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深山疑云(八)下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668字
  • 2020-02-20 19:19:25

公孙玄回头,正对上了柴玉那双冷眸。他心里微微一凛,“公子要如何?”

柴玉放开公孙玄,“这不是商量而是警告!你知道我的手段,劝你不要随便挑衅。”

公孙玄苦笑,“属下何曾想过挑衅公子的威严。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好一个不得不发。”柴玉回眸,“莫非也包括随便牺牲自己兄弟的性命?”

“他们都是为我大周而死的功臣,只要大周能复兴,死几个人根本不算什么。”公孙玄说的斩钉截铁。

“也包括你吗?”

“是!”

“这人是个疯子。”白玉堂边掏耳朵,边评价道。

九妹瞪他一眼,警告他少说话。白玉堂松松肩,但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冲对面两人喊道:“哎,我说。既然你们暂时决定不了,不如咱们先回去喝杯热茶,吃点点心如何?走了大半日了,又冷又饿的。”他打了个喷嚏,又说:“俗话说的好,吃饱饭好办事,对吧?”

公孙玄微微一笑,“白公子说的是。不过,与其回去再来,不如咱们一并解决了,再回去来的好。”

“什么意思?”白玉堂往后撤了撤身子,“瞧你一脸坏像,该不会是打什么坏主意了吧?”

“白公子这么聪明,自然了解在下的心思。”公孙玄看了看身边的绳索,“不如这下一根绳索就由白公子代劳如何?”

“你不能去。”九妹死死抓住白玉堂。

白玉堂轻轻拍了拍九妹的手,起身笑道:“真是个好主意。想我白五爷闯荡江湖这么些年,还是头回见这么有趣的东西。难得公孙公子赏脸,真是荣幸之至。”

“你不要命了?”九妹不知白玉堂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刚才见识过那暗器的威力,她着实担心。

“你这人真意思。难得这么有趣的东西,我可不能错过。”白玉堂笑着走到公孙玄身旁,躬身仔细打量起那些锈迹斑斑的绳索来,一边看,还一边口里不住的赞叹“不错”。

“公孙玄你还要不要脸?自己胆小怕死,还找拿了多借口。你口口声声说要兴复皇室,可你却做了缩头乌龟。呸,不要脸。”九妹骂道。

“姑娘这张嘴还是这么厉害。”公孙玄叹气道,”就是不知道待会儿还骂不骂的出来。“说罢,转向白玉堂,“白公子这就请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白玉堂走上前,这当口,柴玉在他耳边道:“你想清楚了。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

白玉堂反手拍拍柴玉的肩,笑道:“你这人还真是无趣。真不知道阿九那丫头怎么会喜欢你。”话落,他上前随手一拉——

九妹奋力挣脱身边的看守,也向白玉堂这边奔来。

场面一时有些混乱。忽然,耳边接连传来几声惨叫,再回头间,九妹身边的看守都喉咙中箭而亡。众人愣了愣,刹那间,有更多的箭镞从四面八方射来。个个见血封喉,势如破竹。

白玉堂趁乱一脚踢开公孙玄,拉着九妹几个起落到了石墙边,九妹还未回过神来,便觉背后忽然一空,两人顿时隐没在黑暗里——

黑暗让人一阵眩晕,更辨别不清方位。

“白玉堂?”九妹蓦然觉得自己的声音小的可怜。

“在这里。”

身旁想起白玉堂开朗的声音,同时一只温暖的大手抓住了九妹。这突如其来的暖意,让九妹悬着的心稍稍安稳了些。

“我们在哪里?柴玉呢?”

“在——”白玉堂将声音拖得老长,显然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忽然,黑暗中一道白光极速向他二人射来。

“小心!”白玉堂将九妹推开。

碰!九妹看到黑暗中亮起了火星。

“你是谁?为何要偷袭?”白玉堂划开一剑,试图制伏对方。但对方隐在黑暗中,只一刹那便消失了踪迹。

白玉堂知道此人就在附近,通过刚才那短短的交手,他察觉对方不论是武功还是力道都处于劣势,但此刻目不视物,到底谁处于劣势,还不一定。

“你是怕了吗?怕自己的武功不配跟小爷单打独斗?”他激对方。

但四周死一般的寂静,完全没有人存在的迹象。

白玉堂摸索对手踪迹之时,九妹正紧紧的贴在墙上。经过刚才目不视物之后,她此刻已经适应了这里的黑暗。她屏息凝神生怕自己的一呼一吸之间都会给白玉堂造成干扰。忽然,有什么东西飘进了她的鼻子,她慢慢且小心的吸着——突然间,她灵光一闪,她知道那是什么香味了。

“流心——”

几乎在九妹喊出这个名字的同时,白玉堂出手了。很快,黑暗里传出一声闷哼,九妹闻到了血腥味。

“看你还往哪里跑?”白玉堂将自己的外衣脱下,用火折子点了起来。

借着微弱的亮光,九妹看见了流心那张稚嫩且苍白的脸。

流心怨毒的盯了二人一眼,不住冷笑,“你们要杀便杀,我不会怕你们的。”

九妹痛惜的看着她,“刚才的箭的你放的?”

“是又如何?”

“其实,你并不想杀我,是不是?”

“不,我想。”

“你撒谎。如果你想杀我,刚才白玉堂拉绳索之时岂不是最好的时机?但你没有,对吗?”

“为什么是你?”流心道,“你明明可以置身事外,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难道不好吗?”

“好。当然好,可是我不能让你再错下去。”

“我有什么错!”流心冷笑,“他们都该死,是他们杀了我的亲人,难道他们不该死吗?”

“你们在说什么?”白玉堂听的一头雾水。亲人?这都什么跟什么呀,他疑惑的盯着九妹。

九妹撕下自己的衣襟替流心包扎伤口,刚才白玉堂一剑正好刺在了她的肩膀上。只是流心并不领情,她一把推开九妹,别过头。

九妹叹气,对白玉堂道:“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她就是当年狩猎村的幸存者,也是如燕的妹妹。”

“如燕的妹妹?”白玉堂愕然,他曾经以为如燕是狩猎村最后一个幸存者,没想到还有另一个。而且,还是个道姑?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跌下山崖的事吗?”九妹问他。

白玉堂点头。

当日,九妹的确是被人推下了山崖,也的确被树枝挂住了。只是推她下山的人并不知被她跟踪的流心,而是红莲。起初,九妹并不明白红莲为何要这样做。可直到她见到了山下一处义冢,她才知道原因。那是一个百人冢,没有姓名,牌子上只写着‘狩猎村’三个血红的大字。

“只是那时我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狩猎村又是哪里,直到找到如燕这条线索。”九妹感慨道。

“也就是说,狩猎村的人的确是死于非命了。那把火是公孙玄---不,是屠龙帮放的?”白玉堂道。

“不是他们还有谁。”流心刻毒的说,“他们觊觎山里的宝藏,一心想夺走。可村长不同意,他们就半夜屠了整个村子。要不是我跟姐姐外出,只怕也成了他们刀下的冤魂。只是,我万万没想到,即便这样,他们还不放过我们。那个陈洪志不知怎么知道了宝藏的事。他假意跟姐姐交往,引诱她说出宝藏埋藏的地点,然后竟然要杀她。可怜我姐姐一腔痴情,最后不得不服毒而亡。这都是拜他们所赐。”

“所以,陈洪志是你杀的?”九妹问。

“是!他该死。他贪生怕死,姐姐死后,他竟然远走他乡。多可笑啊。”流心笑的让人不寒而栗,“可老天有眼,他到底还是想着那些宝藏。可他不知道那是他的催命符,我只不过稍稍透露了点宝藏的事,他就信了。真可笑。”

“翠屏山宝藏的事是你透露给屠龙帮的?”

“是!”

“你的计划是什么?”九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流心惨然一笑,“姐姐,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了---”话落,她看了一眼虚空。

忽然,巨大的震动轰然而来,很快,整个世界再一次陷入黑暗之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