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青瓷娃娃(五)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3135字
  • 2020-02-22 12:44:20

汴梁,护国寺。

大殿里灯火通明,妙心静静坐在蒲团之上,闭着双目,不发一语。

张龙在他面前走来走去,身后跟着了火一样,眼睛还不时飘向妙心。

就在刚才,他们抓获了青瓷娃娃的持有者,护国寺住持妙心。张龙不怎么喜欢此人,但见到他的那一刻还是吃了一惊。

妙心一直跟九妹相识,张龙以前也是见过他的。他虽与此人没说过几句话,但怎么也想不出来他就是凶手。因为他给人一种正直的印象,这种印象一时半会儿还真不好丢弃。

这时,门外响起了脚步声,张龙抬头,见展昭走了进来。

“展爷!”张龙回头看了一眼妙心。

展昭点点头,朝妙心走了过去。

“妙心大师有什么说的吗?”展昭看着他。

妙心缓缓睁开眼睛,“既然你们已经知道了所有事,又何必再问。”

展昭:“可否告知,你杀他们二人的动机是什么?”

妙心:“这两人早前作恶多端,贫僧只是用自己的方式替他们做个了结罢了。”

展昭道:“你这个理由并不能让人信服。”停了停又说,“既然你自认为凶手,那么凶器呢?”

“已经被丢掉了。”

“丢去了哪里?”

“或许是水池里,又或许是别处。你认为我会告诉你吗?”

展昭:“既然连杀人都承认了,又为何不告知凶器的下落?”

妙心抬头看他,“请不要咄咄逼人。”

展昭斩钉截铁道:“我只是公事公办。如果拿不出凶器,那么我有理由相信,你这是在撒谎。”

妙心笑道:“哦?你认为有谁值得我这样维护,甚至不惜性命?”

展昭只能无奈承认:“我不知道。”

妙心道:“开封府的展大人一向精明能干,如此明摆之事,又何必想的过于复杂呢?”

展昭一字字道:“好,那你告诉我,杀人的真实原因是什么?”

妙心抬头道:“贫僧记得已经说过了。”

“那根本就不能算作杀人的理由。”

“哦?那什么样的理由才合适?”

只听一人在门外道:“我这里倒是有一个很好的理由。”

众人抬头,见一人玉带白袍,翩然而来。

展昭:“柴公子?”

柴玉点头,而后看向好友妙心,脸上却并无表情。

展昭追问:“不知柴公子刚才之话是何意?”

柴玉:“妙心并不是真正的凶手。”

妙心抬头盯着他,一字字道:“柴公子不要多管闲事。”

柴玉不答,展昭继续道:“那么凶手是谁?”

柴玉正要说话,又一人插话道:“这个问我就行了。”

九妹随后走了进来,站在柴玉旁边。

柴玉看她,皱眉:“我不是说过,这件事我会处理。”

九妹摇头:“这件事谁都处理不好。”

展昭:“阿九,不要卖关子,究竟怎么回事?”

九妹:“我与妙心相交多年,他为人方正,并不会违背本心作出杀人之事。”

妙心淡淡道:“人是会变的,你们都被贫僧营造的假象给骗了。”

九妹摇头叹气:“凡杀人者都有极其强烈的动机,死者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他们?就算要惩罚他们,你大可上报开封府,何必亲自动手。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地方。”

妙心沉默,停了停道:“贫僧只是不想让人怀疑到我。”

九妹:“你不是不想让人不怀疑你,你是怕别人不怀疑你。因为你想维护一个人。”

妙心苦笑:“你为了帮我,也是颇为了一番功夫。但杀人就是杀人,别白费功夫了。”

九妹道:“从凶手杀害第一个人开始,你就故意误导我。说青瓷娃娃或许跟人偶术有关。你知道对于我这样一个看见书就头疼的人来说,是绝不会去想要翻阅那本书的。”

她接着道:“可是我偏偏就翻了,而且还从头到尾翻了个遍,但并没有找到相关记载。这是为什么呢?莫非精通佛理的妙心和尚突然记性不好,连自己看过的东西都搞混了?”

说罢,她看了柴玉一眼,翻书这种事还多亏柴玉抓她来这里。否则,她哪里有那么多闲工夫?

“不!”九妹摇了摇手指,“恰恰相反,他是故意要将我们的注意力引到青瓷娃娃上。”

展昭道:“之后,你再制造天王杀人的假象,为的就是让自己之前的说辞更逼真。”

妙心笑道:“所以,你是说,良修看见那个天王是我假扮的?真是荒谬。”

九妹接着道:“你知道,世人最忌讳这种神秘之事。即便事发,或者展大哥他们查出死者的真实身份,也没关系。因为这些死者本来就罪大恶极,他们触怒什么也是理所应当。”

展昭又道:“但你没想到我们会故意撤走衙役,暗中再回到寺院布控。等你猜到后,凶手又可能再一次犯案,所以你只能提前用自己引开张龙他们,好给凶手某种警示。这也是你为什么手里会正好拿着青瓷娃娃的原因。”

妙心抬头看着二人:“贫僧不得不佩服你们二位的想象力,真是精彩。可惜。。。”他微微叹了口气,“凶手就是贫僧。”

柴玉冷冷道:“何必自毁。你明明。。。”

妙心打断道:“不要再说了。贫僧自己的事自己做主,与旁人何干?”

九妹叫了一声“妙心——”

但妙心铁了心,并不理她。

妙心站起身:“展大人,这就走吧。”

展昭:“你真的想好了?这一去或许永远没有机会了。”

妙心苦笑:“贫僧早就没有机会了。”

展昭叹气,凶器找不到,青瓷娃娃就是唯一的证据。即便妙心是无辜的,也是无可奈何。

妙心:“好了,这就走吧。不要再耽搁了。”说罢,拔腿就走。

但当他们走到院子时,突有一人喊道:“等一下。”

众人回头,见一身穿黄袍,年纪约莫四十岁上下的僧人走了过来。

九妹认得此人,他正是无尘法师。

展昭惊讶:“无尘大师?”

无尘念佛行礼:“你们不能将妙心带走。”

妙心:“师叔回去吧。小僧自知做了恶事,自当承担。”

无尘摇头对展昭道:“妙心不是真正的凶手,凶手是老衲。”

在场所有人,除了柴玉、九妹、妙心三人外,都感到非常震惊。

“什么?凶手竟然是无尘大师?”

“这不可能吧?”

众人小声议论,均觉不可思议。

展昭:“大师,你——”

无尘点头:“老衲出家前乃是驻守甘州的裨将,黄万钧、秋国胜都是我的兄弟。”

八年前,秋国胜为了得到过往商旅的钱财,与黄万钧串通杀人越货。

“当时,秋国胜带了十几个心腹兄弟,其中就有老衲。可当时老衲以为,他们只是劫财并不杀人。没想到,秋国胜跟黄万钧怕他们报官,竟然残忍的杀害了所有人,甚至是十几岁的孩童。”

“老衲,虽不忍心,但还是在同伴的劝说下,做下了残忍的事。后来事发,上将将他们都发配到边地守城。可是这件事一直压在我心上,让我夜夜做噩梦。直到有一天,边地发生大火。。。”

那一天,火势几乎将整个城池包裹住。很多人都死于大火中,无尘、黄万钧与秋国胜是唯一活下来的三个人。

“劫后余生,我们决定不问前事,各走各的路。但是,八年前的事一直搁在老衲心里,久久不能释怀。”无尘感慨,“所以,老衲选择了出家,想以此来赎罪。但万万没想到,老衲游历西域之时会遇上当年被杀商旅的家人。”

当年为了生计,几乎所有的青壮年都加入了那个商队,说好三个月就回来,可是他们一直等了三年都没有消息。等待的过程中,有些人死了,活下来的人只有继续等待。因为他们相信,终有一天,他们的儿子、父亲就会回来。

“可惜啊,只有老衲知道发生了什么。可面对一双双盼望善良的眼睛,我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展昭道:“所以,你决定为他们报仇?”

无尘:“是啊,既然我们是这起事件的发起者,那也有我们亲自了结比较好。”

九妹道:“也就是说,这次的法会是为了引他们来而开的?”

无尘道:“不错。当年我们三个分开之时,平分了那些财宝。我回到汴梁后,给他们写信说,自己现在已经不需要那些财宝了,想要分给他们。”

九妹道:“你觉得他们一定会来?”

“没有人能拒绝送到手的财富。”无尘感慨似的说,“所以,我知道他们一定会来。”

九妹:“你也知道妙心替你掩饰的事?”

无尘苦笑,看着妙心道:“这孩子自小就是这样,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可这是杀人的大罪啊。”

妙心眼眶红了,并没有说话。从无尘波澜不惊的话里,他感到了某种威严跟严厉,那是作为一个父亲才有的无言的关心。

他自小没有父母,无尘一直是他的良师更是他视为父亲的人。所以,为了这份感情,他愿意做任何事。

这时,柴玉拍了拍妙心的肩膀,淡淡叹了口气。他想救妙心,但却揪出了妙心拼命想保护的人。

。。。。。。

无尘跟展昭走了,这桩案子也结束了。

但妙心高兴不起来,他觉得自己忽然失去了很多。

柴玉理解他,但并不认同。错一旦铸成,除了承担,没有别的选择,不是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