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深山疑云(七)下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027字
  • 2020-02-20 19:18:23

夜静山空,白玉堂瞪着一双眼睛。虽然他很想睡,奈何钢笼的机关还未找到,他一直在逼迫自己清醒些,不过效果不怎么理想。

九妹继续凿着墙,距刚才,她已经连续工作了两个时辰。中间虽有短暂的休息,但干到此时,也不免感到精疲力竭。墙上已凿出了一个小洞,但距人出进还有一段距离。不过,长夜漫漫,这实在不需要担心。只是,一丝疑虑一直在心头萦绕。尽管她很小心,但还是会听到砰砰的响声,为何守在外面的那些人对此没有反应呢?是他们太自信,还是他们已经不在了?对此,九妹还真拿不定主意。

时间在一滴滴的过去,终于白玉堂放弃了执着多时的机关计划,开始回过头来帮九妹凿墙。他力气大,只不过三五下,只听‘轰隆’一声,那面土墙竟整个往外倒去。

白玉堂摸了摸鼻子,正想说几句话夸一下自己。可当墙后面的景象钻入眼帘后,两人不免惊的目瞪口呆。

原来,对面也是间屋子,只是比之关他二人之所更整齐些。里面有一桌两椅,此时两个人正坐在对面,桌上还点着一盏昏黄的油灯。

“两位终究还是来了?”公孙玄率先开口。侧脸瞧了瞧坐在一旁,一言不发的人。

白玉堂收起惊讶目光,玩味着扫视了对面两人一眼,笑道:“千算万算,不想柴公子竟也卷了进来。”

柴玉神色冷冷,并未答言,只是冷静的盯着白、九二人。

“原来公孙公子特意来屋中留有斧头,就是为了让咱们叙旧?”九妹扫了柴玉一眼,拉着白玉堂大大方方的来到了屋子里。

“不敢,不敢。”公孙玄抬了抬手,手下搬了两个凳子进来。

“听闻九姑娘与白大侠生平甚喜自食其力。所以,在下也不敢越俎代庖,特意绞尽脑汁想了这个法子。不知两位可否满意?”

白玉堂瞧见桌上有一碟花生、一碟豆干,两杯酒,笑嘻嘻的抬腿坐下,抓了一大把花生,边吃边说:“有好酒,自然花些力气也没什么?对吧?”他转头瞧了瞧九妹。

九妹此时脸甚黑,比她父亲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还愣着干什么?好酒是有,菜嘛虽然差了点,但好歹也可果腹。”白玉堂拉她。

九妹仿佛置若罔闻,盯着柴玉冷冷道:“柴大公子好计谋。我以前怎么就不知你们两一直狼狈为奸呢?”

柴玉面无表情:“如今知道也不晚。”

“说的是。大家都是朋友嘛,早知晚知又有何分别。”公孙玄热络道。

“是啊是啊,别坏了大家兴致嘛。”白玉堂再次扯了扯九妹。

九妹没动,视线转向柴玉:“说罢,你们费劲心思将我们抓来打的什么算盘?美人图已经得到,我们还有用吗?”

公孙玄插口道:“这话说的多见外。在下以前一直就跟姑娘说,这是笔买卖。奈何姑娘一直不相信在下。可如今图是到了咱们手里,可这图里的秘密,还没揭晓呢。”说罢,饶有兴味的瞧了瞧九妹。

“你别过分。”柴玉沉声说。他虽极力压制怒气,但已到了临界点。

公孙玄哈哈笑道:“公子别生气。如今阿九姑娘就在你眼前,属下要什么,你想必已经想好了。”

“你敢威胁我?”柴玉转头,目光如刀。

“属下不敢。只是属下这么多年一直盼望着,大事可成。也不枉咱们众多兄弟拼死一场。”公孙玄说这话时,口气略带伤感之意。

“你放他们走。我来了,你还怕什么?”柴玉说。

公孙玄摇头,“放他们可以,但必须是在咱们成事之后。”

“你不怕我杀了你?”柴玉一字字道。

“只要大事可成,属下死不足惜。”公孙玄语声凛凛。

“你----”

白玉堂怀着一副看戏的心情将杯中酒缓缓喝干,而后转头问九妹道:“这唱的是哪一出?忠臣以死谏主?”

九妹恶狠狠道:“闭嘴。”

白玉堂耸耸肩,乖乖的闭上了嘴,但嘴里却多了一块豆干。

“公子,动手吧。”公孙玄拿出随身的匕首,将刀交给柴玉,又将美人图在桌上铺好。

柴玉缓缓拿起了匕首,慢慢抽出。

“柴玉!”突然九妹一声断喝,“你要是敢助纣为虐,我就是死也不会原谅你。”她突然间明白柴玉要做什么了。美人图跟后周的宝藏有关,而柴玉是后周皇室。如果白玉堂所言非虚,那么能让宝藏现身的方法,就是柴家后人的鲜血。以血染图,方能打开无相城的大门。

血色莲池,美人花开。十二铜人,无相城开。

柴玉深深的看了一眼九妹,匕首此时已经出鞘。

九妹想扑上去阻止他,但身后忽然出现了几个大汉,刀剑出鞘,围了上来。白玉堂起身将九妹按住,“稍安勿躁。”

“此事事关国运兴衰,你莫非真能听之任之?”九妹狠狠道。

“事到如今,你觉得还有选择吗?”白玉堂将视线投入窗外。

窗外已经布满了弓弩手,只要屋中人一有异动,立马就会被射成筛子。

柴玉没在犹豫,银红划过手掌,几滴鲜红的液体已经滴在了美人图上。公孙玄嘴角动了动,将血在图上抹开。很快,图上的美人渐渐隐去,随之出现的是一方开满莲花的红池,池中开满荷花,美的让人惊心动魄。渐渐的,莲池退去,出现了几条淡淡的红线。不过,弹指间,红线已经布满整个画面,上面映出翠屏山的字样。

公孙玄看到地图,眼里捺不住贪婪激动的神色。他等的太久了,从一出生开始,他就在等这一刻。为此,他做了太多恶事,有那么一瞬间,他可能后悔过,但直到这一刻,他知道一切的杀戮跟牺牲都值得。

“太好了,太美了。”公孙玄捧起图,几乎不能自已,“公子,咱们的大业就要成了。”

“来人,招呼弟兄们,咱们连夜进山。”

九妹看一眼柴玉,他此刻侧着身子,看不清情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