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县衙魅影(一)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4043字
  • 2020-02-19 14:16:04

这一觉睡的有些长,九妹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去往平乐县的马车上。表兄萧有道正一脸担忧的瞧着自己。

“阿九,你可醒了。怎么样好些了吗?”他一壁伸手扶九妹,一壁觑她脸色,生怕她有什么后遗症。

九妹伸手摸摸额头,有气无力道:“除了有些头晕外,也没什么事。我睡了多久了?”

“一天一夜了!”萧有道将水囊递到她手里,“你发了一夜的烧,幸亏柴大公子懂些医术,否则这荒山野岭的,为兄可真不知怎么办才好了。”

九妹喝了两口水,左右瞧了瞧,忙问:“柴玉呢?”

“柴公子说有事要办,已经走了。”萧有道口气有些不舍,停了停又道:“不过,也是。人家一个贵公子,总不能整日跟着咱们吧。”

九妹木然的点了点头,没说话。虽说平日里心里不怎么待见柴玉,可人家三番五次救自己于危难之中,如今就这么不声不响的走了,心里还真有些不舍得。不过,话说回来,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他也不可能总跟在他们身边呀。

萧有道大概见九妹神色有些沮丧,安慰道:“阿九,你别难过。柴公子跟我们毕竟不一样,人家是做大事的人。。。”

九妹叹了口气。表兄虽然诸事不靠谱,但这句话却是说对了。柴玉确实跟他们不一样,这也是一直以来,她不愿意跟他过分亲近的原因。柴玉表面好似潇洒不羁,但心里藏了太多事情。那些事都是关乎柴氏一族的兴衰荣辱的,里面还夹杂着皇权之争,否则皇上也不会对柴家如此忌惮,这么多年来都不肯授予实权。

“阿九,你没事吧?”萧有道见九妹半天不说话,只怔怔的出神,以为她不舒服,关切道。

九妹笑着摇了摇头,抬手打起帘子,说:“咱们到哪儿了?什么时候能到平乐县?”

萧有道掀起帘子问车夫,车夫说再走三十里就到乐平境内了。

......

这日,天色不好,墨云翻滚,好似随时都会坠下雨来。

他们赶到平乐县时,刚刚过了午时。

平乐是个小地方,自然赶不上京城的繁华。但也不像外人传说的那样贫瘠,人们虽穿着十分朴素,街上却十分热闹。什么骨嘟摊子,烧饼铺子,茶楼、酒楼,应有尽有,只是店面未免差了些,不如京城的华丽。

由于大家腹中饥饿,所以并没有先去衙门,而是在一家饭庄停了下来。饭庄的伙计见有客人,急忙迎了出来,态度殷勤。

“几位住店还是打尖儿?里面请!”说着将他们引到了一间靠窗的座头。

“几位要吃点什么?”伙计一壁擦抹桌椅,一壁笑问道。

“你们店里都有什么好吃食?”九妹问他。

伙计笑嘻嘻将白手巾搭在肩上,说道:“这您可问对人了。咱们平乐虽是个小地方,但饭食却是十分有名的。什么冰糖馓子、桂花鱼、波波面。。。”跟着数落了一大堆菜名,末了问道:“您要点什么?”

在吃这方面,九妹自忖不如表哥萧有道在行,所以她也懒得管,将全部重任交给了萧有道。

只瞧萧有道一脸享受的听伙计报完菜名儿,这才慢慢悠悠说:“哎哎,听说河东的鲫鱼不错,又肥又嫩,如今已到初夏,正是鲫鱼肥美的时候,就来个红烧鲫鱼吧。”说着伸出食指敲了敲桌沿,又接着道:“哎哎,据班固《食货志》里面记载,河鱼,味道鲜而美,可滋阴补气,就来个蒸河鱼好了。”说罢转头盯了眼九妹腿上的伤,问道:“你说呢,阿九?”

九妹这才恍然,感情那个滋阴补气的河鱼是为她点的,可她怎么记得自己好像只是伤了腿,跟滋阴补气有什么关系?但人家做东,九妹也不能辜负人人家一番心意,郑重道:“表哥,说的对!”

萧有道十分满意的吧唧了下嘴,又继续点了好些条鱼,这才放那伙计走了。那伙计临走时,侧脸正对着九妹,九妹瞧见他一脸茫然,显然不敢相信,竟有客人嗜鱼到了如此地步。估计要不是萧大公子长得人模人样,他还以为店里来了一只猫妖呢。

要说,这家店里的厨子手艺不行,但上菜的速度倒是十分快的。只不过隔了两盏茶的功夫,他们刚才点的东西就齐齐整整的摆上了桌子。

莫雨一瞧,他家公子竟点了满桌子的鱼,忍不住吞了口唾沫,脸色也有些难看。

“来来!大家辛苦了这几日,快趁热吃!”萧有道对众人殷勤一番,迫不及待的挑了一块鱼肉放到了嘴里。

结果,这鱼齁咸,害的他饭没怎么吃,光喝水就喝了好几壶。

所以,当大家勉强吃完这一餐之后,桌子上还有好几盘鱼肉没动。萧有道可惜的吧唧了下嘴,喃喃道:“可惜了的,哎哎。”

九妹与莫雨对视了一眼,均想这种难吃的东西,幸亏没吃,否则非得变成水葫芦不可。

但就在大家以为逃过一劫之时,萧有道却对伙计招了招手:“伙计,打包!”

九妹跟莫雨的脸都绿了。只瞧他回头对他们笑了笑道:“这么好的东西,浪费了多可惜。咱们带回去让厨子弄个汤什么的,也不错是不是?”

九妹和莫雨很默契的转过头,只当作没听见。

......

平乐县的县衙离主街不远,正对着护城河。一下车,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一座高四五丈的石铸牌坊,牌坊的檐角上精雕细刻着两只饕餮兽,饕餮下面则挂着一块蓝底金字匾额,上面写着衙门两个烫金大字。

穿过牌坊就是县衙的红木大门,左右各蹲伏这两只石狮子,庄严肃穆,威风凛凛。凉风从河边吹来,他们顿时心中一凛,不禁肃然起敬。但不知为何,此时县衙大门紧紧闭着,里面也静悄悄的好似没什么人。

莫雨上前敲了敲门,高声吼道:“新任县令萧大人来了,快来迎接。”

没动静!莫雨又扯着嗓子喊了几声,这才听见里面传来踉踉跄跄的脚步声,听着似是朝这边匆忙赶来的。

难道县衙里的人都在睡午觉不成?九妹纳闷道,又叫莫雨叫了几声。

“来了,来了!”话声甫落,一个衣衫不整的瘦小老者打开了门。

萧有道打量了那老者一眼,问道:“你是这里的衙役?”

那老者躬身道:“小人是这里的师爷,刘琦汇。想必面前这位就是萧有道萧大人了吧?”

萧有道点点头,问他:“本官记得三日前就派人送了知会文书过来,你们难道没接到吗?”

刘师爷脸一红,陪笑道:“收到了,收到了。”

莫雨质问道:“既然收到了文书,怎地不开门迎接县老爷,瞧你这衣衫不整的样子,敢情是刚起来吗?”

刘师爷见这小厮口齿伶俐责备自己,心中着实不痛快,但毕竟是自己失职在先,况且新任县老爷又在眼前,少不得得暂时吞了这口气,对萧有道行礼道:“都是卑职疏忽。大人请进。”

萧有道一行人随着刘师爷踏上回廊,往后院走,九妹问刘师爷道:“这县衙里只有你一个人吗?衙役,县尉都去哪里了?”

刘师爷叹口气道:“都回家了。自从上任县令死后,这衙门就没人主持大小事务了。那些人一个个都是懒骨头,见没人管,就都回家歇着去了。”

九妹与萧有道对了个眼色,问道:“你们上任县令是怎么死的?”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来到了后院。后院有四间宽敞的厢房,转过回廊还有一间书房,那间书房临近水池,环境十分幽静。

刘师爷一边介绍,一边拿出钥匙将几间厢房都打开。门一开,里面立即飘出了一股子霉味。众人都忍不住掩住了口鼻。

九妹进屋子瞧了瞧,见里面家具器皿倒也齐备,但桌椅上却布满了厚厚的灰尘,看样子至少四五个月没人住了。

萧有道绝望的看了看自己的新家,转头对刘师爷道:“你给我将书房收拾出来,睡觉倒也罢了,总得先有个办公的地方。”

一提书房,刘师爷的脸不由得白了白,支支吾吾道:“大人一路辛苦,还是先休息才是。小的这就去叫那群懒鬼们去。”

“等一下!”刘师爷刚抬脚,九妹就叫住了他。

“刘师爷,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呀?”九妹瞬也不瞬的盯着他,“你老实说,书房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没。。。没。。。”刘师爷摆手道,“只是小的体恤大人一路劳累,公务不急,反正也不在这一时三刻。”

萧有道点头:“也是。但你还是先将书房打开吧,我也想进去瞧瞧。”

刘师爷见推脱不过,只得去将书房打开。萧有道他们进去瞧了瞧,见还算雅致,叫莫雨先收拾出来,说晚上要来这里处理公文。

公子难得这般勤勉,莫雨应了一声,自去井里打水去了。莫雨去后,刘师爷站在当地努了努嘴,似乎想说点什么,但终于没说出来,去叫那群翘班的衙役们去了。

等那群人懒懒散撒的回来,莫雨他们已经将这几间屋子跟书房都打扫好了。萧有道让刘师爷将他们叫到前院,训了几句话,又听说县里人手不够,自从上任县令死后,什么仵作、厨子、狱卒都走的七七八八了,剩下的不过五六个人。

这诺大一个县衙,五六个人顶什么事?萧有道当时就贴出告示,让刘师爷他们四下里去物色人去了。经过一个下午的整治,平乐县衙总算勉强恢复了点衙门的样子。

因这里将近一年没有县令,公文堆积如山。萧有道叫莫雨都将公文搬到书房去,想尽快理出一个头绪来。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九妹知他心思,也不打扰,跟莫雨收拾行李去了。

萧有道趴在公文堆里,办了几件公事,再抬头间,天色已然大黑。他伸了个懒腰,将公函合上,正要起身,忽见一团白影从院子里一闪而过,很快消失在了对面的亭子里。

萧有道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眼花了。待他再凝目望去,除了夜风吹得窗外的树枝哗哗直响,哪里有半个人影?想来是自己一时走了神,萧有道也没太在意,轻轻将油灯点亮,继续埋头处理公文。

衙门里的厨子在县令死后就洗手不干,回老家了,新的厨子还未雇来,九妹只得跟莫雨自己动手做饭。莫雨也就罢了,他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哪里会做饭,只会添柴弄火,所以做饭的重任自然而然就落到了包九妹的身上。可偏偏包九妹对此也是一窍不通,两人将火生起来,大眼瞪小眼的坐在灶台边发愁,不知道是先烧水,还是先倒米,或者水跟米一起下锅?

九妹道:“莫雨,你回忆一下,你家夫人做饭时,到底是怎样?”

莫雨茫然摇头道:“我不记得了。好像是先倒米吧,要不咱们请教请教公子?他读书多,想来肯定知道的比咱们多。”

九妹虽心里有些疑惑,但也少不得点了点头,反正眼下没有什么法子,也只有先死马当活马医了。

莫雨去后,九妹一个人呆在廊子下坐着纳凉。今夜十分的闷热,瞧这样子,马上就要下雨了。九妹将外衫脱下,放在一边,突然书房那边传来一声惊叫。九妹坐直身子,听那声音甚是熟悉,好似是莫雨的。她二话不说,抄起衣衫朝书房那边奔去。

院子里黑灯瞎火,除了书房里透出一点点的光亮,那光亮点在对面的池水上,更显得池水黑幽幽的,沉寂的让人发慌。

九妹赶到时,萧有道正巧也从书房奔了出来,低头一瞧,见莫雨正坐在地上大哭,整个人震颤不已,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九妹上前扶起他,问他出了什么事?

莫雨看了看九妹,又转头瞧了瞧萧有道,这才伸手指着对面的亭子颤颤巍巍道:“有。。。有鬼!”

九妹跟萧有道俱是一怔,都转头朝对岸那黑幽幽的所在望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