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风雪山庄(三)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3289字
  • 2020-02-20 19:21:09

狂风暴雪后,阳光总是变得格外的好,天空明透如洗,连大地都仿佛有了生机。

展昭站在窗前,眼中盯着院中挂着白雪的红梅树上,思绪却早已飞到了九霄云外。昨夜雪吟山庄绣楼发生凶杀案,林大小姐身死,二小姐至今昏迷不醒,更为糟糕的是现场也没留下什么值得追查的线索。

虽然,他怀疑这起案件是庄中人所为,但在本案唯一的证人还未开口前,这种结论是站不住脚的。况且他调查过林家二女的关系网,两位小姐身处闺阁,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按说是不可能结仇的。但现场的惨状又让他深深怀疑,这是一次有预谋的复仇行为。退一万步说,就算动机真是见图财,那也没必要下如此毒手。还是---凶手根本就是熟人。。。

展昭正想的入神,九妹冷不丁的走了进来,他面色一惊,怔怔的望了她一眼:“出什么事了?”

九妹并没发现他刚才面部细微的变化,抬抬手说,刚才上官家派人来说林家二小姐醒了。

“虽然身子还弱些,但已经能说话了。大哥此时要不要过去问话?”

“也好---”展昭眉头皱了皱,似在思索些什么,忽然抬头看九妹道:“你怎么来了?张龙呢?”

九妹蓦然想起展昭不希望自己参与案件这件事,低头不住戳手道:“张大哥去刑部了,所以我就代劳了。”

但事实是,张龙得知消息后本想第一时间告诉展昭,九妹却自告奋勇担下了这事。正巧刑部那边来人有事,张龙便将此事交给了九妹。

看见九妹这小样子,展昭微微一笑。他了解张龙,如果不是九妹软磨硬泡,张龙是不会给九妹这个机会的。忽然间,他觉得自己的心里蓦然舒卷,抛开这件小插曲,二小姐醒了,这恐怕是他今日听见最让人愉快的消息了。他二话没说,直奔绣楼而来。

九妹本着沉默就是默许的经验,也尾随而去。

闺阁绣户平日里门户森严,不准外人与越雷池一步。昨夜出了那样的事,如今更是门户紧闭,院子里的丫鬟仆妇们,说话做事也都蹑着手脚,生怕一不小心弄出什么动静惹主人厌烦。

展昭刚到绣楼门口,王妈妈就迎了下来,说了几句话后,便亲自带他上了二楼。进了房中,展昭抬眸一扫,见上官言和于知州都在。他们见展昭来了,都站起来打了招呼。突遭此变故,上官言看着憔悴了许多,连一向疏朗淡然的面容也多了几分愁苦,清俊的眉眼间更没了往日的神采。而一边的于知州表情却依旧淡淡的,看不出此刻是什么心绪。

展昭历来不说废话,见此点了点头,也没跟他们多啰嗦什么,径直来到了离床榻稍远的位置。

林飞霜已经醒了多时,此刻她正斜着身子半靠在床上,脸色苍白憔悴,精神也萎萎的,像极了蒙上了阴影的水晶人。九妹瞧见,她看见展昭并认出公服后,一脸惊恐的盯着对方,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与自己昨日见到的女子简直判若两人。九妹猜测她这是经了大变故,心中骇然,所以行为才会如此异常。

“林小姐可好些了?”展昭并没有一上来就问案情,只是淡淡的问候了一句。

大概是展昭身上有种让人安心的特质吧,稍过片刻,林飞霜骇然的情绪渐尖平复,默然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小姐病着,我本不该此时问案。只是二小姐恐怕已经知晓,大小姐已然身死。为了早日捉到凶手,请小姐尽量将当时的情况详细告知。”

问到当时的情状,林飞霜又莫名的惊恐起来,她转头望着于知州,眼带哀求,似乎是在寻求他的庇护。于知州犹豫了一下,慢慢走到她身边,温和的看了看她,安慰道:“不怕!你想起什么就告诉展大人,相信他一定会帮你拿到凶手的。”

“是啊,飞霜!展大人办过很多案子,你说出来,他一定能帮我们的。”上官言在旁边说。

但不知为何,林飞霜连她表哥看都没看一眼,只是看着于知州,神情复杂。于知州一时感到又些尴尬,又过去低声安慰了几句,林飞霜这才轻轻点了点头。

九妹将一切都看在眼中,她觉得于知州尽管柔声细语的跟林二小姐说话,但他说话时的口吻却是大夫对病人说话的口吻,不知道的人根本看不出两人之前认识。

“展大人,可以开始了!”于知州见二小姐情绪稍转,冲展昭点了点头。

展昭轻声道:“这样吧,二小姐。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可好?”

二小姐又求助似的看了于知州一眼,得到肯定回应,她这才点了点头。

展昭问她,案发时可看清了凶手的面目,案发前可有听见什么不寻常的动静吗?

二小姐摇头道:“没有。昨夜酒宴散后,我就回房就寝了,睡得很沉,根本没觉得有什么异常。可睡到后半夜,我突然醒了过来。当时屋子里很黑,什么也看不清。”

“你突然醒了?可是听到什么动静,或是发觉有什么人进来了?”展昭问道。

“我,我说不好!”林二小姐的胸口开始剧烈起伏,“我当时只是觉得很害怕。”

“所以,你起来了?”展昭的目光开始变得犀利。

“--是,我想起来下床查看,却忽然发觉屋子里的灯不知为什么亮了。我以为是丫鬟忘了熄灯,但明明刚才屋子是暗的。我下了床走到桌前,却突然看见地下有两个影子。我怕极了,刚要喊人,就觉得背上一痛,之后---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二小姐回忆这段经历时,满脸是汗,她下意识的抓紧于知州的手,似是要他赐予力量。

“这样说来,你根本没看清凶手的脸。那你觉得当时身后那个黑影是男人还是女人?”展昭略微一缓,继续问。

“我。。。我,我不知道。。。”二小姐又开始紧张起来,她惊慌的抓着于知州,不住的咳嗽着几近晕厥。

于知州邹眉看向展昭,示意他不要再问下去了,旋即吩咐丫鬟端来了药汤。林二小姐喝完药,平复了一会儿。

展昭又问道:“你发觉不对劲儿起身时,门是开着的,还是关着的?”

“我、我记不清---关着的?我忘了,也许是开着的吧。。。”一问道案情,二小姐又开始紧张。

展昭抿紧嘴唇,他最不喜欢这种模棱两可的回答,再次确认道:“到底是关着、还是开着?二小姐,这很重要,请你给展某一个明确的回答。”

但二小姐只是摇头,泪水已经模糊了眼睛,根本无法再开口。

见此情形,于知州怕二小姐刀伤恶化,不耐烦道:“展大人,于某看今日就到此为止吧。二小姐身子还未大好,这样下去,只会越来越糟。到时候你就更问不出什么了。”

展昭看了看林二小姐,见她脸色越发苍白无血,知道于知州说的有理,说了声打扰,转身离开了。

他与九妹刚走到楼梯口,正好碰见仵作跟几个衙役走了上来,展昭心思一动,也跟着仵作他们进了大小姐的房间。

仵作验尸这段时间,展昭又将整个凶案现场看了一遍,但并未发现什么新的线索。

他走到窗前,正看见九妹站在屋外楼阁的阳台上,来回走。这时,仵作叫了他一声,他便离开了。

此时,九妹则来回观察着阳台。

那阳台很宽敞,东西两边都通着门,恰好可以进入两位小姐的闺房。墙边的花架上还摆着的几盆应季的腊梅,腊梅上覆盖着残雪,雪花晶亮的颗粒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她随手将花上的残雪掸了下来,左右端详了一阵,沉思片刻,摇了摇头,便想离开。

可低头间,忽然瞧见地上有什么东西在阳光下闪着光。她走近一瞧,竟是一面镶着银线的小镜子。她蹲下身,轻轻将镜子拿起左右端详着,发觉镜子边角的细孔中似乎有什么黏糊糊的东西,用手指沾了沾,放到鼻边闻了闻,随后便将镜子小心的踹在了怀里。

再进入大小姐的卧房,仵作已经验尸完毕了。仵作告诉展昭的话与昨夜验看的没什么分别。只是仵作还说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死者虽然是一刀毙命,但力道却太过刚猛,即便是张龙那样一个壮汉也并不能轻易做到。而凶手竟能一刀致命,这看起来简直不可能,也绝不是一个普通盗贼能办到的。

“哦?”展昭与九妹同时对仵作的结论产生兴趣。

那日于知州就曾说过凶手是个壮汉,但当时九妹还提出了相反的看法,为此两人还争执了一番。如今看来,这不是壮汉不壮汉的了,莫非凶手并不是徒手,而是借助了什么工具?另外,于知州跟林二小姐今日的举动也让人起疑。

“来人!”展昭唤了一声,“去查查于知州昨晚的行踪,看他究竟去过什么地方?还有,查问一下下人,看看于与林两家的关系如何。”

衙役应了一声,匆匆下楼去了。衙役走后,展昭转身又问仵作,可知是什么凶器。

仵作推断,凶器可能是一把长半寸、两指宽的壁刀,锋利无比。想来,这也正是凶手可以轻而易举的杀死大小姐,而毫不费力的另一个原因。

“这种刀在哪里可以见到?”展昭问。

“这种刀原产自西夏,容易携带又削铁如泥。但据我所知,它的价格很是昂贵的。所以,能买得起它的人必定非富即贵。”仵作说。

“这样说来,此贼还是个有钱人了?”九妹调侃道。

仵作听了一愣,“什么?”

“没什么!”九妹耸耸肩。

展昭淡淡看了一眼窗外,心中已有了根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