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深山疑云(五)上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252字
  • 2020-02-20 19:15:08

白玉堂瞄了一眼九妹手里的地图,又看了看眼前的废墟,这莫非以前还真是一个村子。

“我们会不会走错了?”白玉堂说,“或者,那位柴大公子给了幅假地图吧。”

九妹白了他一眼,这图还是她表哥萧有道费了半天口舌才问柴玉弄到的,怎么会是假的?不过---这确实跟地图上有些出入。图上明明标着离何家村向东百里内有个叫狩猎的村子,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难道说,这个叫狩猎的村子不知什么原因早已经毁了?”九妹又瞧了瞧手中的地图。

白玉堂笑道:“狩猎狩猎,想来这里野兽肯定多。说不定全村人都被吃了也不一定。”

九妹没搭理他,朝最近的一间房屋走去。这间屋子以前应该是砖瓦结构,九妹从废墟中捞出一块残骸推断。游目四顾,九妹看见了旁边倒下的一根像梁柱的木头残骸。她过去摸了摸,梁柱虽已被烧黑,但并未散开,仍旧紧实坚硬。天底下有此种耐力的树木,莫非是楠木?能用得起楠木做屋梁的人家,非富即贵,想不到这狩猎村还有这样的大户。

“怎么样有什么收获吗?”白玉堂跟在她身后,游目四顾道。

九妹拍了拍手:“没发现什么。这个村子应该是毁于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村子里屋子离的近,一家遭难自然家家跟着倒霉了。”

“可是这不太对啊?”白玉堂说,“按说着了火,应该有人救才是,怎么会将整个村子都烧为白地?”

“兴许是在深夜,没来得及救吧。”九妹四处瞧了瞧,这附近没有河,可能是等发现失火已经来不及了。

回去的路上,白、九二人都有些无精打采的。除了刚才的狩猎村,他们已经找了好几个村子里,但都没有一个叫如燕的女人。莫非那衙吏给了错误的信息?还是如燕只是那女子的乳名?

“想不通,想不通啊。”九妹挠挠头,心情烦躁。

“乖、乖。”白玉堂将他可恶的爪子放到了九妹头上,边抚摸边道:“放心,小爷一定会帮你破了此案的。”

九妹拨开他那两只白骨精爪子,“别动手动脚的,信不信我给你剁了?”

白玉堂嘿嘿笑道:“你舍不得的。我知道。”

“舍不得才有鬼。”九妹顿了顿又道:“狩猎村有些奇怪啊。”

“哪里奇怪了?”白玉堂不以为然道。

“发生了那么大的火灾,房子都被烧成灰了,那人应该也伤亡不少吧?”

“所以呢?”

“你没发现整个村子周围连一座坟都没有吗?”

“啊?”白玉堂突然怪叫了起来。

“鬼叫什么?”九妹给吓了一跳,满脸嫌弃的说。

“你说的对。我就说觉得这村子怎么光秃秃的,现在想来确实没有坟。”白玉堂一惊一乍道。

真是马后炮啊。九妹耸耸肩,继续道:“莫非火灾发生后,整个村子的人都迁走了?”

“谁知道。搞不好火灾后,村民没有房子住,都成了野兽口中的美味了呢。”白玉堂没心没肺的说,显然对村民的去向并不怎么感兴趣。

九妹懒得跟他再搭话,转身进了里自己最近的一间小食铺。

用过晚饭,天已经黑了下来,天上又飘着小雪。想到回去路上不便,九妹就在白玉堂下榻的客店里要了间厢房。

老板是个中年人,体型肥硕,见九妹身后跟着白玉堂,说话的口气都变得怪了起来。处处暗示九妹,现在房价太贵,两人要一间房比较划算。

白玉堂在一旁附和,说老板说的甚是有道理。九妹狠狠的踩了他一脚,又将随身佩刀‘咣当’丢到柜台上。老板见此情状,脸吓得白了白,才知道九妹不是个善茬儿,乖乖的叫人给九妹打扫了一间上房出来。

九妹也不客气,又让他打了好几个折扣,这才罢休。

九妹向来不爱住客栈,况且这件客店的床又硬又窄,她住的着实憋闷,加上肚子有些饿,便下楼找些吃食。哪想到,她一下楼就惊了一惊。

此刻,除了前来吃饭的酒客之外,她还看到了一个人。那人身穿褐色貂裘,剑眉玉冠,正在楼下自饮自酌。

“柴玉?”九妹走过去,一脸的难以置信,“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家店是你家开的?”柴玉问。

“当然不是。”见柴玉一脸严肃,貌似心情不佳,九妹很识趣的选择溜走。

“坐下。”

九妹刚溜了一步,就被叫了回来。她若无其事的在柴玉对面坐下,搜肠刮肚打算找些话来说。可她话题还没想好,柴玉倒是先说话了。

“听说你跟男人跑了,我来瞧瞧。”

男人?跑了?这怎么听起来像是来兴师问罪的。

“这都是谁造的谣?”九妹一本正经道:“你肯定听岔了。”

“是吗?”柴玉半是玩味半是讽刺道。

“所以,你是来找我的?”九妹试探道。

“不是。”柴玉说的干脆,“瞧热闹。”

九妹:“。。。。。。”

“那公子可有瞧见什么?”九妹觑了他一眼,神色不善道。

柴玉给自己倒满了酒,“谁知道呢。在下也是刚来。”

好吧,算你狠。九妹问小二要了个杯子,自己也喝了一杯。一杯酒下肚,她脸有些热热的,同时五脏六腑也跟着烧了起来。

“说吧,你究竟要怎么样?”九妹双手环抱胸前问道:“你与我说话总是别别扭扭。你是讨厌我这个人呢?还是有什么其他原因?”

柴玉脸色冷了冷,“没有。我从未觉得姑娘是个讨厌的人。”

“你说谎。你几次三番接近与我,起先我以为是有别的什么原因。可直到王怀庆的出现,我才猜到了真正的原因。”

提起王怀庆,柴玉的手顿了顿,“什么?”

九妹一字字道:“美-人-图。”

“哦?你这样认为?”柴玉冷冷道。

“王怀庆是屠龙帮的人,没错吧?我一直想不通,他为何要陷害你们柴家。可后来我想明白了,他想逼你就范,他想让你丢下京城的一切,与他们共谋大事。只是这中间却出了岔子,他很明白事情败露后的后果。所以,他杀了郡主的丫鬟,自己故意出现在茶楼里,好引李逸寻和你前往。恐怕他那个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自杀,但他死前必须见你一面,为的就是表明他对你的忠心,让你回头。”

柴玉起身:“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敢说,你一点都不想要美人图?”九妹瞬也不瞬的盯着他。

“我原以为,你不是个愚蠢的人.”柴玉丢下这句话,转身消失在风雪中。

此时,狂风大作,雪花扑面,天地间一片混沌。九妹转头注视着门口,心里空空荡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