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十万黄金(三)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504字
  • 2020-02-22 13:06:57

“你说什么?”九妹一脸惊讶的看着白玉堂。

白玉堂叹道:“别说你不相信,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九妹想了想又问:“你真的觉得这个洪老爷是冒牌货?”

白玉堂仰面躺在房顶上,一面望天,一面道:“千真万确。按我老爹的说法,这个洪老爷是他的世交,帖子也是他亲自给我爹发出去的。可小爷来了,他却好似根本不知道这回事一样。这着实不太对劲。”

今夜星光漫天,却无月。

九妹道:“或许他是避嫌呢。毕竟这么多人来求亲,他总不能在外人面前跟你套近乎吧。这样岂不是会留下偏心的名声?”

白玉堂支起身子:“的确有这种可能。可我总觉得这人可能不是我老爹认识的那人。”

九妹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白玉堂没有回答,因为一个想法已经在他脑子里成形了。

暮春,夜凉。

白玉堂不知从哪里弄来一壶酒,正坐在门口自饮自酌。突听隔壁门板一动,一颗头钻了出来。

白玉堂接着廊子上的灯光一瞧,见是梁志成。他抬头笑道:“这么晚了,梁兄还没休息。”

梁志成见到他坐在门口显然吃了一惊,“白。。。白兄弟?”

白玉堂笑着举起酒壶道:“是我。要不要一起来喝一杯?”

梁志成鬼鬼祟祟的看了看院子,又瞧了瞧隔壁几间厢房。那些房里都黑灯瞎火的,看来里面的人已经睡了。

他小心的将门掩上,对白玉堂打了个手势,用口型暗示自己有话跟他说。

瞧对方这种鬼鬼搜搜的样子,白玉堂一下子来了兴趣。他最喜欢这种有意思的事儿了。

他瞧了瞧隔壁九妹的房间,思索了片刻,做了个请的手势,将梁志成让进了房间,之后关上了门。

求亲大会定在两天后,这两日九妹除了睡就是吃,实在没什么事儿可做。

今早她一起床,却发现了件奇怪的事,白玉堂不见了。

想起白玉堂昨夜那个鬼祟样,九妹猜测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或是去办什么事去了。

会是什么事儿呢?九妹猜不透。

院子如此寂静,好似里面所有人都离开了一样。她正想去拜访一下梁志成,就听见隔壁突然钻出一个人影来。那人怀里似乎揣着什么东西。关起房门,慌慌张张的走了。

九妹认得这人,他是江湖世家上官家的公子——上官无垢。

这人平日里看着风度翩翩,对谁都笑眯眯的,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角色。

她抬头看了看天,如此良晨,这些人怎么都不在房间?

汴梁,鸿宾楼。

鸿宾楼的招牌菜是盐水鸭、清蒸鲈鱼。盐水鸭味道还可,但九妹顶不喜欢清蒸鲈鱼。这倒不是她对清蒸有意见,她是对鱼有意见,而且还是所有种类的鱼。这都源于她童年吃鱼的一次惨痛经历,那次她差点被鱼刺给卡断气,从此之后她对鱼就恨之入骨,发誓有生之年再也不吃鱼了。

但此刻,她对面的桌子上竟然赫然摆着条鱼,而且竟就是这道招牌菜---清蒸鲈鱼。这是不是很奇怪?

更奇怪的是,这道菜还是她自己点的。

当然,这并不是因为她突然换了胃,而是因为她在跟踪一个人,一个目前正坐在三丈开外,大快朵颐的人。那人正是上官无垢。

“啧啧。”看着上官无垢那个吃相,九妹着实不能将其跟世家公子、偏偏美少年连在一起。

上官无垢吃着菜喝着酒,还不时将眼睛往楼下瞟。

他似乎在等一个人,但这个人还没有来。

蹬蹬,旋梯传来脚步声。一时间,不论是上官无垢的眼睛还是九妹的眼睛都转向了那里。

很快,一个身穿黄袍,带着斗笠的人出现在楼上。他四下一扫,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上官无垢一眼后,很快进了旁边的雅间。

但上官无垢并没有要起身的样子,他仍旧悠哉悠哉的喝着酒吃着菜,好似永远吃不完似的。

莫非上官无垢等的不是刚才那个黄袍人?九妹开始感到疑惑了。

她手中转着扇子,眼睛却没有片刻离开过上官无垢。

突然,她眼前一暗,一个人挡在了她面前。

“我不要酒了。你让一让。”九妹以为是刚才的店小二。

半盏茶前,店小二刚两次向她推荐了自己的杏花酿,但她很果断的拒绝了。她从不喝酒,办正事的时候自然更不能喝酒了。所以,她自然以为这人就是店小二。

但这人并没有被她赶跑,反而稳稳的站住了,没有要离开的样子。

“哎,我说你这人——”

她刚想发脾气,脸上却突然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柴。。。柴大公子,这么巧啊。”

柴玉看了她一眼,“是啊,在下也觉得很巧。姑娘今日这身男装打扮,不知又在玩什么呢?”

“什么什么?”九妹尬笑,“你说什么呢?本姑娘只是今天心情好,特别想穿男装罢了。”

“原来如此。”柴玉很冷静的盯着她,显然并不相信。

九妹给他瞧的心虚,抓耳挠腮,东瞅瞅西看看,正想找个借口开溜。

不想柴玉却在她对面坐了下来。看了看这满桌的好菜,说道:“难得你如此大方一次,本公子就不客气了。”

九妹赔笑道:“您请您请。绝对不要跟我客气。”

说着目光向旁边望去,但上官无垢已经不在那里了。

人呢?九妹‘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对柴玉道:“你先用着,我肚子疼,去去就来。”

但她并没有去茅房,而是去了雅间。

九妹从不知道,汴梁鸿宾楼的雅间并不是雅间,那只是一条过道,这条过道通向一个后院。而这个后院至少有三十间形制相同的房间。这些屋子唯一的不同,大概就是门牌号了。

那么,上官无垢究竟在哪一间呢?

九妹沉吟着,忽然喊道:“来人!来人!这里的人都死了不成?大爷花了这么些钱,怎么连个活人都见不到?”

院子里有人的屋子都有了动静,同时鸿宾楼的老板也赶了过来。

老板陪笑道:“不知客人有何吩咐?如果哪里招待不周,不如咱们屋子里说?”

“屋子里说?你当爷是谁?爷可是上官公子的朋友。爷来了竟没有一个人招呼!说!上官在哪儿呢?”

老板眼珠子转了转:“客人想是喝醉了吧?不知您口中的上官公子是哪一位?”

九妹冷冷的瞅着他:“自然是上官无垢了。怎么你怀疑爷的身份?好好,快将上官叫出来,咱们不如对对看?”

老板见此人当真是认识上官无垢的,马上陪笑道:“不必,不必。请跟小的来。”

上官无垢在一间叫兰花苑的雅间中,从左数去正好是第四号房。但老板敲了很久的门都没人回应。

老板喃喃道:“怎么回事?莫非人已经走了吗?”

九妹推开他,径直打开了门。

但屋子里的情形令两人大吃一惊,因为上官无垢已经死了。

“这这,这如何是好?”老板看见上官无垢的尸体,一下子慌了神。

“快去报官!”九妹厉声道。

老板去后,九妹查看了上官无垢的尸身。他是被人一剑锁喉,伤口很小很细,凶手应该是个用剑高手。

另外,她还在上官无垢手中发现了一小块牛皮残片,那上面画着几条墨线,看起来像是地图之类的东西。莫非上官无垢是因这东西送的命?九妹将残片揣进怀里,叫来了伙计,她自己则趁着人多悄悄的离开了鸿宾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