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风雪山庄(六)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4064字
  • 2020-02-20 19:22:35

汴梁,兴盛街,鱼香楼。

九妹一碗面吃了足足一个时辰,尽管如此,那面条的数量却依然没有减少。

柴玉静静地瞧了瞧她,又盯了盯她碗里坨了的面,不由的叹了口气。

就在两个时辰前,他们特意去上官家看望了受伤的林家二小姐,离开时,无意中得知了一个消息。虽然当时九妹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兴趣,但从雪吟山庄回来,九妹就成了这副样子。他知道她已经精准的抓住了案件的线头,此时只不过是在整理思绪。

这个消息是林小姐的贴身丫鬟透露的。据说,上官言自杀前,来探望过林飞霜。可不知为何,当日两人却大吵了一架。

“哦?”九妹转头问她,“可知是什么事吗?”

丫鬟摇头:“奴婢离开前还是好好的。可就取了碗药的功夫,回来时,就撞见表公子怒气冲冲的从二小姐的房间出来了。”

丫鬟心中疑惑,进了门一瞧,见林飞霜红着眼圈爬在床上抹眼泪了。她询问发生了何事,但林飞霜并没有正面回答,含糊说了句什么,也就没再追究下去。

“二小姐和大小姐平日应该很亲近吧?”听了丫鬟说的事,九妹微微点了点头,突然问道。

“啊?!”丫鬟怔了怔,忙说:“两位小姐从小感情就好,大小姐对二小见向来是百般呵护,甚至比夫人还好。”

九妹点点头,也没再说些什么,由一个婆子引着下楼。九妹边走边随口和那婆子闲聊,末了话题自然转到林家姐妹身上。婆子告诉她,林家两姐妹感情非常要好,平日里总是腻在一块儿,人们都说,林大人家的两个女儿,倒不像是两个娘生的,倒像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双生子似的。

两个娘生的?九妹眉间一跳,回头看了看一脸淡定的柴玉,漫不经心道:“如此说来,两位小姐不是同胞姐妹了?”

那婆子笑道:“原来两位不知!二小姐是老爷收的义女,不是夫人亲生的。不过,二小姐性子好,对谁都笑嘻嘻的,所以老爷和夫人都很喜欢她,比亲闺女还亲呢。”

“依你说来,大小姐和二小姐感情这般好,一定从没红过脸了?”九妹试探道。

“自然是这样。大小姐性子有些不好,不过对二小姐到一直是疼爱有加。老身进林家做事十年了,从没见两姐妹红过脸,闹过脾气的。”婆子又道。

“那二小姐和表公子平日关系如何?”九妹口气仍旧漫不经心,但话里已经多了几分寒意。柴玉默然看了她一眼,像是察觉到了什么。

婆子道:“是啊,表公子和二小姐一直很好。只不过关系不如跟大小姐亲密罢了,但也从未动过气的。想必两位也知道,我们表公子性子淡泊,绝不是那闹脾气的人。只是可惜。。。”说着说着,那婆子不禁红了眼眶。

上官言虽自称是凶手,但他平日里待下极好,下人们都对此不太相信,甚至认为这是有人栽赃陷害。

柴、九二人离开绣楼,一路往外来。

“你已经吃完了?”忽然,九妹从沉思中抬头,看见柴玉的碗已经空了,而他此时正在悠哉悠哉的喝茶。

柴玉:“你要是再吃不完,恐怕人家都要打烊了。”

“怎么会!我只是觉得这面实在好吃,所以慢慢品一下喽。”九妹看了看碗里坨成一块的面条,犹豫着要不要继续吃。

“既然这样,那就赶快吃了吧。”柴玉不怀好意的看着她。

九妹干笑两声,挑起面团看了看,突然说:“我想起来了,我在染香街订的胭脂还没拿,我先走了。”说完抛下柴玉兔子般溜了。

柴玉这回大大的叹了口气,据他所知,包九妹从不打扮,他甚至怀疑包九妹能不能认全胭脂水粉的名称。

“宋奇——”

“公子。”

“叫老板打包几样点心给开封府包姑娘送去。”

。。。。。。

展昭和张龙连夜赶到于家,本想投个拜帖,哪想到白家门外张灯结彩大摆筵席,众仆役们忙的脚后跟都要歪了,还哪有心思管他们这两个不请自来的人。所以,虽然一早就让门房通报了进去,却一直没有人来请。

张龙见状早气得七窍生烟,揪着那门房的领子就要打。那门房无奈,只得又叫人进去回了一遍。可那人见展、张二人身穿便服,不像什么有势力之人,也不怎样上心,进门直接凑热闹去了。可巧往前院走时迎头碰上了于知州身边的仆役,这才顺便说外面有两个人要见公子,姓展,雪吟山庄来的。

仆役一听雪吟山庄来的,以为林家小姐病情恶化,急忙回了进去。于知州请二人进书房说话。见于知州绕了这么大一圈儿,张龙满肚子气,一路绷着脸,一个劲儿埋怨展昭不亮出公差的身份来。

展昭笑笑说,此事还未明朗,不宜大张旗鼓,还是暗访的好。张龙虽听他说的有理,但他性子急,心中还是有几分不甘。

一进门于知州见张龙神色不善,又瞧展昭神情冷峻,饶是他平日里镇定,这时也慌了神,忙问是不是庄里又出了什么事。

展昭冲他点头,避而不答,拱拱手道:“不知今夜是公子订亲的好日子,真是打扰了。”

于知州苦笑:“展大人言重了。不知深夜前来所谓何事?”

“实不相瞒,今夜下官是有一事想请教于大人。”说完,也不能于知州回答,继续道:“下官想请问大人,前夜雪吟山庄出事之时于大人身在何处?”

于知州听展昭突然询问自己前夜的行踪,脸色一沉,“展大人如此问话,莫非是怀疑于某跟庄里凶案有关吗?那于某可告诉你,我与此事绝无关联。信不信由你!”

张龙先前本就憋了一肚子气,此时又见于知州如此不配合,怒火上窜,差点奔出去教训他一番。好在展昭及时拦住,这才免了祸患。

展昭道:“既然于大人不想说,那展某也不勉强。可是前夜有人见你冒雪去了柳庄,不知可有此事?”

于知州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随后不慌不忙道:“确有此事。我前夜接到了一封信,说是城外有个病人需要急救。可天黑路远又下着雪,因而迷了路,不自觉就骑到雪吟山庄去了。后来发觉走岔了路,这才掉头重新去找。可当时风雪极大,故而只得回城。”

“哦?只不知那病人姓甚名谁,家住何处啊?”展昭问。

“姓名我忘了,住处就在城外李家庄。”于知州说。

“事到如今,你还信口胡说!”张龙实在听不下去,抢出来喝道:“你再不老实交代,信不信我一条链子将你锁了押到公堂上。到时,就由不得你了。”

于知州冷哼一声,没理张龙,转头对展昭冷冷道:“敢问展大人,衙门里的人都这么无礼吗?如果公差都是这么个态度,那于某真怀疑京城不知要有多少人要被屈打成招了。”

“你!”张龙气急差点抽出腰刀直逼到于知州的脖子上。而于知州则冷冷盯着他,一副威武不能屈的样子。展昭见两人剑拔弩张的样子,也不甚着急,他知道张龙虽然性急,脾气暴躁,却是个有分寸的人,如此不过是吓吓于知州罢了。

他将张龙按在座位上,起身缓缓道:“于大人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妨直说出来。你也知道林家两位小姐深夜被人袭击,一死一伤。如今凶手仍旧下落不明,大人好歹与两位小姐相识一场,难道就不想替二小姐,特别是大小姐沉冤昭雪吗?”说到此处,展昭话锋一转,“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于大人今夜如此惆怅,不是为别的,而是因为觉得自己与别的女子订亲愧对心爱之人的缘故吧?而那心爱之人正是林家大小姐,是不是?”

显然,展昭的迂回问案策略是奏效的,于知州一听到林家大小姐三个字,整个人都萎了下去。他半晌没作声,只是低着头,屋中之人也看不清他此刻的情绪。展昭也不去打扰,他起身静静立在窗前,等着于知州。

桌上灯烛捻子烧了很长,屋里静悄悄的,渐渐陷入一种黑暗中。于知州肩膀轻轻的抽动了一下,随后目光呆滞的剪去了捻子,重新回到椅子里。

“好吧,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于知州抬头突然说道。

展昭转身坐在他对面,点头示意他讲下去。

于知州和林家大小姐自幼相识,感情一直很好。成年之后,两人情窦初开,渐渐萌发了爱情的种子,甚至还悄悄定了终身。因于林两家私交甚好,因而于知州常常来府上跟大小姐私会也从无外人知晓。林大人一直很欣赏于知州,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要将女儿嫁他为妻。有了父亲这句话,大小姐和白生亮以为他们的婚事是板上钉钉,迟早会在一起。

但林夫人一向看不起寒门出身的于家,所以每当丈夫提起将女儿嫁给于家之事,她是一百个不赞同。她说自己的女儿出身好,长得也不差,绝不能嫁给一个没有靠山的下等人为妻。林大人向来惧内,也不太敢擅自做主,两家就这么一直拖着。后来,大小姐由母亲做主跟礼部尚书家的公子订了亲。

大小姐知道母亲擅自做主给自己订了亲,如何肯依?她百般哭闹,说死也不嫁给礼部尚书之子。林夫人见女儿如此哭闹,神态不对,猜到她心里必定是有了人。她也不声张,私底下将女儿身边的丫鬟叫来逼问。丫鬟受不过,只得将于知州和大小姐有私情之事和盘托出。林夫人知道此事后大怒,借口说女儿身子不好,将她送到了城外的雪吟山庄静养,还派林飞霜去监视姐姐的一举一动。

于知州就此跟大小姐断了联系。他几次设法求见大小姐都未果,谁知正当他一筹莫展之际,林飞霜却派人来说,姐姐就在城外的雪吟山庄住着。于知州得信大喜,借着拜访上官言的机会又和心上人见上了面。此后,大小姐和于知州对林飞霜诚心帮他们十分感激,故而每次相会也不避开她,甚至还将她当作心腹一般。可后来不知怎么回事,林大人却突然改了主意,说要将二女儿嫁给于知州为妻。

“前夜我确实到过雪吟山庄。”于知州说,“但那是因为飞雪知道林大人要将飞霜嫁给我,这才派人来送信,说要和我见面商量这件事。”

“那你可有见到大小姐?”展昭问道。

于知州摇头:“没有。不知怎么回事,我在梅林中的亭子里等了一晚上,直到二更也没见飞雪的影子。当时我想她可能是有什么事耽搁了,怕回去晚城门关了,就先回去了。哪想到。。。哪想到会出这种事。”

“你说你是接到一封信才赶去那里的——那封信还在吗?”

“在,在!”于知州到书桌前将信交给展昭。

展昭展信读罢,转脸道:“于大人是否能确定这就是大小姐的笔迹?”

“我确定。我和飞雪自幼一起长大,她的字迹我十分熟悉。”于知州说。

展昭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从眼前的信推想整个案件,他觉得整件事很有可能是个圈套,于知州道雪吟山庄的时间太过巧合,这分明是有人故意引他去的。可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呢?还有这字迹,会不会是有人模仿林飞雪的笔迹写的呢?

思忖了半晌,展昭又问道:“敢问大人与打小姐平日里都是怎么联系的?送信人又是谁?”

于知州略一沉吟道:“是飞雪的贴身丫鬟落红。”

“听说前夜送信之人是个年老的仆妇,于大人可认识?”展昭问道。

于知州无比惊讶的看了展昭一眼,看样子他先前并不知此事。他说自己并不认识什么婆子。前夜他见到林飞雪的信甚是着急,完全没过问送信人的事。展昭见他如此说,也不再追问,与张龙告辞而去。

展昭和张龙从于家出来,天色已然不早,他们回到衙门,正好撞见了在门口徘徊的九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