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十万黄金(一)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197字
  • 2020-02-22 12:39:58

汴梁城,一窟鬼茶馆。

“汴梁近日可真热闹啊。”九妹歪头瞧着窗外一个背负长剑的陌生男子说。

“兴许是为了那件事吧。”柴玉抿了口碧绿的茶汤,漫不经心道。

“那件事?”

“是啊。。。”柴玉叹道,“听说汴梁第一首富洪万财要给女儿公开择婿,还扬言谁要是娶了她女儿,嫁妆黄金十万两。”

“真有这种事?”九妹一脸兴奋。

柴玉嫌弃道:“人家要的是成年男子。”

说着摇了摇头,看她一眼接着道:“如果洪万财下次给儿子选媳妇,我一定通知你。”

九妹:“。。。。。。”

九妹吐出一口气,又感叹道:“天下首富的女儿很难嫁吗?为何要公开择婿。”

她转了转眼珠子,笑嘻嘻问:“莫非他女儿是个丑八怪?”

柴玉慢摇折扇:“这谁知道。大户人家的女儿从小养在深闺,外人岂能知晓?”说罢有意无意的看了九妹一眼。

“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讽刺我不是大家闺秀?”九妹狠狠的瞪着他,

柴玉耸肩,转过头;“我可没这么说。是你想多了。”

九妹气哼哼的站起来,“算了,我先走了。胃口都被你败光了。”说着就要下楼,突然瞧见楼下经过一辆马车。

那马车走的很慢,样式也很普通,本来是没什么奇怪的。但见到里面探出头的人,九妹着实吃了一惊。那人竟赫然是——白玉堂?

但里面那人很快放下青布帘子,便再也看不见了。

“我还有事,先走了。”九妹甩下一句话,飞也似的走了。

柴玉看着九妹朝马车飞驰而去,淡淡道:“想不到他也来了。。。”

。。。。。。

马车在城中一处客栈前停下,白玉堂付了钱,正要进去,袖子却忽然被人抓住了。

他回头瞧见九妹正一脸恶意的瞪着自己。

“阿——阿九?你怎么?”他刚说一句,突然觉得自己现在生命安全没什么保障,便乖乖的闭了嘴。

“说!你最近都死到哪里去了?”九妹仍旧恶狠狠的瞪着他。

白玉堂笑了笑,笑的很不安,“自然是回陷空岛了。。。”

“如今怎么又回来了?”

白玉堂刚想说几句瞎话,转头瞧见刚才自己雇的那辆马车又转了回来。

只听车夫坐在车上扬声道:“公子!你刚刚说要去洪家,洪家就在胜业街呢。”

白玉堂暗叹,脸上的笑容比哭还难看。

车夫一脸莫名其妙,摇头不知说了句什么,这才走了。

“洪家?”九妹问他。

白玉堂嘎笑:“是啊是啊。你还不知道吧。我有一房远方叔叔就在京城住着呢,只是很久没有来往了。这回他过八十大寿,我特地来瞧瞧。”

九妹瞬也不瞬的盯着他,“你姓白,你叔叔姓洪?”

白玉堂给她盯得浑身发冷,“那。。。那是我爹同母异父的叔叔。。。”

九妹有道:“你二十,叔叔八十?”

白玉堂正色道:“我是我爹的老来子,我爹六十才有的我。”

九妹缓缓点了点头,白玉堂暗自刚松一口气,突然胳膊却被九妹死死的扭住了。

“还说谎?”九妹手上使劲儿。

白玉堂龇牙咧嘴求饶:“好了好了,我招还不成嘛。。。你先放开。”

九妹瞧他一眼,松了手。

白玉堂揉着胳膊道:“好歹小爷也跟姑娘交情不浅,下这样的狠手,你也忍心?”

九妹板着一张脸,看着他。

白玉堂陪笑道:“好了,我说就是了。我是来找洪万财的。”

看九妹还没有要说话的意思,他又接着道:“洪万财要给女儿择婿,半月前已经广发请柬,邀请天下年满二十还未娶妻的成年男子都在参加,还说谁要是娶了他女儿,嫁妆黄金十万两。”

九妹啧啧道:“想不到威风八面的白玉堂白少侠也竟是为了这十万两来的?”

白玉堂摆手道:“小爷我可不是看重什么黄金万两,再说我陷空岛的还不一定比不上他洪万财呢。”

“那你来做什么?”九妹嘲笑他,“专程为了娶媳妇的?”

白玉堂脸一红,哼了一声,别过了头。

难得见白玉堂这种不要脸的人脸红一次,九妹笑嘻嘻的盯着他,眨眨眼道:“原来是真的?”

白玉堂支支吾吾道:“这。。。这可不是我的本意。是、是人家逼我的。”

像白玉堂这种人竟然也有人逼?九妹不禁大奇,“谁这么大本事?哈哈哈。。。”

白玉堂生平从未给人如此嘲笑过,不禁怒道:“你再笑,我就不理你了。”

九妹见白玉堂真的生了气,赶紧敛了笑容,饶有兴味的盯着他看。

白玉堂也不理她,转身进了客栈。

暮春之夜,天气还有些凉。

同福客栈后院的屋顶上,有两个人影。

其中一人白衣飘飘,举手手投足间充满潇洒爽朗之态。只瞧他一手拿着酒葫芦,一边望着天边亮如玉盘的冷月。

此人正是白玉堂。

只听他叹道:“人这辈子想要随心所欲还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只见另一人夺过他手里的酒葫芦,笑道:“难得难得,连白少侠这种满不在乎的人也会发出如此感慨。”

那人一身绿衫,圆圆一张鹅蛋脸,正是九妹。

白玉堂道:“你不懂。。。从前仗着父辈,一个人可以随心所欲,但一旦有一天他们不再能庇护你,很多事你就得自己面对。那时你才知道以前是多么幸福。。。”

九妹道:“你爹真的要你娶洪万财的女儿?”

白玉堂点头:“还是非娶不可。”

”为什么?如果是这样,这次你的竞争对手可是不少。”

白玉堂摇头叹道:“他平日里从不开口要求我做任何事,这是第一次开口求我。我即便再不孝,也绝没有拒绝的理由。”

九妹沉吟着道:“你觉不觉得洪万财这次招婿之事有些蹊跷。”

白玉堂道:“不是有些蹊跷,而是蹊跷太过。”

“什么意思?”

“据说,洪万财已有三年没有露面了,甚至连他的家人都已许久没见他。如今突然要给女儿择婿,这不是很奇怪吗?“

九妹笑道:”看来你这次也不完全是来抢亲的。“

白玉堂喝了一口酒,缓缓道:“亲还是要抢的,但好戏也得瞧瞧。。。”

九妹道:“择婿定在什么时候?”

白玉堂道:“本月初十。”

今日是初七,也就是说还有三天。

九妹拍了拍白玉堂的肩膀,突然道:“好,我也去。”

白玉堂一惊:“什。。。什么?”

看九妹笑的跟狐狸一样,白玉堂心中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