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十万黄金(九)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388字
  • 2020-02-22 12:42:02

白玉堂他们跟巨蟒拼命之时,九妹正坐在一旁看好戏,她身边还站着一脸惊恐的梁志成。

“啊呀,白兄小心,那大虫冲你右边来了。”梁志成在一旁叽叽喳喳。

九妹双手托腮,看了看他:“梁兄不打算上去帮忙?”

梁志成点了点头,忽又摇了摇头:“小白兄呢?”

九妹心安理得道:“本公子自然是不去的。那条蛇那么大。”

“可是白兄是你的兄长——”他咽了咽,本想说,白兄是你的兄长,一个做弟弟的不是应该去帮忙吗?

但看到九妹死亡般的凝视,他终究还是将话生生咽了下去。

九妹看了看眼前的形势,那大蛇正处于精力旺盛之时,恐怕已经饿了许久,看着眼前的猎物连眼睛都不由的红了起来。

白玉堂他们连劈带砍,剑尖刚刚刺入大蛇坚硬的鳞甲,就见一阵火星射出,碰的一声,剑刃之上出现了一个一寸多长的缺口。

”造孽哟。”九妹摇头叹气。

梁志成点头道:“不错,这大虫想来已经害了不少人的性命了。”

九妹’嗯’了一声,叹道:“可惜了一把好剑。要打造一把好剑可是很费功夫的。”

梁志成:“。。。。。。”

他见九妹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循循善诱道:“小白兄你瞧,白兄似乎已经力竭了。”

九妹很愉快的’嗯’了一声,回头看他道:”梁兄对蛇有没有什么研究?“

”呃——兄弟虽在书上见过,但并没什么研究。”梁志成愕然道。

九妹点头:“原来如此。”

此时,白玉堂已经窜上了蛇的后背企图一招致命,但那巨蟒颠来甩去,差点将白玉堂甩飞出去。他死死抓出它的身体,大喝一声,将手中佩剑刺入了蛇身。那巨蟒吃痛,怒吼一声,身子排山倒海般甩开,附近几个求亲之人瞬间飞了出去,撞上了树干,动也不动了。

九妹打了个冷颤,这大虫好厉害啊。

她一回头间竟不见了梁志成。她起身四处寻找。

这时,突然树林对面发出射空之声,只闻’呲呲’,九妹见三点白光朝大蛇颈部射入。那大蛇剧烈挣扎起来,似乎颇为痛苦。白玉堂又刺出一剑,正刺入它的头部。

九妹听见’轰隆隆’一声巨响,那大蛇轰然倒地,挣扎了几下,便不再动弹了。

“老白!”九妹冲劫后余生的白玉堂招招手,“你还没死真是太好了。”

白玉堂狠狠瞪了她一眼,“闭嘴!”

九妹自讨没趣,耸了耸肩,回头边走边喊:“梁兄,梁兄!你还活着吗?”

只瞧草丛一动,梁志成战战兢兢的爬了出来,“死、死了?”

九妹见他斗如筛糠,欣然道:“放心,已经一命呜呼了。”

梁志成看了看倒在前方的大蛇,这才看到了站在一旁,神色冷峻的白玉堂。走过去一阵感恩戴德。白玉堂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雨过天未晴,还活着的五个人总算回到了洪家。

但洪家此时冷冷清清,竟没一个人在。

九妹大奇:“咱们不过去了一日,他们这么快就搬走了?”

白玉堂凝住着院落,一字字道:“不对劲儿,只怕是出事了。”

梁志成后背一凉,往后退了退道:“出、出什么事儿了?”

白玉堂风也似的冲入后堂,众人面面相觑,也跟了进去。

洪家所有的屋子都是空的,除了一个地方——后院。

洪家上下四十口人,不论男女老少,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身上即没有伤痕也没有血迹更没有中毒的迹象。

九妹一一查看这些死者,竟惊奇的发现里面并没有管家、也没有洪老爷和洪小姐。

他们去了哪里?

这时,只听一个求亲者’啊’的叫了一声。九妹他们赶过去,竟发现后院的井中有一具尸体。这具尸体体型肥硕,应该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卡在井口没有掉下去的。

那人竟是洪老爷。九妹刚伸出手,就被白玉堂阻止:“你干什么?”

九妹道:“自然是瞧瞧他是否真的是洪老爷了。”她推开他的手。

白玉堂说了声“等一下”转头喊道:“梁兄,过来搭把手!”

梁志成惊恐的盯了死者一眼,勉勉强强的走过来,帮着白玉堂将洪老爷的尸体捞了上来。

大概是刚下过一场大雨的缘故,洪老爷的尸体肿胀,身子比活着时大了一倍。

九妹掏出手帕扒拉这洪老爷的脸,叹气道:“这是真的洪老爷。看样子已经死了八九天。”

“八九天?”梁志成愕然,那三天前他们见到的人又是谁?莫非是鬼不成?

白玉堂道:“看来有人杀了洪老爷后,一直将尸体好好保存了起来。直到咱们离开后,他们动手灭了洪家后,这才将尸体丢弃在这里的。”

“那洪小姐又去了哪里?还有管家——难道管家是凶手的同谋?”九妹说道。

白玉堂冷冷道:“只要没见尸体,应该还活着。”

梁志成道:“那、那咱们还是去报官吧。出了这么大的事——唉,真是可怜。”

为了避嫌,九妹跟白玉堂还有两个求亲者留在了汴梁一处客栈中,只梁志成一个人去报了官。

很快,开封府就受理了此案,展昭带人将洪家监管了起来。

梁志成回来时,展昭也跟着来了。

他看了九妹跟白玉堂一眼,摇了摇头,但并未戳破他们的身份,九妹暗暗松了口气。

他们五人将在洪家发生的事,包括树林中发生的事都告诉了展昭。

展昭沉吟道:“看来有人利用了求亲设了个局。凶手意图杀死所有的求亲者,这样他就可以独吞那十万黄金了。”

九妹道:“那洪小姐如今还下落不明呢。”

展昭横了她一眼,九妹干笑一声,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的脚趾。

展昭让众人留在客栈内随时准备接受传招,但除了九妹。

“你跟我走!”展昭转头对九妹说,口气不容置疑。

九妹嗫嚅道:“可是、可是——”

“她不能走!”白玉堂起身将九妹拉到一边。

展昭冷冷看着他:“你不要太过分。”

白玉堂傲然道:“她是我兄弟,你要是敢带走她,先问问它肯不肯。”说着’啪’的一声将佩剑放到了桌子上。

展昭冷笑道:“你是想打架?”

白玉堂道:“是又如何?你敢吗?”

他不等展昭接话,又冷笑道:“哦,我忘了,你现在是开封府的人。怎么?没有包大人的首肯可以随便跟人动手吗?”

这明明是在讽刺展昭甘愿为朝廷做事之事。

展昭盯着他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白玉堂冷冷道:”就是字面的意思。“

九妹见两人剑拔弩张,打岔道:“哎哎,你们先听我说——”

不料,展昭跟白玉堂同时转头对她道:“闭嘴!”

九妹吃了个鳖,仍契而不舍道:“其实何必打架呢?大家都是——”

她刚想说大家都是好朋友,展昭跟白玉堂同时飞身而起,落到了院子里。

梁志成见状,在九妹耳边道:“小白兄,你们跟展昭有过节?他为什么定要带你走?”

九妹说了句“一言难尽”赶紧赶到了院子里。梁志成跟另外两人见有热闹可瞧,也都跟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