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青瓷娃娃(二)上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466字
  • 2020-02-22 12:43:23

大殿烟雾缭绕,首先引入眼帘的是一个灰色的身影。

那是一个年纪约莫十四五岁的小沙弥。他跌坐在台阶上,瞪着眼珠子正看着什么。

“你怎么了?”九妹蹲在他身边,声音短促而急迫。

但那小沙弥吓得牙齿直打颤,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大殿里。

“拿着!”九妹将怀里的茶壶往小沙弥手里一塞,上了台阶。

大殿里的灯火不算亮,整个显得有点阴森。

九妹走到门口时,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旋即,九妹就看到一个人被人用柄长剑钉在了后墙之上。那人的血顺着墙流到了地上,形成一个小小的血泊。

这般惨状,九妹不是第一次见,但还是吓了一跳。

有谁会在佛殿之上杀人?竟然还用如此残忍的手法。

九妹深深吸了口吸,忽然供桌上一个青色的东西撞入了眼里。

那是一尊青瓷人像,目测约两寸高,像极了大街上小孩子玩耍的泥人。只是这青瓷娃娃嘴上带着一抹奇怪的笑容,看着既诡异又恐怖。

谁会在大殿上放一尊青瓷娃娃——

九妹转头,看见寺院的人赶了过来,那小沙弥已经被人拉了起来,此时正在痛哭。

“包姑娘——啊——”护院僧刚想问什么,就瞧见了大殿中的景象,不由的倒退了一步。

身后的众位僧人也是一阵惊呼,“杀——杀人了!快,快去禀告主持。”

漏断,人不静。

妙心和尚站在大殿之上,正在跟展昭说着什么。

九妹只呆呆的看着那尊青瓷娃娃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展昭道:“妙心大师可认得死者?”

妙心叫了声佛,说道:“此人乃是洛阳的一位富商,名叫祁展人。”

“他来护国寺有何事?”

妙心道:“展大人有所不知,明日乃是无尘法师开坛之日。祁施主两日前从洛阳赶来,专门为了听法会的。”

展昭点头:“他还带了何人来?”

“只有他一人前来,并无随从。”

展昭沉吟着点了点头,仵作刘大河已验完尸,提着箱子走了过来。

展昭问他:“如何?”

刘大河道:“死者是被人勒死后,再一剑钉上墙的。此外,再无其他创口。”

他拿出验尸格目交给展昭又说:“死者身上有许多旧伤,像是练武或军营中人。”

展昭眼睛一亮,沉吟着点了点头。

九妹忽然插嘴问寺里的值夜僧道:“供桌上那个青瓷娃娃是谁放在这里的?”

众人这才都注意到了这个一直被忽略的青瓷娃娃。

值夜僧询问了身边的人,都说并没有人放过,甚至他们根本就没有留意到这个青瓷娃娃。

但是妙心看到这个娃娃时,表情却变了。

九妹问他:“怎么了?你认得这个青瓷娃娃?”

妙心摇了摇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夜已西沉,展昭问完案后,众人都回房休息去了。

九妹抱着早已凉透的茶壶悻悻走了回去,感觉疲惫至极。

她本以为柴玉早已经休息了,没想到门开着,灯也亮着,像是等她的样子。

“你回来了。”

看到九妹,柴玉什么都没问,只淡淡说道,但九妹却从只言片语见听出了关心。

九妹摇了摇茶壶,“还喝茶吗?”

柴玉将经书放到身后的架子上,回身道:“你累了,回去休息吧。”

九妹微微叹了口气,将茶壶放到桌子上,犹豫着离开了。

第二日的法会照常举行,柴玉一早就去列席听会,只留九妹一个人在院子里溜达。

昨夜看妙心欲言又止的样子,他分明知道些什么,却没有说。他究竟知道些什么呢?又为何要隐瞒呢?

九妹挠了挠头,莫名感到一丝不安。

法会从辰时开始一直到午时才结束,九妹去食堂吃斋饭的时候,正看到了一袭便衣的展昭跟张龙。

九妹走过去招呼了一声,开口道:“查到些什么了吗?”

张龙粗声粗气道:“他爷爷的,查了一上午,连个毛线都没查到。”

他说话向来直接又粗鲁,一见了人总是恶狠狠的瞪着人家,好似每个人都是嫌疑犯。展昭说,张龙一上午已经吓晕了两个小沙弥,还瞪哭了一个烧火的沙弥。

九妹笑道:“你这样,妙心和尚没找你麻烦?”

张龙哼了一声道:“那个妙心,长着一张小白脸,说话唧唧歪歪的。手底下的人也跟他差不多,无趣。”

听了张龙的话,展昭只有苦笑。九妹却笑的欢欣无比,这世上若有谁直率又可爱,那肯定非张龙莫属了。

月上天际,院子里清凉舒适。

妙心和尚与柴玉相对而坐,正赏月聊天。

九妹捧着一包花生米慢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妙心笑道:“你这侍童太不尽心,连茶水也不给主人泡。”

柴玉放下杯子打趣道:“你让她去泡茶,不怕烧了厨房?”

九妹噎了噎,斜眼看妙心,严重怀疑昨日她差点烧了厨房的事,是他告的状。

妙心一脸无辜,干笑道:“你这可冤枉贫僧了。柴大公子手眼通天,当然什么事都知道了。”

他说完又不甘心的补了句,“自然这也只限于对某人罢了。”

柴玉低头喝茶,笑笑不语。

九妹斜眼看了妙心半天,终于在妙心求饶的目光下,话题一转道:“说!对于那瓷娃娃,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妙心对柴玉道:“你瞧瞧这丫头,我知道她一定要问这个。”

九妹递给他一把花生米,“说说嘛。”

妙心道了声’罪过’拒绝了花生米,停了停,肃然道:“这件事贫僧怀疑是一种巫术。”

九妹奇道:“巫术?”

妙心点点头,“《西域志》中曾记载,远在河西走廊的大月氏曾有一种巫术,名叫人偶术。这种巫术像极了中原的巫蛊之术。同样是用人偶,但他们会将受害人的姓名写在字条上,然后封在一尊人像中。据说,这样此人就永远不能转生,会一直在受苦,直至魂飞魄散。”

这世间竟有这种巫术。九妹不禁愕然。

“所以,你怀疑昨日大殿中发现的那尊青瓷娃娃就跟此种人偶术有关?”

妙心点头,“不错。不过,这也只是个人猜测罢了。做不得准。”

九妹眨眨眼道:“要想知晓,打开那瓷娃娃看看不就成了?”

九妹他们刚回到屋子,外边就雷声大作,不久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九妹望着窗外对柴玉笑道:“这雨还真是说来就,咱们再晚点回来,可就要成落汤鸡了。”

柴玉对着雨帘,问道:“你是否又要多管闲事?”

九妹明知故问道:“什么闲事?”

柴玉神情肃然,一字字道:“阿九,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

九妹碰了个钉子,讪讪道:“哎呀,我就是瞧瞧,也没有要怎样。再说,展大哥已经着手在办了。”

柴玉盯着她,“是吗?”

九妹摸摸鼻子,干笑两声,正想找个借口溜掉。

突然,穿过雷声,他们听见外面传来一阵雷鼓般的响声,像是有人敲打寺门。

九妹走到廊子里,“这么晚了,下这么大的雨,谁会来?”

柴玉在一旁道:“听声音有八匹马。”

九妹愕然回头,“这么厉害!”下这么大的雨,他都能听见,柴玉果然非同凡响。

九妹跟柴玉站在廊下之时,一个小沙弥打着伞打开了门。

电闪雷鸣间,他看见了八个头戴草帽,身披草衣的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