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深山疑云(三)上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1553字
  • 2020-02-20 12:33:24

午日的阳光从窗格子透过来,但屋中仍旧一片红。

林芝章站在尸体旁,寒意阵阵,这是他上任以来第一次见到尸首。

死者是本县大户常洪志,年纪不大,刚从九江回来还不到六个月。林芝章依稀记得自己两个月前还和此人一起吃过饭,可如今他就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常洪志是被人折磨致死的,根据死者扭曲的五官可以判断,他在死前必定受了极大的痛苦。怎么会不痛苦呢?简直就是生不如死。毕竟,你瞧见一个被挖眼割舌,四肢被折断的人也会这么认为。

林芝章不敢将目光投向那具惨不忍睹的尸体身上,他只是侧着身子问了常家人几个问题,但口气敷衍,很想即刻离开此地。好在,此时衙役来报说,萧有道前来拜访。他如遇大赦,飞也似的逃了出去。生怕沾染上什么晦气似的。

自两人一同考中进士,林芝章就没见过萧有道。此时见面,自然免不了寒暄唏嘘,泪眼婆娑。九妹是个粗人,见他两如此亲密,心里就一阵膈应。她自小在男人堆里长大,但他们都是些直肠子,表达亲密的方式不外乎喝酒划拳,这种样子的着实没见过几回。

“林兄。。。”

“萧兄。。。”两人四目相对,刚说了不到两句话,又开始含情脉脉。

九妹转过脸去,以手遮脸不能再看,否则她那一刻一定会作呕。好不容易等两人酸完,九妹适时的插口问凶案的情况。

“这位是?”林芝章一脸古怪的盯着九妹瞧。

萧有道擦去眼角的泪水,抬手道:“这是鄙妹阿九。”又转向九妹正式道:“阿九,这位就是为兄常跟你提起的林芝章林大哥。”

听闻是萧有道的妹妹,林芝章脸上那古怪的神情才有所缓解,热情的招呼了一声。

“此地已没什么事要问,不如咱们就此回去吧。”林芝章做了个请的手势,领着二人往衙门而来。

九妹本来对常家发生的凶案甚感兴趣,但见林芝章不愿透露,也就不再说什么,牵了马跟在二人身后。萧、林二人许久未见面,一桌接风宴,从中午一直喝到了晚上。九妹不耐陪着他们,便自己一个出来走走。

昌和县衙不大,人也少,诺大的院子之中到了晚间几乎已经没什么人了。九妹信步由缰,东瞧瞧西看看,不觉间走到了档案房。

夜黑风冷,档案房中只点了一盏昏黄的油灯,九妹进门,见一个老文吏正坐在案边打盹儿。桌子上除了快要凝冻的砚台,还有一只黄猫卧在一边。

九妹游目四顾,房中共摆放着十几架书阁,每层阁子上都摆放着案卷资料,有些上面甚至已落满了灰尘。每架阁子的外面都挂着一块红木牌子,牌子上写着门类名称。九妹走到一处摆放史类的阁子前,随手在各册书卷上划过,直到在一处册子上停留。

那是一部大部头书,上面赫然写着《昌和县县志》。九妹拂去浮土,翻开了一本,这本书可能时日已久,书页有些泛黄。她轻轻的翻了几页,游目间第五卷中的一行文字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后周咸亨年间,一樵夫偶遇一洞,洞中金银措置,白玉铺阶,光耀日月。

她停了停又继续读了下去:宋太宗五年,一游生误入翠屏山,遇一白毛猿,入一洞穴,见金光满室,玉面耀庭。。。

到了此处便戛然而止,因为后面的部分已经被人撕去了。九妹在书页见搜寻,希望能找出些许残片,但并无踪迹。她翻开前页,此书是太宗八年成书,距现在已经有数十年的光景。

九妹合上书册,正准备离去,转眼间又瞧见了一册昌和县志,这册书页颇新,应该是成书不久。她看了看封皮,是三年前所写,而作者竟然是。。。常洪志?

九妹心里一惊,常洪志不就是今日被杀的那个本县大户吗?她翻开目录找到本县异闻一章,但那里并没有老县志所记载的洞穴之事。莫非是在别的章节,她又快手翻阅,但找了许久,并没有找到。

一瞬间,九妹似乎嗅出了点诡异的味道。她顺手将先前那本老册子揣入袖中,大概是响动有些大。

这时,老文吏在案上换了个姿势,猫咪突然喵了一声,两只黄眼朝九妹所在的方向射来。九妹屏息将书册放回原处,在暗影中静候着,直到那只猫咪再次闭上了眼睛,她才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

出了档案室,她深吸一口气,抬头望了望天。此时,群星闪烁,仿佛要坠下来似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