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风雪山庄(五)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424字
  • 2020-02-20 19:21:58

夜寒霜重,展昭站在滴水檐前,栗色的披风上已积了一层厚厚的寒霜。

此时的他面色凝重,就在几个时辰前,上官言畏罪自杀了,死前还留下了认罪书,说林家大小姐是自己杀的。他的动机很合理,爱而不得。他甚至在信中详细的交代了自己犯罪的经过。

上官言供述,当天夜里,他并未喝醉,被下人送回房间后,他佯装醉酒。等到半夜时分,夜深人静,他才拿了壁刀去绣楼杀了大小姐。这时,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他怕被发现,通过阳台躲到了二小姐的房间。谁知二小姐却醒了,为了自保,他不得不再次杀人。

犯罪过程很详细,动机也合理,但展昭总是觉得这里面总有地方不对头。比如,仵作曾说,凶手下手的力道异于常人,根本非人力所能。也就是说,凶手很可能除了凶器还借助了其他的工具杀人。但上官言对此却只字未提,是有意隐瞒还是觉得没有必要说?当然,辅助杀人工具一说目前也只是他自己的推断,在现场也并未发现这种东西存在的痕迹。。。。。

“大人——”

展昭回头,见白天派出去查案的衙役骆冰回来了。

“如何?”

骆冰说,他问上官家看门的小厮,前夜亥时可有人出入过。可是小厮一口否认家中有人出门,更没什么人来拜访。

“他说自己整个晚上都在大门口盯着,所以很肯定。”骆冰看了看展昭说,“卑职一想,既然大门没人出入过,想来就是从侧门或是后门进出了。于是,我绕着宅子走了一圈,还真发现有个后门,一直通往梅林里。我转回来问庄里的人,他们说后门平常不用,所以一直锁着,只有上官公子才有钥匙。。。”

“然后,你就去于知州府上问前夜送信之人的形貌?”展昭问。

骆冰:“真是什么都瞒不过大人。卑职正是此意。”

展昭皱眉,“可有什么线索?”

“据于家的看门人说,前夜送信的是个婆子。因为灯光太暗,那婆子又披着斗篷,所以他并未看清楚长相。只说那婆子,看着四五十岁,衣饰讲究,看样子应该是有钱人家的仆妇。”

“于家的人从来没见过这婆子吗?”

“据说是第一次见。于知州医术高明,常有汴京的名门望族请他去看病,因而那门房的也没有仔细盘问,就将信送进去了。可奇怪的是,等他再回来时,那婆子就不见了。他当时没多想,以为那婆子等不及才急匆匆走了,紧跟着就见于知州出来了。”

展昭点了点头,这的确是个重要的线索。根据于知州接到信的反应,那封信肯定是他认识的人写的,而且这种事也绝不是第一次发生。否则,他出来必定会盘问看门下人,问他来得是什么人。

“那看门人有没有说,于知州出来时神色如何?”展昭转头问道。

骆冰略一思索,说道:“是慌慌张张的,连小厮要给他备车都拒绝了。直接从马厩里拉了匹马就走了,要知道当时可是下着大雪啊。”

展昭半晌没吱声,突然转身让骆冰备马。

“大人这是?”

展昭沉声道:“我们去于府拜见一下于大人!”

骆冰仰头看了眼天色,外面整个黑透了。。。。。。

汴京,于家。

于家今夜宾客盈门,灯火辉煌。于老爷穿着簇新的宽边锦袍,在道贺的宾客中游刃有余的周旋着。今夜对他们于家来说是个大日子。因为前不久,在官媒的极力说和下,他终于为独子于知州攀上了一门极好的亲事。对方是朝中耆老闻老太师的孙女,此女不仅出身显赫,母家还是太后的远亲。

于老大人虽不是阿谀谄媚之徒,但他出生贫家,寒窗十年,兢兢业业数十年才得到了今日的地位,但此时已是垂暮之年,要想有一番作为却为时已晚。回想自己创业的艰难和不易,他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在大好年华之时就能平步青云,有一番作为。也渐渐明白一个道理,一个人不管多么有能力,如果没有贵人的提拔相助,只能屈沉下位。他只有于知州一个独子,为了他的前程考虑,于大人觉得有必要给他找个有权势的岳家做靠山。

而且,于知州也很争气,无论相貌人品才学都非常出众,故而很受朝中几位大官的青睐,一直有意将女儿嫁给他。这其中数林家最为积极,一心想跟于家联姻,将自己的小女儿林飞霜。但林大人只是户部一个小官,纵然有心,却并非最好的人选,况且这林家小女儿身世似乎不太清白,所以每当林大人提出婚事,于大人都持回避态度。因而,两家的婚事一直就这么拖着。

如今于大人深受太后跟皇上信任,而林大人偏偏跟庞太师有些瓜葛。朝中清贵无不对庞太师颇有微词,如果于林两家此时结了亲,无意会落人口实。在朝中为官,身家清白最是要紧,况且身为皇帝的臣子,一旦阵营入不对,那就是杀身之祸。。。

就在他为难之时,闻老太师向他伸出了橄榄枝,希望于家能与闻家结亲。于大人知道这是太后暗中成就的好事,心中着实松了口气。闻太师曾是皇帝的老师,故而皇上对其一直敬重有加,再说闻太师乃三朝元老,在朝中的威望也是不可小觑的。跟这样的人家攀亲,于知州未来在朝中自然是锦绣前程,因而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但这事直接触怒了林大人,他觉得于家扫了自己的面子,就此两家闹的很不愉快。于知州平日与林家走的极近,于大人因为结亲之事也动了气,认为林大人太过无礼傲慢,故而严禁儿子跟林家亲近。

但于知州却有自己的想法,并未听从父亲的话,父子俩好几次争锋相对。于大人一肚子气,正没奈何处,此时闻家那边传来了佳音,说是女家希望能快些订亲。这正中于大人的下怀,他也没跟于知州商量,即刻就下了聘礼。

于知州对此事很是愤慨,故而今夜府中摆宴,他并未出席,只是一个人待在书房看书解闷。于大人派管家几次来请,他只推说头疼,也不出去见客。于大人气得没法子,只得依他去了。

看看天色已然过了申时,前院的敞厅里兀自灯火通明,客人们正喝道兴头上,喝酒谈话之声不时向书房传来。于知州厌恶的放下书卷,起身站到窗前,望着前院中旖旎的灯光,只是叹气。

他从未见过那闻太师的孙女,如何能娶她为妻?他父亲一意孤行惯了,没想到将自己的婚事也当作了攀附权贵的筹码,这让他如何接受。再说,他。。。。。。

“公子!公子!”

于知州正垂头自思,突然身边的书童进来了。

他皱了皱眉:“何事如此惊慌?”

书童回说门外有开封府的官差要见他。

“官差?姓什么?”于知州眸色深了几分。

书童见状忙说:“那人自称是从雪吟来的,说与公子是旧识。”

是他?这个时候,展昭来有什么事呢?

于知州沉吟了片刻,摆手请进来。书童应了一声,飞也似的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