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青瓷娃娃(一)上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657字
  • 2020-02-22 12:42:50

汴梁,柴府。

柴玉像往常一样去给他爹请安。

但一跨进书房门就瞧见他老爹手里抱着个青瓷娃娃,眼睛瞬也不瞬的盯着看。

他老爹不务正业是出了名的,常常混迹于各家古董行,但买回来的往往都是赝品。当然,这里面也有不是赝品的。不过,那绝不是因为他眼力忽然好转,而是商家良心发现,实在不愿意看这么一位老实巴交的王爷吃亏。

“父亲!”柴玉进门,瞟了眼柴王爷手中的瓷娃娃,口气有些生硬。

他与父亲性格大不相似,所以平日里能少说话绝不会多一句。

柴王爷看见儿子进来,笑着招了招手,得意道:“阿玉啊,快进来。给你瞧瞧我新买的青瓷物件。”

柴玉一脸冷漠的走了过去,说道:“听管家说,父亲这个月支出了五千两银子?”

他这人说话总是暗藏机锋,柴王爷身为他老爹自然是知道的。

只瞧柴王爷脸一红,支支吾吾道:“哎呀,别在意这些细节。”

他将瓷娃娃又往柴玉面前蹭了蹭,“这可是宣窑著名匠人陶青峰亲手做的。全汴梁。。。哦不,应该是全天下就那么一件。”

柴玉冷冷道:“既然是全天下只此一件,不是应该在皇宫里吗?”

柴王爷:“。。。。。。”

柴王爷干笑一声,摆摆手道:“啊呀,跟你说了不要在意这种细节的嘛。好了好了,你先忙去吧。哈哈哈。。。”

柴玉去后,柴王爷瞬间感觉头皮一松。他又左右端详了自己手中的青瓷一眼,露出了无比舒心的笑容。

汴梁,丰乐酒楼。

这不是一间普通的酒楼,因为在一楼大厅里有个面积甚大的斗鸡场。

九妹扒着栏杆,正焦急的盯着楼下。

她下注的那只彩毛大公鸡就要上场了,这虽不是她第一次斗鸡。但这回她的月钱全压在这上面了。

“阿花,咬它!快咬它!”九妹喊道。

风儿在一旁皱了皱眉头,小姐为了一只鸡竟然赌上了口袋里所有的钱,这可不太明智。况且,要是待会儿输了,她们连茶钱都付不起了。

“小姐,那个。。。”风儿拉了拉九妹的袖子。

“有事儿待会儿说,忙着呢。”九妹不耐烦。

“可是。。。小姐。。。”

九妹转过头,“说吧说吧。”

风儿小心道:“小姐要不要把钱要回来点儿。万一,万一——”

她还没说出个万一,嘴就被九妹用手堵上了。

“呸呸。。。哪来那么多万一。小心——”九妹眨眨眼,“这东西最邪乎,可不能随便乱说。”

风儿点了点头,感觉呼吸有点艰难。

九妹放手,顺便将手指在衣服上擦了擦,刚才捂的太猛,风儿的口水不知何时已经沾了上去。

楼下的斗鸡场里仍旧热闹着,人们要喝声、喝彩声此起彼伏。

阿花两眼冒着精光看起来神气十足,大有傲视对手的气势。

“好,好,阿花。咬它!对就这样!”九妹开心到快要欢呼。

然后,当阿花磨砺利爪正要全击对手的时候,却突然嚎了一嗓子,就这样倒地而亡了。

九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连跑带跳的下了楼。

可当她将手放到阿花脖子上的时候,阿花确实已经死了。九妹看了看阿花发黑的鸡冠就什么都明白了。

它被下毒了。

“谁这么不要脸,竟然对一只鸡下毒?”九妹怒吼道。

她环视全场,目光锁在了二楼。那里有一人正看着楼下,嘴角浮着奸诈的笑容。

“你!”九妹指着那人,“王仁里,是不是你干的?”

王仁里笑道:“自己死了鸡,却来怪别人。包九妹,你要不要脸啊。”

“好,王仁里!你给我等着,等我找到证据,一定有你好看。”九妹恶狠狠的瞪了王仁里一眼。

王仁里扇子打的拍拍响,转身回了包间。

“风儿!走!回家!”九妹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风儿小跑着跟上大步流星,气急疯魔的九妹,正准备离开。

巧不巧,丰乐酒楼的伙计阿六的一张笑脸很及时的出现在九妹脸前。

“干什么?”九妹没好气。她现在恨不得将每一个与自己作对的人都大卸八块。

阿六不疾不徐,不卑不亢道:“包姑娘,您刚才要了两碟子点心,两壶茶,三盘花生,一共是二两银子。”

九妹皱眉,“你们抢钱吗?本姑娘只要了这么点吃食,怎么就这么贵?”

阿六好脾气的指了指楼门口的一块牌子,“本店童叟无欺,明码标价。不信姑娘可以看看菜牌子。”阿六从围裙了摸出几块木片,拿给九妹。

九妹此时哪里有心思看这个,摆了摆手,“风儿,付账!”

风儿拉了拉她的袖子,暗示她借一步说话。

九妹心中越发不爽快,“有事就说,别歪歪唧唧的。”

风儿叹了口气,在她耳边小声说了下目前她们的经济状况。

九妹噎了噎,干咳一声,立马堆笑搂着阿六的肩膀道:“阿六啊,姑娘平日里对你怎么样?”

阿六实话实说:“姑娘出手大方,对咱们伙计也是没得说。”

九妹干笑一声:“俗话说,出门靠朋友。咱们都认识这么久了,你看。。。”

阿六配合道:“姑娘下次再来,小人跟掌柜的说,给小姐免了茶钱。”

九妹:“。。。。。。”

她再次循循善诱道:“茶钱就不用了,你看全免如何?”

阿六笑的越发和善,指了指门右边的一块牌子:吃霸王餐,严惩不贷。

九妹干咳道:“你们这个规矩,真是。。。真是让人。”她看了阿六一眼,“让人印象深刻。”

她回头苦笑看着风儿,抓了抓头,心中霎时转过无数个年头。其中包括痛打王仁里一顿,然后抢钱、去厨房洗碗、回开封府让人救她。。。。。。

可是想来想去,都觉得这些法子不怎么样。这种丢脸的事,那容易这么就说出口的?

阿六善解人意道:“不如,包姑娘先坐下喝杯茶?”

“甚好甚好。”九妹硬着头皮上了楼。

九妹上楼猛灌了几口茶,想要给自己降降火。

这时,王仁里慢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他看了九妹一眼,笑道:“九姑娘这是怎么了?莫不是钱都输光了吧?”

九妹冷哼一声,不理他。这厮是这一带有名的泼皮无赖,开赌场发家,后来改做镖行生意。但背地里经常做些不光彩的勾当。九妹跟他先前打过几次交道,还狠狠的整过他,所以王仁里一逮住机会就寻私报复。

九妹毫不怀疑,刚刚阿花突然暴亡肯定跟他脱不了关系。

王仁里幸灾乐祸的看了她一眼,“姑娘慢喝,说不定待会儿就想出冤大头来啦,哈哈。。。”

说罢,拖着鞋慢慢悠悠的走了。

九妹目眦欲裂的盯着他,“王仁里死猪头,你给我走着瞧。”

风儿见九妹如此,提议道:“不如,咱们回开封府求助?”

九妹摇摇头,“不行不行。你想让公孙先生骂死我吗?”

“那柴公子那边呢?”风儿小声道。

九妹还是不甚满意的摇了摇头,去找柴玉,那不还是去捡骂吗?再说,她可不想在柴玉面前这么丢脸。

风儿知道九妹自尊心强,想了想又道:“那。。。”

她只说出一个字,就听九妹’砰’的一拍桌子,“有了。。。”

她拍桌子的动静太大,楼上的食客纷纷回头看她。风儿红着脸赶紧拉她坐下。

九妹冲她眨眨眼,附耳将自己的主意告诉了风儿。

风儿愕然抬头瞧着她,一脸你真的确定的表情。直到她看见九妹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她那半张着的嘴才乖乖的合上。

这时,阿六又上楼来和善的看着包家主仆二人。

九妹一狠心,别过头道:“去吧!”

风儿微微叹了口气,快步下了楼。

半个时辰后,众人就瞧见一个灰袍光头的小沙弥来到了酒楼。就在众人惊讶之际,他们竟赫然发现,那个小沙弥是来付账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