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深山疑云(二)下
  • 开封有个女神探
  • 猫古飞鱼
  • 2392字
  • 2020-02-20 12:32:58

萧有道刚进门,便瞧见一个庞然大物扑向自己。他下意识的举起手里的纸包挡了一下,结果那庞然大物并不是冲着他来的。

“这么多好吃的,谢了。”九妹笑嘻嘻的抢过纸包,在手中晃了晃。

萧有道一脸懵,盯了来人好些时候,才认出。

“阿。。。阿九?”

“是啊,你干嘛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九妹笑道。

“没事,没事。”萧有道擦去额上的汗珠,刚才太过紧张,他现在浑身热的难受。

“你不是失踪了吗?”萧有道忽然想起了什么。

九妹回看柴玉,“这都是谁造的谣?”

不过,柴玉并未理会她,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但很快,他发现九妹的好戏没看成,自己倒是被萧有道缠了个七荤八素。

萧有道见到柴玉,目光灼灼,好似看一颗价值连城的宝石一般,饿虎扑食般冲了过去。接下来的时间里,房间里出现了三张截然不同的面孔。

萧有道一脸热忱,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理,而核心人物柴玉则一脸不耐烦,但出于礼貌忍的还是颇为辛苦。三号人物九妹则孤零零的被晾在一边,嘴里从萧有道吹牛皮开始就没停下来过。

“公子最近没有回汴梁吗?”

“怎么想起在这里隐居的?”

“是不是在研修什么典籍啊?”

萧有道连珠炮的发射着,柴玉脸色从刚才的惨白变成了惨红直到后来彻底变黑。

九妹见柴玉黑了脸,怕他失去耐心后将萧有道扔出墙外,拼命给表哥使眼色。可萧有道此刻处于疯魔状态,哪里能瞧见,仍旧激情满满的大说特说。九妹暗暗叹了口气,使劲儿踩他的脚。但萧有道的脚背像是石头做的,还是没啥子反应。

九妹心里一燥,一个不留神,直接噎了个半死,这才成功转移了萧有道的注意力。

事后,九妹十分感谢那块噎住自己的点心,如果再让萧有道说下去,估计柴玉会把他丢去喂狼。

萧有道胆量不行,酒量也不行,晚上柴玉请他喝酒,他还没喝两口就开始耍酒疯。末了,死命攥住柴玉不撒手,还说要和他谈人生做密友,还差点送上香吻一枚。眼瞧柴玉要动怒,九妹无奈,只能连哄带拉死命将其拖进了屋里。

“你表哥是个断袖?”柴玉一脸不满的问。

“什么?”九妹被刚才的事弄的头昏脑胀,还未反应过来。

“不不不,你别误会。”下一刻九妹惊的连连摆手,“他只是。。。嗯。。。”她一时想不起来措辞,“他只是太激动,太激动。”

“是吗?”柴玉不相信。

“那是当然,你也知道他向来对你是敬仰有加的。”九妹很肯定的点了点头,像是要加深自己的这种认知似的。

。。。。。。

隔天一早,萧有道还在酣睡中,就被人从被窝里拉了起来。

“墨雨,你干吗?时候还早呢。”萧有道嘟囔着,还以为是自己的小仆。

“是我,什么墨雨。墨雨还在河东呢。”九妹说。

萧有道眯着眼,爬起来瞧了瞧,见是九妹,又重新躺倒:“阿九,你干嘛?这大清早的,也不让人多睡会儿。”

“太阳都晒到屁股了。”九妹硬是将他拉了起来,“我有话说。”

“说。。。”

“你不是昨晚说,这次来不光是专门来瞧我的?”

“嗯。。。”

昨晚喝酒时,萧有道告诉九妹,自己此次前来,一来是来瞧瞧她,另外他还有个同窗在山下的昌和县做官,两人读书时关系十分要好,已许久没有见面,这次顺便来瞧瞧。

“你不是要去拜访同窗吗?”九妹说,“今天天气好,咱们这就去吧。”

咱们?萧有道将外衫穿好,却扣错了一颗钮子,“你也要去?”

“是啊。”九妹热情道,“表哥的朋友我怎么能没见过呢?”说着又严肃起来,“不妨告诉你,这山里到处都是野兽,就是白天也常常出没,弄的樵夫都不敢上山呢。不然这儿的山林为何茂密呢?”

萧有道本来还在纠结着扣不上的钮子,这下整个人都吓醒了。

“真真真的?”

“那还有假?”九妹很真诚的看着他,“谁让咱们是表兄妹呢?我可不能让我最亲爱的表兄被老虎吃了。所以,我打算跟你一起下山。”

“可你也是血肉之躯,也挡不住那大虫啊。”萧有道善良道。

“没事。好歹我也在此处住了个把月,那条路怎么走,什么时候走,那是一清二楚的。所以,有我在,你就放心吧。”

萧有道见表妹如此体贴不禁红了眼眶,很感动的握住了九妹的手。

这时碰巧丫鬟进来请萧有道用饭,见此情此景不免有些错愕,赶紧传了话,便一溜烟儿走了。

九妹跟萧有道一进饭厅就瞧见气氛不太寻常,屋子里的仆人丫鬟们都盯着他两人瞧,好似看什么新鲜事物一样。

“我脸上有东西吗?”九妹转头问萧有道。

萧有道摸了摸自己的脸,恰巧遇上柴玉溪水般的眸子,脸登时红了。昨夜发酒疯之事,九妹刚才已经告诉他了,他是个爱面子的,觉得此事着实没脸见人。

“柴公子,小可。。。”萧有道正想道歉,反而被柴玉抢了先。

“这大清早的就你侬我侬,是昨夜招待不周吗?”

此话从何处说起?萧有道大睁眼,但九妹却已知道这句没头没尾的话从哪里来了。怪不得刚才一屋子的人都盯着自己二人,原来是有人刚才向柴玉报告了厢房里发生的事。

九妹笑道:“什么你侬我侬?怕是看差了吧。”说着盯了刚才那丫鬟一眼,那丫鬟赶紧低下了头。又道:“我表哥胆子小,刚才做了个噩梦,我顺便去瞧瞧而已。”

噩梦?萧有道一脸茫然的瞧着她。

“是吧,表哥?”九妹冲他眨眼。

萧有道似乎若有所悟,半迟疑着点了点头。

但这番解释并未起到什么效果,柴玉还是一脸不爽,特别是又听到二人要下山去昌和县的事,脸色就更不好了。

吃毕早饭,九妹问柴家的马夫借了匹马,考虑到路程稍远,她本是要借两匹的。但萧有道表示山路湿滑,自己骑不惯马,选了自己雇的那头驴做代步。

那头驴子脚力还算不错,两人不过半个时辰便来到了昌和县。

昌和县地处汴梁郊区,还算富庶,此时又是早市十分,街上十分热闹。萧有道问人打听了县衙所在地,同九妹一路穿街绕巷子来到了县衙门口。萧有道上去投帖子,可门房却说县太爷此刻不在县衙中。

“可是出门了吗?”萧有道问。

门房告诉他,县里出了一桩命案,县老爷一早就赶去查看了。

“两位如果有要事,可自去那里找老爷。”门房热心道。

“敢问出事地在哪里?”九妹问道。

“就在前面青荣街上,两位从县衙一直直走,拐个弯儿就瞧见了常家的门楼了。”

萧有道道了谢,自与九妹去寻人。

青荣街不算远,两人刚转过弯就瞧见常家门楼前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九妹跟萧有道上前打听才知,死者是本县一个乡绅,叫常洪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