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深山疑云(三)下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548字
  • 2020-02-20 12:33:44

等九妹悠哉悠哉的回到饭厅,萧有道与林芝章早已经不省人事了。她唤来差役将二人扶回房间,自己一个人坐在栏杆上看星星。

夜深微寒,院中黑沉沉的,有些许凄凉恐怖之感。

突然,九妹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她一转头,嘴巴立刻被一双大手捂了起来。

“啊——”

“是我。”来人在她叫喊之前先说了话。

她定睛一瞧,“白。。。白玉堂?”

来人嘻嘻一笑,姿态翩然,不是白玉堂还是谁?

“你怎么。。。”九妹一时间还未回过味来。

白玉堂在她旁边坐下,“我怎么来了?”他笑道:“自然是想你,顺道过来瞧瞧。”

他说这话时不起尘不带雾,但九妹还是听出了别的意味。

她哼了一声,别过头道:“恐怕没那么简单吧?”

白玉堂笑着眨眼道:“那你说说,小爷为何在此处呢?”

经过上次的事,九妹以为今生或许再难见面,不想竟在今日又遇上了。她认真的审视了白玉堂许久,弄的白玉堂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你、你、你,干什么?”白玉堂身子不由的往后靠了靠。

九妹眯眼盯着他道:“你是来顺手牵羊的。不,应该说是来寻宝的。”

白玉堂脸显惊讶,似乎给她说中了心思,干笑了几声道:“你说什么呢?什么寻宝?这破地方,哪有那种东西。”

九妹拍拍手顺势站起,瞅了他一眼道:“不说算了。小女子就不打扰白大侠了。”说毕掉头就要走。

白玉堂一把拉住,笑道:“姑奶奶,算我服了你了。本来平时看着挺傻一人,怎么关键时候比猴子还精?”

九妹气哼哼道:“你说我是猴子?”

白玉堂无奈翻着白眼,感叹道,为什么女人永远听不到事情的重点?他挠了挠脑袋,“这事只有你我知道,你可不能说出去。”

他告诉九妹,三个月前,陷空岛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此人声称探知了一笔宝藏的下落,还说只要白玉堂他们帮自己弄出这笔宝藏来,将来五五分成。

白玉堂他们不知是真是假,起初还有些戒心,但后来那人竟拿出了一副藏宝图来。图上标记之处都是汴梁实地,不由得他们不信。但他大哥是个谨慎之人,推说要考虑些时候,那人给了他们半个月的时间。那人离开后,兄弟五人一合计,觉得还是自己先来探探虚实为妙,省得上了别的的大当。因为他们怀疑,这个不速之客有可能就是朝廷的人,甚至就是展昭派来的。

“我展大哥才不会那么无聊。”九妹不满的瞅了他一眼。

“那可说不准。”白玉堂强辩道,“咱们在江湖上行走已久,保不齐就有那些小人见了眼红。万一使个坏心眼儿,贪图小爷的美色怎么办?”

九妹一脸难以置信,心想此人着实不要脸的紧。

“你们五鼠既然在江湖上成名已久,想来本事大得很,竟然还怕小人在背后搞鬼?”

白玉堂听出九妹讽刺他,不以为意道:“小爷顶天立地,怕过谁?不过是防患于未然罢了。”又道:“不过话说回来,你怎知我是来寻宝的?莫非你也。。。”

“我才没有。”九妹瞪他,“我只是陪我表哥来看朋友罢了。”

白玉堂笑道:“你就是个说谎精。为什么小爷刚才看见有人钻进了衙门里的档案室,还顺手牵羊来着?”

“你。。。你。。。”

白玉堂叹气道:“本来小爷向来是不管这闲事的。可是呢,谁让这人是我媳妇儿呢?”

“谁?谁是你媳妇儿?”九妹狠狠的踏下了左脚,可白玉堂溜得快,扑了个空。

“哎哎。”白玉堂盯着她笑道:“你要做什么?谋杀亲夫?我可警告你,你收了我白家的聘礼就是白家的人了。”

九妹刚想说我什么时候受你白家的礼了,低头一瞧,发现自己腰间竟赫然挂着白玉堂那块祖传的和田玉。

见九妹一脸着急生气的样子,白玉堂嘻嘻笑道:“不错,不错。果然是小爷看上的人,果然超凡脱俗。”

九妹适时飞起一脚,白玉堂侧身避过,更加嬉皮笑脸的挑逗她。九妹拿起玉佩,不怀好意的摸了摸。

白玉堂立马认怂,抬手道:“行了行了,姑奶奶,小的算是知道你的厉害了。您老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

“这还差不多。”九妹将玉佩收了,满意道:“这东西不错。为师先替你收着,要是你哪天皮痒了,你可仔细着。”

白玉堂连连点头,咕哝道:“媳妇打老公,老公还不是亲受着?”

“你说什么?”

“没没,我可什么都没说。”

九妹满意的点点头,问道:“你深夜来衙门莫非也是为了县志而来?”

“媳妇儿。。。”

九妹哼了一声,白玉堂赶紧改口道:“姑娘真聪明,总是跟小爷我想在一处。”

九妹不理他,”那你可有发现什么线索?“

白玉堂道:“跟你发现的差不多。旧县志里明明记有宝藏之事,可新的却尽数删去,这点很奇怪。”

“不错,而且旧县志中还有一部分被人撕掉了。很明显,有人想掩饰什么。”

白玉堂思忖道:“你说,莫非这翠屏山中真有宝藏不成?”

“或许。。。”九妹若有所思道:“你可知找你们之人是什么来历?”

白玉堂道:“这人深藏不露,我几次试探都无功而返。不过,他离开后,我在陷空岛发现了这东西。”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团物事。那是一团蚕丝,蚕丝洁白如新,在夜色中发着荧光。

九妹一把夺过,皱眉说道:“我认得,这是。。。天蚕盟。”

“天蚕盟?”白玉堂并未听过这个门派。

于是,九妹便将当日在翠屏山发现尸体之事告诉了白玉堂,还提到死者身上也有相同的蚕丝。

“明白了。”白玉堂若有所悟。

想要独吞一笔宝藏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那人为何要找陷空岛呢?要知道,如果真发现了宝藏,江湖上可与之结盟的大有人在,而且实力都不弱。此人独独挑中陷空岛,除了看准了五鼠的身手见识外,还有什么原因呢?

一箭双雕。陷空岛一直是丰饶之地,江湖上觊觎的门派不在少数。可忌于五鼠的武功,没有人敢来挑衅。试想,如果此人以宝藏之名拉拢五鼠入瓠,待找到宝藏后再杀人灭口,顺便得了陷空岛,此不是两全其美的法子吗?

不过话说回来,想要杀五鼠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搞不好还会赔了夫人又折兵。可要是寻宝之地危机四伏呢?他们知道五鼠都天生不服输,既然想要的东西就一定会得到。所以,即便寻宝之地危机四伏,他们也会勇往直前,直到得到宝藏。可到那时,只怕五人也只剩下半条命了。这不是杀人的好机会吗?

九妹道:“看来天蚕盟早就派人去寻过,只是都死了。所以,他们才会想出此条计策,借刀杀人,坐收渔翁之利。”

白玉堂冷笑道:“果然好计谋。如果今日不是碰上你,恐怕咱们五兄弟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你打算怎么办?”九妹问。

白玉堂道:“既然他们这么在乎这笔珍宝,那小爷就让他们输个精光。”

“你该不会是还要去寻吧?”九妹不安道。

白玉堂笑道:“有何不可?再说,你不是也为了这件事而来吗?”

“我只是想救一个人。其余之事与我无关。”

“不不,如果你真想救人,就必须挖出此事背后的真相。否则,这翠屏山恐怕永无宁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