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青瓷娃娃(四)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200字
  • 2020-02-22 12:44:07

八年前在甘州究竟发生了何事,如今自然是无法考证的。至于参与人,肖扬能记住的人并不多,甚至根本不知道。

但凶案很可能还会发生,那么下一个受害者会是谁呢?

展昭不知道,张龙也不知道,知道的恐怕只有凶手跟当年的参与者了。

思来想去,展昭决定在护国寺布控。既然凶手一连在寺里杀了两个人,那么至少说明他就是寺里的人,或者是前来参与法会的众多人之一。

对于官府在寺里布控的行为,妙心虽不怎么认同,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寺里接连发生两起命案,如果再不加阻止,那护国寺百年的名声就会毁于一旦。

“妙心大师不必担心,我们会尽量做的隐蔽些的。”展昭告诉妙心。

“阿弥陀佛,即是如此,那是最好不过了。”妙心神情严肃,不由叹了口气。

九妹斜靠在廊柱子上,颇有兴趣的看着两人对话,不知在打着什么主意。

她今日已经看过良修了。只是他的情绪似乎并没有好转,即便稍微睡一下,也是噩梦连连。照顾他的师兄说,良修自小胆子就小,偏偏遇上这样的事,只怕一辈子都会留下阴影。

九妹除了安慰的话,似乎已经说不出什么了。要想让良修好起来,唯一的法子就是找出真相。

恐惧是源于未知,一旦谜题解开,那么积聚在人心里的恐惧就会随风消散。

只是从哪里入手是最大的难题。她已经从张龙那里得知了全部的细节,如果肖扬所说属实,那青瓷娃娃就是凶手故布疑阵之举。可是,他为何要这样做呢?只是为了制造某种恐怖的气氛?九妹想不通。

她低头不住踢着脚下的泥土,昨夜刚下过雨,地面还是湿着。鞋尖触碰地面立马就沾了一层泥。

“鞋不想要了?”一个声音说。

她回头,见柴玉从廊子另一头走了过来。

“你来找妙心?”九妹看了看正在跟展昭说话的妙心,“恐怕他现在没空理你。”

说着话,柴玉已经走到了她跟前。

“那也是没法子的事。看来今日又没人陪我下棋了。”柴玉感慨似的说。

“你一连听了两日的法会,可有什么心得?”

柴玉难得自谦,“半点心得也没有。我看自己离出家当和尚还远着呢。”说罢,看着她笑了笑。

这算是打趣吗?九妹别过头,果然还是毒舌玉,半点委屈也不受。

柴玉见她不理自己,又说:“你这样是让你失望了吗?”

“什么?”

“当和尚的事。”柴玉笑意淡淡。

“呸!谁再理你就是疯子。”九妹转身走了。

柴玉笑看着她,眼睛里有星光再闪烁。但当他转过头看妙心时,眼里的星光突然暗了下去。

无尘法师的法会一连开了三日,直到结束,寺里也没有再发生凶案。

虽然展昭他们做的隐秘,一般都是暗中监视,但很可能行踪已经被凶手洞察。

对此,九妹的建议是大张旗鼓的再派人来守两日,然后再大张旗鼓的离开。

张龙道:“你这样,不是更吓得凶手不敢出来了?”

九妹不住摇手指:“非也,非也。。。”

张龙皱眉:“有话直说,别老学公孙先生那一套。”

九妹干笑,赶紧道:“咱们大张旗鼓正是为了引蛇出洞呢。你想想看,既然凶手已经警觉,那咱们干脆就给他摆明。”

“你是说,咱们来个欲擒故纵,先让他松懈,然后来个瓮中捉鳖?”

九妹点头微笑,问一旁的展昭:“大哥觉得如何?”

展昭:“未尝不可一试。”

当天,开封府果然派了许多衙役前来搜查,弄的寺里人人心慌,不知该如何。

妙心抗议道:“展大人,你这样惊扰佛门清净之地,恐怕不妥吧。”

展昭:“这也是没法子的事。住持大师就多担待吧。”

展昭如此强硬的态度,自然引起了妙心的不满。但他是个修养极佳之人,还是默许了这一方式。

衙役们一连在寺里守了两日,两日后终于因一无所获,悻悻离开了。这让全寺上下都稍稍松了口气。

法会过后,无尘还要远行。这两日凡是与无尘有过数面之缘的人都来与其辞行,故而每时每刻寺门前都有马车来来往往,几乎堵住了整条街巷。

九妹看着迎来送往的知客僧忙的脚后跟都快朝天,叹道:“想不到这无尘大师的名望这般高啊。”

柴玉道:“声名所累,想必这也是无尘大师想要提前离开的原因。”

“提前离开?莫非这不是无尘大师原来的计划?”

柴玉道:“无尘本打算在汴梁逗留月余,但近日不知为何,突然要走。”

“连你也不知道吗?”九妹看他。柴玉这几日跟无尘走的很近,竟然不知道他突然离开的原因。

“不知道,他并未透露。”柴玉淡淡道。

天边夕阳西下,两人都注视着即将落山的红日,没有说话。

夜风凉飕飕的,张龙不禁打了个寒战。

他在内院这棵银杏树上已经守了大半个时辰,连月亮都被乌云遮没了,却还是没有发生什么。

衙役罗毅在他一旁小声嘀咕道:“该不会凶手已经走了吧?”

张龙轻斥道:“胡说,好生守着。”

罗毅冻的缩了缩脖子,“这鬼地方也太冷了些,早知道就多穿几件了。”

对此,张龙也深有同感,但他毕竟不能如此说,又回头瞪了罗毅一眼。罗毅伸了伸舌头,不敢再说什么了。

草丛里传来蝈蝈的叫声,更让这夜显得寂静。张龙跟罗毅虽强打精神,但不知为何困的要命。他们只不过稍微打了个盹儿的功夫,就有一人沿着回廊轻轻的走了过去。

等张龙看见他,那人已经消失在黑暗中了。

“快!”张龙轻轻落地,赶快追了过去。

罗毅手脚并用的落了地,生怕弄出动静。

那人走了许久,终于在一间佛殿门前停了下来。只听黑暗中传来’吱呀’一声响,那人闪身消失在门后。

门里发出轻微的响动,到后来声音越来越大,像是桌子倒地的声音。

张龙察觉不对头,径直推门闯了进去。

他刚闯进去,殿里的灯就亮了。一人站在供桌前,似乎在藏着什么东西。

“你做什么?啊——怎么是你?”张龙看清那人的面目后,不觉愣怔。

但他只愣了一下,很快冲上前跟随后进来的罗毅扭住了那人胳膊。

“喀喇”一样东西从那人手里落到地上,摔成了两半。

张龙瞪眼,这是、这是。。。竟然是那青瓷娃娃。

而他们扭住的人居然是妙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