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十万黄金(四)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172字
  • 2020-02-22 12:40:46

她刚走到街角,突听一人说道:“你是为了那十万黄金吗?”

九妹转头,那人正是柴玉。

九妹道:“什么黄金?”

柴玉道:“如果我猜的不错,你一定已经去过洪家了,是不是?”

九妹淡淡一笑,没有否认,说道:“洪家张开大门招亲,人人去得,偏偏我就去不得?”

这话听着分明有些强词夺理。

柴玉摇头叹道:“这里面的事你知道多少?”

他看了看她接着道:“洪家招亲之事绝不简单,稍有不慎只怕会惹来杀身之祸。你可知道?”

九妹忽然道:“这件事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她想了想又道:“你刚才是不是故意阻止我跟踪上官无垢的?哼,原来你早就知道。”

柴玉冷冷道:“你认为我是故意阻止你,让上官无垢遭人毒手的?”

九妹道:“这谁知道。柴大公子向来腹有良谋,只要是你想做的事,又何曾跟别人交代过?”

柴玉道:“原来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值得信任?”

九妹冷笑道:“不。恰恰相反,我很相信你。只不过我同时也知道,你绝不是个闲人,也绝不会随随便便出现在一个本不该你出现的地方。”

柴玉审视着她,过了良久,忽然笑道:“那你认为我的目的是什么呢?”

九妹叹气道:“这我怎会知道?你从来不对我说内情,即便说了也是说一半留一半。我有时候真的在想。你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柴玉冷哼道:“既然如此,我们今日的谈话也不必进行下去了。”说罢,他竟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本是故意激他,没曾想他还是没说。

九妹不禁叹道:“柴玉啊,柴玉。要你说几句心里话就这么难吗?”

但她不知道,自己其实也是这样一个人。分明有意,却从未表达过真心。

正午,日头挂的老高。本就灰蓝的天空,此刻更是连一丝云都没有。

九妹低头瞧了瞧日头地下自己的影子,蓦然觉得有点沮丧。她幽幽叹了口气,抬头间就瞧见了白玉堂。

白玉堂头上遮了把扇子,正吊儿郎当的向她走过来。

“你去哪里了?”九妹问他。

白玉堂眨眨眼,发现九妹眼圈有些发红:“这不是我该问你的话么?”

九妹好似没听懂他的话,说道:“上官无垢死了。。。”

白玉堂面色变了:“什么时候?”

九妹道:“就在刚才。凶手是个穿黄衣服戴面罩的人。我还在上官无垢手里发现了这个。”她将那一小块牛皮图拿了出来。

白玉堂刚看了那牛皮一眼就已明白了,“跟我走,我有话要说。”

惠龙茶馆的好处就是不论你在里面说什么,也没有人去理你。因为这里的客人只关心自己的事,从来不管别人。

而白玉堂跟九妹就选了这里。

白玉堂待茶博士走后,便从袖子里拿出一样东西放在桌上,“你看看这个。”

九妹打开一瞧,脸色瞬间变了。

因为她看到了跟那张牛皮残片同样的东西,只不过这张地图是完整的。

九妹道:“你从哪里弄来的?”

白玉堂缓缓道:“梁志成告诉我的。”

“梁志成?”

“不错。”白玉堂说,“昨夜梁志成深夜来到我的房间,告诉了我这件事。”

“他又是从何处得到?”

白玉堂道:“据他自己说,是昨日午后有人塞在他门缝里的。”

九妹沉吟着,说道:“如果真像他自己说的那样,那这人的目的是什么呢?还有,这张地图是去什么地方的呢?”

九妹摸索着图上墨色的线条,看起来那些波浪线应该是河,凸起的部分,莫非是山脉?

白玉堂思索着,慢慢说:“如果上官无垢也得到了同样的地图,那就说明,这地图肯定还不只一张。”

“你是说,求亲的众人中还有人得到了同样的东西?”

白玉堂点头:“只是,这人会是谁呢?”

九妹道:“那就说的通了。”

“什么?”

九妹道:“上官无垢被杀一案。”

她又接着道:“上官无垢被杀说明凶手并不想让人知道有图的存在。也就是说,这图里定然藏了个大秘密。”

白玉堂捏了一块糕点放进嘴里,“你怀疑谁?”

九妹笑着道:“那就看你能给我提供什么线索了。”

白玉堂摸了摸耳朵,笑道:“你什么意思?我知道都已经告诉你了。”

九妹盯了他一会儿,说道:“你一眼就看出洪老爷的假身份,莫非真是因为他没有认出你?白玉堂,我认识你不是一天两天了,这种傻话就不要说了吧。”

这丫头果然刁钻的很。白玉堂叹道:“看来天下什么事都瞒不过眼光毒辣的九姑娘。”

九妹哼了一声,不知他这句话是褒还是贬。

他从怀里摸出一封信,“这是洪老爷半个月前派人送给我老爹的密信。信中说,他如果遭遇什么不测,请白家务必要救出他的女儿。”

九妹目光一闪,说道:“这能说明什么?”

白玉堂道:“说明洪老爷有危险,而且是生命危险。否则,他也不会设下招亲这个局了,还不惜奉送黄金万两,可谓用心良苦啊。”说着他又道:“当然我也不是全凭这封信跟洪老爷见到我时的样子猜出他有古怪的。”

“还有什么?莫非你试探过他了?”

白玉堂悠然道:“不错。今日小爷闲着没事,特地拿了信去拜访他,顺便帮他回忆了一下小爷幼年时与他发生的事。”

九妹好奇道:“你当真小时候见过他?”

白玉堂笑骂道:“鬼才见过他。小爷小时候就是个混世魔王,他要是见过我,这一辈子就是做梦也要吓醒的。可惜。。。老洪没这个福气。”

九妹听得一恶心,赶紧往后退了退。

白玉堂好似根本没注意到,而是颇为自负的摇了摇头又道:可眼前这位洪老爷左一个贤侄又右一个贤侄,叫的别提多顺口了。”

说到此处,他啧啧了两声,又说:“还说自己绝不会忘记小爷这么一个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贤侄的。前日只不过有外人在不便相认罢了。”

九妹严重怀疑什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这种词是他现加的。但她并没有打断。

只瞧他又捏了块糕点,放到嘴边,眨眨眼:“这种瞎话都能张口就来,可见也是个不要脸的。”

这家伙好在还有些自知之明的,九妹感到无比欣慰。只是要说不要脸,莫非还有比白玉堂还不要脸的?真是稀奇极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