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红英书院(二)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844字
  • 2020-02-22 12:44:56

汴梁,近郊,随和县。

对于喜爱热闹的包九妹来说,红英书院的所在地绝对称不上称心。因为它虽坐落于随和县内,却偏偏盖在了远离尘嚣的随和山上。

山上树木葱茏,却崎岖陡峭,有事下一趟山得足足走半个时辰才能坐上马车。但坐马车这种事并不常有,因为山长为了磨练学子们的意志,除非有特别急的事,否则到了山下也只能靠两条腿。

九妹捧着入学须知的册子,第一次感到了生无可恋。

“这山长吃饱了没事干吗?怎么想出这种主意的?”

展昭摸了摸马脖子处的鬃毛,转头道:“这条规矩据说已立百年,就连山长自己都得遵循,更不用说学子了。”

此时,九妹跟展昭并辔行走在去随和县的大路之上。只不过,展昭骑了马,而九妹骑了自己那头黑驴花子儿。花子儿背上除了九妹还驼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包袱,应该是九妹此次的全部家当了。

展昭将视线转到驴背上,问道:“你怎么带这么点东西。到时候去了够用吗?”

九妹从册子上抬起头,懒懒道:“我又不常住。”朝包袱努了努嘴,“这么点东西足够了。”

“三个月还不长?”

九妹笑了笑,算是回答。她怎么可能呆三个月?说不定三天,红英书院的山长就打发她回家了。

展昭发觉她笑的诡异,“你在打什么主意?”

九妹‘啊’了一声,很真诚的看着他,“没有啊。我只是在想,马上就要见到建立百年的书院了,心里有点小激动而已。”

展昭‘哦’了一声,也很善良的警告她:“你要是胆敢做什么事,下个月的零用钱就免了。哦,不对,是以后三个月的零用钱都免了。”

“哈哈。。。”九妹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这群人都商量好了吗?怎么都在打她那少得可怜的零用钱的主意。

日头渐渐升高,快到中午时,两人到达了随和县。

大概是因为靠近百年学府红英书院,随和县看着不大,但书画店铺特别的多。几乎三个店铺里就有两个是卖书、买画的。

为了赶在天黑前到达书院,展昭选了间干净的路边摊吃午饭。

随和县以油炸馓子出名,九妹特意配了碗羊汤沾着吃。那馓子黄脆可口,九妹一连吃了两碟子。

展昭脸色颇为难看的瞧着她,“要注意吃相。你瞧瞧这街上有哪个姑娘吃成你这副样子。”

九妹喝下最后一口羊汤,舔了舔嘴角,想要找块帕子擦擦手。但在腰间找来找去,都没找见。

“拿去!”展昭丢给她一块手帕,生怕她将油都擦在衣服上。

九妹身上那件簇新的淡黄衫子是为了拜见夫子专门做的,要是就这么给她祸害了,也白费裁缝的一番心思了。

九妹接过帕子左右瞧了瞧,边擦手边欣然道:“大哥出门竟然还带帕子?”

他这也是无奈之举。每回一跟九妹出门,她就邋遢的要命。不是今儿把汤汁溅到衣服上,就是明儿将油点子噌了上去。反正没一回衣服是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的。

对此,展昭本来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没看到。只是他是有强迫症的人,偏偏见不得好东西被弄得乱七八糟。是以,在上次被九妹那可恶的言行折磨之后,他决定随身带一块手帕,以备不时之需。没曾想,还真就用上了。

展昭起身:“走吧!天色不早了。”

九妹耸了耸肩,将帕子收起来,心安理得的跟着展昭上了路。

秋日的阳光虽不及夏日,但也强烈到让人睁不开眼。

九妹摊在驴背上,一副蔫儿里吧唧的样子,但眼珠子却不停的转来转去。展昭看她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真的很担心九妹在红英书院的日子。不,应该说,他其实是在担心整个红英书院的以后的日子。他有预感,九妹绝不会这么乖乖去书院的。

正午一转眼就过去了,太阳西斜时,展昭跟九妹赶到了随和山。

由于走前给红英书院捎了信,是以他们刚一到山脚下,就有迎接的人在等。

展昭与九妹通报了姓名,并拿出了邀请入学的帖子。

来人看了看道:“赶了一天路,想来两位都累了。不如,今夜就在山下的驿站住一宿,明早上山如何?”

展昭犹豫:“这。。。”

他本想今日就上山的,离开时,开封府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他必须尽快赶回去。

九妹积极道:“好呀、好呀。那就多谢了。”说着端端正正的行了一礼。

来人还礼后,领着二人朝不远处的一所庄院走去。

驿站简陋,但打扫的很干净,布置的也清雅。

因驿站外有一片竹林,桌椅、睡榻都是就地取材,进去之后到处弥漫着淡淡的竹香。

九妹深深地吸了口气,很满意的绕着屋子转了一圈,后来又恨热心的帮驿馆的厨子烧水、洗菜,直到被厨子赶出了厨房。因为她烧火的时候差点将厨房给点着了,还顺便将厨子新买来炖汤的鸡给放跑了。

展昭见怪不怪的坐在院子里喝茶,他早已经习惯了。在府里时,厨子邓五一到做饭就暴跳如雷,因为九妹一进厨房,不是失手打碎里面的碗碟,就是要点了厨房。后来,邓五实在没法子,只好将九妹安排到院子里劈柴。

但九妹不死心,还是一有空就往厨房里钻,这倒不是因她喜欢这里,她只是借口帮忙,想着法子搜罗好吃食罢了。

“又给赶出来了?”展昭放下茶杯,笑看她。

九妹理直气壮道:“是他们不识人,我不就放跑了他们一只鸡吗?也至于。”

展昭提壶倒水:“那只鸡是用来炖汤的。你放跑了,今晚儿可就没汤喝了。”

九妹别过头:“谁稀罕。”起身道:“我去去就来。”

展昭见她朝竹林走去,问道:“你干什么去?”

九妹挥挥手:“去挖几个竹笋来吃。”

九妹是厨房杀手,但找吃食的本事那是一流。晚饭之时,饭桌上少了鸡汤,却多了个竹笋汤。

厨子眉开眼笑道:“包姑娘这笋挖的好,不老不嫩,刚刚好。小人用热水煮了,再去皮腌制一小会儿,保证好喝,你二位尝尝?”

九妹尝了一口,连连赞道:“不错,不错。厨子大哥这手艺都能开间酒楼了。”

她这几句话正说到厨子的心坎上,他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道:“小人哪里有那本事,姑娘过奖了。”

九妹:“不会,不会。我相信只要加以时日,你一定可以的。”

厨子笑道:“那就多谢姑娘吉言了。”说着又去给二人炒了一个菜,还特意拿出了自己酿制的黄酒来招待他们。

展昭笑道:“你这丫头真真了不得,一个陌生人都能哄的高高兴兴的。”

九妹又盛了碗汤来泡饭,“那是当然。这世上就没有不爱听好话的。”

“别得意。”

“怎么会?”

两人高高兴兴的吃了饭,回房各自休息去了。

三更刚过,驿站的院子里就出现了一个黑影。

这个黑影鬼鬼祟祟的从房间里出来,小心翼翼的穿过庭院往马厩而去。

今夜无月,却满天星光,将院子照了个透亮。

黑影蹑手蹑脚,快要走到马厩时,一人在高处忽然道:“大半夜不睡觉,这是要去哪儿啊?”

听见声音,黑影身影顿了顿,抬头看见一个黑色的剪影正坐在屋脊上,她笑道:“展大哥,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啊。”

展昭:“你不是也没睡吗?”

九妹将包袱往身后一藏,指了指天:“哎呀,今晚月色甚好、甚好啊。。。”

展昭抬头看了看天,点头道:”是不错,连半个月亮的影子都没有。“说着,脚点了点,落到了九妹身旁。

“呃。。。”九妹噎了噎,干笑了两声将包袱挪到了左手边。

展昭盯了那包袱一眼,也不戳破,边朝房间走边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小心思。去厨房是打探逃走的路径,挖竹笋是查看周围的地形。阿九,你真是了不得啊。”

九妹无力望天,怎么全知道呢?她的确跟厨子打探过回随和县的小路,也故意点了厨房好混淆视听,好让展昭不怀疑她,更亲自去竹林那条小路去看了看。本来觉着自己做的很隐蔽了,没曾想还是给抓了出来。

“天呢,我究竟为什么偏偏有展昭这种大哥呢?”九妹将包袱狠狠摔到肩上,有气无力的回了房间。

今夜逃跑就此作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