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红英书院(九)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703字
  • 2020-02-22 12:46:29

庞大垂头丧气的坐在凳子上,门外还有两个衙役守着。

刚才,他们在厨房里搜出了杀害百里翊的凶器。它正是平日里他用来杀鸡的刀。刀上有血,可他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他也没有昨夜的不在场证明。

仵作已经证实,百里翊死于昨夜寅时到卯时之间。

那段时间他正在屋子里睡觉,可那里只有他一个人,没有人证明,所以捕头并不相信他的话。

他们认为,庞大杀害百里翊是为了替兄长报仇。

他承认,刚开始他确实非常恨山长跟百里翊,因为正是他二人罚他哥哥去藏书楼抄书的。

可后来他想明白了,那只是一场意外。没有人想要哥哥死,没有。

他也明白,自从哥哥死后,山长跟百里翊都背上了沉重的枷锁。他们内疚自责,惶惶不可终日,甚至不敢直视庞大的眼睛。

比起死亡,他们已经付出了更为沉重的代价。所以,庞大不用做什么,他们自己已经在愧疚中自我囚禁了。

可百里翊还是死了。

究竟是谁杀了百里翊?庞大想不出来。哥哥在世时性子孤僻,也没有什么要好的朋友,那么会是谁要给他报仇呢?

庞大懊恼的抓了抓头,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干什么?”

这时,门外传来了衙役的声音。

庞大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正疑惑间,门开了,九妹捧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

“多谢,多谢。”九妹转身向衙役道谢。

衙役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别耽搁太久啊!”

“是是。。。”

庞大看见九妹将食盒放到桌子上,问道:“你怎么来了?”

九妹将盒子打开,将里面的食物端了出来。是一碟子青菜,两个馒头。

“你一天没吃饭了,不饿吗?”九妹将筷子递到他手里。

庞大并没有接,他仍旧坐在凳子上,“你回去吧。我不需要同情。”

九妹将筷子硬塞给他,“你当然不需要同情,因为你根本就没杀人。”

“你、你相信我?”庞大有些动容。

九妹拉了凳子坐在,“当然了。你一直在书院,要想杀百里翊,为何要等到现在?”

庞大叹道:“这么简单的道理,可惜外面的人不相信啊。”

九妹问他:“你哥哥当年究竟是怎么死的?跟百里翊又有何关系?”

庞大道:“百里先生是我哥哥的老师,却一直不喜欢他。这也不怪他,因为哥哥从小就性子孤僻,为人又固执,所以大家都不喜欢他。”

出事那天,庞俊生因上课的事跟百里翊闹了不愉快,还出言不逊,跟百里翊吵了起来。百里翊将此事告诉了山长。山长认为庞俊生目无师长,不守规矩,便罚庞俊生去藏书楼抄书思过。

本来山长是亲自去监督的,可是那晚书院临时出了点事,有两个学生下山办事,天黑也没有回来。大家担心他们在路上遇上了不好的事,所以连夜禀告山长要去寻找。

那年,随和县一带常常有歹人出没,他不放心,打算亲自带人去找。可是,这边庞俊生还受着罚。藏书楼里藏着珍贵的古籍,没人看着,他不放心,便将庞俊生锁在了藏书楼里。

可那天夜里偏偏遇上了雷电天气,加上天气干燥,很快院子里有一棵树被闪电点着了。

那棵树就在藏书楼所在的院子里,风大雷急,后来藏书楼也着了火。

如果当时有人及时打开藏书楼的门,庞俊生是不会死的。

可偏偏,当时所有人都在外寻找那两名失踪的学子,等他们赶回来时,书楼的火势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人根本靠近不了。

“就这样,兄长就在那场火灾中被烧死了。。。”庞大声音哽咽,忙抬起胳膊擦了擦眼睛。

“原来是这样。”九妹点点头,“那你还记得今早发现百里翊尸体时,藏书楼的样子吗?”

样子?庞大皱眉回忆,慢慢道:“当时,藏书楼的门大开着。”

“藏书楼平日里都是锁着吗?”

“不错,因为里面收藏着珍贵的古籍孤本,所以都是锁着的。”

“然后呢?“

庞大道:“当时我觉得很奇怪,便走了过去。一进门就发现百里翊倒在书架前,身上全是血。我当时吓傻了,赶紧就去叫人了。”

九妹道:“那当时书楼里有什么异样吗?比如,书籍都好好的在架子上吗?”

庞大想了想,摇头道:“我不知道。当时那种情况,我根本不记得书楼里的样子了。”

“都有谁有书楼里的钥匙?”

庞大道:“钥匙只有山长有。”

“没有备用钥匙?”

庞大不确定道:“这就不知道了。平日里,学子要想进去都得请示,还必须有另外的弟子陪着,绝不能一个人呆着。”

九妹慢慢摩挲着下巴,突然道:“值夜弟子平时是什么时候巡夜?”

“子时到丑时之间。”

“也就是说,一到了后半夜,书院里就没有人巡夜了对吗?”

庞大道:“不错。寅时到卯时之间正好是书院里最松懈的时候。”

九妹起身拍了拍他,说道:“你放心,这件事,我已经有些眉目了。我定会帮你洗清冤枉的。”

庞大感激的看了她一眼,还待说些什么。这时,外面的衙役推门进来催促九妹。九妹拿了食盒,离开了。

当夜,九妹去找柴玉,将自己对这个案子的看法告诉了他。

柴玉道:“你是怀疑,整件事是有人故意装神弄鬼,好移花接木?”

“不错。我觉得做这件事的人根本不是真想替庞俊生报仇,而是另有目的。”

“好。咱们即刻去找山长。”

九妹跟柴玉找到倪楚秋的时候,他正跟弟子巡夜。书院里出了这样的事,他必须以身作则,好让学子们不至于太恐慌。

“何事?”倪楚秋看了柴、九二人一眼,微微觉得有些奇怪。

柴玉看了旁边的弟子一眼,说道:“山长,可否借一步说话。”

倪楚秋对身后的弟子摆了摆手,让他们继续去巡夜。他自己则带着柴、九二人回到了书房。

三人坐定,倪楚秋问:“你们有什么话就说吧。”

九妹看了柴玉一眼。柴玉点头道:“我们怀疑百里先生遇害一案,并不只是简单的复仇。”

“哦?”倪楚秋微微有些惊讶。

柴玉道:“按理说,藏书楼的钥匙只有山长一个人有。那凶手是怎么进去的呢?我们问过衙役了,藏书楼的锁头并没有被撬动的痕迹。”

倪楚秋道:“你是说,有人从我这里拿到了钥匙?”

九妹点头道:“不错。而且,那个人跟山长关系极为亲近。”

倪楚秋不悦的说:“你想说什么?莫非你是怀疑,老夫就是杀害百里翊的凶手?”

九妹赶忙道:“山长自然不是凶手。我的意思是,凶手杀害百里先生可能是为了藏书楼里的那些珍贵孤本。”

什么?倪楚秋脸色微变,“你如何敢这样说?”

九妹道:“庞大曾说,他哥哥庞俊生平日里性子孤僻,除了他这个亲弟弟外,并无交好的朋友。所以,如果这世上有一个人想要给他报仇,那必是庞大无疑。可庞大在书院多年,下手的机会多得很,为何偏偏是庞俊生鬼魂频繁出没的这几日?那说明,有人故意用庞俊生这件事移花接木,以此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柴玉道:“发现百里先生尸体之时,山长可看过那些古籍是否还在原来的地方?”

倪楚秋越发觉得惊疑,当时他震惊于百里翊之死,更一度认为是有人为庞俊生报仇,所以并不曾想起去看看藏书楼里的藏品。

“糟了!”倪楚秋忽然叫了一声,快步往屋外走去。

九妹、柴玉也随后跟了出去。

倪楚秋大踏步来到藏书楼,摸出钥匙打开了门。那些藏品都在藏书楼深处的一个暗室之中。他拿出钥匙打开暗门。

九妹跟柴玉还未走到楼门口,就停倪楚秋在里面叫了一声。

“不好了,不好了!”倪楚秋踉跄着冲了出来。

柴玉扶住他:“山长?”

倪楚秋一字字道:“古籍不见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