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走尸之谜(四)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5386字
  • 2020-02-19 14:21:46

更鼓传来,已过三更。田家上下灯火俱熄,只灵堂方向还透出一丝昏暗的光亮。

包九妹一个人端坐在后院的屋顶之上,侧头盯着田庄里的一草一木,生怕错过什么。但此时院中一片黑暗,哪里有半点动静。九妹伸手打了个呵欠,正想翻身跃入房中歇息。

突然,一盏碧灯出现在西面的游廊之上。四周昏暗,竟有一盏灯慢慢游移,难道是传说中的鬼灯?包九妹后背一凉,木偶似的钉在了屋顶,一时间觉得呼吸也急迫起来。但等那碧灯渐渐靠近,一个身穿全黑斗篷的人影出现在灯后,包九妹这才轻轻呼出一口气。

九妹俯下身子凝目朝那黑影瞧,想看看这人到底是谁。但此人全身隐在宽大的斗篷之中,帽檐遮住了脸面,一时倒也不好辨认。包九妹待他穿过游廊,朝角门走去,这才脚尖轻点从房上溜了下来,蹑手蹑脚的跟了上去。

那人从角门出去,又绕过四五个回廊,来到了后院。后院有一扇侧门通往后山,那人轻手轻脚的打开门,不一会儿碧灯消失在了黑暗中。

这人深更半夜却后山做什么?包九妹拔足远远的跟着,怕他发现也不敢过分逼近。只瞧那人一路提着灯慢慢朝山上走。这后山虽不甚高,但山道盘旋曲折,且上面草木葱茏,树木交叠,如果不熟悉路径,在夜里极易迷路。但看那人脚步稳健,竟似是走惯了的。九妹看此人行止,心中疑惑更甚。不知这人究竟要干什么?她瞥眼望了望四周,见山上雾气漫漫,除了周围的树木可辨的清外,余下的一切都灰灰暗暗,让人心生畏惧。

她不敢再胡思乱想,紧紧跟在那黑衣人的身后。那人走走停停,起初还是步履矫健,但后来却似脚力疲软,脚步跟着也有些虚浮了。可他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仍旧继续往上攀爬。约莫过了一顿饭的功夫,那人来到一丛杂草丛生的山壁前,很快消失了踪迹。

难道给那人发现了?九妹紧追几步,那人却恍如从夜里蒸发了一样,无迹可寻。正惶惑间,忽听山壁之中有人说话。九妹心头一喜,悄悄朝声音来处靠近,回眸间发现那杂草从中透出几缕灯光。九妹恍然,原来这里竟还隐蔽着一处山洞。九妹蹲下身子,将耳朵贴近山壁,里面传来一男一女两人的说话之声。

只听那女的道:“广儿,你再在这里委屈几日,等他们走了,你就自由了。”

那被唤作广儿的男子一阵呜咽,颓然道:“娘,我再也受不了了。孩儿在这里整日做恶梦,梦见爹一身血淋淋的出现在眼前。。。娘,你让他们把我抓走吧。。。我。。。”

男子话还未说完,就听里面传出一阵清脆的耳光声,而后听那女人厉声喝道:“胡说!他那是罪有应得,管你什么事?”说罢又柔声道:“你好好在这里待着,等娘将一切办妥,你就自由了。”

那男子没有说话,半晌才喃喃道:“可。。。可,仙儿她。。。她,她还好吗?”

洞中接着又传来一阵脆响,只听那女人厉声道:“仙儿!仙儿!那个贱货比你娘还重要,是不是?告诉你,那个贱人偷人,早跟她那个奸夫跑了。”

那男子似是大吃一惊,旋即洞中扑通一声,似是有人摔倒,只听那男子哀声道:“娘!娘!你说的都不是真的,你骗我的对不对?仙儿不会她,她说过心里只有我一个,不会背叛我的,对不对?”

那女人不答,过了半晌,才柔声道:“广儿,你要是喜欢,娘以后给你找更好的。乖,先起来。”又道:“你一定饿了,娘给你拿来了你最爱吃的红绕肘子,你快尝尝。”

但那男子只是不住啼哭,并不理睬那女人。那女人不耐烦,有厉声对儿子打骂一番,那男子才渐渐消停了。

九妹在洞外听这两人一问一答,心内已明白了八九分。她很想探头瞧瞧那男人的样子,但山洞极窄,况且灯光又正对着自己的方向,她怕打草惊蛇,只得忍者一动不敢动。

只听那女人又道:“广儿,你要听娘的话。来,快把饭吃了,以后的事咱们再说。你要是真的喜欢那贱人,咱们以后慢慢寻她的下落便是。”

男子听母亲口气似是应允了自己跟仙儿的事,心头一喜,应了一声,接着洞中传来杯盘交击之声。

九妹屏息待了一会儿,见洞中两人再无动静,怕那女人出来后发现自己,正待蹑足退出,岂料一抬脚却踩脱了一块石子。只听砰的一声,她脚下一滑,撞在了石壁之上。

“谁?谁在那里?出来!”洞中传来那女人的厉喝,跟着灯光也渐渐移近。

九妹叹了口气,心想反正给人发现了,大不了大大方方出来便是。

她清了清嗓子,说道:“田夫人田公子,深夜打扰二位真是对不住了。”说着人已钻入了洞穴。

田夫人移灯在九妹面上照了照,哼了一声道:“包姑娘!真是难为你了,深更半夜不睡觉,还来关心田家的家务事。”

九妹瞧田夫人面寒如霜,整个人凌厉非常,早没了平日里端庄娴雅的态势,心里也不禁微微一惊。看来柴玉说的不错,这女子果然不像表面那般温雅,竟是个厉害角色。

九妹咳嗽了一声,微笑道:“本来小女子也不想管这闲事。只是萧大人既然已答应县老爷查清此案,小女子就少不得得帮他一把。”

田夫人还未答话,田公子插口道:“娘,她是谁?”

田夫人看了儿子一眼,冷冷道:“来抓你的人。”

田公子惊惧的瞧了九妹一眼,苦笑道:“罢了!罢了!血债血偿,这种东躲西藏的日子我也过够了。”伸出两只手,又道:“你抓我回去吧。”

田夫人一手打掉儿子的手,厉声道:“你胡说什么!你又没犯法,谁敢抓你!”最后这两句话是向九妹说的。

九妹见田夫人神色不善,大有将自己杀之而后快的架势,心中倒也寒了寒,笑道:“夫人何必这般动气。我既然敢一个人来,难道会没有后招吗?公子和您刚才说的话,我确实是听见了。不过,我这个人最不爱为难别人,咱们坐下来把事情说清楚。想来县老爷宽宏大量,会酌情处理也未可知。”

田夫人起先见只九妹一人,动了杀心,但此刻听她还有后招,也不知是真是假,瞬也不瞬的瞧了她半日,才道:“姑娘既如此说,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我只这一个儿子,姑娘既非公门众人,为何不放我们一马?只要姑娘能放过小儿,你要什么老身自当全力置办。”

九妹笑道:“夫人真是太抬举我了。钱财乃身外之物,我只对查案感兴趣!”

田夫人阴恻恻道:“如此说来,姑娘是非要抓小儿不可了?”

九妹怕她母子二人为了逃罪,杀人灭口,笑着坐了下来,道:“反正事情已然败露。田公子还想逃吗?纵然我愿意放了他,可外面那些衙役也会答应吗?”

田夫人道:“你不必骗我。县老爷今夜宴请萧大人,他们此刻怎么来这里?”

九妹道:“像夫人如此聪慧之人,怎会这般愚蠢?如果真如夫人所言,那我又怎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你觉得这一切都是巧合不成?”

田夫人眯眼冷冷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九妹笑着睨了田公子一眼,缓缓道:“其实,我先开始也没有怀疑公子。只不过,管家说半个月前厨房总丢东西,所以我就去厨房瞧了瞧。正巧发现了这个。。。”她拿出一块玉佩晃了晃,又道:“这东西价值连城,一般的山野村夫可买不起。不过,话说回来,田夫人您真应该换个厨子才是。他真是贪财,在厨房捡到了这个东西不上交,竟自己藏了起来。后来,要不是他自己掉了出来,这个案子还破不了呢。”

田夫人冷笑道:“一块玉佩而已。说不定是他偷的,这能说明什么?”

九妹笑着摇了摇食指说:“非也非也!这能说明好多问题呢。一个贼,为什么不去偷值钱的东西,反而每天偷厨房呢?而且,那贼还好像熟门熟路,知道厨房什么时候有人,什么时候没人。更怪的是,这贼还似乎挑三拣四,专爱偷红烧肘子吃,你说怪不怪?”

田夫人冷哼一声,瞪了儿子一眼,没做声。田公子一直低着头,也不知此刻是什么反应。

九妹又道:“不过,这也不是最怪的,最怪的是,这个贼明明很有钱,身上还佩戴这种名贵的玉佩,竟然沦落到偷吃的境地,这不令人怀疑吗?所以,我拿着玉佩问了管家。你猜管家怎么说,管家说这玉佩是他家公子的东西。当时,我就知道,田公子已然半月之前就回来了。可不知为何全家人都说他正往家赶。那么,他去哪里呢了?只能是藏身府中。可据说,这贼自从厨房上了锁之后,就彻底销声匿迹了。这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他走了,另一种是有人帮了他。恰在此时,我又听人说了田公子过往的事迹。他是被田老爷赶出家门的,所以身上自然不会有很多钱。而且,他又好赌成性,自然留不住钱。钱花光了,他除了回家,想来也没有地方可去了。可父亲绝不会收留他,那他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寻求慈母的庇护。我说的对吗,田夫人?”

田夫人厉声道:“那有如何?那也不能说明我儿就犯了法。”

“说的没错!”九妹将玉佩扔给田公子,不过他却没接住,只听哐当一声脆响,那玉佩在地上摔的粉碎。

九妹又道:“但我还听说了一些事,就是田公子跟二太太的私情。”

“你胡说!”田夫人柳眉倒竖,冷喝道。

九妹不理她,自顾自道:“是我胡说吗?那刚才你二人说的又是什么?”说着又转向田公子道:“田公子,你跟白氏早有私情,是不是?那个什么账房先生只不过是个障眼法,实则田老爷是撞破了你二人,你才出手杀人的,对吗?”

杀父的愧疚已让田广到了崩溃的边缘,此刻听九妹说出实情,田广再也忍耐不住,喊道:“是!是我杀了我爹!”说着抱头痛哭,“可我不是有心要杀他的,我只是不小心推了他一把,没想到他就。。。他就死了。。。”

田夫人狠狠瞪了九妹一眼,扑过去抱住儿子,“是那老东西自己该死!他为了那个狐狸精六亲不认,还要将自己的儿子送官,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

九妹实不愿看到这种局面,但还是狠下心肠说道:“田公子,你杀了田老爷也就罢了。那你又为何要杀白氏呢?你不是很喜欢她吗?”

听了这个消息田广仿佛整个人被雷劈了,突然朝九妹扑了过来,喊道:“你。。。你说什么?仙儿死了?”

九妹倒退两步,说道:“二太太不是你杀的?”

田广那一扑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此时脚下一软,颓坐在地上,大笑道:“我杀她!我杀她!哈哈哈。。。”他一把推开想要靠近自己的母亲,说道:“我不惜与父亲反目被赶出家门,怎会害她?如果真要杀她,我又怎会落到这步田地?”

他说的不错,田广连杀父都承认了,还会否认其他吗?难道杀白氏的另有其人?九妹问道:“昨日白氏死前,你在哪里?”

田广苦笑摇头,真个人看着委顿不看。田夫人喝道:“够了!你什么都知道了,又何必再问。我儿十分喜欢那贱人,怎会杀她?那老东西死后,他就一直在这里,根本不可能杀人。”

看着眼前衰弱不堪的田广,九妹陷入了深深的疑惑。她一直以为是田广杀了白氏跟田老爷,可当她以为自己靠近真相之时,真相竟又藏匿了行迹。怎么回事?难道还有一个凶手?

正当九妹百思不得其解之时,突听田夫人大声哭喊:“广儿!广儿!你怎么了?怎么了”

九妹借着灯光一瞧,见田广竟七窍流血,浑身不住抽搐。九妹急忙过去查看,田广竟中毒了。

“你给他吃了什么?”九妹瞥见地上的饭菜,拿起来闻了闻。

田夫人慌忙道:“没有,我只是给他拿来了饭菜而已。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广儿!”伴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田广断了气。

......

九妹回到田庄,天已经大亮了。她回家第一件事便是让管家通知县衙去后山搬田广的尸首,而后拖着疲惫的身子缓缓朝房间走去。这一夜,她太累了,急需要好好睡一觉。谁料,刚走到门口就碰到了柴玉。

柴玉见她一脸疲态,一把将她拽进屋子里,问道:“你去哪里了?一个姑娘家深更半夜出门,遇上坏人怎么办?”

九妹现在累的很,实在不想跟他多缠,只喃喃道:“我找到田家公子了。田老爷就是他杀的,可惜他自己也死了。”

“什。。。什么?你去找田广了?”柴玉诧异。

九妹点头:“事情很复杂。我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况且,我现在累的很,你让我去休息一下成不成?”

她话刚说完,萧有道就冲了进来,拉着她的手关切道:“哎哎,我说阿九,你去哪儿了?真是担心死我了。。。”接着又七七八八的说了些有的没的。

九妹只觉得现在脑子里有上百只苍蝇在嘤嘤直叫,干脆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也不知道萧有道又说了些啥,反正等九妹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在柴玉的床上躺着。她转头一撇,瞧见柴玉正静静的坐在桌前点茶,宋奇守在门口。

“你醒了?来喝杯茶!”柴玉语气淡淡道。

九妹问他,田广的尸首抬回来了没有?

柴玉将茶盏放在她面前,说道:“抬回来了!不过,人已经没救了。”

“仵作有没有说是怎么死的?”九妹喝了口茶,问道。

“中了砒霜!”柴玉说,“而且,计量拿捏的恰到好处,正好半个时辰。”

九妹皱了皱眉,将昨夜之事一五一十的都说了。

柴玉脸色沉了沉,说道:“这凶手心狠手辣。你自己要小心了。昨夜,他只是毒死了田广,如果你再查下去,只怕下一个就是你了。”

九妹笑道:“你也不必吓我。我又不是被吓大的,这凶手如此凶残,我正要会会他呢。”说着去找萧有道去了。

柴玉叹了口气,如果包九妹再如此行事,只怕还没查清案子,小命就丢了。他也无心点茶,干脆跟去看看。

此时,萧有道和九妹已来到了大厅上,田广的尸首正停在那里,田夫人伏在尸体上痛哭不已。九妹扫了一眼厅堂,见除了县令陈大人和衙役外,还有一位从未见过面的女子。那女子看着二十多岁,眉目清冷,眉间虽有哀色,但却并不如和悲痛。九妹看那女子的装束,料来应该就是田家小姐田芷玉了。

田夫人大哭一阵,在众丫鬟仆妇的劝拉下才渐渐止住。县令怕田夫人再触景生情,吩咐手下将尸体抬了出去。众人坐定后,萧有道开口问田夫人关于砒霜的事。

田夫人抽抽噎噎说,食物并不是她亲自准备,而是贴身丫鬟垂柳帮着拿来的。

“老身真不知那个狠心的东西会害我的儿子!”田夫人说。

萧有道道:“夫人的意思是,这毒是那个叫垂柳的丫鬟吓得了?”

田夫人用帕子揩了揩眼泪,说道:“饭食是她备的,不是她还有谁?难道大人怀疑老身会害死自己的亲生儿子不成?”说最后这几句话时,语声严厉,十分恼怒。

萧有道忙摇手道:“不是!不是!夫人别误会,小可只是问问罢了。”

陈县令见此,忙让一个衙役将垂柳带来问话。

那衙役去了半晌,回来一脸惊恐道:“大人。。。那丫鬟不。。。不见了。。。”

众人听此消息都是一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