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青瓷娃娃(二)下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027字
  • 2020-02-22 12:43:35

浓厚的雨帘隔在小沙弥与这八个人之间,如同两个别样的世界。

黑沉沉的夜,让这八个人的脸看起来泛着一层青黑色的光,仿佛不是正常人的脸。

小沙弥惊了惊,磕磕巴巴道:“诸位、诸位施。。。施主有何事?”

为首一人看了他一眼,沉声道:“劳烦小师傅通融,给咱们几间禅房避雨。”

说罢也不等他回答,径直闯入了门里。

“诸。。。诸位施主,请等一等。。。”小沙弥顾不得浑身湿透,紧紧追着那八个人。

那八人脚步沉稳,看似走的不快,但小沙弥追的很费劲。

大殿的灯烛还亮着,妙心听见外面的说话声,缓缓走了出来。

很快,他看见了那八个黑影,“何事?”他问跟在后面慌慌张张,浑身湿透的弟子。

“师傅。。。他们。。。”

小沙弥还未说出缘由,已被一人打断。

那人上前行了个佛礼,“师傅,深夜前来,多有打扰。咱们是外地的客商,雨大迷了路,还望借贵宝刹避一避雨。我们会付钱的。”

妙心念了声佛,“钱倒不必,相逢即是有缘。既是如此,良修你就带着几位施主去厢房吧。”

良修做了个请的手势,”各位施主请随小僧来。”

八人渐渐消失在雨帘中,妙心久久的伫立,忽然微微叹了口气。

天幕阴沉,不知明日是否会是个晴天?

次日,雨仍旧没有止息。

无尘大师的法会不得不从室外搬入了室内。护国寺虽临时腾出了最大的一间佛堂,但仍旧装不下慕名而来的众多香客,有些人甚至站在了过道里,边淋雨边听宣讲。无尘法师为了让大家都听到所讲内容,也不得不放大声音。但外面的雨实在太大,他的声音传到外面仍旧小的很。

九妹挤在人丛中,略微站了站,便离开了。她不是个有耐心的人,特别是在一个地方呆的太久。

经过走廊时,寺僧良修正捧着一壶茶往后院走。他满头大汗,边走还边口里喃喃说着什么。

九妹冲他招了招手,“良修小师傅,怎么没去听法会?”

她经常来寺里,认得那是妙心最小的弟子。

良修抬头,见到来人是九妹,叹气道:“昨夜寺里来了个八个人,师傅吩咐我好生照看着。”

“八个人?什么人?”

“说是远道的客商。可依小僧看,那些人各个身材魁梧,绝不是普通客商那么简单。倒像是哪里来的山匪呢。”

无尘法师的法会千载难逢,良修因这八人错过了机会,满肚子的怨气。

他接着道:“小僧还要去送水,先失陪了。”

这寺里最近可真热闹啊,九妹看了看天色,东边更加阴云密布,看来这雨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了了。

护国寺,厢房。

一灯如豆,房里暗的很。天边还不时隐隐传来雷声,虽然雨势较之前稍微小了些,但仍旧没有要放晴的意思。

徐道长跟六个兄弟围坐在桌前,愁眉深锁,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茶水已经凉了又添,但老大秋国胜仍旧没有回来。

内中一个兄弟突然道:“二哥,你说老大会不会出什么事了?我这眼皮这两日老是跳个不停,会不会。。。”

“别胡说!”徐道长厉声打断道,“老大武艺高强,什么人能伤得了他?”

其余五人纷纷点头赞同,他们跟随秋国胜已经十年有余,从来只见他杀人,还没有人能伤得了他分毫。

“可是,万一呢。这次的人虽是老大故交,但也难保没有什么别的心思。”那人仍旧不甘心,喃喃道。但声音明显小了许多,好似生怕再次引来责骂。

徐道长瞪他一眼,沉声道:“对老大来说,没有如果。”

他虽口中如此说,但心中也隐隐感到不安。秋老大已经去了小一个时辰了,也该回来了。莫非是中间出了什么纰漏?

屋檐上集满了雨水,一股股水流顺着柱子汇入了院子里的水坑中。

良修提着一只灯笼,静静的走在廊子里。

今日轮到他值夜,他一直诵经到二更天,这才匆匆往禅房而来。

昨夜寺里发生了命案,此时想起来,后背还不禁发冷。他虽没有亲眼看见尸体,但隔壁的良清却都看到了。他回来添油加醋的说了当时大殿中的惨状,还说现场还发现了一尊诡异的青瓷娃娃,现已被展昭带回开封府去了。

“我觉得一定是某种诅咒。”良清得意洋洋的说,“否则,三师兄也不会自昨日起就疯疯癫癫的。”

三师兄良辉是昨日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之前他一直是寺里最大胆的人。如今连他那么胆大的人都吓得精神失了常,看来真是种诅咒也说不定。想到此处,良修觉得身子更冷了,他用手搓了搓胳膊,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大殿距禅房还有段距离,雨点随风袭来,良修感觉的下身的袍子湿了大半。

“真是倒霉。”良修抖了抖袍子,顺着过道拐上了另外一条廊子。

只是刚转上廊子,他忽然发现哪里有些不对头。时间太晚,困意不住袭来,良修一时间还找不出奇怪之处。他定了定神,注意转到了自己手中的灯笼上,又抬头看了看对面的天王殿,忽然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平日里,天王殿在这个时辰已经锁了。可为何此时里面还有灯光透出来呢?良修揉了揉眼睛,莫非是哪位师兄今日值夜忘了上锁?他捏紧了手里的灯笼柄,正要上前去看看,刚抬腿,却突然像钉子似的钉在了原地。

因为他看见增长天王身披铠甲,手持长剑从殿中走了出来。天王手里的剑长长的拖着,划在地上发出’呲啦呲啦’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听来刺耳又恐怖。剑尖上滴着血,天王刚才经过之处,留下了一道血线。

良修不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的心好似要从腔子里跳出来。

天边划过一道闪电,良修看到了天王红如滴血的脸庞。

突然,他的世界整个一片漆黑,只留一只发黄的灯笼在雨中时明时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