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深山疑云(五)中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334字
  • 2020-02-20 19:15:34

猫弓起了脊背,冲着面前的敌人呲牙,随时会攻发起击。

白玉堂一把将九妹拉走,毕竟半个时辰前九妹一直蹲在人家身边逗弄,就算是只猫也会生气的。

“谁惹你了?失恋了?”白玉堂见九妹绷着一张脸,全没了往日的生气。

“呸,都没恋过,哪里来的失恋?”九妹反唇相讥,似是想将话题引往轻松的方向,只是效果并不理想。

“猜的没错,应该是那位柴大公子吧?”白玉堂摸了摸鼻子,每次提到这个人,就让他浑身不爽。

“你跟踪我?”九妹转头瞪他。

白玉堂哼声道:“小爷哪里有那种闲功夫,不过昨日偶然瞧见了而已。”说着凑近八卦道:“不过,你们昨天都谈了些什么?为什么那位公子瞧着生气的很呢?”

“没什么,只是揭露了些真相而已。”九妹口气淡然,但心里却如压着千斤重石。

白玉堂瞧她强装欢笑的样子,不觉叹气道:“本来小爷一点也不喜欢那个人。但瞧在你的份儿上,劝你一句。如果你当真喜欢他,就勇敢追。人生在世,没什么比得上遇见一生所爱之人。”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九妹歪着头瞧他,“这不像你白玉堂说的话呀。你不是先前还口口声声说要娶我来着?”

白玉堂伸手搭着九妹的肩膀笑道:“你要是此刻愿意,咱们立马找个媒婆办婚事,咋样?”

呸呸,鬼才信你。九妹一边诽腹一边从他手臂里挣脱出来,“现在不是聊这些闲话的时候。我昨夜一直在想狩猎村的事,我觉得咱们有必要查查这个村子烧毁之前的情况。”

白玉堂‘切’了一声道:“说的好听。人都没影儿了,找谁问去?”

“县衙呀?”九妹托着下巴道:“这么大一场火灾,莫非衙门里就没有记载或是知情人?”

白玉堂道:“说的好听,无非又要做那梁上君子。哎,我说,你干脆不要查案了,直接做个怪盗咋样?”说着从头到脚打量了九妹一番,复又笑道:“怪盗一枝花,这名字不错吧。”

“是挺不错的。”九妹伸手扭住他的左耳,直接拉着他走了。

路上行人纷纷侧目,耳畔还回响着白玉堂杀猪般的嚎叫。

夜深人静,最是一日中的好时候。

白、九二人在冷风中吹了一个时辰后,终于从后墙翻了进去。此时,衙门里除了巡夜人外,连门外的狗都已经进入了梦乡。

九妹大摇大摆的走在前头,白玉堂则吊儿郎当一脸坏笑的跟在她身后。他锦毛鼠做了这么些年,皇宫大内也去过了,皇帝老儿也戏弄过了,但都没有跟眼前这个女子在一起有趣。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好了,这时他蓦然想起了柴玉那张木板脸。真是讨厌,为什么这世上要生出这么个人来?虽说,这丫头目前对柴玉还没有什么明确表示,但他还是隐隐觉得,九妹十分在意这个人。

哼!白玉堂握紧了拳头,仿佛手掌里此刻就有个柴玉一样。

“你做什么呢?”九妹回头看他。

“没事。”白玉堂将双手放在后脑勺,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真是莫名其妙。”九妹不再搭理他,摸索着去了档案房。

此时,档案室里已经漆黑一团,那老书吏料想已经走了。九妹从怀里摸出一根簪子,干净利落的将门锁卸了下来。进去后,白玉堂将门关了起来,屋子里顿时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九妹吹燃火折子,到了摆着案卷的几排一卷卷的找起来。

昌和县虽地方不大,但鸡毛蒜皮的案子倒是不少,白、九二人翻了一堆卷宗,愣是还没找到关于狩猎村的卷宗。

“莫非这件事,衙门压根就没有记录?”白玉堂不是个有耐心的人,此时有些焦躁起来。

“未必。”九妹伸手一页页的翻着,她坚信这样大的火灾,衙门里一定会调查起火原由的。

终于又过了半个时辰,突然九妹小声惊呼起来。那时,白玉堂已经躺在椅子上打瞌睡了,听见叫声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来。

“怎么了啊?怎么了?”

只听噼噼啪啪,他先前找的卷宗从他腿上纷纷掉落。

“找到了。你快来。”九妹难掩兴奋,冲他招手。

白玉堂过去借着微弱的火光读了起来。上面说,十年前,狩猎村发生过一场大火,起火原因不明。村里共有二十户人家,全部失踪,至今在火场中都没有找到尸体。

“失、失踪?”白玉堂揉了揉眼睛,难以置信道。

九妹这次干脆将记载狩猎村大火的那页撕了下来,说道:“你没看错。这也就解释了为何狩猎村附近没有坟墓的缘故。”

“你说他们会去哪里?”

九妹正要说什么,突然瞧见角落里有双发光的眼睛正盯着他们。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绿光闪过,有什么东西朝着白、就二人扑了过来。白玉堂眼疾手快,就近拿起一条板凳挡了出去。那东西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喊,重重的装上了后面的书架。紧接着,他们就瞧见面前那几排书架都倒了下去。

紧接着,院子里有了火光,喊声朝着档案室而来。

今日真是倒霉的很。白、九二人对视一眼,快步冲出门去。

“喂,站住!你这小贼竟敢擅闯县衙?”

九妹瞧见林芝章衣冠不整的领着人突然从回廊里冲了过来。

“这位大人显然刚从睡梦中惊醒。哈哈。。。”白玉堂伸手拦住九妹,两人几个起落便飞出了围墙,后面还伴随着林芝章此起彼伏的叫骂声。

回到客栈,九妹仔细端详着手里那张记载狩猎村的残页。

白玉堂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望着天花板道:“这个狩猎村肯定有古怪。二十户人家一夜之间全部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难不成都跑了?”

“难说。”九妹仍旧盯着手里的纸张。

白玉堂瞧了她一眼,突然欠起身道:“你说这会不会与那个宝藏有关。你听说过美人图吧?”

“怎么?”九妹一脸防备的看着他。

白玉堂又躺下望着天花板道:“我听说这个传说已久的美人图似乎就跟一件宝藏有关。你说,这翠屏山的宝藏传说会不会就是那件宝藏。”

瞧见白玉堂一脸淡然,不像是试探自己的样子,九妹松了口气。

“难说。”

“你说那个失踪已久的如燕会不会也跟宝藏有关?”

“难说。”

“哎,我说,你就不会说点别的?”白玉堂不满意的侧起身子。

“不知。”

白玉堂:“......”

“算了,算了。你这个人真是越来越没意思了。”白玉堂翻身向里,不打算再理会九妹。

九妹耸了耸肩,继续低头研究自己手里那张纸。

突然,白玉堂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干什么?”九妹见鬼似的瞧着他。

“嘘。。。”白玉堂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很快,九妹听见屋顶上当传来瓦片碎裂的声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