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十万黄金(七)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286字
  • 2020-02-22 12:41:31

城外,树林。

今夜星光黯淡,天阴沉沉的,好似就要下雨。

前来洪家的一行人手里打着火把,慢慢的走着。他们在这片树林中已经走了许久,但仍未走出去。

白玉堂借着火把暗淡的光芒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地图,图中明明标着一片树林,树林前方是条河流。按照图中标出的距离,他们用不了半盏茶的功夫就能走出去,但为何从天亮已经走到天黑,仍无法走出?

“没用的东西!”白玉堂狠狠将地图甩了出去。

九妹瞧了瞧手里的图,突然道:“把梁志成给你的地图拿出来看看。”

白玉堂伸手入怀,拿出了一张熟牛皮交给九妹。九妹将火把交给他,一边看图一边看四周。

此时,他们又绕回了刚才来过的林中空地之上。众人均又累又饿,纷纷坐在地上休息。

白玉堂看了一眼众人,悄声问九妹道:“这图有什么问题吗?”

九妹皱眉,缓缓道:“这两张图是一样的。”顺手将两张图都拿给他瞧。

白玉堂愕然低头仔细对比两张图,竟然真的相同。这是怎么一回事?莫非有人根本就不想让他们找到那尊金佛,所以故意绘制了多张假图?

九妹找了一棵树靠着坐下,笑道:“看来咱们已经钻入别人的圈套了。”

白玉堂挨着她坐下,看了看四面的树林,说到:“这里到处都弥漫着危险的气息,看来今夜咱们别想好过了。”

他转头看同伴们,大家都无精打采的坐在那里,不知是谁已经在中间生起了一堆火。火光四溢,越发显得树林的阴暗。

“你说杀害薛公子的凶手会不会就在我们之中?”

九妹用扇子遮住脸,仰面靠在树干上,打了个哈切懒洋洋道:“这可不好说。既然有人不想咱们寻找那佛寺,自然会千方百计的阻止。我劝你还是睡一会儿吧,待会可有的忙了。。。”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再后来已经睡着了。

白玉堂摇头叹气,这世上心如此大的女子恐怕也只有包九妹了。

湿冷的风吹了起来,空气中到处弥漫着雨的味道。

忽然,远处雷声滚滚,白玉堂醒了过来。他转头看九妹,九妹还在睡着,但扇子不知何时已经从脸上滑了下来。

这时,他仿佛看到树林边闪过一个黑影。

电闪雷鸣,一道清光朝着林中激射而出。

“大侠,饶命。。。”

黑影刚喊出四个字,声音便戛然而止,因为他喉咙此时正指着一柄长剑,剑尖离他咽喉只有半寸。除了森森寒意,他分明还觉得附近的肌肤隐隐刺痛。

“梁兄?”来人还剑入鞘,口气显得有些惊讶。

那被称作’梁兄’的人觉得此人声音甚是熟悉,微微凑近一瞧,松口气道:“原来是白兄。”

白玉堂看他一眼,这人今日进山之时就不知去向,不想竟深夜出现。他是迷了路,还是有别的的目的?还是他。。。根本就是凶手?

梁志成见白玉堂木然瞪着自己,伸手在他面前招了招,“白兄?你没事吧?”

白玉堂神情一缓,笑道:“梁兄这几个时辰去了哪里?这黑灯瞎火的。”说罢又盯着他,目光比刚才还锐利。

梁志成’哎哎’两声,边走到火旁坐下烤手,边战战兢兢道:“说出来你都不信。小可昨夜吃坏了肚子,一进山就感觉内急的很。。。等出来再找大家时,你们竟都不见了。”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又接着说:“一个人在荒山野岭,身边又没个说话人,可把我吓坏了。又找不到路。。。”

白玉堂在他对面坐下,问道:“梁兄手中不是有地图吗?怎么还会迷路?”

梁志成尴尬的笑了两声,“咳咳,实不相瞒,我根本看不懂那图。”

白玉堂脸上浮现笑意,眼里却冷光直闪,问道:“那你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梁志成往火堆里放了些干树枝,慢慢道:“我在这山里转了好几个时辰,本以为会死在这里。没想到走着走着竟发现了这片树林,还看见了火光。”

白玉堂欣然点头:“原来如此——等一下,梁兄你竟然顺着火光找到了这里,自然也知道出去的路了?”

梁志成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自然——”

他’自然’两个字刚说出口,就听见林子里传里一声惨叫。

又出事了!众人都被这声惨叫惊醒,但一时间眼露迷茫,还未反应过来。白玉堂跟几个胆子大的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奔去。

很快,他们抬回一具尸体。梁志成蹭前一瞧,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只瞧那死人眼珠凸出,七窍流血,模样甚是可怖。

“这这。。。”梁志成一时没有认出死者来。

但有人却认了出来,大喊道:“林——林之洋?”

众人慢慢靠近,这才认出那死人的确是林之洋。

“妖怪——那妖怪又来害人了。”内中一人突然大喊。

这喊声实在凄厉的很,众人都不禁抖了抖,面色刷白。

白玉堂皱眉,大声道:“大家看看身边的同伴,可还有人不在?”

众人你瞧瞧我,我看看你,都摇了摇头。

“不对,方大少好像不在。”沉默了半刻,一旁有人说。

白玉堂点起一根火把,一一查看在场之人,发现方大少确实不在这里。

“会不会是方大少杀了林之洋?”

“是啊,是啊。白天他俩吵得可厉害了,还差点动了手。”

“没错,我看就是他干的。我之前就觉得这人邪性,没曾想竟是个杀人狂。”

“他现在定然逃之夭夭了——”

“不,我猜他肯定就躲在某处地方,伺机算计咱们的。如果咱们都死了,金佛可不就是他的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正热闹。

忽然,只听一人道:“杀人的不是他。”

众人循声望去,见前方的树旁站起来一个人,那人呵欠连连,正一摇一晃的朝他们走来。

“小白兄?”梁志成率先认出了说话之人。

九妹朝他笑了笑,边走边伸了个懒腰。

“你怎么知道凶手不是他?”

“是啊是啊,咱们大家都在这里,只有他不在,不是他杀人还有谁?”

九妹看了看地下的尸体,说道:“第一,方大少根本不是林之洋的对手;第二,从林之洋发出惨叫到有人赶到,最多不过弹指功夫。这么短的时间,方大少就能杀一个人?再说,你们瞧见林之洋脖颈处的伤痕了吗?跟薛涛的一模一样,除非方大少还有帮凶或是有分身术,否则他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瞬间杀人的。”

梁志成忽然插口道:“莫非这里还有一个看不见的凶手?”

他又想了想,接着道:“如果凶手不是方公子,那他究竟去了何处呢?”

九妹与白玉堂颇为凝重的对视了一眼,均觉得这位方大少恐怕此刻已是凶多吉少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