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深山疑云(六)中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023字
  • 2020-02-20 19:17:09

雪后初晴,白玉堂悠哉悠哉的倒挂在一棵参天大树上四处张望。他身上虽穿着厚厚的棉服,但鼻子耳朵还是给冻得通红。

前日县志丢失之事给了他和九妹二人新的思路,既然前来那贼人如此看重旧县志,那更说明翠屏山之中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即便那里没有传说中的宝藏,也必然有点其他的东西。

“你到底看到了没有?”九妹双手叉腰,气哄哄的冲树上喊道。

前日雪太大,山里更是被雪蒙住看不见路。可白玉堂自告奋勇说,自己从小就跟北极星一样,从未迷过路,即便是迷了路也能找到出去的办法。听他说的信誓旦旦,九妹脑子一热也就真信了。哪知道他根本就是吹牛,两人出来不过半个时辰,已经找不见回去的路了。

“哎,快了快了,你再让我看一会儿。”白玉堂脚下一蹬,又往上蹿了蹿。

“再看太阳就下山了。”九妹指了指天,咬牙切齿道。

白玉堂抬头看了看太阳,还真是快落山了。他借着臂力撑了撑,便从树上飞了下来。

“看来咱们今晚得在此过夜了。”白玉堂边拍去手上的雪,边无奈道。

“什么?”

“什么什么?”白玉堂见九妹眉毛拧成一团,有些心虚,“难得出来一趟,你就当游玩儿。”

“游玩儿你个头。”九妹火噌的一下窜了上来,上去就是一个飞脚。

“喂,我可跟你说。。。在大宋打人也是犯法的。”白玉堂急忙避开九妹的飞腿。

“而且,生气的姑娘就不漂亮了。”白玉堂复又回头笑嘻嘻的补充道。

九妹气的要死,一直追出好几里路,直到太阳落山。

冬日霜寒重,夜色降临时,九妹已经觉得浑身冻麻了。白玉堂一手举着用枯树枝做成的简易火把,一遍摸索着前行。

翠屏山森林茂密,即便冬天也是如此。而且,越往深里走,越找不见路。

“阿嚏。。。”九妹揉了揉鼻子,如果再找不到路,她跟白玉堂恐怕就要冻死了。

“冷吗?”白玉堂回头看她。

“废话。”九妹吸了吸鼻涕,“我跟你讲,我要是今晚冻死在这里,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哈哈。。。那敢情好,你做了鬼都想着我,可见小爷我在你心里还是有些地位的。”白玉堂极其不正经的冲她眨了眨眼。

“闭嘴,快找地方过夜。”

“。。。。。。”

当夜色更深之时,白、九二人偶然间发现了一处洞穴。那洞穴隐在山涧深处,周围被枯树覆盖,要不是九妹摔了一跤,恐怕很难发现。

“走,进去瞧瞧。”白玉堂当先开路,摸索着山壁往里走。

外面天寒地冻,但洞中却相对温暖些。在火光的照耀下,山壁上微微透出亮光。九妹伸手摸了摸,触手冰凉。她凑近闻了闻,竟然是水?怪不得这里如此温暖,看来此处有暗河。

“你怎么了?”白玉堂回头见她沉思的模样,问道。

“这里有河。”九妹言简意赅道。

白玉堂莫名其妙,这有什么奇怪的。他耸了耸肩,继续往前走。

洞穴非常深,两人一直走啊走。突然,白玉堂停了下来,九妹收不住脚步,直接撞上了他的后背。他身材高大硬朗,九妹觉得自己的额头差点裂开。

“怎么了?”九妹哎呦一声,问道。以为又是白玉堂弄的恶作剧。

可白玉堂回头时,九妹却发现他一脸严肃。她顺着白玉堂的手指往前看,见前面的山壁上或站或卧,或躺或挂,竟有许多具尸骨。

尸骨发出绿色的荧光,看着甚是渗人。

“这是?”九妹惊讶,深山洞穴之中,怎么会有如此多的尸骨?

白玉堂拿着火把上前一一查看,看毕回头道:“这些人全身多处骨折,看样子是被活活折磨死的。”

莫非这是处深山刑场?“走,进里面看看。”九妹点头示意道。

白玉堂点点头,继续往里走去。约莫又走了一盏茶的功夫,前方豁然开朗,两人竟站在了一处敞厅中。

只是这厅堂的模样看起来像极了刑房,各种折磨人的器具一应俱全,九妹上前一一看去,竟发现了好几种连开封府也没有的刑具。

“看来外头那些人是在这里被折磨致死后丢出去的。”九妹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道。

“私设公堂,有趣有趣。”白玉堂拿着火把转了一圈,忽然眼睛一亮:“你快来。”

九妹上前一瞧,见角落里同样倒着一具尸骨。只是这具尸骨有些特别,他衣衫完好,看样子应该是具女尸。

那女尸身穿红衣,手中似还握着什么东西的残片。九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女尸手里拽出了那块残片。

那是一块早已泛了黄的纸片,上面写着一句不太完整的句子“女之眉”只可惜前面和后面的字看不清了。白玉堂歪头端详着字片,“女之眉??这是什么玩意儿?”

“之眉、之眉。。。”九妹仿佛没有听见白玉堂在说些什么,嘴里只是不停的念着这两个字。

“女之眉是个啥?莫非是说女人的眉毛?”白玉堂不禁揪了揪自己的耳朵,他从小最烦的就是读诗。好好说话不行么?非要弄的这么复杂。

“你说什么?”九妹忽然拉住他,眼睛亮晶晶的。

“什么什么?”白玉堂没想到她会突然攻击,伸手挡在胸前。

“我是说,你刚刚说了什么。”九妹一脸嫌弃的放开他的衣袖问。

“女之眉是个啥?”

“不对,下一句。”

下一句?白玉堂歪头想了想,试探道:“女人的眉毛?”

“对,就是女人的眉毛。”九妹兴奋道。

白玉堂难得看她如此发疯的样子,有些不习惯,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莫非冻傻了?

“你还记不记得,常洪志写的诗。”九妹问他。

白玉堂茫然的摇了摇头。

九妹继续道:“里面有一句’如燕之眉’。”

白玉堂看看她又看看地上那具尸骨,恍然大悟道:“你是说,这个女人是如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