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红英书院(三)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412字
  • 2020-02-22 12:45:10

随和山,驿站。

九妹的驴花子儿此时正在无比痛苦的嚎叫,因为它的腿被一个人死死的抱住,已经有半个时辰了。

展昭皱眉瞅着那人花式作妖,说道:“你再抱半个时辰,花子儿的腿都要给你拽下来了。”

九妹假意摸了摸眼睛,“花子儿跟我五六年,我竟然要把它一个人留下,想想就觉得心里不忍。”说着开始掩着袖子抽抽噎噎。

展昭一脸冷漠的端详着九妹脸上那两道泪痕,“赶紧擦擦脸吧。一脸的茶沫子,这又是祸害了多少茶水?”

今儿一早,厨子就在院子里喊说,他刚刚倒好的一杯茶不知哪里去了。还说,院子里兴许是进了猫了。

展昭还是第一次听说有爱喝茶的猫。现在瞧九妹白白的面颊上那么显眼的两道子黄水印,他就是知道那只爱喝茶的猫是谁了。

“有吗有吗?”九妹赶紧用袖子擦脸,竟没半点惭愧之意。

展昭很佩服的瞧着她,为了拖延上山的时间,九妹真的是什么怪主意都能想起来。

展昭看看天色:“这就走吧。花子儿我会好好带回汴梁的,等你放了冬假就能见着了。”

“可是。。。”九妹转了转眼珠子,正要说什么。

展昭横了她一眼,打断道:“看来,这个月的零用钱是全不想要了?”

“要要,自然要。”九妹不敢啰嗦,赶紧回房拿行李去了。

临走前,厨子特意给九妹他们带了一大包零嘴,什么果子干儿、瓜子,花生,展昭看着九妹手里那一大包东西。

“做人不要这么不知节制。”

九妹宝贝似的抱着那包零嘴,一脸天真道:“我挺节制的。否则也不会只带这么点儿了。”

展昭:“。。。。。。”

红英书院坐落于随和山顶的一处凹地。

那里冬暖夏凉,正是修生养性,读书求学的好去处。

可九妹却顶不喜欢这里。因为这里除了树还是树,再不然就是些花花草草。

这有什么意思?九妹爱看戏、爱斗鸡、更爱在汴梁大街小巷瞎逛、下馆子。这下倒好了,这里要一样没一样,难道要她这么过三个月?那还不无聊死。

一想到此处,九妹脚不由得软了软,走的更慢了。

从驿馆出来到红英书院原本只有半个时辰的路,可现在他们已经走了半个时辰了,却离山顶还有一大段距离。

展昭回头问她:“又怎么了?”

九妹这一路上,已经找了三次头晕,两次脚疼的借口。

九妹长了张嘴:“我、我。。。”

一时间还真想不出来,有什么合理的理由。

展昭道:“你是头疼,脚疼,胳膊疼,还是腿疼?”

九妹郑重道:“都有点吧。”

“这么严重啊?”展昭走向她,“要不然大哥给你治治?”

“怎么治?”

展昭冷漠道:“扣钱!”

“不必,不必。你看我不是好了吗?”九妹好似以为他不信,还特意伸了伸胳膊,踢了踢腿。

展昭:“你确定吗?不要一会儿又这里疼,那里疼的。这种事最好一次说清楚。”

“确定确定。我现在都好了。”九妹再也不敢偷懒,猫般蹿到了前头。

展昭看她这副样子,嘴角不由上扬。这丫头,念个书就跟要杀她似的。

巳时一刻,九妹他们终于站在了红英书院门口。

前来引接的弟子先将二人安排到了客房,说是还有新学子未到,分房要在所有新生都入学后。

“两位先梳洗一下。想来今明两日,新入学的弟子就到了,庭训仪式学生自会告知的。”

那弟子说完,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离开了。

九妹看着那人,叹道:“红英书院果然厉害,弟子教的真不错。”

展昭看她:“知道自己以前多没规矩了吧。”

“展大哥!”

“干嘛?!“

”你真的很过分。“

”你活该。“

九妹:“。。。。。。”

秋季,天黑的早了些。晚饭过后还没一个时辰,有巡夜弟子来说已经到了灯烛熄灭的时候。

九妹大奇:“这么早就灭灯,要我们抹黑坐着吗?”

那弟子解释道:“书院规矩,熄灭灯烛就是要就寝的意思。莫非姑娘没有细读入学册子?”

有这种规定吗?九妹挠了挠头,她虽翻了翻那本要命的册子,但根本没看见这么一条守则啊。

那弟子见她一脸茫然:“这条守则在第五页,第二十条。姑娘不清楚可以再看看。”

九妹惊诧,赶紧从包袱里拿出册子翻到第五页。果然,第二十条写着晚饭后,一个时辰就要熄灯就寝,否则罚扫三天院子,提两天水。

他接着道:“书院规定,每个新入学的弟子都要熟读守则,不可随意撕毁或丢弃。否则,也要罚的。”

九妹:“罚什么?”

弟子道:“罚跪两个时辰,抄一百遍守则。”

“什、什么?”九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弟子躬身道:“学生已告知姑娘,姑娘是自己把灯熄了还是。。。”

他口气听着像是商量,但却不容置辩。

“好好好,我熄,我熄了还不成?”九妹无奈,将灯乖乖吹灭了。

“多谢姑娘体谅。”那弟子又行一礼,离开了。

这人老行礼,弄的九妹怪不好意思的,也跟着行了礼。送那人出门后,九妹探头看了看她所在的院落,还真是一盏灯都没有。

“哎呦,我的老腰啊。”九妹直起身子,要是天天这么行礼,那腰还不废了?

不过,这么黑,好像什么也不能干了。九妹在心里将制定书院守则的人骂了一百多遍,直到渐渐睡去。

此时,制定守则的山长倪楚秋正在灯下埋头写着什么。

最近来报到的弟子多,他虽也守着饭后一个时辰熄灯的规矩,怎奈事物太多,实在忙不过来,是以都已敲过二更,他的书房仍旧亮着灯。

“终于完成了。”倪楚秋放下毛笔,拍了拍酸痛的肩膀,将目光转到桌面上,而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看看窗外的天色,似乎已经不早。他起身挨近灯烛正要吹,突然听见院子里某处传来一人的读书声。

倪楚秋手指停在半空,凝神听那声音。

夜风吹来,吹乱了倪楚秋鬓角的发丝,却将那声音清楚的送了过来。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那是一个男子的声音,洪亮却并不刺耳。读的是屈原《楚辞》里的一段文字。

会是谁呢?这个时辰弟子们不是已经全部休息了吗?倪楚秋一手拿起灯烛,一手小心捂着烛火,慢慢走到了院子里。

听声音像是西南角的藏书楼发出的声音,倪楚秋循声而去。

那读书声断断续续的传来,越走近就越清晰。

这时,藏书楼里隐隐透出一点灯光,并不很亮。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那人似乎很喜欢这一句,反反复复的读着。

“谁呀?谁在里面?怎么还不休息?”倪楚秋推开门。

然而,那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一进门的书桌上放着一盏青灯。

“是谁?!”倪楚秋忽然觉得头皮发麻。

没有人回答。倪楚秋进去四处看了看,根本没有一个人。

莫非是他?倪楚秋像见了鬼似的逃出屋子,再也不敢回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