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走尸之谜(七)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4014字
  • 2020-02-19 14:15:42

杀人真凶已经找到,可田老爷的尸首却至今下落不明。陈县令多次逼问田夫人,但田夫人不是说不知道,就是闭目不答。

但这毕竟是无关痛痒的事,只要案子破了,有人抵罪,即便一辈子找不到田老爷的尸体也没什么。

所以,陈县令欢欢喜喜的将条陈递送到刑部,希望博得嘉奖。

柴玉冷眼旁观,他问九妹:“田老爷的尸身找不到。你真的认为此事已经结束了?”

这是尸身杀人案子出现以来,柴玉第一次对此案提出质疑。九妹知道,柴玉是个敏锐的人,他先前不发一言,并不代表没有自己的看法,他只是不屑于管别人的闲事。但只要是他提出了疑问,那就说明,这个案子远远没有结束。

“你想说什么?”九妹转头问道。

“田夫人既然承认了所有的罪行,可为何偏偏却不说出田老爷尸体的下落。难道你真的认为是幽灵作祟,尸体会自己消失不成?”

柴玉说的没错,九妹这几日也在想这个问题。她之所以推断出凶手另有其人是因为案发当日,她亲自检查过田老爷脚上的那双鞋。当夜下过一场大雨,如果真是死尸杀人,那么鞋上必定会有泥迹,可那双鞋却干干净净。按说二太太已被杀,田家的下人当下就赶了过去,况且还有田四亲眼目睹死尸杀人,那么他绝不会有时间换鞋。这就说明,杀人者并非是田老爷,而是另有其人。但奇怪的是,得知田夫人就是凶手后,衙役彻底搜查了田夫人的房间,却并未发现一双沾泥的鞋子。是她当日就处理掉了吗?未必!一般杀人者都有个有趣的心理,越是能证明自己杀过人的证据,他就越舍不得丢掉。因而,他务必会妥善的保管起来。可眼下,这双鞋子却不翼而飞,这不得不让人怀疑。

还有就是田老爷的尸首。如果九妹是凶手,刺杀田小姐不成之后,为了避免惹人怀疑,她一定会尽快想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理掉尸体,造成一个尸体杀人的假象。那么最好的毁尸地点就是后花园的水池。因为一般人绝想不到,如此美丽的地方会藏着一具尸体。但当日陈县令派人去池中打捞之时,却只找到了垂柳的尸体。那田老爷的尸体会在哪里呢?

等等!想到此处,九妹突然眸光一闪,她之所以会想到水池,是因为田芷玉说,当夜凶手杀她之时,她闻到了凶手身上的水藻味。也就是说,如果不是田芷玉的提醒,九妹是绝对不会想到去水池打捞尸体的。

“难道。。。”九妹惊诧的砖头,正好遇到了柴玉那双亮如利刃的眼眸。

“我要去见田芷玉!”九妹告诉他。

柴玉没做声,将她打横抱起朝田芷玉的卧房而去。

......

哥哥死后,田芷玉名正言顺的成了田家巨额财产的继承人。但她不想着处理父兄的丧事,反而吩咐丫鬟仆妇打点箱笼,要换个卧室居住。

所以,九妹他们到的时候,田家的丫鬟仆妇正在一箱一箱的往外搬东西。

“你们这是做什么?”九妹让柴玉将她放下来,问一个丫鬟道。

那丫鬟道:“小姐说这屋子里热的很,苍蝇又多,想换到北厢房去住。”

苍蝇?九妹跟柴玉的眸子都是一闪,他们也不顾丫鬟的阻拦,径直进了田芷玉的房间。

此时已到上灯时分,屋子里有些昏暗,地上又堆满了乱七八糟的杂物,显得十分的闷热。

“把灯点上!”九妹将整个屋子扫了扫,转身对外面的丫鬟们说。

一个领头的仆妇不知她要做什么,忙上前说道:“姑娘,这毕竟是小姐的闺房。您要是想瞧什么。告诉我们一声,等咱们回了小姐,您再看也不迟。”

“你家小姐在哪儿?”九妹问。

“这。。。小姐去县衙料理夫人的事去了,还未回来。”仆妇说道。

“那就不必等了!反正你家小姐也不打算住这屋子了。”九妹说,“快把灯点上,耽误了公事,你觉得县老爷会高兴吗?”

既然提到了县老爷,下人们便不敢再吱声了,乖乖在屋里点了一盏灯。

九妹扭了扭身子,她小腿受伤,腿脚不灵便,况且刚才来的急又没带拐杖,所以走路十分艰难。

“坐着休息!我去瞧瞧!”柴玉一把将她按在凳子上,自己擎了灯盏,四下查看。

先前屋子里黑沉沉的,苍蝇飞蛾都停在了梁上,等柴玉的灯光往上一照,那数十只苍蝇嗡嗡嗡尖叫着,都从梁子上飞了下来。只瞧它们在空中盘旋一阵儿,都朝床榻飞了过去。

九妹这一惊可非同小可,立马站了起来,靠着单腿蹦跳来到了床边。

柴玉瞧了她一眼,眉头不易察觉的皱了皱,但并未阻止,只是将灯盏递给了九妹,说了声“拿着。”待九妹接过灯盏后,他顺手将床上的被褥掀开,抬手敲了敲床板。那床板发出砰砰的脆响,显然是空的。柴玉手上用劲,将那床板整个掀了起来。旋即一股子恶臭迎面扑来,九妹赶紧用袖子捂住口鼻,待柴玉侧身一瞧,里面竟躺着田老爷的尸体。那尸体浑身恶臭,脸上都爬满了蛆虫,十分恶心。

柴玉皱了皱眉,转身喊道:“派人去县衙,就说田老爷的尸体找到了。”

柴玉和九妹进去之时,田家早有几个下人在外探头探脑,此时见小姐的床榻下竟发现了老爷的尸体,都惊的目瞪口呆。此时,听见柴玉说话,知道事情严重,不敢怠慢,急忙去县衙报官。

仆人刚走,停了一会儿,田芷玉就回来了。她见自己的房间里里里外外围满了人,心里一沉,忙问发生了什么?

下人告诉她,在她的床榻下发现了老爷的尸体,管家已经派人去叫官府的人了。

田芷玉霎时脸色变得极其难看,转身吩咐,”备车!“

刚回来就要走?小厮诧异的瞧了瞧小姐,但见小姐一脸凝重,不敢吱声,只得吩咐车夫重新套车。田芷玉也不等马车赶到门口,便走了出去。但她刚走到前院,就瞧见包九妹跟柴玉站在院子里,似是在等什么人。

只听包九妹笑嘻嘻冲她道:“田小姐刚回来又要走了吗?”

“关你何事?”田芷玉正眼也不瞧她一眼,脚不停步,径直往门口而去。

九妹笑道:“只怕你今日是走不了了?”

田芷玉不理她,仍旧快步走,但到门口却碰上了闻讯赶来的陈县令。

陈县令见田芷玉一脸慌色,忙问:“小姐要去哪儿?听说,田老爷的尸首找到了。”

田芷玉白着脸,正想着如何应付,只听包九妹又道:“陈大人你不是要找凶手吗?如今凶手就站在你面前,你还不赶快将她拿下?”

陈县令一脸诧异,“什。。。什么,凶手?”

包九妹在柴玉的帮助下走了过来,正色道:“没错,你面前的田小姐正是真凶?我说的对吗?田小姐?”

田芷玉冷笑道:“姑娘是昨日给吓坏了,昏了头吗?我怎会是凶手?”

陈县令也在一旁插嘴道:“是呀,包姑娘,凶手是田夫人,咱们昨天不是都结案了吗?”

九妹瞬也不瞬的盯着田芷玉道:“田夫人根本不是凶手,最多算是个为了保护女儿的可怜慈母罢了。杀了田广跟白氏的正是田小姐。”

田芷玉语声厉厉道:“你说我杀了人,有何证据?”说罢转头对陈县令道:“不知大人是本县的父母官,还是眼前这个小女子?您怎能允许一个无官无职的野丫头来信口雌黄?请问大宋还有没有王法?”

这几句话说的斩钉截铁,咄咄逼人,陈县令瞧着包九妹跟柴玉一眼,嗫嚅道:“这。。。这。。。”

九妹冷笑道:“你要证据是吗?请问田老爷的尸体在你屋子里发现,你当如何解释?”

“那兴许是有人陷害我,我并不知道此事。”田芷玉经过最初的惊慌,此时已经冷静下来了。

“有人陷害?好!”九妹又道:“那你为何不管父兄尸骨未寒,却要忙着搬家,这又如何解释?”

“如今天气炎热,我住不惯,想找一处地方纳凉,怎么这也犯法?”

“是啊,是啊!包姑娘,兴许这里面有什么误会,也未可知。”陈县令插口道。

九妹不理他,打开手中的布包,问道:“那这双鞋呢?小姐该不会如此健忘,连自己的鞋子都不记得了吧?”

那是一双青缎布鞋,做工精致,鞋面绣着一朵牡丹,但鞋底却黑乎乎的全是干泥。田芷玉见了那双鞋,脸色变得阴晴不定,但还是脖子一梗,说道:“是我的又怎样?一双鞋而已,能证明我杀了人吗?兴许还是别人害我的。”

好个不见棺材不掉泪,九妹又气又好笑,说道:“小姐既然要这样,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说着拍了拍手,让人将翠珠带上来。

翠珠披头散发,在仆役的搀扶下被带了过来,看着神情十分委顿。

“翠珠已经招了。说垂柳是你杀的,你们给她下了药,趁她昏迷不醒之时将她沉到了池子里,是不是?”九妹转头瞧了翠珠一眼。

翠珠哭丧着一张脸,不发一语,但眼睛却怯生生的望着田芷玉,似是恐惧又似哀求。她从未想过背叛小姐,要不是九妹他们扬言说,田小姐指控是她杀了垂柳,她也不会说漏嘴。但现在一切都晚了。

“而且,她也招了你派垂柳下毒害田广之事。”九妹继续道。

田芷玉此时气的浑身颤抖,二话不说,扑上去就给了翠珠一个耳刮子,翠珠脚下一个不稳,仰天摔倒。

“你这个贱货!为什么要害我?我杀了你!”也不等众人反应,田芷玉已扑到翠珠身上,掐住了她的脖子。

田芷玉疯狂的劲头,惊呆了在场的所有人,后来要不是两个家丁死命将她拉开,翠珠小命都会不保。

“你这个天杀的。我杀了你。。。我杀了你。。。”田芷玉甩开众人,扑地痛哭起来。此时的她早已没了先前的凌厉劲儿,变得十分可悲。

九妹见此光景,叹了口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一直认为父母对你兄长偏心,可殊不知,父母对子女之心都是一样的。他们或许对田广确实好些,但如果田夫人不爱你,怎会为你顶罪?”

田芷玉哭喊道:“我根本不用她假惺惺,如果他们当初不是因为听信了谗言将我送去庙里,我又怎会变成这样?他们为了自己,怕我真的是天煞孤星,克死他们,狠心将我抛弃。但他们有没有想过,我一个小姑娘,在庙里过得是什么日子?为了讨好师傅,我每日四更天就得起来侍候,就是为了师傅能对我好一点,不要打骂我。可他们呢?他们在家里好吃好喝,那时他们可曾想过自己还有一个女儿在受苦?”

“他们都该死!他们不是觉得田广那个废物比我好吗?那我就让他们知道,究竟谁才是田家的主人。”说到此处,田芷玉阴恻恻一笑,“他们活该!”

“你!你你。。。你简直疯了!”陈县令显然被田芷玉的疯狂给吓坏了,忙吩咐衙役将这个疯女人押下去。

田芷玉黑亮的眼眸阴森森的扫视了在场所有人一眼,被押了下去。

“疯子!疯子!”陈县令恶狠狠的评价了一句,又转身赔笑道:“包姑娘真乃神人。这次多亏了你们,要不然下官差点给这个疯女人骗了。”

九妹叹了口气:“那一切有劳陈大人了。”

“好说,好说!”

说罢,九妹也不再答言,她只是觉得自己累的很,好像浑身所有的精力都给一下子抽光了。她忽然一阵眩晕,那一刻,似乎有一双温暖的手稳稳托住了她,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案情水落石出后,九妹他们也不想多待,况且萧有道赶着上任,一行人第二日就离开了田家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