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红英书院(五)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484字
  • 2020-02-22 12:45:37

铁锅里咕嘟咕嘟的煮着东西,九妹懒洋洋的坐在厨房外的台阶上,仰头看着满天星光。

庞大拿来一小坛子酒,解开封盖,将淡黄色的液体倒入青色的瓷杯中。

“这是什么?”九妹接过庞大递过来的酒杯,凑近鼻子闻了闻。

一股子桂花香扑鼻而来,让人顿觉神清气爽。

庞大在另一个瓷杯里倒了酒,“去年酿的桂花米酒。”他看了九妹一眼,“度数不大,不会醉的。”

九妹喝了一口,啧啧道:“红英书院果然藏龙卧虎啊,你竟然能酿这么好的酒。我看,不如干脆去汴梁开间酒肆,如何?到时候肯定赚大钱。”

庞大笑道:“大地方太喧闹,还是咱们这山里好。清清静静的。”

“你以前住在哪里?是本地人?”

庞大边喝酒边摇头,“不是,我本是洛阳人。是跟兄长一起进的书院。”说到兄长,他的口气略微透露出些许苦涩。

九妹很快捕捉到了,问道:“你兄长呢?还在这里?”

庞大出神的望着远处,“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

庞大深深叹了口气,默默喝了口酒。

天边的星光仍旧闪亮,院子却显得又些落寞。

厨房里的铁锅还在咕嘟咕嘟的响着,一股香味慢慢溢了出来。

庞大起身,“看来香菇汤好了,给姑娘盛一碗。”

九妹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突然对庞大那位去世的兄长好奇起来。

天,无云,和风。

静秀亭里的钟声已经敲过三回。

九妹提着鞋子,一路朝举行庭训的院子狂奔。

昨夜与庞大聊的太晚,不想今早一觉醒来竟错过了时辰。她连脸都没顾得上洗,穿了外衫,提了鞋就往那里跑。

但她还是晚了。院子里已经排满了人,山长倪楚秋正一脸严肃的说着什么。

九妹小心翼翼的站到最后一排,悄悄穿上了鞋子。这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幸好没怎么惹人注意。但还是被一个人抓了个正着。

“哼!”

九妹闻声望去,正对上一人不屑的目光。

她认出了那个人。那人正是昨日被她嘲笑的王秀。

九妹冲他瞪了瞪眼,意思是你哼什么?小心我收拾你。

王秀嘴角弯了弯,突然举起了手。

倪楚秋皱眉停下,沉声问:“什么事?”

王秀行礼,而后说道:“刚刚山长说,凡来红英书院者必得守这里的规矩。”

“不错。”

王秀转头看着九妹,说道:“不知庭训迟到该如何罚?”

九妹脸黑了黑,她就知道这家伙一定会报复的。

倪楚秋转头示意身旁的弟子,那弟子上前说:“庭训故意迟到,罚打扫猪圈两日,挑水一日。”

“哈!”王秀有些乐了,指了指九妹道:“学生刚刚瞧见她迟到了。嗯。。。约莫迟到了一盏茶的时间。”

“王秀!”九妹咬牙切齿。

王秀转过头完全不理她,正笑眯眯的等着九妹被罚。

倪楚秋又冲身边的弟子点了点头。那弟子指着九妹,“你!庭训结束后,去领罚。”

王秀正想笑,却忽然见那人指了指他:“你跟她一样去领罚。”

“什、什么?”王秀还沉静在刚才的喜悦中没有反应过来。

那弟子好心道:“凡入学弟子都得背熟学院发放的入学守则,你刚才如此问,分明是没有背熟里面的细则。再者,对同门没有同情庇护之意,也该罚。”

竟还有这种解释?王秀当时就愣在了原地,脑子受了一万点的暴击。

九妹强忍着笑意,十分同情的看了看王秀。

这个小插曲过去,倪楚秋又在继续他刚才的庭训。

九妹只听见,不许这,不许那,然后心思就飞的老远了。

听山长训导完,接着是拜师仪式。

一群弟子先向堂屋正中间供着的孔夫子像行了礼,之后又向教授他们的五位夫子行了礼。

之后,九妹如同王秀一样遭遇了晴天霹雳,因为她看见了柴玉。他当时正和一位姑娘站在一边。山长宣布,柴玉和这位叫林静一的女子今后会是他们的助教。

不过,柴玉专管男生,而林静一则主管女生。

接下来,九妹晕晕乎乎的听林静一给她们安排宿舍等事宜,等一切结束已经过了正午。

他们是两人一间房,九妹跟一个叫黄婉仪的姑娘分在了一起。

那姑娘长的斯文秀气,看来是个规矩的人。

九妹领着包袱到了厢房,黄婉仪已经收拾好了行礼,坐在凳子上等她。

“包姑娘!”黄婉仪一见她进门,就笑嘻嘻的迎了上来,还拉住了她的手。

九妹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弄的有些愣怔,她们刚刚不过见了一面,这也太热情了些。

黄婉仪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笑道:“我老早就听说过你了。”

九妹难以置信,“你听说过我?”

“是啊是啊。开封府的包九妹嘛,人人口里的女神探,曾破了很多案子。大家都在传呢。”说着她从包袱里扯出一个帖子,“我是你的支持者,我们建立了一个女神探后援社,专门负责宣传你破案的故事呢。”

女神探?还后援社?九妹听得一愣一愣,她什么时候这么厉害,怎么自己都不知道哩?

黄婉仪见她迟迟不开口,“你、你没事吧?”

九妹笑的很尴尬:“没事,没事。你们太抬举我了。”

她竟忽然就谦虚了起来。

黄婉仪道:“怎么会?你破获的走尸案、古墓案,我们都觉得很了不起呢。对了,还有白玉堂,他没跟你在一起?”

他怎么会来这种要命的地方?

九妹:“没,没有。”

黄婉仪感到有些失望,叹了口气道:“那真是太遗憾了。本来我还以为能见到白玉堂呢。”

“你、你喜欢他?”

黄婉仪脸一红,“也、也不是。只是觉得他很厉害罢了。”

“哦——”九妹故意拉长了声音。

黄婉仪跺了跺脚,转头害羞道:“你、你不是好人,竟拿人家开玩笑。”

九妹很无奈,她要是不自己提白玉堂,谁会知道呢?

黄婉仪忽然转身,“不如,你给我签个名字吧。我回去做个牌子把它挂在后援社里,也让咱们威风威风。”

签名?九妹看了看自己的手,她这手字怎么敢出手?况且还是当字画一样挂起来的。

“那个、那个。。。”九妹搜肠刮肚的想法子溜,突然道:“我想起来了,山长还让我领罚呢,我先走了啊。”说完,一溜烟跑了。

黄婉仪在她身后嘱咐道:“我等你回来再写。。。”

九妹跑的更快了,这人真是太可怕了。

她越跑越快一不留神,重重撞上了一堵墙。

她向后一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哎呦!”

那堵墙说话了:“总这样冒冒失失,该!”

九妹瞪眼一瞧,“柴大公子?”

柴玉冷冷道:“见到我很失望?”

九妹伸出胳膊,没好气道:“还不赶快扶我起来?”

柴玉别过头,“又没缺胳膊少腿,不会自己起?”

好好,算你狠。九妹扶墙站了起来,她这屁股这会摔的可是够呛。

柴玉见她脸色不佳,有些不忍,但脸上却仍旧装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死了没有啊?”

九妹气哼哼道:“没有!你死了,我都会好好活着的。切!“说完,就要离开。

柴玉却一把拉住她,连扶带夹的将她带到了兰苑馆去看伤。

九妹挣了几下,但他手劲儿实在太大,只得作罢。

两人一路赌气,直到到了兰苑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