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风雪山庄(二)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3887字
  • 2020-02-20 19:20:48

汴梁郊外,雪吟山庄,绣楼。

柴玉和九妹随管家赶到现场时,绣楼之中已乱成一锅粥。送药的、拿绷带的以及惊慌失措的丫鬟、婆子将二楼黑压压的挤满了。所以,楼里尽管刚才发生过恐怖的事情,但人多了,自然压抑的气氛也就淡了不少。只是,楼上楼下的地板上到处是错杂的湿泥脚印,几乎将整个现场破坏殆尽。

柴玉瞧这里如此杂乱无章,怕再出其他的事,便吩咐管家将多余的人员遣散了,让都回房等着询问,接着又吩咐宋奇带人将林家大小姐的卧房看管起来,又一面叫人在绣楼前后左右设了人看着,一面吩咐去报官。等一切调配完毕,这才带着上了二楼。而这之前,九妹早已经等不及自行上去了。

二楼除了朝着楼梯口的一间客厅,东西两面各有一间厢房。大小姐住在东面,此时门已经关上了,管家调配的两名仆役正守在门口。西面那间就是林家二小姐林飞霜的房间,对比大小姐的房间,此间房中此时乱糟糟的,婆子丫鬟进进出出,忙不可开交。

柴玉进门之时,瞧见人事不省的二小姐已被仆役们抬上了床榻。九妹正站在房中来回探看,再一瞧,见房中乱七八糟,柜子箱子都敞开着,衣物丢了一地。大概是事先的了主人的吩咐,并没人去收拾。

上官言白皙的脸此刻在灯烛的映衬下显得更加苍白,但自小养成的沉稳气质还在,他正在跟管家商量着什么,听着好像是请大夫的事。事情刚发生不久,所以上官家的请的大夫还没有来,侍女们只得先给病人止血,但收效甚微。

眼看林飞霜伏在榻上脸如白纸,奄奄一息,血流不止,众人都有些慌张。上官言担心的瞧着表妹,却束手无策,看见柴玉也只是略微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柴玉皱眉,如此下去,只怕二小姐还没等大夫前来诊治就要先流血而亡。

事态紧急,柴玉虽是在场唯一通些医术的人,但毕竟男女有别,伤者又伤在身上,他不好贸然看伤,只得拉着九妹让她帮忙。看伤期间,上官言等一干人等都门外等着,只留下九妹跟几个有经验的婆子守着。柴玉则远远的站在门边,听着九妹给他报告伤者的情况。

九妹告诉他,林二小姐是背部中刀,根据伤口判断,当时凶器是斜刺里插进去的,所以伤口很深。所幸那刀刺的稍稍歪一小段距离,因而并没有伤到心脏。但不巧的是伤到了血管,所以流了很多血。

柴玉稍一思索,吩咐婆子即刻去院中挖一盆雪来,待那婆子回来后,又让给二小姐敷在伤口上,如此进行了多次,直到血渐渐凝住了,这才轻轻擦去雪水,给伤者擦上了止血的药膏。

这时,管家在外面敲门说,大夫来了。听见大夫来,众人都松了口气。柴、九二人出来,看见了刚风尘仆仆赶来的展昭、张龙等人,听上官言说明案情后,众人掉头着进了大小姐的房间。

。。。。。。

东厢房还保留着案发时的样子,大小姐穿着便衣便鞋,俯身爬倒在床上,绿色的被单上到处都是早已凝固的红色血迹,脚边倒着一盏烛台。展昭在屋内查视一圈,见窗门都完好无损,也没有外人入侵的痕迹。由于当时人太多,张龙他们已经很难辨认出凶手留下的脚印。

仵作验看完说,大小姐的伤口同样在背部,并且凶手手法利落,可以说一击毙命,所以死者死时没什么痛苦。至于凶器,他推断可能是一把刀,但到底是何种模样的凶器还要进一步验看才知道。

根据现场的情况,展昭判断,凶手应该是从正门或侧门进来的。由于案发时是深夜,死者应该是熟睡中听到了什么,正要起身点烛查看,却不料突然看到凶手,或是凶手突然出现,惊慌间想要逃跑叫喊,才会被凶手从背后杀死。

对于展昭这个观点,九妹是百分之百赞同的,但她还提出了一个疑问。

既然死者已经发觉凶手,为何现场却没有半点搏斗的痕迹呢?死者还来得及拿起烛台,为什么却来不及与凶手搏斗呢?至少烛台对于她来说应该是个有力的武器才对。而且死者神态平静,绝没有半点惊慌的样子。另外,更有意思的是,外面下了那么大的雪,死者的房中竟没有一点泥迹。

九妹说:“莫非凶手是事先准备了鞋套?套上鞋套后再作案的?”这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听九妹说完自己的疑惑,展昭稍作思考,让衙役将死者的贴身丫鬟找来。衙役去了不大一会儿,便领着一个年纪约莫十七八岁的丫鬟进来了。那丫鬟名叫春桃,从行为举止看,是个有些愚笨木讷的女孩子。

“你叫春桃?”展昭口气温和。

那少女惊惧的点了点头,手指紧紧的揪着衣裙。

“好,春桃,你不必紧张。我问你什么你如实回答就好。”

大概是展昭的安抚起了作用,春桃原本紧张的情绪渐渐渐平复下来。

展昭问她:“案发时,你在哪里?可有听见什么动静?”

春桃想了想,摇摇头,“没有---大小姐身子一直不好,喝了大夫开的药,很早就睡了。她、她一般--夜里睡得沉,不会叫人。所以,所以---我就安心睡了。”

“那你是怎么知道大小姐发生危险的?是谁告诉你的?”

春桃天真的看着展昭,说:“是王妈妈把我叫起来。”

“哦?”展昭又问,“王妈妈又是怎么知道的?”

“听说,是王妈妈夜间解手,突然听到楼上有人叫,这才上来瞧---后来、后来就发现两位小姐。。。她们,她们已经。。。”春桃显然被夜里发生的事吓坏了,说着说着就哽咽起来。

展昭点点头走,知道已经问的差不多了,让衙役带她出去,又让带王妈妈过来问话。王妈妈的说辞与春桃说的相吻合,她确实是半夜起夜听见有人叫喊才上来的。

“你上来后,还有没有发现其他异常?比如,二小姐或大小姐的门窗都是关好的吗?”展昭问她。

“哎呦呦,当时可吓死老身了。”一提起这事,王妈妈犹自惊魂未定。她拍着胸脯,又想了想说:“当时光线太暗,没看清楚。不过,好像两扇门都是开着的。。。哦,对了,当时二小姐屋中还亮着灯呢。”

“哦?”王妈妈的供词引起了展昭的兴趣,“你确定两扇门都是开着的,其中一间还亮着灯?”

这么一问,王妈妈犹豫起来,又细细想了一会儿,才肯定道:“没错!我发现楼上有动静,担心大小姐怕是又犯了病,这才急忙跑上去瞧。结果上了楼就瞧见东西厢的门都是开着的。当时觉得很奇怪,加上屋子里又没了动静,老身以为是遭贼了,往里瞧了一眼。哎呀,小姐们都浑身血淋淋的,吓死人了。二小姐的房里被翻的乱七八糟,衣服也丢了一地。”

“事后,你们可有看,家中可丢了什么东西?”

王妈妈说:“好像二小姐桌上的翡翠屏风不见了,当时太乱,老身又怕。不知道到底还丢了什么别的东西没有。”

展昭点头让王妈妈去了,转到了西厢房。此时,林飞霜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是失血过多,大夫说要静养几个月。他又引荐那大夫给众人认识。

那大夫姓于,名叫知州,现在太医院任职,是上官言的好友。展昭听说过这个人,他一家五代都是京城名医,父亲于阔现任太医院主事,医术高明,深得皇太后的倚重。他自己虽进入太医院不久,但医术不比父亲逊色,相信只要假以时日定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只是听说,这人性子沉静内敛,不太好打交道。

接着,上官言又介绍说,于知州是林大小姐的未婚夫婿。这让在场众人都为之一惊。

众人见他面色冷淡,似乎未婚妻身死之事并为对其产生多大影响,心中都不禁暗暗纳罕。由于病人现在还未醒,展昭不便问话,上官言便邀众人到楼下的茶厅就座。

几人一路步下阶梯,九妹询问这绣楼的构造。

上官言说,这绣楼共有两层,一进门是个敞厅,东西两边各一间屋子。东边的屋子临着荷塘,对面是个凉亭,因风景好,平日里都将其当作茶室、娱乐之所。那西边一间则是值夜的丫头、婆子的卧房。

说罢,领着众人进了东边的茶室。

稍坐片刻,仆人送来了热茶,众人饮过。九妹打开窗户,朝外望了望。此时离天大亮还有段时间,对面的亭子黑乎乎的一团,只能辨清个轮廓而已。她转脸问于知州道:“于大人对大小姐遇害之事可有什么高见吗?”

于知州大概没料到九妹会如此问他,先是猛然一惊,而后洛放下茶盅道:“高见没有,只是有些粗略的看法而已。”

“哦?还要请教。”

“刚才鄙人看过二小姐的伤口,伤口尖深,呈长条状,恐怕不是平常的宽刀或是砍刀造成的。宽刀刃宽,砍刀刃粗,都不会造成长条状伤口。”

“那会是什么凶器?”九妹咄咄逼人的看着他。

“如果猜的不错,应该是匕首之类细长的武器。而且,凶手下手时力道强劲,应该是个壮汉。”

“哦?于大人是说,凶手绝不可能是一个女子咯?”九妹问。

“绝无可能!”于知州断然道,“一个成年女子的力量没有这般强劲。”

“那要是一个身材壮硕的女子呢?”

“那也不太可能。即便是个壮硕的女子,伤口也不会刺的那么深。”于知州皱了皱眉,似乎对九妹的质疑颇不以为然。

九妹见他说的这般肯定,也不再说什么,但心中疑虑并未全消。

一时间,屋子里的气氛显得有些沉重。

“在下什么时候能问二小姐案情?”这时,展昭转向于知州,算是打破了尴尬。

“这要看伤者的情况。不如这样吧,病人病情一有好转,在下立刻派人通知展大人如何?”于知州说。

“那就有劳了!”展昭拱了拱手,又想起一事。他让上官言清点财物,看家中是否丢了什么东西,派人列出个单子来交给他。上官言叫来管家将此事吩咐下去。几人又坐了一会儿,于知州自去照看病人,展昭、柴玉、九妹等人则离开了绣楼。

。。。。。。

隔天,九妹胡乱睡了一会儿,刚出门就瞧见上官家的管家进了主厅。那时,展昭、柴玉他们正跟上官言在里面商议事情。九妹猜他是去送清单的,便也跟了过去。

上官言问管家可丢了什么东西?

管家说,除了二小姐房中的翡翠屏风和楼下的两个金烛台,什么也没丢。上官言忙接过清单一瞧,“小姐们的首饰、贵重之物都在吗?”

“都在!”管家回道,”首饰都原封的装在盒子里。”

“哦?这可奇了?”展昭左眉一挑。

盗贼好不容易进了绣楼偷盗,甚至不惜杀了两个人,竟然既没偷珠宝首饰,也没盗取其他贵重之物,却偏偏拿走了最不值钱的翡翠屏风和金烛台?

在一旁的张龙猜测道:“兴许凶手杀了人,太过慌忙,所以只拿走了手边的东西。”

展昭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莫非真的这么简单吗?可为何大小姐房中却什么也没丢呢?难道真是凶手杀了人,太过慌张忘记了?却在伤了二小姐后才想起自己是来偷盗的?这还真是有趣的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