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风雪山庄(七)下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242字
  • 2020-02-20 19:23:30

林飞霜和于知州突然失踪,这件事极不寻常。

九妹猜测,于知州应该是已猜到了林飞霜就是凶手,故而这才招致大祸的。但如果事情真是这样,那往往意味着林飞霜决定破釜沉舟了,她极有可能杀了于知州。

展昭也是同样的想法,已迅速派人去全程搜查了。

清晨寒雾漫天,想要在此种境况中找出两个人来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这时,衙役回来报告说,守城的卫兵在此前看到上官家的一辆马车进了城,就再也没见出去过。也就是说,林飞霜应该还呆在城里。展昭立即下令全城搜寻。

但整座汴梁城如此之大,如果林飞霜有心躲开衙役的搜捕,那是极容易的。再说,衙门里人手有限,怎么可能搜遍城中所有的街巷呢?展昭已经决定去拿包大人的手谕,去调用禁军了。

“林飞霜不是有个乳母吗?”九妹忽然说。

就在林飞霜跟于知州失踪的同时,开封府已经羁押了他们身边所有的人,包括林飞霜的乳母王氏。

张龙摇摇头:“从收押到现在,半个时辰过去了,王氏不开口。咱们吓也吓了,软话也说尽了,就差动大刑了。”说罢顿了顿,又瞧着展昭道:“展爷说不准用刑。可这老婆子口紧的很,不用咱衙门里的手段,如何能问的出来!”

九妹自然知道展昭的顾虑是什么,别的罪犯可能一动刑就招了。但王氏不一样,这个女人自打林飞霜幼年时就一直照顾她,两人的情分堪比母女。九妹此前在林飞霜那里见过王氏几面,这个女人沉默寡言,看人时眼中总带着几分敌意,但对林飞霜却非常体贴。如果不说她们是主仆,九妹倒觉得她们更像是一对母女。

九妹思索了片刻,跟展昭提出要见王氏一面。

展昭没说什么,点了点头。这世上恐怕只有女人才最了解女人,不管她们年纪相差多大。

张龙带着九妹来到了临时用作羁押地的差役房。

张龙打开门,九妹瞧见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正坐在凳子上,她面前的桌子上还放着一碟子油饼。但盘子原封不断的放着,显然王氏并没领情。

听见有人进来,王氏转过头,恶狠狠的的瞪着九妹,“我犯了什么罪?我说了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还要打算关我多久?”

九妹并不搭话,静静的在王氏对面坐下,“二小姐今早进城了。”

王氏冷冷的看了九妹一眼,并不打算说话。

九妹又继续道:“于家的公子今早却失踪了。”

王氏冷冷道:“你什么意思?”

九妹轻轻道:“听说林二小姐一直喜欢于家公子。。。”

“你胡说什么!”王氏打断九妹的话,厉声喝道。

九妹并不生气,仍旧悠悠道:“一个人如果知道自己做的事已经暴露了,那摆在她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自首,二是跟自己喜欢的人玉石俱焚。”

王氏脸色突然变得苍白起来。

“她是你一手带大的,难道你忍心让她死于非命吗?”九妹说。

但王氏脸虽已变得苍白,却并没有要说话的样子。

对此,九妹也只是笑了笑。她转头对张龙眨了眨眼。

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刻,只见一个衙役突然慌慌张张的奔了进来。

张龙问:“出了什么事?”说罢有意无意的瞟了王氏一眼。

“大人不好了。崔捕头刚刚派人传来消息,他们已经找到林小姐跟于公子了。”衙役扯着嗓子说。

“哦?“张龙瞧见王氏的手捏紧了衣襟,接着道:“那还不赶快带回来?”

衙役面露难色,支支吾吾道:“恐怕带不回来了!他们。。。他们都死了!”

还未等张龙说什么,王氏突然扑到了衙役面前,扯着他的领子,嘶声道:“你说什么?你胡说,小姐答应过我绝不会轻生。你胡说。。。是不是你们,你们杀了小姐,是不是!”说着疯狂的扑打着,完全失去了理智。

几个衙役见状急忙上来将王氏拉开,但王氏此时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大喊道:“不可能,小姐只是和于相公出去莫愁湖边散散心,绝不会寻短见。。。”王氏神情恍惚的瞧了一眼目前,整个人很快瘫倒了。

“好好看着她。”张龙让两个衙役将王氏扶走,自己亲自带人去了莫愁湖。

莫愁湖位于城西,是处幽静风雅之地。每年春夏都有许多人来这里游赏会友。但这里一到冬天就冷清了许多,很少有人来。张龙带人一赶到这里,就瞧见上官家的马车正停在一处树下,但里面没有人,连车夫也已不知去了何处。

“张爷您瞧。”一个衙役眼尖,早瞧见前面亭子里不对劲。

张龙顺着衙役的手指望去,朦朦胧胧间似乎瞧见亭子里倒着两个人。

“快走!”张龙心下一惊,想不到紧赶慢赶,还是来晚了。

虽早已有心里准备,但张龙他们赶到时,里面的情况还是让众人都不由得一呆。

只瞧里亭子的地上杯盘狼藉,一男一女倒在石桌上,不知是死是活。只桌上一只到了的酒盅里的残酒在慢慢的往地下滴着,滴的人心发慌。

张龙过去探了探两人的脉息,林飞霜已经死了,身子也冷了多时,只于知州还留有一口气在。。。。。

这两日天气忽然晴了,林中的残雪已经化了不少。

九妹跟柴玉信步走在十里梅林中,觉得仿佛恍如隔世。

上官言死了,林飞雪死了,现在连林飞霜也死了。

柴玉说,这三个人都是痴情人,只不过人间自古虽有情痴,但结果却往往并不能如人意。

九妹不懂这种玉石俱焚的爱情,他们明明还有别的选择的。

人生有尽头就如同这十里梅林也有尽头一般。只是快到了尽头时,柴、九二人停了下来。

上官言葬在了此处,旁边还葬着林家两姐妹。此刻,这三座墓前正站着一老一少。

那老的正是林飞霜的乳母王氏,而那个年轻的却是于知州。于知州廋了很多,身上虽披着厚厚的狐裘,但给人感觉像是木头架子上挂着件衣服。王氏也老了许多,头发已然全白了。两人听到有人走近,都转过头瞧。

柴、九二人缓缓走近,朝两人点了点头。两人还了礼,仍旧转过身呆呆的立着。

四个人就这样沉默着,任由随风吹起的花瓣落在自己肩头。柴玉不想打破这种沉默,他跟九妹祭拜过三位亡魂后便离开了。

天地间再也没有上官言、林飞雪跟林飞霜了。

或许,八岁那年林飞霜第一次见到于知州那天开始就已经注定是这样的结局。只是当时,三个人都不知道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