的呢?”

她扫视了在场众人一眼,接着说:“那只能说明,有人复制了另一把钥匙。鉴于钥匙只有一把,所以这个能复制到钥匙的人,只能是跟山长关系亲近的人。与山长关系亲近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百里先生,另一个就是林姑娘。如果百里先生没有被杀,那我可能会怀疑百里先生。”

林静一冷笑道:“那也有可能是百里先生自己想偷盗古籍,故意指使王秀,只是两人发生了矛盾,王秀这才杀了他。”

九妹啧啧道:“百里先生好歹是你的老师,你这样未免太过不敬了吧。”

林静一冷冷道:“我只是说出自己的推测而已,况且我相信百里先生不会做这种事。”

倪楚秋强压住怒气,问道:“第二点疑点是什么?”

九妹道:“第二点,昨夜林姑娘碰巧请我和柴公子喝茶,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王秀突然见到了庞俊生的鬼魂。”

林静一道:“这只是巧合罢了。”

“不错,看起来确实是巧合。更巧的是,在我们找不到声音来源的时候,还是林姑娘提醒我们是藏书楼方向。兰苑馆离藏书楼颇远,连柴玉这么熟悉书院的人都一时反应不过来,可林姑娘却很冷静的指出了方向。”

倪楚秋冷哼道:“静一从小在书院长大,这也没什么奇怪的。”

他接着道:“任何事都要讲证据,不要信口开河。”

九妹笑道:“要证据啊。好说,好说。我现在就可给山长瞧。”

说着,她从怀里掏出一支簪子。那是一支银丝镂空雕花簪子,做工不怎么轻巧,簪头还微微发黑,想来颇有些年头了。

林静一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

九妹盯了她一眼,“怎么样林姑娘,是发现什么丢了吗?”

林静一笑道:“恐怕要让姑娘失望了。”

九妹很大方道:“没事,没事。这是庞大在案发现场无意间捡到的,据他说,同样的簪子他在庞俊生那里曾经见过。这多么巧啊。”

昨夜,她去看庞大,庞大除了向她说出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还顺带拿出了这支簪子。这是他在藏书楼地板上发现的,本来他可以立即交给捕快,但当他看清那簪子的形状,忽然想起了什么。所以,并没有拿出来。

被关在房间时,他十分犹豫,不知道要不要将此事说出来。因为这个拥有簪子的人很可能认识他哥哥,更可能是为了他哥哥才杀人的。

“不过,庞大并不知道簪子的主人是谁?”九妹说道,“但这簪子却告诉了我。”

林静一冷笑道:“真是荒唐,一支簪子还会说话?”

九妹摇头叹道:“簪子不会说话,但簪子上的字会说话。”

林静一:“什么意思?”

九妹道:“像你这般聪慧的女子,莫非真的没看出来。你仔细看看这簪子上的雕花,它其实是两个字:静一。”

林静一震惊了,久久没有说出一句话。看她的反应,应该并不知道此事。

忽然冷冷道:“那又怎么样?莫非写着我的名字就是我不成?我完全可以说这是有人嫁祸,或者根本就是庞俊生的鬼魂丢的。”

九妹道:“你这是间接承认庞俊生爱慕你了?”

林静一:“我没有。”

倪楚秋道:“如果拿不出更有力的证据,那就就此打住吧。”

柴玉叹了口气,正待说些什么。这时,随和县的捕头来了。他环视了在场众人一眼,拿出来两样东西。

一样是蓝色的灯罩和蜡烛,另一样是假发跟黑色长袍。

捕头对柴玉道:“柴公子,这是在林姑娘房间里发现的,另外——”他掀开袍子,下面是一把钥匙。

他接着道:“我们确认过了,这正是藏书楼的钥匙。”

“这、这怎么回事?”倪楚秋震惊的盯着自己的外甥女。

林静一长笑一声,冷冷道:“这一切都不是拜舅舅所赐吗?”

倪楚秋:“你、你说什么?”

“各位想必还不知道吧。庞大哥当年根本不是因为与百里翊发生矛盾才被罚的。”林静一凄然道,“庞大哥性子虽孤僻了些,但才华横溢,甚至超过了他自己的师长。他写的文章收到了当时名流的赏识,这给他极大的鼓舞。可是,百里翊他们这些人却偷窃了他的文章,还加上了自己的名字。”

“庞大哥知道后十分气愤,将此事告诉了舅舅。可舅舅你怎么说呢?”她恶狠狠的看着倪楚秋,“你根本不相信他,还罚他去藏书阁思过。你、还有那个百里翊都是杀人凶手,要不是你们,庞大哥也不会死的的这么惨。。。”林静一说到此处,早已是泣不成声。

她跟庞俊生在书院相识,被他的才华所吸引,渐渐的两人生出了别样的情感。他们本来决定只要庞俊生考中进士就跟家里人说。可庞俊生没有等到考中就死了。

林静一痛恨杀害他的人。所以,她才想出了这个主意。

她一开始的计划是杀死百里翊,给倪楚秋一个警告。只是当她假扮庞俊生之时,却被百里翊识破。她拿出准备好的刀,打算先下手,可是百里翊虽年老,但力气仍旧很大。两人搏斗间,林静一被百里翊掐住了脖子,惊异之际,是路过藏书楼时听到动静的王秀从背后失手杀了百里翊。为了掩盖杀人真相,林静一偷走了藏在暗室的古籍,并让王秀连夜带出去。这样人们就不会怀疑作案动机了。

王秀本是失手杀人,早就吓作一团,林静一的法子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只是,他们没想到,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竟是庞大。王秀觉得应该将计就计,顺便将罪名推到庞大身上。但庞大是庞俊生的弟弟,林静一并不赞同。

可王秀还是自作主张将凶器藏在了厨房,好转移官差的视线。林静一是直到庞大被抓才知道的。但那时一切都为时已晚。

林静一跟王秀被带走了。九妹看着二人,问柴玉:“我是不是做错了。。。”

柴玉拍拍她的肩膀,“不管一个人有何种理由,走到杀人这一步就已经错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