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十万黄金(二)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121字
  • 2020-02-22 12:40:15

汴梁,聚财山庄。

九妹抬头打量着眼前的黑色烫金匾额,浑身不住颤抖。这倒不是因为她害怕,而是发笑。

首富果然是首富,连自己的家都叫聚财,是生怕财神爷不理他吗?所以特地写了个醒目的招牌?

白玉堂看了她一眼,悄声道:“低调。”

九妹左右看了看,路过的人似乎都瞟着她。这才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大家公子的派头来。

此刻,他们正在洪万财家门口。瞧着还未到巳时,这聚财山庄已来了好些人。

这其中有风度翩翩的大家公子,自然也有威武霸道的江湖侠客。大家脸上都神采奕奕,志得意满,所以九妹跟白玉堂二人瞧着并不怎么显眼。要不是刚才九妹笑得如筛糠,可能根本就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们,当然也懒得看。

因为人人都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谁还在乎对手是谁?

但凡是总是有例外的。

这时只瞧一个身穿灰袍的人朝着二人走了过来。

灰袍人拱手道:“两位想必也是来参加这求亲大会的。”

九妹见这人长得斯文秀气,看样子像个读书人,莫非这人也是来求亲的?果然,财色最动人心。

她笑道:“好说,好说。莫非兄台也是来求亲的?”

灰袍人笑道:“小可不敢,只是来瞧瞧热闹罢了。前来求亲之人个个人中龙凤,小可只是个俗人,自然与各位不能比的。”

这人会不会谦虚太过了?

九妹又道:“看兄台的样子好似是个读书人,不知怎么称呼。”

灰袍人道:“在下梁志成,洛阳人氏,读书人不敢当,只是胡乱念过几年罢了。”

他又看了白、九二人一眼:“不知两位如何称呼。”

白玉堂拱手:“在下白玉堂。”

九妹道:“在下白金满。”

九妹说出自己的名字,白玉堂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梁志成见白玉堂咳得如此厉害,不禁关心道:“如今春寒,白兄可是受了风寒。”

白玉堂瞪了九妹一眼,他们的名字连起来正好是‘金玉满堂’,亏她想得出来。

他道:“不碍事,不碍事。兴许是昨日受了风。。。”

梁志成这才点点头:“出门在外要好好照顾自己才是。”

三人一起进了洪家,立刻有管事人迎了上来。说是老爷现在前厅待客,请三位先去住处歇息。

白玉堂与九妹对望一眼,这洪老爷好大的气派,客人来了竟先让入住,真是有趣极了。但梁志成好似浑不在意,大大方方的谢了管家,还催促二人同行。

洪家雕梁画栋,前院内厅,回廊连绕,等九妹他们到了住的地方,他们都觉得头已经转晕了。九妹现在只想赶紧躺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个觉。

他们住的厢房在西面,那院子里修竹精舍,凉风习习,看着倒也雅致。但九妹总觉得阴气森森,不禁打了个寒噤。院子里有七八间房子,九妹、白玉堂跟梁志成三人依次被安排在了一间屋子里。屋子里谈不上奢华,但不论从家具还是饰物价值均不菲。

九妹摸着窗帘笑道:“果然不愧为天下第一首富,连这家里随便一件东西都是出自江南名家之手。”

白玉堂仰面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道:“你什么时候也会在意这种小事。”

九妹瞪他一眼,忽然道:“这是我的床,谁允许你随随便便就躺上去了?”

白玉堂翻身起来,闻了闻自己又躺下道:“我洗过澡了,花瓣澡,一点不臭。要不然你闻闻?”说着真的凑了过去。

九妹一脚踢开他,问道:“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白玉堂望着床顶慢悠悠道:“什么怎么办?自然是先见见洪老爷再说喽。做人做事最重要的是有耐心,像你这样怎么行、是吧?金满兄弟?”

九妹刚想使出她的白骨爪,就听见有人敲门。

原来是梁志成。只瞧他抱着两个黑不溜秋的东西,出现在了门口。

“梁兄这是?”九妹一脸惊讶。

梁志成将两个黑不溜秋像黒饼的东西放在桌上,笑道:“小可家是做茶商的。这是从咱们从滇南运回来的茶团,给两位尝尝鲜。”

滇南距汴梁万里之遥,想从那里运东西想必不易,这人竟如此轻易就拿了出来,也是大手笔。

九妹道:“这怎么好意思?这茶团看来价格不菲,咱们万万不能收。”

梁志成道:“这也没什么贵不贵重。两位白兄如果瞧得起小可就请收下,如果。。。”

九妹跟白玉堂自然没等他如果下去,就将两团黒饼受了下来。

梁志成满脸喜色,又坐着说了些闲话,这才回房了。

梁志成回房后,九妹道:“这梁兄倒真有点意思。”

白玉堂已捏了一块茶放在茶杯里,冲泡了一杯。热水注杯,茶汤渐渐变红,香气也阵阵溢出。

他道:“这梁志成出手这么大方,不知是为了什么?”

九妹道:“兴许人家只是想结交咱们罢了。”

白玉堂抿了口茶,意犹未尽的摇了摇头:“好茶,果真是好茶。能喝到这么好的茶,管他想做什么,即便想杀人,我也认了。”

云卷云舒。

等洪老爷想起他新来的几位客人,已然是下午。

管家将三人带去了一间花厅,一进门,三人就见到一个身材壮硕,皮肤白嫩,脸蛋透亮,满脸胡须的中年男人。

此人正是洪万财,天下第一首富。

洪万财见到三人拱手笑道:“老夫给三位赔罪了。只因这几日客人太多、太多,实在有些分身乏术了。不知三位可还住的习惯。”

三人均拱手说了句“洪老爷客气了。”便依次落座,又各自报了姓名。

当听说来人是白玉堂时,洪老爷眼睛亮了亮,说道:“原来是白少侠,失迎、失迎。”

白玉堂眼光异样的闪了闪,“洪老爷客气了。”

洪万财见三人的时间不长,只一盏茶的功夫,他们便出来了。

回来的路上,梁志成笑道:“想不到洪老爷待人如此亲和,以他的身份地位,实在难得难得。”

九妹道:“听梁兄的意思,这有钱人就该眼睛长在头顶上不成?”

梁志成道:“有钱不难,难就难在有了钱带人还谦虚的人。这样的人才真正不愧为首富。”

九妹看白玉堂一眼,只见他双眉紧锁,好似完全没在听两人在说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